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凉风从窗缝里吹了进来,惊醒了睡在桌上的周洲。周洲揉了揉因为睡姿变得有些僵硬的脖子,并捋了下睡的有些散乱的头发,再抬起手看了眼手表便彻底醒了酒,扔下白泽给自己披的棉袄,也顾不上洗漱便急急忙忙开车回了家。
      
      等到到了家,迎接周洲的不是可怜巴巴一脸迷糊敲碗等着吃早饭的江淮,而是两份装在保温盒里还热着的包子烧卖,以及一张写着“豆浆在奶锅里温着,我先上学去了,你记得给白泽带早饭。ps:昨晚的幽会开心吗?”的字条,还附带了个笑脸。明明是极其乖巧贴心的举动却让周洲有些如芒在背,不自觉的产生了“我家姑娘是不是被掉包了”的疑问,再看看那个笑脸,直觉告诉周洲江淮生气了,但是气的是他大晚上出去没告诉她还是回来的晚没顾上催她上学就不得而知了。
      
      而已经上学去了的江淮自然是不知道周洲心里那些个七拐八绕的,她早上醒来就察觉到了不对,没有了勾人馋虫的食物的香气叫早,整个屋子也冷冰冰的毫无烟火气,显然周洲根本没在家,也没留纸条不知道去了哪儿,估计是晚上趁她睡熟了偷溜出去哪儿放纵了。可早上时间紧,江淮除了端着副终于看到孩子长大的欣慰老母亲样感叹了句“过了那么多年终于学会享受夜生活了啊”,又憋不过两秒恢复本性嘟囔了句“不能以身作则,那他就管不了我熬夜啦”,也没那个闲工夫管周洲的具体行踪,做早饭的时候倒还是想起来还有个白泽,蒸了三人份的包子和烧卖,煮了豆浆扔在奶锅里温着,写了纸条就急急忙忙地出了门。
      
      “小淮早呀。”又甜又软的声音一出江淮就知道是谁了,转头跟司苒打了招呼,“早啊班长大人。”
      
      “你知道这次组队的事情吧?”司苒快走两步跟江淮并行着走,江淮因着司苒的动作也下意识地放缓了步速。
      
      江淮点了个头,“还真是缘分。”
      
      要说江淮和司苒两个人的缘分也是妙不可言,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只是到初中都一直不同班,也就是点头之交。可偏偏两个人成绩都拔尖,长的也不差,自然也就成了各路人吃瓜比较的对象,等到了高中一个班之后更是被各种流言蜚语打造成了完美天使异能者和尖子型问题儿童普通人的两大对立面,甚至背地里还有后援团没事就撕一场。
      
      江淮本人倒是完全不在乎这些,毕竟她普通人的身份都是假的,至于问题儿童这事,自己选的能力跪着也得受着,倒是司苒听着流言蜚语怕她心里不好受跑来安慰了几次,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倒是好了不少,虽然依旧被后援团当表面营业,一片和谐,暗中互撕就是了。
      
      “其实,虽然是老师安排的,但她——也是为了我们好,这搭配很合理的,而且这安排也就是希望我们能为校争光的,你不要多想。”
      
      “我知道,你之前电话里也说过了。”江淮回忆了下队伍里的另外两人,虽然自己不算太熟悉,但是就能力而言也是年级顶尖的,“一个近战盾,一个远程输出,你是治疗,我就算不打辅助负责喊666就可以了吧。”
      
      “小淮你是不是没看新规?这次的细则里要求每个人至少打出伤害的,监测器会显示数值的,普通人跟之前一样也要戴临时监测器的。”司苒解释道,“不过不用灰心,这次我在,我会全力做好支援的,你放轻松比赛就好了,不要有太大压力。”
      
      江淮想起司苒堪称恐怖的履历,嘴角有些抽搐,默默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手杖才算是安心了些,“那个,我尽力不拖后腿,尽力。”
      
      “嗯!我们一起加油!”司苒伸手握住了江淮的手,两眼发光。
      
      虽然话是这样说,等到当天下午拿到正式的排赛表之后江淮还是忍不住摔了资料瘫在桌上装死,“明天对面两个输出,其中一个还是个电系雷达,一个治疗还能辅助,外加一个擅长药剂幻术的普通人,这怎么打?虽然说有情报就不错了,但是压着情报今天才给,还说是太忙了忘了这种理由,我觉得班主任就是故意整我。”
      
      “要我探查一下他们的能力吗?”
      
      “不必了,我设定是普通人,还是遵守一下设定吧。”江淮抬起了脸,“学着用普通人思维思考对策看看吧。”
      
      “你说的普通人的方法就是这个?”周洲看着蜷成一团抱着笔记裹着毯子看对战记录的江淮觉得有些好笑,伸手把刚灌好的热水袋塞进了毯子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懂。”江淮翻着资料撇了撇嘴,连眼神都没分一点给周洲,而后将官网公开的比赛记录按照0.5倍速逐帧放着,“而且我总觉得,那个资料有点古怪。”
      
      “什么意思?”周洲在江淮身边坐下,凑过去看她的笔记本屏幕,“你怀疑资料作假?”
      
      “那倒不会,她没有理由害自己学校的学生,而且她说了这是她归纳出来的资料,也就是猜测而已。毕竟为了保护异能者隐私,学校都不对外公开学生能力的。前几年的资料也就能做个参考,天晓得他们今年突破到什么程度了。”江淮用笔点了点屏幕上正在投掷药剂的“药剂幻术大师”,“但是我觉得奇怪,这个人,真的是普通人吗?”
      
