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我知道,没有契约的话,你们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松地要了我的命。”江淮伸手摸摸已经凉了的茶壶,起身将茶壶连带茶杯拿到水池边清洗了起来,“你总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让我保持戒心,学会怀疑一切。”
      
      “可你一直没做到。”
      
      “因为我没有怀疑你和影的理由,你们从来没有害过我。”江淮将洗净的茶壶反扣在架子上,“影不会说话暂且不论,你除了结正式契约的理由之外从来没对我隐瞒过任何的事情。”
      
      “这就能成为你怀疑的开端。”
      
      “没必要。”
      
      “可你对此耿耿于怀。”
      
      “虽然我没有必须知道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未知的东西才是最有吸引力的,你总得允许我有点好奇心的嘛,这可是本能。”江淮抬了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回道。
      
      “好奇害死猫。”周洲并不为所动,“你这样容易接受社会毒打。”
      
      “我不能保证你那么好运,下次遇到的家伙依旧没有恶意。”周洲抽了几张纸巾拽过江淮的手替她擦干,“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要我的权限。”
      
      “明明知晓万事才不容易吃亏。”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人类的词典里有个叫隐私的词?”江淮叹了口气,“人人都有不想被别人探知的事情。况且事事了解又不能表现出我什么都知道哦的姿态,太累了。”
      
      “和感情有关的东西是最不该看透,最不能算计的。”
      
      “反正你接下来还得顶着这身人的皮囊过好几十年呢,慢慢学吧。”江淮见周洲皱起了眉不甚赞同的样子摇了摇头,将纸巾扔进了垃圾桶,转身走向大门准备离开。
      
      “就是就是,有不懂的尽管请教我,看在旧相识的份上我会少收点学费的。”白泽元气的声音插了进来,连带着甩了一地的锅碗瓢盆日用品当伴奏。
      
      “你这是把一家一当都搬过来了?”江淮被惊的退了一步差点撞到椅子,周洲赶紧伸手拉了一把才算是让江淮稳住了身形。
      
      “那当然,我可是要常住的,又不知道你们这有些什么,保险起见就把需要的全带了。”白泽见江淮将茶具收了,随口问道,“怎么,要出去?”
      
      “嗯,回家写作业。”江淮比划了一下还剩的作业,苦着脸道,“尽是些无聊的东西。”
      
      “少贫,今晚再被我查到熬夜扣一星期零花钱。”周洲看了白泽一眼,“我带他去能住的客房先将就一晚,你先去车里坐好。”
      
      “行吧。”江淮想起自己那一打还对着自己招手的作业就头疼,不情不愿地往门口走去。
      
      “不是,你们两个不住这那岂不是这里就我一个活人?”白泽拽起自己的家当有点懵。
      
      “严格意义来说你不算人。”周洲纠正道,“而且你看这里的样子像是有人久住的吗?”
      
      “合着你们放着那么大一个宅子不住就是因为它是鬼宅啊,那不早找我,简直暴殄天物啊。”白泽痛心疾首,“不然我还能早些日子结束风餐露宿的生活呢。”
      “准确来说,不出意外今晚过后这才是她名下的房子。”
      
      “什么意思?”白泽愣了下转过弯来了,“不是吧你们,私闯民宅驱鬼,是为了压价买房然后自己住的心安理得?怎么那么损呢?”
      
      “我乐意,我花钱买房子还给你住,你还有意见不成?”
      
      “那为啥写她名字?”白泽盯着周洲看了两秒,“不是吧你?别告诉我你入世那么久还是个黑户,我可都换了不知道多少的身份了啊。”
      
      “你一个流浪的有什么资格嘲笑我。”周洲连个白眼都懒得给白泽,拿出证件在白泽眼前晃了晃,“我想送她房子不行吗?”
      
      “不过她还不知道这事,你别多嘴。”
      
      “啧啧,有资本就是任性。”白泽摇了摇头,“都能演深情霸道总裁。”
      
      “你这图什么呀,美人一笑?我也会笑啊,你要不也考虑送我一套?”
      
      “活了千年,自力更生不懂吗?”周洲推开一间屋子的门,“你暂时住这里吧,之后装修的时候我会收拾间屋子给你住的。”
      
      白泽看着屋子内的陈设沉默了一下,开口道,“你们两个什么毛病,是不是对这件鬼闹的最凶的屋子情有独钟?”
      
      “你不是专镇邪祟的神兽吗?考验你压邪功力的时候到了。 ”周洲淡定地回道,“食物什么的我等下送来,不会饿死你的。”
      
      “最好带点酒,许久不见不考虑一下秉烛夜谈叙叙旧?”
      
      “你喝醉了什么德行自己没点数吗?”周洲一脸冷漠地将白泽掉出包袱即将落地的东西扔进了屋子里,而后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就两瓶。”
      
      “不过先说清楚,我只说我想说的,剩余的自己找答案去。”不等白泽露出喜色,周洲继续道,“不过这酒得晚些,等江淮睡了我再过来,未成年要保证充足睡眠。”
      
      “这年头还查房,你是真的瞎操心。”白泽摇了摇头,神色突然一僵,“等等,未成年?你居然跟未成年住一起,你个——”
      
      “不会说话就闭嘴。”
      
      “好吧。”白泽念着对方还要给自己带酒,还是勉强闭上了嘴。
      
      等周洲好不容易摆脱千叮咛万嘱咐不能饿死自己的白泽,走进车库时就看到江淮支着右腿一边肩膀夹着手机嘀嘀咕咕一边拿着她那套工具对付手里前些日子新做的伸缩手杖。
      
      江淮倒是也看见了他,把搁在右腿上的工具盒放在了仪表板台上,又对着手机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正巧赶上周洲开车门的瞬间。
      
