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那是刚上初中时候的事情了。”江淮见白泽捧瓜子壳累的慌,好心从椅背后抽了个塑料袋出来当垃圾袋,“我爸妈都忙,个把月见不到是常事。那次他们回来又正好碰上我妈生日,我就想着做顿大餐庆祝一下。周洲那阵忙着临水窟那事,所以我就趁早放学自己跑到商场去买材料和生日礼物了。”
      
      “然后遇上了无差别袭击。”江淮的语气太过平静让白泽一瞬间有种说的不是她自己的事的错觉,“A级的精神攻击。”
      
      “你应该见过那个报道吧,本市十年以来最大的公共场合异能暴走事件。”
      
      “对。”白泽靠着天赋倒是把这事记得详尽,“报道说因为正处下班放学高峰期,丧生人数呈历史最高,不过还有一部分幸存者,虽然其中的异能者都因为异能冲击成了普通人,但是留院观察证明不影响正常生活。”
      
      “我记得当时还有都市论坛讨论这事,说是根据得到的内部消息划出了一个幸存者区域,还强调幸存者无一例外全部来自那个区域,甚至有人因此试图寻找这些幸存者看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异能者。”白泽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不过这事当初闹的大,媒体关注度太高,所以幸存者信息保密程度倒是高了好几个等级,透出来的消息也没什么用,那些人追查不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也是奇怪,其他人的消息陆陆续续我都收到了一点,有关你的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甚至我都不知道你被卷进去了。”
      
      “虽然那事太大不可能全压下去,不过我的部分我爸妈都处理掉了,再加上这边的介入,自然是哪边的信息渠道都被封死了。”江淮又拆了包杏仁,悠悠回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没被封口。”
      
      “他就是个临时工。”前排的周洲开了口,“根本不知道这事自然不会有人管他。”
      
      “临时工怎么了?看不起我?我告诉你我可是按单结账的,结束就能拿钱的那种。”白泽一脸不爽地反驳,而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为什么这边要介入?我记得你是人啊,看牌子也就是个中级审讯,上头那群老家伙舍得为你花那么大力气?别是被这家伙买通了吧。”白泽用力敲了敲周洲的车椅后背。
      
      “跟我没关系。”周洲直截了当地断了白泽的胡思乱想,“再乱动你就给我下车。”
      
      “得得得,我不乱碰了行了吧。”白泽双手呈投降状,眼神在周洲和江淮间巡梭了下最后还是落在了更好说话的江淮身上,“那到底怎么回事?事先说好啊,我们现在同生共死,别瞒着我啊。”
      
      “我本来也没准备瞒着。”江淮无视了白泽的眼神继续道,“这里的部分设备和资源是我爸妈给的,懂了吗?”
      
      “你还是个大小姐?没看出来啊?”白泽回忆了一下江淮的行为,实在是无法跟大小姐挂钩,不管是礼数周全还是娇蛮任性都是半点搭不上边。
      
      “因为我从小是跟着周洲过的。”
      
      “你还是全职保姆啊。”白泽嘲笑周洲的声音在眼前出现一道黑影时戛然而止,扯着安全带偏头后仰了几寸才算是躲过了周洲龙尾的攻击,但是龙鳞边缘带着的灵气还是在白泽的下巴上留下了些微刀痕般的血色痕迹,气得白泽有点炸毛,“靠,打人不打脸啊!我说事实还得罪你了?”
      
      “不过他那套贵族准则早过时了,你不愿意学也正常。”白泽悄悄在周洲后视镜里看不到的角度在他身后比划了个“老古董”的手势,凑到江淮耳边低声表示理解。
      
      江淮看着白泽一脸“我懂你”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强行拉回了白泽天马行空的思维,“而且他们介入也是因为幸存者失去异能的事的确跟我有关系。”
      
      “你受伤了?”白泽联系了一下江淮之前的说法做出了推测。
      
      “嗯。”江淮点了点自己的头,无视了周洲传来的“不想回忆就别勉强”的传音,“那天我遇到了个大夏天带礼帽穿全套西装的奇怪男人,那男人还有方形瞳孔,看着怪怪的,我本来想绕开他,结果他非碰瓷我,往我身上撞,然后塞给我个扳指说是赔礼,还摸了摸我的头,我本来以为陷阱是那个扳指就趁他离开的瞬间塞回给了他。”
      
      “结果没想到他是在摸我头的时候给我下了必中的术式,要不是周洲发现及时我可能就被那人的精神攻击一波带走了。”江淮的表情依旧平静,但是声音变得有些抖,指甲也不自觉的掐进了杏仁的果肉里。
      
      “但是我的精神力还是下降了,异能就不受控制了。”江淮说着说着有些哽咽,深吸了口气才继续道,“槐花姐说得对,我的异能在我受伤的时候霸道着呢,所以为了自救周围人的异能都被我抽了个干净。”
      
      “一并抽进我身体的还有他们的负面情绪。”江淮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慌乱、恐惧、崩溃以及绝望。”
      
      “精神系发动攻击前兆不如物理系明显,很难判断攻击范围,因此那次解救花了很长时间。”江淮的声音带了些倦色,显然是后遗症又要发作了,手支着脑袋强撑着精神继续道,“时间越长负面影响越大,等我在本家医院醒来都过了三天了。”
      
