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十八天

      牌九三缺一?
      什么鬼啊?
      自己不是来侍寝的吗?
      
      画贵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人扶到了桌旁落座,待她回过神时,坐庄的皇上已经赢了这一轮,挥手派康定找她们收本轮开始前压下的筹码。
      
      “娘娘?”
      见画贵人捏着玉簪不松手,康定尴尬地唤了她一声。
      
      “QAQ……”
      画贵人很想抗议。
      
      她刚刚押注时脑子还不清醒,压根没看清楚自己拿的是一手烂牌,随意就将头顶的簪子拔下放进筹码盘中了。
      
      画贵人想跟皇上讨价还价,打个商量,能不能换个赌注,这可是她全身上下最贵的首饰。
      
      可她抬头瞄了眼皇上面前的牌,立马闭上了嘴——
      好家伙,至尊宝?
      
      这要是真的按赔率算,恐怕她还要再多给皇上几只玉簪子。
      
      画贵人黑着脸松开了手,看看另外两位嫔妃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她心中得了少许安慰。
      
      估计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
      
      这两位姐姐应该也是一进门就被牌九晃了眼,下注时脑子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给出去的筹码也都很值钱。
      
      ‘行,既然都吃亏了,那就等于谁都没输。’
      画贵人自我安慰了一番。
      ‘成大事者不惜小费,只要将皇上陪高兴了,说不定就能常来麒麟殿,哪怕是天天来陪着推牌九,谁能保证在某天不会推着推着擦枪走火?’
      
      若是因此成了皇上的宠妃,玉簪子这种东西不是想有几支有几支吗。
      
      分清楚轻重后,画贵人不再思索刚刚‘微小’的开支。
      
      新一圈牌九开始的同时,她也迅速进入了宫斗状态。
      
      康公公将空盘子在她们三人面前转了一圈,轻轻敲了下盘身。
      “各位娘娘,该下注了。”
      
      见其他两名姐姐青着脸,还在纠结舍扳指还是耳坠,画贵人心中叫了声‘好’。
      
      ‘看来另外两位姐姐好像还没摸清楚目前的状况。’
      
      抢占了先机的画贵人迅速且果断地脱了自己的披肩,放入了康定手中的托盘里。
      
      康公公瞧着托盘里的双层粉纱披,看了眼万岁爷。
      “这……”
      
      “这是由全国最好的绣娘制成的纱披!”
      画贵人急忙接话解释,大概是脱去纱披后的她上身显得很清凉,所以刚转身面对康定,才说了一句话,对方就侧过头回避了视线。
      
      她没觉得尴尬,毕竟这就是她要的结果——
      连没根的太监瞧了此刻的她都会害臊,何况正青春的万岁爷呢!
      
      这么想着,她将前面那二两肉挺得更骄傲了。
      
      在她左右两边的嫔妃虽说反应慢,可此刻瞧见画贵人的举动,就是再笨,也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纷纷不再纠结,也跟着将自己的外衣脱了放到托盘里。
      
      康定这下直接将脑袋低到和托盘一般高了,哪怕看不到前方的路,他也不敢抬头,生怕看到自己不配看到的春光。
      
      三人只顾比美,等腰挺得发酸,脸上的笑也僵了时,才瞧见皇上的视线根本没有停留在她们身上。
      
      楚翘一直在看托盘上的那堆衣物,眉头高高隆起,满脸写满了‘你们是在逗我玩吗’的字样,和刚推开门听见‘三缺一’时的画贵人表情一模一样。
      
      “怎、怎么了万岁爷?”
      伴君如伴虎,三人瞧见男人脸色不佳,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慌乱起来。
      
      “你们……”
      楚翘将视线从衣物转到她们身上,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万岁爷为什么在看我们的手和脖子还有头顶?是诱惑伎俩生效了吗?’
      ‘不对……这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欣赏。’
      
      三人咽了下口水,战战兢兢地跟着重复。
      “我们……”
      
      “……是不是输不起啊?”
      楚翘纳闷地对她们扬扬下巴。
      “明明你们的头上还有金钗,脖颈上带着项链,手腕上还有玉镯,再不济……不是还有碎银子吗?为何要拿衣物当筹码?”
      
