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作者:镉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啊?”沈彦钧一下定住,他收回向外迈出的脚,快步退到楚倾寒正对面,“你家?”
      
      楚倾寒没多说,直接用行动证明,他拿出来一块紫色的玉牌径直走到主屋,将玉牌放在门上,瞬时,门面蔓延出一道道的符文,玉牌卡在符文的正中心。
      
      “吱呀——”门开了,紧接着少年又快步走到另一间房,以同样的方式打开。
      
      “我家。”楚倾寒侧过身子,将将十岁的脸带了点婴儿肥,嘴唇紧抿着,神态清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没事赶紧滚蛋’的信息。
      
      如果沈彦钧没在这里睡了一天的话,他现在已经信了对方。
      依方曲水所说,他来的地方是鸠泉门,住的房子也是鸠泉门区域内的,而楚倾寒是露杉门的人,两个完全不同山门的人,怎么会选到同一间房子,难不成露杉门喜欢和人拼着睡?
      
      沈彦钧摇了摇头,否定了。
      虽然他还没弄清楚为什么鸠泉门和露杉门会有重合的选房点,但照这样下去他以后和楚倾寒就是室友了,还是钥匙共用的那种。
      
      万一被那些未来的男配们知道他曾经和万人迷主角住在一起过,估计当天他就被人麻袋罩头,拖到乱坟岗给埋了。
      不住了,不住了。
      
      楚倾寒望着脸色变来变去的沈彦钧,微蹙起眉头,握上剑柄,“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路过,只是路过,我马上走。”沈彦钧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想也没想,背过身子拿出怀里的玉牌一捏,再一睁眼,人便回到了鸠泉门的山顶。
      
      适时方曲水正在教人,见沈彦钧出现,眯起来的眼睛瞪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程度,“沈彦钧,这么久的时间你去哪儿了?!”
      
      “师父,我有急事要与您商量!”沈彦钧丝毫不慌,反而摆出极为严肃正经的神色,双手抱拳微弯腰看向方曲水。
      
      对方见他态度诚恳不像是作假,转身后背着手扫了眼在场的一百多位徒弟,“你们继续练。”
      
      交代完后,这才走到沈彦钧身边,反手扣住人的肩膀,下一瞬二人便到了一个隐蔽陌生的空地中,方曲水松开手,道:“说吧。”
      
      沈彦钧将自己手中的玉牌双手托了起来,“师父,这传送符随机分配的房子有没有两人撞在一起的可能?”
      
      “有啊,运气不好选的晚的话,百人通铺都是有可能的,”方曲水挑了一下眉,“这就是你和我说的急事?”
      
      沈彦钧摇摇头,继续问:“那不同山门的可能撞在一起吗?”
      
      “这倒不会,每一个山门划分的区域都是不同的……”方曲水顺口回答着,说到后面反应了过来,“你和别的山门的人分到一个房子了?!”
      
      沈彦钧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嗯……而且我们的玉牌大概还能打开对方的门,师父,我能申请换地方住吗?”
      
      “先别急,对方是哪个山门的人?”方曲水抬手摸了一下自己几乎没有的下巴,胖脸上露出一抹奸诈的笑,“要是断诸门或者是梦离门的人,到时候咱们就不缺丹药和法器啦。”
      
      “那人是露杉门的。”
      
      “……”方曲水脸上的笑瞬间收了回来,“你确定吗?”
      
      “嗯。”
      
      方曲水手一晃一枚黑色的纳戒出现在他掌心,“这是你的纳戒,怎么用去问你的那些师弟师妹们,我去掌门那里一趟。”
      
      “师弟师妹?”沈彦钧收了纳戒,问。
      
      “你拜师早年纪又最大,所以你是大师兄,他们都是你师弟师妹。”方曲水十分随意地摆了下手,又将沈彦钧送回了练习场地,而方曲水已经没影了。
      
      这就是修仙界大能的力量吗?如果他能这么强,是不是在未来还有一搏的机会?
      
      沈彦钧紧紧握住掌心的纳戒,大眼一扫,这么一片师弟师妹中,除了昨天一起爬山的杜乔启外,其他的他一个都不认识。
      
      众位弟子合眼盘腿坐在垫子上,极个别的人身上裹着一层薄薄的光晕,其中杜乔启的颜色最深光最亮。
      一身月牙白的袍子穿在身上,乌发随着风时不时的勾起一缕在空中飘荡,才刚来虬岩派三天,一群人已经有了点仙姿韵味。
      
      沈彦钧站在不远处,不太敢打扰。
      便将旁边一个空余的垫子抽了出来,学着众人的姿势,也盘腿而坐,闭上眼睛。
      
      下午的阳光并不毒辣,暖烘烘的落在身上,使得他浮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风经过耳畔的声音,周围的鸟叫声,林间灵兽路过与草叶碰触的声音,幼崽破壳声,甚至更细微的声音都在渐渐变大。
      
      杜乔启是众人中最快醒过来的,他看到沈彦钧后,眼睛一亮,撑着坐垫站起来,紧走几步又慢慢压下步子。
      
      沈彦钧的外表正慢慢冒着一层充满生命力代表木灵根的光芒,他这是开始感知外界的灵力了。
      
      可是师父教导时,沈彦钧还没来啊?
      难不成还能无师自通?
      
