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十二天

      既然都是亲戚,那自己为什么还落了个那样凄惨的下场?
      
      楚翘不清楚,这是应该怪自己吗,一手好牌都能被她打烂。
      
      而且,楚翘回忆了一下,为何她在冷宫待了三年,却从未想过自己下场凄惨的原因?
      为何连句为什么都没问过?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觉得疑惑,第一次生出自己不该被他们欺负成这样的想法。
      
      毕竟是第一次上朝,虽说她落座在龙椅上,台下官员皆弯起腰背低着头,没人看得出她走神,可她还是觉得这样不好。
      
      她虽然是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女子,却能在大事上拎的清楚。
      
      知道早朝是用来处理国家大事的时间与地点,不可去浪费时间思考那些小家子气的琐事私事。
      
      楚翘深吸了口气,清空大脑里的杂事,认认真真地处理起了朝政。
      
      *
      
      长春宫的赵衡一夜未睡。
      
      天黑前,他在为楚翘对自己的态度心烦,天黑后又在因第二日楚翘要去上早朝而担忧。
      
      现今朝堂上的官员分为两种。
      一种是楚太师和蔺丞相那两只老狐狸,另一种则是那两只老狐狸所养的小狐狸。
      
      赵衡算了算时间,这时候正是他刚刚削了一波蔺派气焰的时候,蔺相和太后那一派按道理说会消停很久,一直到金国与辽国滋事时才会有所动作。
      
      可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在小事上挑毛病。
      
      像是昨日楚翘没去上朝,这肯定就会在蔺丞相那里记一笔,最近他肯定会紧盯着楚翘的言行,将每一处错误都记下来,等累积到了一定程度后,他就会有所动作。
      
      赵衡忧愁,自己在百姓们心中的形象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为了吃喝玩乐耽误政事的皇帝了。
      
      因为楚翘必定会出纰漏,批改奏折也好,上朝也好,总有一处会出错。
      
      而且蔺相嘴巴毒,爱摆架子,每次上朝都要给自己找茬。
      
      也不知道楚翘那么娇,能不能受得了这个气。
      
      赵衡倚着窗户,满心忧虑。
      这么担心着担心着,一夜竟然就过去了,眼瞧着天边露出鱼肚白,赵衡想了想,索性不睡了。
      
      他命海月帮自己梳了发髻又描了眉,对着镜子照了照确认装扮完善后提着裙子往外走。
      “海月,备步辇。”
      
      海月得令立马派人将步辇抬至门前,见赵衡上了步辇才反应过来,忙问。
      “主子,这么早您要去哪儿啊?一夜没睡不说,早膳您也还没用呢!”
      
      早膳?
      他哪儿有心思用早膳。
      
      赵衡脑内全是翘翘在朝堂上被一群死狐狸围着欺负的画面,急的喉咙都在冒烟,而且他就是要趁着这时候赶紧去,要是等楚翘下了朝,一定会避开他,不见他。
      
      那他还怎么安慰她,怎么教她君臣之道呢?
      
      “摆驾,麒麟殿。”
      
      *
      
      赵衡的担心实在多余。
      
      虽说这满朝文武还没人知道当今圣上已经变成了楚翘,还是在用对待赵衡的方式去对待楚翘。
      
      可这并不就意味着她会出错。
      
      此次早朝主要处理的内容,是和杭州的一名张姓官员有关,他被联名上书举报贪污,牵扯人员众多。
      
      蔺丞相知道这名张姓官员是冤枉的,但因这名官员站的是自己的队伍,皇帝定不会相信他的说辞,所以虽然他很着急,却一直没有开口。
      
      他怕给那名官员帮倒忙。
      
      而曾经的赵衡面对这件事,的确因为那名官员和蔺丞相关系亲近,对那些帮张姓官员澄清的消息有疑虑,不敢轻易相信。
      
      他将这件事情拖了很久,将近半个月,才做出决断,还那名官员清白。
      可因时间太久,那名官员在这半个月里受了不少苦,心灵且先不提,腿已经被人打断了。
      
      看着一名有才能的官员落得如此下场,就因为自己对左丞相心有隔阂,没有去询问他,拖延了本不该拖延的时间。
      
      赵衡后悔,万分自责,这使他第一次反省。
      自己不该猜忌心重,更不该将个人感情掺杂进政事之中。
      
      这事儿他在酒后和楚翘提过,楚翘自然不会出错。
      
      她以“片犹偏也,听讼必须两辞,以定是非”为开场白,要求在场官员对此事发表自己的看法。
      
      蔺相一怔。
      
      皇帝竟然没有专点那些和他不对付的官员去发表看法?
      