      三位嫔妃:“……”
      看着心无旁骛只推牌九的皇上,她们三人突然觉得认真宫斗夺宠的自己很蠢。
      
      一旁的康定听完也有些回不过神。
      或许是自己只见过万岁爷和皇贵妃娘娘的相处情景,所以从未想过,原来自家爷竟是个不解风情的主儿。
      
      此情此景,连他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家爷眼里怎么就只有那副牌呢?
      
      ……
      
      牌九一推就是一晚上。
      起初三位嫔妃心中还有些杂念,当看着身上的首饰一一离去,这些杂念也跟着一同消失了,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我要赢”。
      
      引诱皇上是为了升位份,可升位份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每月的份例能多发一些吗?
      
      可这都已经搭进去几年的份例了啊?
      今晚来之前,三位娘娘都以为要侍寝,于是将最好的首饰统统佩戴在了身上,这倒好,一口气全进了皇上口袋。
      
      更气人的是,一直到上朝前的洗漱准备时间,三人也没能从楚翘那里赢回去一块玉,反倒越赔越多,浑身上下连一件饰品都没剩下,连长发都是披在身后。
      
      “不继续了吗?万岁爷……”
      画贵人先前的精致妆容在一阵阵冷汗的浸透下,已经脱妆,煞白的像是撞了鬼。
      
      “不继续了,你们的所有东西都被我赢走了,没东西可以继续了。”
      楚翘话还没说完,见小九子将杯子递到了嘴边,便先凑过去含了一口温水,咕嘟咕嘟漱起口来。
      
      三位嫔妃不知道楚翘后面还有话要说,一个个委屈地在眼眶中蓄起了泪水,鼻子一红,险些就当着皇上的面掉眼泪了。
      
      三人心跌入悬崖底,最是绝望无助的时候,楚翘漱完口将温水吐了出去。
      
      她接着说了下去:“你们随小九子去清点一下那堆东西吧,哪些是你们下的注,统统拿回去吧。”
      
      拿、拿回去?
      三人的心又从悬崖底升了回去,她们看向楚翘的目光瞬间从绝望变为了感激。
      
      明明楚翘只是将她们的东西还给她们,一分代价未出,可看她们的反应,仿佛刚刚楚翘是在允诺给三人贵妃之位似的。
      
      一旁的康定看着这一幕啧啧称奇——
      原本他还觉得万岁爷近些日子举动奇怪,先是冷落皇贵妃娘娘,又是喊各位娘娘陪他一同推牌九。
      
      如今看了他在不经意间使出的手段,康定才恍然大悟。
      
      不是万岁爷奇怪,而是自己太愚钝,万岁爷肯定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自己竟然不如以前聪明了,直到现在才看出来他有计划。
      
      带着对赵衡昔日的了解,康定看楚翘时眼前仿佛蒙了层东西,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想的过于有谋略。
      
      而她挑选的那三位娘娘又真像海月说的那样,好处是口风紧,坏处是过于傻。
      她们竟真就因楚翘没付出任何代价的举动,对她充满了感激。
      
      三位娘娘离开麒麟殿的时候,个个面带喜色,提起在里面发生的事,回答便是——
      “万岁爷待我们真好。”
      
      可面上的喜色并不能取代她们惨白的脸色,以及因通宵牌九带来的青色眼底与酸痛的腰背。
      
      但凡是瞧见她们煞白着脸扶腰离开麒麟殿的,无论宫女太监,都不禁在心中感慨一声——
      
      “万岁爷身体不错啊!”
      
      *
      
      他们的感慨很快传到了赵衡耳里,作为被夸奖的本人,他并没有感到快乐,反而两眼一黑有种要昏厥的感觉。
      
      “你说……几个?”
      
      “仨,主子,万岁爷一口气翻了三位娘娘的牌子,还召她们一同服侍。”
      棋月扶着自家主子,生怕她倒下去。
      “主子,您可得想开点,千万别气出个好歹了。您这么想,反正之前万岁爷一晚上分别去过她们三个人的寝宫,如今同时召三人去麒麟殿,可能只是觉得路远,夜里折腾起来不方便呢?”
      