      从早上辰时开始,杜乔启他们被方曲水带到掌门的段束阁学习一些基础的咒术,大概有一个时辰的功夫,回来后一直到现在,所有人都在尝试感知外界的灵力,并收为己用,此为练气。
      
      普通的初期修士,刻意修练下,大概需要三天才能感知到外界的灵力,像他们这种经过筛选的,最少也要大半天或者是一天。
      
      他在沈彦钧刚来的时候,意识已经差不多回来了,可以确定沈彦钧没来多久,那也就是说在短时间内,这个人已经感受到了灵力。
      
      还没怎么细究,端坐着的人突然“啧”了声,眉头紧皱,面上透露出几分不耐烦,杜乔启向后退了退,被发现了?
      
      沈彦钧缓缓睁开眼,揉了揉耳朵,“好吵。”
      
      “吵?”杜乔启一脸疑惑,山顶除了他们这些人外,连只鸟都没有,分明安静极了。
      
      “杜师弟,”沈彦钧从坐垫上爬起来,偷喵喵的看了人一眼,见人没有排斥这个称呼后,掌心摊开,露出里面的纳戒,“你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吗?师父让我问你们的。”
      
      “这个是掌门统一发的,你把它戴在手指上之后,它会自动签订契约,想要什么,先用拇指按在上面,然后在心中默念就可以了,存放东西也是一样的。”杜乔启说着,从自己纳戒中取出来一把佩剑作为示范。
      
      他等沈彦钧将纳戒戴在手上后,又说:“纳戒里有统一发放的一个月份的辟谷丹,一天吃一粒就够了,还有一把佩剑,十张传音符,一身换洗衣服,一本基础咒术和一卷虬岩派的派规册子。”
      
      沈彦钧感受了一下,这纳戒只有一平方米的储蓄空间,不过放辟谷丹那些东西绰绰有余。
      
      “多谢,”沈彦钧心想着杜乔启小时候也没那么坏,他试着取了一粒辟谷丹填饱肚子,又将塞在胸口的玉牌放了进去,“今天师父都教了什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啊?”
      
      少年瞪着双眼,黑亮的眸子满是求知的诚恳,好像现在能依托的只有眼前这个人一般。
      
      杜乔启被瞧的虚荣心爆棚,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被人信任的感觉,男孩摸了一下鼻尖,干咳一声说:“今天掌门师叔祖教了净身术,不过大家都还没有学会,等明天再学也行,师父教的是引气入体,感知周围的灵力,你天赋好,应该很快就能上手。”
      
      “嗯嗯,好的,那怎么引气入体啊?”沈彦钧就差拿着笔去记了,他要好好学,以后打不过了还能逃。
      
      “我教你,”杜乔启跑过去把自己的坐垫拿了过来,坐在沈彦钧旁边,拍了拍他的坐垫,“坐。”
      
      沈彦钧跟着坐下来,听着男孩有些稚嫩的声音慢慢入定。
      除了放大了无数倍的声音外,他发觉周围出现了丝丝缕缕像是线一般的东西,那些线以他为中心,旋转着朝他涌了过来,从他的指尖一直钻到他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很奇妙。
      
      等他再一次睁开眼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旁边的杜乔启还有那些师弟们全不见了。
      
      “感觉怎么样?”沈彦钧刚站起来,背后鬼魅般的传来一个声音,吓得小孩猛得向前一蹦,胆子差点吓碎了,沈彦钧扭头看清来人,呼了口气,“师父你回来了?他们人呢?”
      
      方曲水打量了一遍沈彦钧,手里提着灯笼,点了下头,“他们早回去休息了,我看你正在突破中,所以特意没有喊醒你,不错,一天便突破了到了练气一阶小满,不愧是我徒弟。”
      
      沈彦钧回过神,没在意自己的修为如何,而是问:“师父,我住的地方能换吗?”
      
      “呃……”方曲水嘴角抽了一下,挺着肚子晃了晃,“那房子你暂且先住着,我到时候再帮你争取争取。”
      
      话里的意思,估计掌门那里没同意,不仅没同意,还说服了方曲水。
      
      “师父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撞在一起吗?”既然搬不走,那总要让他到时候有理有据的解释一下。
      
      “这鸠泉门和露杉门其实是两座紧挨在一起的大山,”方曲水抬手指了一下东边,那处同样立着一座大山,不过距离较远,按沈彦钧现在的修为,在黑夜中他连个影子都瞧不见,“两者划分的比较模糊,我印象里在分界线的房子只有一处,被抽中的几率特别小。”
      
      方曲水没有把话说全,但眼神中已经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全展露出来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明日再迟的话,我就把你丢下山喂银云豹。”
      
      “忍忍吧,等你到了元婴期,就有自己的单独的院子了。”说完,男人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只留下沈彦钧一人在风中凌乱。
      
      少年低头从纳戒中唤出自己浅绿色的玉牌,一阵纠结。
      
      夜晚,寒风呼啸,落叶飒飒,夹杂着隐隐约约的野兽的嘶吼声,危机四伏。
      
      “……”
      
      “现在天这么晚了,早到了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沈彦钧握紧玉牌,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嗯,只要我晚点睡早点起,时间错开了就不会被发现,那就没有问题。”
      
      下定好决心,沈彦钧站稳,抬手一捏玉牌。
      
      周围的场景转换,少年正好背对着房子面朝森林,房檐上挂着点燃的灯笼,将他的影子铺在地面,除此之外,他在旁边看到了——另一个影子。
      
      那影子莫名的带了点肃杀的味道,声音冰冷。
      
      “你怎么又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彦钧:“妈咪--”
    ——
    3点有一更
    030感谢在2020-05-10 22:11:57~2020-05-11 22:4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冬瓜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