      他原以为皇帝会借此机会除掉一大批自己的人马,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蔺相从睁开眼就开始烦躁,不仅训斥儿子,还站在宫门口骂骂咧咧。
      
      看到楚翘的举动,蔺相气消了大半。
      
      而等楚翘主动喊了蔺相名字,称他和这名官员关系亲近,肯定比在场所有人都更了解那名官员是个怎么样的人。
      “朕虽不了解他,但朕了解蔺相,蔺相定不会徇私。”
      
      蔺相又怔住了,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有机会为那名官员说话而怔,还是因为他竟然说相信自己不会徇私。
      
      他这皇帝外甥不会在憋什么坏呢吧?
      
      这是蔺相的想法。
      
      其他不站在蔺相这一派却知晓内幕的,也同样惊讶于皇帝的做法,不过他们是既惊讶又赞许。
      
      明明和丞相矛盾深厚,却为了国家不损失栋梁之才,放下这份恩怨。
      
      好,是个公私分明的好皇帝。
      
      *
      
      第一次早朝完美落幕,虽说楚翘之所以能解决政事,是因为赵衡当初有什么事都和她说,她等于是在抄写前人的经验。
      
      但这是她第一次上早朝。
      
      日后,她可以每天都去翻阅史官记载,去看历代皇帝都遇到过什么难题,又是如何解决的,一点点学习。
      
      等将赵衡在位那几年遇到的难事一一处理掉,不能再吃老本的时候,她必然是已经有了自己处理政事的能力。
      
      就像是第一次绣成花型时,楚翘会有自己日后一定可以绣出闻名京城的大作的想法。
      
      楚翘第一次上完早朝,同样诞生了,自己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名比赵衡还贤明的君王的想法。
      
      所以,当楚翘怀揣着壮志,心情极佳地走下步辇,某些人却一把捧住她的双手,用极其痛心地语气关切她。
      “你没事吧?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别怕,我在,遇到什么难题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楚翘有些懵:“……?”
      
      自己能有什么事儿?
      又是谁要欺负自己?
      
      对于赵衡的焦急与话语内容,楚翘不能共情。
      
      赵衡在麒麟殿外苦苦等待楚翘一个半时辰,脑补了许多,直到楚翘从步辇上下来时,他脑内已经出现了江山易姓蔺,而他和楚翘被追杀至天涯海角一死一伤的画面。
      
      他担惊受怕那么久,见楚翘回来,满心欢喜的迎上去。
      原以为楚翘见了自己,会如同见了救星一样扑上来,哪知她却被自己吓得后退了两步,然后硬生生将手也从自己手中抽了出去。
      
      还拿莫名其妙的眼神地瞧自己。
      
      赵衡愣了一下。
      
      她这是什么反应?
      莫不是吓傻了?
      
      未等他再尝试和楚翘搭话,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一名宫女连滚带爬地跑向他们,边跑边喊。
      
      “万岁爷,求您为我们娘娘做主啊!”
      
      “我们娘娘快要被皇贵妃毒死了!”
      
      *
      
      三个时辰前,在楚翘起床更衣,赵衡倚着窗户发呆的同时,还有一人同样睁着眼,睡不着。
      
      那就是齐贵人。
      
      “主子,您一夜未睡了,再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
      半夏心疼自家主子,多娇贵的身子啊,平时风吹的大一些都会站不住,昨儿个却被皇贵妃杖责了三十下,又哭了一晚上,真怕她就这么去了。
      
      “我睡不着!”
      齐贵人又气又委屈,一边抹眼泪一边骂楚翘。
      “那女人有什么可骄傲的,不就是投了个好胎吗?有好的爹爹和哥哥才走到如今的地步,她凭什么看不起我,又凭什么羞辱我?”
      
      “哎呀主子!您可小声点,别又让皇贵妃娘娘听了去。”
      半夏听见齐贵人的话,头皮直发麻。
      
      昨儿个受罚,就是因为自家主子嘴巴不干净,无遮无拦,竟然敢在还没远离长春宫的时候就出言不逊,大放厥词。
      
      直接被皇贵妃抓了个正着。
      
      还以为主子经过那件事后能长点记性,谁知道屁股上的伤还没愈合呢,她就又犯了老毛病。
      
      “听见就听见!怕什么!”
      齐贵妃声音越喊越大,她将半夏伸过来捂嘴的手一把拍掉,扯着喉咙喊。
      “我就要大声喊,她敢倚着皇贵妃的身份骄横,还怕我喊吗?我非要喊,我不止要让长春宫的人听到,我还要让麒麟殿也听到,让皇上来评评理!”
      