      “按理说比赛是不允许使用对人体有损害的物质的,因此入场前会对选手所带药剂进行检测,而致幻药物基本是三环类的精神类药物,有些还是处方药,副作用也明显。但是奇怪的是,她使用的对象没有一个人出现副作用,是她使用药剂控制的极其好还是她的普通人身份故意做假?”江淮看周洲有些疑惑的样子耐着性子解释道,此时屏幕中的视频出现了那个电系能力者,当看到对手不自然地滞空了一下以及那个电系能力者接下来的动作之后江淮露出了了然的表情,“果然,冰原还能这么使用能力肯定跟那个药剂有关系,那个八成不是致幻药。”
      
      “那是什么?”
      
      “不知道。”江淮躲过周洲准备揪自己耳朵的动作,从手边抽了个大抱枕塞进了周洲怀里,“在确认之前还是不要妄下定论比较好,万事皆有可能,这事情上想当然是要栽跟头的。”
      
      “可你看起来心里有答案了。”
      
      “只是猜测而已。”江淮抱着怀里的一堆东西侧了个身靠在了周洲怀里的大抱枕上,举着电脑给周洲看,“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个组合能参加比赛肯定是符合这次参赛要求的,你觉得谁才是那个普通人?”
      
      “不是说好靠自己的吗?”周洲有些失笑,伸手刚想拿过电脑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这事你也有答案了吧?”
      
      “我只是好奇普通人真的可以强到那种程度吗?”
      
      “异能者强的只是异能,并不一定代表身体素质也强,这点你不该深有体会吗?”周洲抬头看了眼时间,“洗漱一下你该睡了。”
      
      “再看一个,就一个。”江淮讨价还价道,“他们两两初中就是队友,磨合需要的时间肯定比我们这种临时生拉硬凑出来的队伍要强,多知道点没有坏处。”
      
      “你难得这么有斗志。”
      
      “我只是觉得这场输了会威胁到我的性命。”江淮点了点战败名单,“这几个家伙的手下败将可都是达到伤害极限后战败的,得躺不少时间,异能者尚且如此,要是是普通人,那可就是危及生命的。”
      
      “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周洲摸了摸江淮的头安慰道,“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影会保护你,我也在。”
      
      “你要去明天的比赛观战?”
      
      “不可以吗?”
      
      “那房子的事情呢?”
      
      “那对夫妻巴不得早点摆脱自然是积极的很,后续交给琉璃就可以了。”
      
      “工作——”
      
      “我想去,不行吗?”
      
      又来了,周洲一般轻易不撒娇,语气软几分江淮就没了办法,叹了口气,“我把琉璃借给你是当助手的。”
      
      “不死鸟是累不死的。”
      
      “被她听到你就完蛋了。”江淮嘀咕了句,注意力回到了屏幕上,“想去就去吧。”
      
      “但是无论结果如何都不要出手。”江淮淡定地补充道,“输了也不过是我运筹能力不如人而已。”
      
      “嗯。”
      
      得到了周洲保证的江淮松了口气,当晚都睡得香甜了不少,甚至完全遗忘了早上的事,倒是周洲还记着这事,为着江淮到底有没有生气心里泛着嘀咕,又生怕第二天睡过了又没准备早饭因而一晚上都是浅眠。
      
      因而第二天早上江淮起来洗漱完开门就看到周洲如往常一般束着头发做早饭的背影,但是看着怎么都有些不对劲,蹑手蹑脚走过去探了脑袋便看到周洲眼底淡淡的黑眼圈,“你这是以前睡的太久,现在失眠了?”
      
      “很稀奇?”
      
      江淮点了点头。
      
      “我跟着你遵循人类生活习惯都十年了,难得一次也是正常的。”周洲敲了敲江淮的头,“洗手,准备吃早饭。”
      
      “我下次给你做个闹钟?拍不碎的那种。”江淮心里转了转便猜出了个大概,洗了手便帮着端早饭,“你起床气重又怕睡过那就给你定制个闹钟嘛,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说得轻巧,你自己算算做了几个失败品了?”周洲将煮好的水铺蛋放在江淮的碗里,“赶紧吃早饭,吃完再点一下装备,别漏东西。”
      
      “好啦好啦。”江淮捂住耳朵,“再下去你比我妈都啰嗦了。”
      
      “阿姨让我管好你,这是条件。”
      
      “想起你的年纪,你一叫我妈阿姨我就觉得浑身难受。”江淮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道。
      
      “吃饭不要讲话。”
      
      “哦。”江淮用最快速度解决了早饭就开始清点装备,周洲看着江淮往身上各处都装上了各种机关道具有些无语,“你是要把自己变成移动要塞吗?”
      
      “是时候展现我跟影学习的技术了。”江淮扭转了下小臂上的木制护腕,“咔哒”一声之后便翻转成了带尖刺的拳套。
      
      “影都教了你什么东西?”
      
      “正面潜入的方法。”江淮看着周洲脸色黑了下来,笑了两声把圈套拆了下来,“这就是个半成品,我就是没忍住拿出来试试,不过这个刺的角度还有点问题,要调整一下。”
      
      “你知道几点了吗?”周洲看着江淮一碰到调整机关就忘了时间挪不开腿的毛病又犯了,忍不住提醒道。
      
      “哟,糟了。”江淮看了眼时间,赶紧把没用的机关都收了起来,就带上了必须的,抄起手杖卡在腰带上便换了鞋准备出门。
      
      “我送——”
      
      “不用了,我跟司苒约了一起上学,顺带讨论练习一下打配合的暗语。拜拜。”
      
      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周洲突然知道了“吾儿叛逆伤透吾心”怎么写了。报复,这绝对是报复,都不要自己送着上学了,周洲突然有点想念以前那个在路上跟不太熟悉的同学打个招呼都要抓着自己手才能定心开口的软团子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