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比赛至此算是总算终了了,模拟场地撤除的一瞬间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尖叫震的江淮条件反射想捂耳朵,可瞅了瞅手套上的沙土决定先把手套拆了再说,又因为胶带缠的太紧死活拆不开来。
      
      “我来吧。”司苒看着江淮撸起袖子一副要跟胶带决一死战的幼稚模样笑出了声,抬手准备帮忙。
      
      “不了不了,先把你手上的拆了。”随着司苒的靠近,江淮嗅到了丝丝缕缕的焦味,抽了抽鼻子拉住了司苒下意识后缩的手,“我帮你拆。”
      
      “不用了,我没事。”
      
      “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江淮仔细看了看发现司苒的手套已经被火烧的老化,小心翼翼地将手套一点点慢慢剥离下来,嘴里还威胁着,“你别乱动啊,不然我等下手一抖非撕掉点皮不可。”
      
      司苒听着江淮故作凶巴巴的威胁轻笑了声便不再挣扎了,乖乖巧巧地任由江淮替自己慢慢拆着手套,除了句“谢谢”就不再说什么了,倒是江淮先开了口,“对不起啊。”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司苒伸手想摸摸江淮的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套便放下了,“大家都平安无事。”
      
      “只是捡回条命而已,而且要不是你跟对面那个治疗最后拼全力把他们三个在爆炸区的护住了,这场比赛可就真的有人要丧命了。”江淮冷静下来理了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我——”
      
      “没什么好自责的。”司苒看着江淮替自己解下了一个手套,突然伸手抱住了江淮安慰道,“不是你指挥的问题,也不是你战术的问题,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你以为老师为什么安排我跟你们一队?”
      
      “因为我们都是问题儿童,需要人管?”
      
      “答错了。”司苒将江淮抱得更紧了一些,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她想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胡凛本来就是冲动派,做事不计后果的,陈元启又是个没主见的,别人说什么他做什么,限制器也只能限制他不暴走,根本控制不了他思维。”司苒轻轻叹了口气,“她说你总爱把错怪在自己身上,我本来还不信,现在是彻底信了。”
      
      “哪儿有那么多万一,如果,要不是呀。”司苒总算是松开了江淮,“既然结果是好的,管他呢。”
      
      “你可以相信我。”司苒笑得很甜,“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呀,好不好?”
      
      “不好不好。”白泽不知何时摸到了场地内,突然开口横插了一脚,看到江淮转头看自己便对着江淮一阵挤眉弄眼,比了个“快跑”的口型,而后江淮便看到观众席上跃下了个人影,扯了贴在身上跟彩带一样的黄符,顶着人群的惊呼,无视了维持秩序的安保的警告直直朝自己走来。
      
      “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快?”江淮看着对方对乱七八糟的场地和忙于抢救伤员满场跑的医务人员视若无睹,只来得及评价了一句便被对方拦腰提了起来,抬眼看清是周洲便没挣扎,“你怎么跑比赛场地来了?家长得呆观众席。”
      
      周洲没理江淮的问话,拎起人就走,江淮被揽的胃难受,挣扎着撑着周洲手臂直起了些身子才算好过了点,心里又一次确定了漫画里都是骗人的,这动作一点不浪漫还难受的要命,“你放我下来啦,我胃难受。”
      
      “忍着。”周洲语气冷淡,“被气浪掀出去的时候我也没见你吐出来。”
      
      “哦。”江淮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心虚,见周洲一副没商量的样子决定装死,被一路提溜到准备区角落才被放在了椅子上。
      
      “手抬起来。”江淮照做了,而后便看到周洲半蹲下来替自己解缠的难舍难分的胶带,手上动作倒是轻的很,生怕弄伤她,脸色却依旧难看,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就被周洲拦住了话头,“想不到自己错哪儿就别道歉,不想听。”
      
      江淮闷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来自己是犯了多少错才能让周洲气成这样,想起之前白泽在现场,于是用意识偷偷联系白泽,“你知道周洲为什么生气吗?”
      
      “我怎么知道,他那副样子我哪里敢问啊,我也只能用符咒困了他一会儿,跑来给你通风报信,你倒好,没跑掉就算了,倒是挣扎一下啊,这下没你吸引火力他回头又得找我算账。诶对了,你能不能把这个妹子弄走啊,活脱脱一个笑面虎啊,太难对付了。”白泽听到江淮问话哀嚎道,转移话题速度快的江淮差点跟不上他思路。
      
      “那,你描述一下你看到的过程?”
      
      于是江淮只能在白泽声情并茂顺带夹杂了一大堆自夸的废话中理着事情的经过。
      
      原来白泽到的时候已经是袁石差不多退场那会儿了,还一眼就在比赛最佳视角的地方看到了周洲,仗着自己的脸和口才,哄了坐在周洲旁边的妹子几句就夸的人心花怒放的把位置让给了他,还把他当成了别校的学长各种拐着弯试图摸他底细。
      
      “不是我自夸,我跟你说——”
      
      “说重点。”江淮第不知道多少次提醒白泽少说废话,赶紧把自己需要的消息说出来。
      
      “行吧,你人缘好你比我厉害呗。”
      
      “什么?”
      
