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江淮跟着白泽出了小区,走了一阵见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刚想跟白泽说“这地方我认识”就被白泽扣着手腕拐了个弯往平日里绝不会去的方向走,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拉着走了一阵,等听到隐隐约约传来的音乐声才算回了神,试图挣脱白泽的手却被扣的越发紧,“我未成年不能去酒吧!”
      
      “别乱动,这里巷子多一会儿丢了。”白泽摩挲了下江淮的手腕以示安抚,“放心吧,不去酒吧。”
      
      “那你带我来酒吧一条街干嘛?吃饭?”这会儿还没到午夜,自然不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只有几间早开门的酒吧隐约传来乐队调试设备的零星音乐声,江淮头一次踏进这地方要说不好奇自然是假的,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遭,倒是没看到电视剧里常出现的群魔乱舞景象,也没什么当街拦着收保护费的混混跳出来,只是来这地方不为喝酒来吃饭,怎么看都是来找茬的。
      
      白泽倒是没管江淮心里偏的没边的揣测,拽着人熟门熟路地在巷子里穿行,又绕了个弯倒是出声提醒了下,“当心脚下碎石头。”倒是拉回了江淮的思绪。
      
      “我怎么觉得我们要绕出去了?”江淮回忆了下路线发现自己和白泽现在应该是在那条街最角落的酒吧后巷里,尽头是个单向的路,也不知道通往何处。
      
      “不然呢?你还真准备在酒吧吃晚饭?没身份证谁放你进去?”白泽觉得有些好笑,走了两步猝不及防停了下来,害的后头的江淮一时没刹住车撞在了白泽的背上,泪眼汪汪地埋怨道,“怎么停了?”
      
      “这里积水有点严重。”白泽侧开点身子让江淮能看清眼前的状况,大概是这段路没修排水系统,整个路面又凹凸不平,积了不少的水坑,虽然不知道哪位好心人铺了些砖块在上面当垫脚石,但是显然是依照成年男子的步伐设置的,对于江淮这样的女孩子来说的确吃力了些,一不当心可能就会被溅一身水。
      
      “公主抱还是背,自己选吧?”白泽松开了江淮的手,摊开双手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我记得你不太喜欢被拎着。”
      
      “我觉得可以用机关手。”江淮习惯性自信满满地伸手摸向手腕却摸了个空,身体一僵,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鼻尖,“那就我过不去了的时候拉我一把就行了。”
      
      “行。”白泽也不勉强,两步轻松跃过了一个水坑便转身等着江淮,江淮一边内心吐槽着白泽明明没比我高多少,果然是神兽的天赋太犯规了,一边小心地踩实砖块移动。
      
      等到两人总算是过了后巷,拐了弯,江淮便知道之前那条路的尽头到底有什么了,是一片看着即将废弃的低矮老式居民区,窗户狭小灰暗,外墙还有大块的剥离,却有着满满的生活气息,无论是窗外飞扬的衣物还是从窗缝里透出来的炊烟,亦或者是楼道里关不住的孩子的喧哗吵闹,都与江淮居住的小区截然不同,让江淮有种格格不入的慌乱感。
      
      大概是察觉到了江淮的情绪波动,白泽拉起江淮的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拽了拽,指着小区门边挂着“面”的卡通图案的店说道,“我们到了。”
      
      “啊,哦。”江淮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任由着白泽拉着自己向店走去。
      
      店主是个看着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跟白泽应该是旧相识,见到他来颇为热情地迎了出来还给两人找了个避风的角落。
      
      面店虽小,但算得上整洁,大门中央还挂着个刻有古体“缘”字的挂饰,老板的解释是“相逢即是缘,过门不入那就是缘分未到”。
      
      “这老板很信命啊。”江淮看着屋内各个角落挂着的引魂铃铛,凑到白泽身边压低声音嘀咕,“不过他挂这么多的引魂铃想干嘛?”
      
      白泽笑笑没回答,转移了话题,“吃什么?”
      
      “来面店你说吃什么?”江淮一阵无语,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菜单木牌,发现最贵的不过十块,有些不敢置信,又揉了揉眼睛发现的确没看错之后感叹了声,“这么便宜呀。”
      
      “这里可不是你家那种高档居民区,做不到物美价廉怎么开的下去?”白泽见江淮的目光在雪菜面和牛肉面的牌子间游移纠结的样子招呼了老板过来,把两份都点了,对上江淮惊讶的眼神开玩笑道,“我其实会读心术的。”
      
      “你骗小孩呢?”
      
