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一天

      楚翘常常做梦。
      或许是现实中过的不够顺,所以经常会梦到一些令她感到遗憾或愤懑的人事。
      
      可惜,梦中的她不能操控自己的行为,多数时间的梦境,只是将她经历过的遗憾事再重复一遍罢了。
      
      但今儿的梦境有所不同。
      
      她又一次梦到当年第一次遭他人诬陷的赏花会上,岚昭仪又和往常一样跳进了那个池子,一边扑腾一边大喊着:
      “贵妃娘娘,您为何要推我下水啊!救命啊,救救我,我不会游泳!”
      
      可这次的楚翘并没有站在池子边,她竟然是坐在高处看这一幕。
      而梦中除了她,竟然还有另一个楚翘,正呆傻傻的愣在池子旁,看岚昭仪上下扑腾。
      
      奇怪,这梦里……
      “怎么有两个我?”
      
      嘶!
      楚翘瞪大双眼。
      
      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赵衡的声音?!
      
      *
      
      楚翘,太师之女,家中排行第三。
      大哥楚勘元,曾是当今圣上的左膀右臂,至交好友。姐姐楚瑟如则是与皇帝有名无实的皇后,
      
      因楚翘长得可爱性格讨喜,楚家上下,从老爷夫人到公子小姐,又到丫鬟仆人,无一人不喜爱她。
      
      其中,最疼她的应数楚勘元和楚瑟如。
      
      前者对楚翘的好,体现在他将妹妹藏着掖着,明明有一群成天勾肩搭背到处晃荡的好兄弟,可相交十几年,愣是没一个见过楚翘长相的。
      
      这样的过度保护,令城中一度传称,太师家的小女儿相貌奇丑,丑到楚勘元不敢让朋友们见妹妹的地步。
      
      谣言流传了好几年,直到新皇继位,将她娶进宫,又夜夜停留在她的寝宫再不翻别人的牌子,楚翘丑的传言才被攻破。
      
      后者对楚翘的好则不像楚勘元那样含蓄,甚至可以说是明目张胆。
      
      楚瑟如是个神仙似的姑娘,气质脱尘,脑回路也脱尘。
      本打算到了嫁人的年纪,如果爹娘逼婚,就去附近找个条件不错的尼姑庵出家。哪想在出家前,先被圣上指给了东宫。
      
      幸好太子赵衡早就将她妹妹当做了心上人,所以两人在新婚之夜一拍即合,约好了只做挂名夫妻,不准有亲密行为。
      
      等赵衡追求到楚翘,将她娶进宫时,他已经成了当今圣上,楚瑟如也成了皇后。
      
      起初大家还以为这是二姐妹争一夫的故事,历代皇帝娶亲姐妹俩的情况不少,几乎都是以其中一方‘病死’收场——
      而且大多在若干年后会查出真相,‘病死’那一位其实是被害死的。
      
      这让不少进宫后连皇上面都没见过的嫔妃们,看到了希望,对此打起算盘——
      若是能在这种关头,向皇后表忠心,等日后联手将楚翘除掉之时,皇后肯定忘不了她们的恩情,要给她们一些‘好处’。
      
      最少也是和圣上共度一夜的好处。
      
      要是中途出错陷害楚翘失败,没关系,称‘指使人是皇后,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就可以撇清关系。
      
      她们算盘打得挺好,却漏算了一点。
      楚瑟如是妹控,是她将翘翘从小带到大。
      
      所以那些来献谗言的嫔妃,来一个被皇后打回去一个。
      轻则掌嘴杖责,重则家中父兄统统削了爵位官职。
      
      要动嫔妃家里人,楚瑟如可能权力不够,但她可以告诉赵衡。
      
      每次有人表露出要害楚翘的意思,她都会冲进御书房,拍着桌子‘好言好语’地问赵衡:
      “我妹妹嫁给你就是为了被人害的?连妻子都保护不好,我国子民怎么敢指望您去保护他们?”
      