      “你不知道啊,你比赛的时候那群男孩女孩也跟比赛一样给你加油,还比谁喊得大声,你笑的时候那个尖叫震的我耳朵疼,哦,那时候那家伙脸色就有点不好,我还以为是被吵的,但是看看又不像,出于旧交情我还想安慰几句结果他让我闭上嘴一边呆着去。”
      
      “比赛屏蔽外界信号的,就怕干扰。”
      
      “哦,这样啊。”白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顿了一下,“我说呢,他看到你飞出去那里差点就动手了结果愣是克制住坐下了,还特委屈的说你没叫他,我头一次见他吃瘪吃成这样。”而后便是一阵刺耳的笑声传来,等到笑够了白泽提议道,“他肯定是因为这个生气了,你跟他解释一下比赛屏蔽信号的就完事了,他不是个不讲理的。”
      
      “不过他这么护着你,之前没来看过你比赛啊,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因为,比赛等级不够屏蔽不了我跟他之间的联系。”江淮叹息了一声,“谢谢你白泽,我觉得我知道原因了。”
      
      “从白泽那儿知道原因了?”周洲余光瞥到江淮精彩的脸色就知道她偷摸着去问白泽了,手上动作倒是不停,拆了胶带替江淮揉着手腕,之前胶带缠的太紧勒出了血痕,再加上之前护腕破碎,虽然有灵气回路在算不上严重但是手腕仍是有些红肿,一边的校医见了本来想替江淮做个检查,被周洲的低气压吓的愣是没敢上前,连带着之前检查处的理事都带着些同情的看了江淮一眼。
      
      “嗯。”
      
      “那这会儿可以说对不起了。”周洲起身在江淮身边坐下,突然笼罩在准备区角落的威压逼得竖起耳朵准备装路过听八卦的纷纷对这块地方敬而远之。
      
      “对不起。”
      
      “哪儿错了?”
      
      “我不该偷偷锁了跟你的意识联系,但是我是怕我万一喊出声场面控制不住。”江淮解了偷偷锁上的意识联系感应到。
      
      “嗯?”周洲脸色更黑了几分,“我说我问你你怎么不回答,还以为你是被爆炸吓懵了,原来是又自己锁了意识。”
      
      “我错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江淮发誓道,而后软了几分语气用意识解释道,“可是,你也知道,影绑在我们两个的意识连接上,之前那些个比赛都不痛不痒,完全不用担心,可这次的情况,我怕我一个冲动做出不好的事,毕竟我没有限制器,暴走的后果你也清楚——”
      
      周洲叹了口气,突然探身单手抱住了江淮,“我说过,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这次反省依旧不对,我不是为这个生气。”周洲补充了句,“你可能忘了,这不是第一次了,你小时候耍脾气就只会锁意识联系,我可有的是法子找到你。”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对着别人笑得那么甜,还被人抱了。”周洲倒是实诚,直接说了原因。
      
      倒是江淮听了原因有些哭笑不得,“你是小孩子吗?吃异性醋就算了,司苒是女孩子呀,你怎么连女孩子的醋都吃。”
      
      “可你笑的样子和被抱的时候都被投到了屏幕上了。”周洲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后半句,我头一次觉得灵气回路副作用是那么多余的东西,不想让你被那么多人看到,“你跟她关系太好了。”
      
      “好啦,就这一次嘛。胡凛的身体状态估计下次比赛前恢复不了。”江淮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会注意的,没有下次了,而后伸手推了推周洲,“快放我去检查啦,我还要把寄存的东西拿回来。”
      
      “你存了什么?”
      
      “便携式吹风机。
      “我去拿。”周洲见江淮的灵气回路因为自己的贴近吸收了更为浓厚的灵力,这会儿手腕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了才把人松开了,走了两步反应过来,“你带那东西是为了验证猜想吗?”
      
      江淮起身走向校医,想起司苒之前的话,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嗯,结果没差。”
      
      “解决了?”白泽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长吁了口气的样子,“你身边这个女孩子不是一般人啊,太难缠了,跟查户口一样的,我才跟你认识多久我能知道个什么呀。”
      
      “嗯,谢啦。”江淮无视了白泽的抱怨,像是想起了什么解释道,“因为临时契约不稳定,我情绪起伏很厉害的时候你可能能收到我的意识,无视就好了。”
      
      “你也是因为这个特地跑我学校来看比赛的吧。”
      
      “嗯。”白泽看在临时契约的份上想了想还是给了江淮个忠告,声音难得的正经了起来,“我之前说的不行不是开玩笑的。”
      
      “不得不说那家伙所有的耐心可能都给你的,所以你跟他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甚至都快忘了他是龙了吧。”
      
      “可是龙这种生物啊,独占欲可是很强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