      “是啊,你这不是也信了吗?”白泽捕捉到了江淮眼中一闪而过的恍然神色,憋不住笑出了声。
      
      “你——”江淮碍于公共场合倒是没直接上手,谨慎地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边才给了白泽不轻不重的一记,而后又趁着等面的时候打量起了四周,眼看着周围的人似乎都和老板很熟稔的样子,甚至点单都是一句老规矩,忍不住探了身子悄声问白泽,“这家店开了很多年了吗?”
      
      “十几年吧。”白泽点了点头,抬手引着江淮将目光投在斜对角的那个穿着一身款式陈旧但整洁的西装,神情疲倦的年轻男人身上,“那孩子高中时候搬来开始就常在这里吃,一晃工作都很多年了,加班加的狠了就会抽空来这里吃一顿聊聊天放松放松。”
      
      “还有那个身边放着画夹的女孩子,前些年为了志愿问题和家里闹了矛盾,在店里边哭边吃面把老板夫妻吓了一跳,后来被劝回家和家里人说开了,现在也上了本地有名的艺术院校,明年就该毕业了吧。”白泽点了点那个坐在离收银台最近的桌子的齐刘海女孩说道。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也是因为常来吗?”
      
      “我是白泽,本就知晓天下事的。”白泽避过了话题,看到老板娘端着面出来伸手将卧了个荷包蛋的牛肉面递到了江淮面前,又舀了一大勺碗里的雪菜放在了江淮的碗里。
      
      江淮看到笑容甜美的老板娘有些怔神,压下心中的一丝异样感微笑着道了谢,转头看到白泽的操作皱了下眉,也将碗里的牛肉夹了一半进白泽碗里,正准备将荷包蛋也一分为二就被白泽止住了动作,“那是老板给小孩子的。”而后像是怕江淮不信似的扬了扬下巴,“你没看见那几个孩子都有?”
      
      “我这个年纪,就不必了。”
      
      江淮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伸手将荷包蛋划开分了一半进白泽碗里,“命都一人一半了,我是小孩子那你也是,这才公平。”
      
      白泽看着江淮的行为有些哑然失笑,“你对那家伙也这样?”
      
      “周洲啊。”江淮立刻懂了白泽所指,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分享任何东西,我们都是各吃各的。”
      
      “那我这是独一份的特殊待遇了?”
      
      江淮仔细思考了下过去的生活,郑重点了点头,“对。”
      
      “那可真是荣幸。”白泽倒是没想到江淮会认认真真回忆那么久才回答自己,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好歹是混迹人间多年,只一瞬就恢复了正常。
      
      “你说那些也还是孩子,是对老板而言,还是对老板娘而言?”江淮教养还是好的,安安静静地吃了半晌愣是没发出半点声音,却在差不多吃完时突然开口问道。
      
      “那家伙不是教导你食不言的吗?”
      
      “他还不让我分菜呢。”江淮又卷了一筷子面进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都破例了那就破到底嘛。”
      
      “我是真信了你在叛逆期了。”白泽放下筷子叹了口气,“你看出来了?”
      
      “她靠近时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周身的灵气不一样。”江淮回忆了一下,补充道,“那个感觉偏近于妖,但是,又有些很熟悉的气息,像是——”江淮看了白泽一眼还是把话讲完了,“跟你身上的一样。”
      
      “那是因为我的命是白泽大人救的。”老板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江淮的身后,突然出声差点让江淮一口面卡在喉咙里,赶紧舀了一勺汤灌下去才缓了过来,回头发现刚还在吃面的几人都不见了踪影,微眯双眼精神瞬间紧绷了起来,“幻境?”
      
      “果然白泽大人的朋友不会是寻常人类。”老板娘对着两人施了一礼,看起来是古时的礼仪,具体什么朝代江淮却是无法确定,“难得见白泽大人带朋友前来,就想着来打个招呼,雕虫小技,献丑了。”
      
      老板娘微微抬眸对上江淮的视线,瞳中红光若隐若现却发现江淮对此毫无反应,正揣测着江淮到底是何方神圣就听到江淮带着些尴尬的开了口,“那个,你是狐妖吧,媚术对我不起作用的。”
      
      “我就是个普通人。”江淮补充道,“只是因为一些意外对精神类的都免疫而已。”
      
      “原来是这样。”老板娘点了点头在邻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自我介绍道,“我不是狐妖,是腓腓,本体长的确实像狸,认错也是常事。在人间的名字是楚凝雪。”
      
      “楚姐姐好。”江淮点了点头扬起了抹笑,倒是没回报姓名,“姐姐刚说白泽救过你的命?”
      
