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作者:镉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还被围在外面的火灵根男孩看到沈彦钧时,神色一慌,插嘴喊道:“周希成!你要是敢动楚倾寒,我就一封书信直接告到主家去!”
      
      “嗯?”为首的人根本没在意男孩说的什么主家,在看清沈彦钧身上穿的衣服后,眉头一挑,脸上的表情精彩了许多,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又看向楚倾寒,“你还认识鸠泉门的人啊?”
      
      楚倾寒抬头,在看到沈彦钧时眸底滑过一丝诧异,更多的是排斥,“你来做什么?”
      
      “我来给你做证明啊。”沈彦钧从外面强行挤进来,离近了看男孩时,发现对方的脸比他印象里少了些血色,他凑近过去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和昨晚上粘到他脖子上的味道很像。
      
      沈彦钧单手轻飘飘的搭在楚倾寒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原来你昨晚上冒着生命危险捉鱼就是因为他们啊?”
      
      “嗯。”楚倾寒扫了眼沈彦钧虚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又扫了眼对方的侧脸,看着他逐渐升起的鸡皮疙瘩,突然心情好了点。
      
      沈彦钧收回手,意识微动,掌心出现一小片鱼鳞,“这是净鱼活着的时候拔下来的,对净鱼自身散发的香气有抵御作用,你们只需要和他的那条身上的伤口对比一下就可以证明了。”
      
      “楚倾寒亲手给我的,你要是不信,拿着去找你们师父,他肯定有办法知道这鱼鳞经过谁的手。”修仙界修炼到一定程度,做个借物寻人不是难事。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瞬间变了脸色。
      
      “行,这次就算是你赢了,不过你与鸠泉门的人交好,看样子对我露杉门……”周希成抓了更有趣的事,便也不在鱼上做纠结了。
      
      沈彦钧当即打断了对方的话,“鸠泉门怎么了?不都是虬岩派的弟子?我师父与你们师父,那是师兄弟,同出一派,纵使之间有矛盾,也不至于连两个山门之间的弟子都不能往来吧?难不成你认为他们是心胸狭隘之人?”
      
      “我可没这样说。”周希成没想对面的少年这么牙尖嘴利,当场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楚倾寒从沈彦钧身后走出来,正对上周希成,“三年后的试炼大会,再比一次。”
      
      “好啊,说到做到。”事情已经到了一个僵局,周希成很痛快的应了下来,临走时挑衅的看了眼沈彦钧,“你会参加吗?”
      
      沈彦钧一脸警惕的看向周希成,“你管我?”
      
      周希成听了他的回答,大笑了两声,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一群人离开了。
      
      没了阻挡,火灵根少年一脸惨白的跑了过来,将沈彦钧挤在一边,“师兄,你真的要参加吗?三年能学个什么啊?往届新入门的弟子即使参加了,也会被打的特别惨。”
      
      “嗯。”楚倾寒一脸的冷淡,完全没怎么在意。
      
      “你怎么……”火灵根少年一脸的绝望,看旁边的沈彦钧还没走时,面上带了一点敌意,但还是对人点了下头,“刚才多谢了,我叫窦赤灵,是楚倾寒的朋友,能和我聊聊吗?”
      
      沈彦钧拱了拱手,对方看他的眼神很古怪,让他隐隐有些不安,“只是尽我所能罢了,我叫沈彦钧,聊就算了,师父他们还在等我,我得快点走了。”
      
      窦赤灵看他要走,一把将人拉住,低声质问,“我刚才看你是从外面跑过来的,明明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过来?别给我说什么两个山门怎样,他们不敢明面上承认,但大家都知道这两个山门不和,里面的弟子也互不沟通,我看你哪里是什么大道理,分明就是自身的情感作祟。”
      
      “啊?”沈彦钧一脸懵,但对方的一番话对他而言犹如醍醐灌顶,只见少年眨了眨眼,嫩白的脸腾的爆红,一双原本平静的眸子盛满了惊慌失措,“你胡说什么呢你?!”
      
      说着,像是恼羞成怒一般,将人的手甩开,急匆匆地跑了。
      
      窦赤灵一脸果然如此,他再去找楚倾寒让人离沈彦钧远一些时,对方早没了影。
      
      ……
      
      [任务已完成,奖励10积分]
      沈彦钧一边跑着,脸上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
      
      他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办法呢?
      只要装作对楚倾寒抱有好感,那执行系统派出任务的借口就都有了,而且未来喜欢楚倾寒的人那么多,他一个普普通通的炮灰角色混在其中,岂不是更加安全。
      
      等他走到外面,鸠泉门的人已经全部到齐,方曲水抄着手打量了他一下,“大徒弟,我和梦离门的门主关系不错,改天我让他给你炼点药。”
      
      沈彦钧:“……嗯?”
      杜乔启给带了什么话啊?!
      
      回到鸠山门后,诸位弟子纷纷拿着自己的坐垫各自寻位置坐好后,开始感受外界的灵力。
      
      进入练气期是修仙的基础,只有学会掌控体内的灵力之后,才能学习其他的。
      
      沈彦钧没有直接开始打坐修炼,而是跟着方曲水站到一边,问出自己的疑惑,“师父,在我们之前,咱们山门其他的师兄师姐呢?”
      
      “他们都下山了。”
      
      “下山?去哪啊?”
      