      “电话打完了?”周洲刚坐进车里就看到江淮转了下手里的手杖,身子一侧左手一伸就拖着江淮脚踝往下猛地一拉,右手发力将江淮的椅背放了下去,趁着江淮一时失去支撑无法发力直接半压在她身上,握着她手腕把手杖夺了过来,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拿我试新武器是不是太过分了?”周洲仔细看了看,将手杖透出的银白又按着接缝摁了回去。
      
      “我就想看看匕首卡膛修好了没有,以你的身手又不是躲不开。”江淮一手推了推周洲的脸,示意他离自己远些,热气喷在自己的脖子上痒的晃,另一只手勾着手杖的把手试图把武器夺了回来,“接口出了点问题,抢修没用,看来回去还要好好检查一下。”
      
      “你也不怕万一匕首弹出轨迹不对扎着自己。”周洲抬起手臂拉远了江淮和手杖的距离,起身将手杖收在了自己那侧的腰枕下,顺带着拉了江淮一把把椅背调整了回去,“先没收,回去再给你。”
      
      “还有你的工具也收好。”周洲戴上保险带开启了车载系统,看着江淮收好了工具,老老实实戴好了保险带才启动了车,“不过你怎么突然急着调整这个,上周不还说只是半成品吗?”
      
      “跟那通电话有关系?”
      
      “算是吧。”江淮揉了揉太阳穴,“说起这个就头疼,都怪上头的那个针对跨校体能竞赛的破新规。”
      
      “怎么了?”
      
      “说是为了保证普通人拥有和异能者平等的参与权利,提高普通人的参与度,秉持公平竞赛的原则,推出新的三带一竞赛方式。”江淮捏着嗓子模仿了段班主任讲话,又觉得毁嗓子,咳嗽了两声恢复了原来的语调,“说白了就是三个异能者必须带个普通人,省的异能者抱团,导致比赛平衡度被破坏。”
      
      “肯定是那几个推崇知识改变命运的院校年年垫底轮流来,面子上过不去喊着要削弱异能者闹的,不然我今年依旧划水一轮游就完事了。”江淮不知又从哪儿摸了把机关锁出来,“知识竞赛已经占鳌头了,怎么还想着体能竞赛也要多掺和一脚呢?明明每年都有体能竞赛都有意外伤人事件发生,还往上凑,真是闲的。”
      
      “听你的意思今年队友不简单?”周洲脸色没什么变化,“成绩好看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不是,学校分配的。”江淮手指翻飞,几下就把机关锁变成了一把掌中弩,“除了司苒,都是些问题儿童。”
      
      “往好了想,好歹是有司苒在,管两个问题儿童不算什么大事。”
      
      “是三个。”江淮头都不抬纠正道,而后感觉车内的空间一瞬间安静的异常,总算是觉着不对,但是也没想着调节气氛,反倒是悄悄抬手摸向周洲的腰部,“老师指望着司苒这种天使能感化我们几个,可我觉得她根本管不住。”
      
      “可你不是挺乖的,家长会我也没听你老师告过状,怎么就成了问题儿童了?”
      
      “要么是你滤镜太重,要么就是你还没体会到人类说话的艺术,她可没说过我什么好话。”
      
      “开车,给我安分点。”周洲打掉江淮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绕过自己的腰伸向腰枕的手,“她不是评价你聪明吗?”
      
      “哦。”江淮乖乖坐了回去,“那是因为除了聪明她根本不知道评价我什么好,各项成绩过得去并不代表我就不是她的眼中钉。”
      
      “走神溜号半分钟直接成为全场焦点,感冒上课打串喷嚏都能让老师断了上课节奏,被她以为是作对。”江淮摸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摁灭了屏幕放了回去,“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这还成我的错了?当初不是你自己要的吗?”周洲觉得江淮有些胡搅蛮缠你得对我负责的意味,有些好笑,“我说过可能会有附带反应的。”
      
      “可我没想到那么强。”江淮叹了口气,一副“她上课无聊不能怪我”的委屈口吻道,“明明我都不是故意的,上课睡觉的也没见她抓。”
      
      眼见着江淮絮絮叨叨的话题有越跑越远的趋势,周洲忍不住把话题扯了回来,“所以你修装备是准备重新做人不拖后腿了?”
      
      “重新做人这词不是这么用的。”江淮没忍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下周二对上六中那群异能至上的疯子我也没办法,普通人肯定被集火。”
      
      “况且那群家伙对于保证选手人身安全的认知就是只要人四肢完整还有心跳就可以了,我都怕自己武器带的不够多。”
      
      “你要不把你那套杀手锏带着?”
      
      “那不行,那东西宁槐都受不住,对人用捅个对穿都是轻的,我可没准备搞事情。”江淮盘算着武器清单,“虽然我现在恨不得弄个王之宝库。”
      
      “在考虑武器之前,我觉得你得先解决你的作业问题。”周洲毫不留情,“两个小时,我觉得对你来说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你总给我种急着查房然后要出去幽会的错觉。”江淮撇了下嘴,突然想起了还有白泽这么个存在,“诶对了,白泽的晚饭问题怎么解决?他不会做饭的吧,送饭的话一来一回路上也要四十来分钟,家里还有保温盒吗?”
      
      “不用,你要愿意就交给影,不愿意我就给他订外卖。”
      
      “那地方熟悉的小哥都会拒绝送的吧。”江淮思考了一下,用了意识连接,“影?你愿意吗?”
      
      于是白泽等了半天等到的就是自己的影子中突然出现的一个有餐具的三层饭盒,一个保温杯以及一张就两个字的便签“晚饭”,笔迹显然是出自周洲的手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