      “那三天我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醒着什么时候在做梦,四周如同隔了层潮湿粘腻除不去的黑雾,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江淮克制不住打了个呵欠,过肩的头发散了开来遮住了她的眼,“醒来医生给我做了测试就诊断我免疫精神系攻击了。”
      
      “不过是本家的医院,所以这信息没上报,知道的寥寥无几。”江淮声音越来越低,终于是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睡吧。”周洲听到后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伸手将车内温度又调高了些,瞥了眼后视镜见白泽好奇心满足了一半,拧着眉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的纠结样,“放心问吧,她睡着了。”
      
      “她就睡了一觉就能免疫精神系了?这异能这么厉害的吗?”白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一时有些激动,见到江淮皱眉的模样赶紧压低了几分声音,“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
      
      “怎么可能。”周洲发出了带着些不屑的气音,“她只是不记得了而已,至于知情者,自家医院封口自然容易的很。”
      
      “那时她精神几度濒临崩溃,因为术式残留镇定剂也不起作用,还伴随着高烧,勉强撑过来了还因为体内异能紊乱快半个月不能正常行动。”周洲回忆了一阵开了口,许是操心老父亲当多了,这会儿语气倒是带了点心疼。
      
      “她休养那阵跟谁都能唠,嘴甜笑得又好看,不少人夸她阳光,背地里还感叹这么好一个孩子怎么就遭了这种罪。”周洲趁着红灯摘下了伪装用的金丝眼镜,揉了揉眉心,“那些闲言碎语她早知道,面上不在乎,等到了夜深人静独处又控制不住的难过。”
      
      “你都知道也没点行动?比如陪陪她?”白泽有些听不下去周洲的描述,忍不住插嘴问道。
      
      “我跟她吵架了。”周洲顿了下,自我纠正道,“是我单方面跟她置气了。”
      
      “因为她刚能动那时候情绪失控对着我摔了杯子,从来没人敢对我如此不敬。”
      
      “就着?”白泽觉得不可思议,“我还因为正骨被追了几条街呢?你就为了这一个杯子也能生气?”
      
      “被她惯坏了。”周洲倒也理直气壮的很,“受不得气。”
      
      “这么大年纪还恃宠而骄,你真好意思。”白泽叹息了句,一脸嫌弃,“我还以为你是养了个祖宗,没想到是她捡了你这么个祖宗。”
      
      “那后来呢?谁先认得错?”白泽试图多挖些八卦,“我看她现在也还挺粘你的,这叛逆期也没叛逆到哪里去。”
      
      “我。”
      
      “那还真是难得,还有你先低头的时候啊。”白泽“啧啧”了几声,“你别是真动心了啊。”
      
      周洲腹诽了几句白泽的八卦,倒是说了实话,“有次她又短暂昏迷的时候,因为求生意识太强传了过来。”
      
      “她想的是你?”白泽感觉自己知道了真相,忙不迭举手抢答,眼神里都自信地闪着真理的光。
      
      “是跟我的约定。”周洲纠正道,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车内闪过一道黑影,身侧骤然暴涨的灵力让周洲花了些力气才压制住对方的不满,补充了句,“还有影的。”
      
      “我没想到那时候她还记得这个。”周洲见影平静了下来又回到了江淮身边守着继续道,“当时一时冲动,我就觉得去他的面子吧,大半夜开着车就闯了医院。”
      
      “现在想想当时什么都没带,道歉都干巴巴的,特别没诚意,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很爽快的就原谅了我。”周洲回想起江淮见到自己道歉时一副“我是不是还在梦里”的不可置信模样,为了确认是不是的确在做梦还对着自己下了狠手的掐了脸,压着笑意评价了句,“小呆子。”
      
      白泽见周洲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又说了句“小呆子”,不难猜到是跟江淮有关,对着即将到手的八卦很是心痒难耐,忍不住开口引导,“她说什么了?是不是她对你是真爱,所以根本没怪过你?然后你感动地抱着她哭?”
      
      周洲差点顺着白泽的思路就走下去了,幸好理智迅速回了笼,“我又没答应知无不言,为何要告知你?”显然是压根没上套。
      
      “还有,以后看狗血小说电视剧的时候避着她点,省的跟着你不学好。”
      
      “那是经典!经典懂不懂?”白泽对周洲的不屑都快化为实体了,“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这些?还不是虐身虐心虐的够狠这爱情才配得上刻骨铭心一词。”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把契约对象当闺女养?”白泽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打封面花花绿绿的书册扔在了副驾驶座上,“你看看人家!”而后像是才想起江淮的年龄,挑挑拣拣又拿了几本回去,拍了拍剩下的,“这可都是我的典藏,本来还想着指不定哪天能用上,先借给你长长见识。”
      
      “不需要。”周洲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副驾驶上的书,透过后视镜递了个挑衅的眼神,“她说我是对她最好的。”显然挑衅的对象并不是白泽。
      
      白泽在身侧骤然暴起的杀意中给周洲递了个怜悯的眼神,“你不觉得你像个争风吃醋的老父亲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