      “……”
      赵衡没生气,毕竟他知道楚翘这么做的原因。
      
      看到楚翘的反应,他甚至还觉得有点激动。
      翘翘总算是对他的举动有一些反应了,不再死气沉沉,不在面无波澜。
      
      他甚至因此想出了一个能逼楚翘不得不见自己的计谋。
      
      只是,不生气、激动,不代表他心里没有异样感。
      
      而这股异样感在听到棋月的安慰后,达到了顶峰。
      
      ‘为什么不舒服?’
      ‘这是烦躁吗?’
      ‘可是月事都已经过了,怎么还会莫名其妙地烦躁?’
      
      算了,想不出来,现在也不是努力去想自己感受的时刻。
      赵衡甩了甩头。
      
      既然想到了让她理自己的方法,就不要拖了,现在,立刻,去找她。
      
      “棋月,备步辇,本宫要去找皇上。”
      他说的同时匆匆瞥了眼一旁的镜子,见妆容与衣服都没问题,才站起身。
      
      可还没来得及往门口走,棋月就一把拉住了他,支支吾吾起来。
      “要不、要不主子您用了午膳再去?”
      
      “直说,怎么了?”
      
      棋月小心翼翼地看着主子的脸色,小声道。
      “刚刚柳月跟我说,见到万岁爷在下早朝回来的路上,被惠常在接了胡,眼下应该已经在惠常在那里用上膳了……”
      
      *
      
      楚翘对惠常在的印象也是‘安分守己、恪守本分’。
      
      楚翘的那几年糟糕记忆里,没有一处和惠常在有关。
      
      惠常在从进宫后虽然一直在努力讨皇上喜爱,但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努力’,听说皇上喜欢听曲儿,她就去学,天天吊嗓子,吊到隔壁宫的娘娘气的隔墙骂她“小点声”。
      
      惠常在听说皇上总陪皇贵妃看戏本子,她就也托人从宫外买戏本子回来看,看了几十本后,听说惠常在觉得戏本子里都是换汤不换药,大框架都一样,没点新玩意,所以决定自己写戏自己看。
      
      惠常在听说皇上跟着皇贵妃尝了一道点心,赞不绝口,一连用了三天,她便给小厨房的厨子塞了好处,求他教自己做。
      
      ……
      
      楚翘还记得,直到自己被打入冷宫时,惠常在已经练成了全能型嫔妃,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可偏偏她忘了最重要的事——
      
      那就是将这些努力都让赵衡看到。
      
      她的曲子没给赵衡唱过,戏本子没给赵衡看过,就连点心,也只有楚翘尝过。
      
      可是惠常在并没有因此走向歧路,未曾对楚翘下过一次毒手。
      
      甚至还帮楚翘教训过背地里嚼舌头的奴才们,这还是海月告诉她的。
      “主子,刚才奴婢拎膳食回来,听到有人说您是毒妇,奴婢气不过正想上去看看是哪家的奴才,哪知就瞧见惠常在出面维护了您。”
      
      那时候的楚翘还没有入冷宫,若是惠常在日后用这件事去接近她,她有很大几率会因为感动而和对方姐妹相称。
      
      偏偏对方没有,那日之后,惠常在见到楚翘还和往常一样,不亲近也不回避,不仅没在楚翘面前特意提起那件事,她也没跟旁人说起。
      
      像是见义勇为又不求回报的侠客。
      
      这让楚翘对惠常在一直很有好感。
      
      所以在今日下朝后,面对截胡的惠常在,她虽然吃惊,却还是跟着去了惠常在的寝宫。
      
      所以在去了寝宫后,不仅听她唱曲,还在她挽留自己一同用午膳时,楚翘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叫小九子告诉海月不用等自己用膳。
      
      所以在午膳用了一半,感受到那只温热的手一路攀爬上自己的大腿时,她才慢半拍地开始后悔。
      
      自己真不该因为有好感,就随随便便跟着别的嫔妃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下留言发100个红包!等睡醒和前一张一起发!
    ————
    万岁爷一个人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下一章就V啦,会发抽奖活动,有大红包!记得来支持正版哦,啵啵啵!
    求一发作者专栏的收藏!!!!跪求!!!!
    ————
    感谢在2020-08-30 09:12:17~2020-09-01 07:5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跳着舞卖太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跳着舞卖太阳 7瓶;夜不归 6瓶;丫丫 2瓶;甜柠、喵咪咪妙咪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