      赵衡:“……”
      
      在第五个说楚翘坏话的嫔妃被皇后娘娘亲手整治后,后宫终于消停了。
      
      人人都意识到,楚翘的后台很硬。
      前边朝堂上有父兄撑腰,后宫则有皇后护着,想害她?抱歉,连她的坏话都得躲进被子里小声说。
      
      所以楚翘二十岁之前的日子都过的无比风光。
      每个人都将她保护的很好,她从未见过人性的险恶,傻白甜本甜。
      
      直到二十岁生辰后的第一个月,一直护着她的姐姐楚瑟如,病逝。
      又过了半年,赵衡与太后间的关系降至冰点,两方势力暗中较劲,在最终闹到明面上的那一场战役中,楚勘元遭人设计,被一剑穿喉。
      
      父亲楚太师则因儿女的离世备受打击,一夜白头,他将儿子的死怪到了赵衡身上,一看到赵衡就心烦,便三天两头的称病不去上朝。
      
      ……
      短短半年的几次变故,令原本拿了人生赢家剧本的楚翘,忽然变成了无人保护的小可怜。
      
      从前那些被楚瑟如打压下的贼心,一个个又复燃了。
      
      岚昭仪是第一个欺负楚翘的嫔妃。
      她在楚翘第一次以后宫之首参与的节日宴会上,跳进池子,谎称是楚翘推的。
      
      皇帝虽然没有惩罚楚翘,但也没有惩罚岚昭仪。
      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令众人看到了希望。
      
      被下毒、被扇巴掌、被言语威胁、被死亡警告……
      关于楚翘恃宠而骄,以权欺人的事一件接一件发生。
      
      三天两头就有嫔妃在御书房前磕的满头是血,状告楚翘对她的欺压。
      
      最开始皇帝肯定是不信。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枕边人亦是心上人,放在心上的人是什么样的,他赵衡会看不出来吗?
      
      次数多了,他开始半信半疑,自己的判断是错的吗?
      他开始用言语提点楚翘,希望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可楚翘听了只觉得委屈,不明白他为什么不信自己。
      
      到了最后,嫔妃们的戏越闹越大,甚至真的有人为了陷害楚翘把自己命弄没了,以死状告楚翘。
      赵衡就是再抗拒,也得信了。
      
      她楚翘,果然是个毒妇人。
      
      联想起自己生母的死,与从小看到的那些后宫阴毒斗法,赵衡无比胆寒,他一个人对月饮酒,边喝边回忆与楚翘从初识至今的点点滴滴,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那个天真的姑娘变得如此歹毒。
      
      “翘翘,你入宫前,朕曾向你许诺,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纳妃之事朕控制不了,但朕能做到绝不看她们一眼。”
      那晚的赵衡神情有些恐怖,他拿血丝遍布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楚翘。
      攥着她的手也使了不小劲儿。
      “朕可有食言?”
      
      “没、没有……皇上对妾身很好,未曾食言。”
      楚翘像是受惊的兔子,耷拉着脑袋一个劲儿地往后缩。
      
      手好疼,他为何攥的这么紧?
      在撒酒疯?
      
      未等楚翘将手抽出,就听到赵衡堪比刀刃锋利的话,直戳她的心口。
      
      “那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到底为什么要残害那么多人!她们有的人我甚至都不清楚长相,又为何会遭你记恨?!”
      
      ……
      原来他迎着这样美好的月色赶来,是为了这种理由。
      
      楚翘不可置信地瞪着双眼,豆大的泪珠从杏眸里涌出。
      眼泪汹涌,可她宁愿狼狈地拿袖子擦拭,也不收回视线。她仰着头看向赵衡,企图从那双鹰隼似的眸子里找到半点熟悉的情绪。
      
      可惜,那好看的、有棱有角的眉眼,此刻尽是厌恶。
      
      楚翘脸上血色终于消失殆尽,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你不信我?”
      