      “回家啊,因为你们来了,而他们没有修炼到能让我满意的境地,所以我直接和他们解除了师徒关系,让他们都下山了,哦,对了,咱们山门一半的钱都给他们带走了。”方曲水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负担,伸手拍了拍沈彦钧的肩膀,带着期许的说:“你可要努力些,十年后又会有新的弟子们来,你要是出去了,可连家都回不去。”
      
      沈彦钧脑海闪过被削平一半的山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回答,憋了半天,最终拿着坐垫匆匆找了个地方,加紧修练起来。
      
      修仙界的时间流逝的极快,眨眼间三年过去,楚倾寒所说的试炼大会已近在眼前。
      
      适时,鸠泉门整个山门一百多号人全部进入旋照期,沈彦钧更是到了旋照期十阶大满,距离辟谷期只差临门一脚了。
      
      在此期间系统没再派发任务给他,这使得沈彦钧能全心全力的去修练,提升自己,他每天回去的都很晚,不过楚倾寒能比他更晚,有时连续好几天直接留在露杉门,完全不给他交流接触的机会。
      
      书中没怎么描写过楚倾寒如何努力的修练,现在身处书中的沈彦钧却是深有体会。
      修为高的人能一眼看出比自己低的那一人的修为,然而沈彦钧一次都没看出楚倾寒的修为过。
      
      这晚,沈彦钧刚从鸠泉门回来,忽然听到结界处“嘭”的一声闷响。
      待他看过去时,发现有只一阶的兔猪撞死在了结界外。
      
      兔猪顾名思义是又像猪又像兔子的灵兽,奔跑起来速度极快,时常因为跑得太快,一时不查撞死在树上,肌肉发达,所以特别好吃。
      
      吃了整整一个月辟谷丹的沈彦钧当即眼睛一亮,已至旋照期大满的少年,十分自信地从结界走了出去,在附近捡了些干柴,将其与灵兽一同放进纳戒,回到结界内再拿出来。
      
      自从两年前杜乔启给提前吃完辟谷丹的他悄悄塞了一块肉干之后,他便不再每天靠着辟谷丹度日了。
      虽然吃完饭后,会在体内形成浊气影响一点修练,但只要用灵力将其消化,就没事了。
      相反还能锻炼他对灵力的掌控。
      
      因为门派是不允许,他一直是偷偷的吃。
      
      现在即便楚倾寒回来,估计也还要一个时辰,足够他处理了。
      
      沈彦钧从茶棚搬过来仅存的一把椅子,将兔子肉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用洗干净的叶子包好放在一边,之后指尖贴着地面,一道绿光闪现,地上冒出来几个小土包,继而几株藤曼竞相从中钻了出来,相互缠绕,最终成了一个烧烤架的模样。
      
      他把木柴堆放在藤曼中间,兔肉切成块,顺着纹理用洗干净的木枝穿好,搭在藤蔓上,最后点起柴火,将上次在末彘身上提炼的油块放在肉上面,最后用灵力控制着火焰全方位的炙烤兔猪。
      
      “滋滋啦啦……”
      
      沈彦钧是单一木灵根,木虽生火,不过终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属性,操作起来十分不易。
      但出于想吃完美烧烤的缘故,少年用了三年时间练就一身能和火焰短暂相容的灵力。
      所催生出的藤曼也有了一定的火免能力。
      
      很快,香气悠悠扬扬的飘了出来,沈彦钧空出一只手,意识微动,手中出现了一把被他晾干的佐料,稍微用力,佐料全部化为粉末落在肉上,香味瞬间浓郁丰富许多。
      
      肉皮边缘被烤的翘起,泛着金黄,一些地方开始炸裂出一道道的纹路,在暖橘的灯火下闪着诱人光泽,看的人食欲大增。
      
      他擦了擦手,从纳戒中拿出来一颗种子,在地上又是一点,几息的时间一株长满了浅黄色的果子的小树苗生长了出来。
      
      下一刻少年像是被抽了力,面色苍白,但眸子映着火光闪闪的,他摇了一下头,麻利地摘了几颗果子,用力一握,汁水洋洋洒洒的落在肉上,又爆出来一抹清香,压下部分的腻味。
      
      “好了!”沈彦钧用所剩不多的灵力捏了个净身术,清洗好后,把自己千辛万苦烤好的肉放置在大叶子上,端起来闻了闻,肉香与佐料的香气混杂在一起,转身放到茶棚的桌子上,之后再走过来,一手拿着椅子,另一手施法让藤曼缩回去,清理现场。
      
      一切收拾好后,少年撸了把袖子,拿起来一串兔肉刚张开嘴,只见院中一抹蓝衣闪现,下一瞬,沈彦钧和楚倾寒来了一个脸对脸。
      
      三年时间,让楚倾寒的脸长开了些,原本有点营养不良形成的干瘦,此时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出来了,面容越发的精致,密长的睫毛宛若蝶翼,肤色白净,幽深的眸子静静的照着对方的脸。
      
      沈彦钧心跳的有点快,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你吃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彦钧(抹眼泪jpg.):“我就像是那独守空房等待道侣回头的苦命人~”
    楚倾寒:“香吗?”
    沈彦钧:“香。”
    ——
    莫得存稿了TvT,把以后的时间推在六点吧,好不好?OTZ
    ——
    感谢在2020-05-13 00:50:43~2020-05-14 00:37: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喜欢不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