      “评理?哎哟我的好主子,您可真是被气糊涂了。是您先去长春宫滋事的,又骂了前皇后和皇贵妃娘娘的兄长,您要让皇上怎么评理?但凡认识‘理’这个字儿的,都不会站在您这边。”
      半夏叹了口气。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为什么当初救自己全家的人是齐贵人的父亲。
      
      为了报恩,半夏不得不服侍齐贵人,明知道她蠢钝的很,心眼又坏,跟着她一辈子也出不了头,可……
      可还是得报恩啊。
      
      齐贵人也知道半夏是个重情义的人,为了报恩,无论自己的要求有多过分,她都会答应。
      
      所以,当她躺在床上越想越气,最终决定要下毒谋害皇贵妃的时候,想到帮自己做这件事的第一人选,就是半夏。
      
      “这样不好吧……”
      半夏被齐贵人的提议吓坏了。
      
      她连忙将门窗关紧,确认交谈声不会被旁人听到了,才又拐回来劝齐贵人。
      “她虽然打了您,但作为皇贵妃,明明可以给您施更重的刑罚,却只是打了您三十杖,您就算气,也不至于要杀她吧……”
      
      “怎么不至于!”
      齐贵人气得几乎要从床上弹起来,但因为屁股上的伤口剧痛,才刚弹了一半就又倒了下去,嘶嘶抽着凉气。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半夏知道齐贵人脾性,心知讲道理是劝不动她的,想了想,决定拿宫中传言吓唬她。
      “可是主子,您就没想过吗,皇贵妃独享圣上宠爱许久,后宫里那么多嫔妃都眼红她嫉妒她,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去害她呢?”
      
      “还不是因为那个传言吗。”
      齐贵人也知道那个传言,正是因为入宫后听了那个传言,所以才迟迟不敢对楚翘下手,而是想要抱住她的大腿企图分一杯羹。
      
      但接二连三的被楚翘羞辱,齐贵人已经顾不得什么传言不传言的了,兴许那个传言就是楚翘本人传出来的呢?
      
      兴许就是因为她怕别人害她,所以故意这么说的呢?
      
      “我反正不信那个传言,你也别指望用那个传言来吓唬我,你愿意帮我就赶紧去在她的早膳里下药,等到了午膳时就来不及了,皇上每天中午都要跟她一同用膳。”
      
      “你要不愿意帮我也行,我打不了就写封信回去告诉爹爹,就说他当年救错了人。用自己一年的俸禄换取你一家老小的性命,还险些被你仇家追杀至死,你如今连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她将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半夏就算是再不想去也只能去了。
      
      毕竟正如她说的那样,自己的全家都是齐贵人的父亲所救,齐贵人的父亲也的确差点因他们而死。
      
      虽说她现在要帮齐贵人做的并不是一件小事,很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但……
      就当做是以命抵命吧,还她当年的救命之恩。
      
      见半夏抠开地砖从里面拿出进宫时从外头带来的毒药,揣进里衣匆匆离去,齐贵人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快去阴曹地府见你皇后姐姐和从一品兄长吧。”
      
      齐贵人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的不长脑子,多么的危险。
      
      只要楚翘真的在用早膳时中毒身亡,皇上必定会下令彻查,用不了几天就能追查到她这里。
      
      她已经想好了对策,到时候就说是半夏护主心切,看不得自己被皇贵妃欺辱,所以决定帮自己出口气。
      
      半夏为了报恩,一定会承认的。
      
      虽说即便如此自己还是会被皇帝迁怒,那也值了,总之只要楚翘死了,她就快活了。
      
      可事情并不如她所想的那样发展。
      
      半夏出去办事还没回来,另一个丫鬟给她拎了早膳回来,想着楚翘要死了的齐贵人胃口大开,用了整整一碗粥和两个小菜。
      
      正在齐贵人准备让丫鬟盛第二碗粥时,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上的力气如同被吸走了一般,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
      
      啪——
      连手里的勺子都握不住了,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头脑发昏,没有力气,嗓子如同被人掐着,发不出声也吸不上气。
      
      这症状……不是和半夏要给皇贵妃下的毒药一样吗?
      
      难道宫里说的,凡是给皇贵妃下毒的,最后都会自己中毒的传闻……是真的?!
      
      随着一声“娘娘!您可别吓奴婢啊”,齐贵人倒在了地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下发88个红包。
    七夕快到了,我为各位点了一只青蛙,请听:“寡寡寡寡寡寡。”
    ————
    感谢在2020-08-16 03:32:28~2020-08-18 15:0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柚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