      他已经不再怀疑事情的真假,也不是来向她要能证明她清白的证据。
      赵衡是要她解释,为什么要害她们的理由。
      
      失望与惊愕一起袭来,从来没经历过这类事的楚翘慌了手脚。
      而她越急,就越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说不出心中想法,又会让她更着急。
      
      于是她只能一遍遍哭着重复:“你怎么可以不信我,都是她们冤枉我的啊……”
      
      信?
      如何信。
      
      信她们又是中毒又是昏厥,甚至还有人一头撞死在柱子上,只是为了陷害皇贵妃?
      而那个令她们如此记恨的贵妃娘娘本人,从头到尾连手指头都没被划伤一道。
      
      莫说是赵衡,就是大街上随便抓过来一个十岁的娃娃,他也不会信。
      
      那晚后,楚翘被贬到了冷宫,尝尽了人情冷暖。
      比如夏日的饭菜时不时是馊的剩的,冬日的炭火份例经常会被克扣,还有一些曾经嫉妒楚翘到骨子里的嫔妃会来冷宫找她示威,冷嘲热讽地挤兑她。
      
      起初楚翘对赵衡没死心,还成天期盼他会发现错怪了自己,来找自己。
      每次在受到委屈时,这样的期待最强烈。
      
      而随着时间推移,她受到的不好待遇越来越多,她对赵衡拯救自己的期待却越来越小。
      
      三年过去,她总算接受了赵衡不会来冷宫,不会想起自己的事实。
      而在彻底失望后,楚翘常年堵在胸中的那口郁气竟散了。
      
      她这才顿悟,原来不报期待,就不会失望。
      而不抱期待后,她对赵衡的爱意也在逐渐变少。
      
      终于,在进入那个奇怪梦境的前一天,楚翘彻底摒弃了对他的一切爱意。
      
      贴身婢女海月慌里慌张地向她诉说自己刚打听到的消息。
      “听说那个和您长得很像的邱侍御今早被升为才人了!”
      
      “哦。”
      楚翘似不在意,低头呷了一口茶。
      啧,好苦。
      
      “您怎么不着急呢?!”
      海月不懂,自家主子近来越来越奇怪了,听到皇上的任何消息都不在意,连眼底情绪都没有丁点儿波动。
      “要是皇上真的将对您的所有情意都转到她身上,将她当成您,不就更想不起您了吗?”
      
      那咱们还怎么从冷宫出去啊。
      海月急的直上火。
      
      可听完她的抱怨,楚翘只是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想不起就想不起吧。”
      
      反正她早不再对他抱有任何期待。
      
      *
      
      退朝后打算回书房批改奏折的赵衡,刚踏出宫殿,就停下了脚步。
      
      “……什么味道?”
      他皱起眉,似是对风中夹杂的那丝腥臭不满。
      
      “回万岁,云水楼的梨花前些日子开了。”
      康定深吸了几口气,弯着腰恭敬地回道。
      “可能是今儿的风大,又恰巧从东南吹来,所以才把云水楼的梨花香带来了。”
      
      “梨花……”
      赵衡的脸上出现了片刻失神。
      
      每年四月梨花盛开时,都是他最经常想起楚翘的时候。
      云水楼的几十颗梨树全是他为了楚翘而栽,为了纪念当初两人的初遇——
      四月春,他趴在墙头,顶着一头的梨花瓣,瞧见她在梨树下荡秋千。
      
      眉眼翘,人也俏。
      
      三年了,也该忘了。
      赵衡摆摆手,对康定道:“梨花味朕闻不惯,寻些人去将它们换成别的树木吧。”
      
      但越是想忘,就越忘不掉。
      
      在赵衡用了三年,终于下定决心铲除跟楚翘的所有记忆时,竟然又梦到了她。
      
      他睁开眼,瞧着四面八方的花卉与打扮的比花还艳丽的嫔妃们。
      嗅着灌满鼻腔的香气。
      
      赵衡逐渐想起这是哪里。
      
      他梦到的是……
      那一年的赏花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开啦,啵啵各位,求留言求收藏求多多支持哦。这个夏天让翘翘和大家一起度过!
    本章下留言随机抽取88个小可爱发红包。
    第一次写轻小说,请多多包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