      “是。”楚凝雪深情地望了收银台前的老板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当年为了长长久久陪在他身边,一时冲动逆天而行,近乎殒命,是白泽大人用灵气稳住了我的三魂七魄才勉强保住了我的性命。”
      
      “所以这些引魂铃是为了稳固你的魂魄防止飞散?”江淮目光落在楚凝雪脖子里挂着的显然是精心保养过的样式古怪的挂坠上,“可你不是挂了凝魂挂坠吗?”
      
      “你认得这个?”楚凝雪对于江淮小小年纪就认得这个近乎绝迹的道具颇为惊讶,想想又觉得江淮先前肯定是自谦,这么多年也没见白泽带个别人过来,自己试不出对方的深浅那肯定是因为对方实力深不可测,态度都恭敬了些,摩挲着坠面解释道,“他游遍九州才给我寻回了这么一块,虽说没有强化修炼的效果,保命还是足够的。”
      
      “那些引魂铃不是给我的,是给那些个过路人的。”楚凝雪见江淮面露疑惑耐心解释道,“这里地方偏僻,又是酒吧后巷,总有些喝的意识模糊的醉汉夜行,意识涣散的人最好附身不过,而且就算动静大些也鲜少有人路过,自然是孤魂野鬼极佳的狩猎场地。不过不管是附身成没成功的都能被这引魂铃召过来,附身为害的我们就帮着除灵,没附身的我们也帮着送入轮回转世投胎去。”
      
      楚凝雪又将目光投向跟客人热情道别的老板,笑容都带着自豪,“我家先生可是最厉害的御灵师。”
      
      “腓腓可以解忧愁,再配上个御灵师,当个心理师开个解忧阁不是挺好的,怎么想着开面店了?”
      
      “也不为别的,我家先生喜欢吃面。”楚凝雪眉间带了点淡淡的忧愁,“本也就想着安安稳稳过日子,没准备插手人间事。可我的身体当年受了损伤,因此这么多年我们二人膝下仍是无子,看着那些孩子愁眉苦脸的我总会心疼,就能帮一点是一点了,后来也就又顺手帮起了醉酒的过路人,毕竟要是没点烦心事,谁会想着一醉解千愁呢。”
      
      “不过我家先生虽然御灵有术,这除恶灵的本事到底是比不上白泽大人,也幸亏大人时常前来,才让我们多次化险为夷。”
      
      “虽说平日里白泽大人只按劳收酬,一顿饭抵一场除灵仪式,可今日带了朋友前来也该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话是对着白泽说的,不过楚凝雪的余光一直落在江淮身上,本是觉得江淮看着心思单纯好说话的很,这会儿见她脸色毫无变化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而后就看到江淮从卫衣口袋里摸出了张纸币来递到了自己跟前,“楚姐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承的是白泽的恩情,不是我的,无功自然不受录,我这钱还是该给的,楚姐姐要是不收我下次可不再来了。”虽然江淮的嘴角依旧挂着微笑的弧度,楚凝雪却觉得这笑一点温度都没有。
      
      白泽面上不动,心里却对着江淮传音,“咱们之前不是还你侬我侬,不分彼此吗?这会儿怎么就急着跟我划清界限了?就因为不是豪华晚餐就要抛弃我了吗?”还似有若无带了些低低的嗫泣声。
      
      “你该知道我的规矩的。”江淮给白泽暗地里盖了个“戏精”的戳,而后带了点撒娇的口吻,“给点面子别让我难做。”
      
      白泽抬头对上楚凝雪犹豫的眼神,终于是开了口,“随她去吧,亲兄弟还明算账的。”话一出口,楚凝雪倒是不知道内情,听着这话瞬间觉得白泽单着那么多年不是没有理由的,可看着江淮坚决的态度也只好收了钱,又陪着两人东拉西扯聊了一阵,眼见着店里人多了起来才算是起身去后厨帮忙了。
      
      江淮被店里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浓厚起来的烟火气呛的低声咳嗽起来,白泽见了干脆地跟老板夫妻打了招呼就准备带着江淮回去,出门发现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