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庭审当天,早上七点
      
      何悦怿正好没课,闲着在家也是无聊,干脆设计起了凤冠。
      这是老校长女儿结婚要用,因为她正好喜欢中国古代的饰品,他又没别的可送,于是自动包下了结婚用的首饰服装。
      
      刚画完整体构造,拿起图纸左瞧右看,总觉得不够好,无意识的.咬.住右手大拇指。
      手边的面板亮起,是小竺打来的。
      
      “怎么了?”活动了一下颈椎,一眼看过去,一张圆嘟嘟的脸立马贴满了整个屏幕。
      
      “嘤嘤嘤,老师救命啊!”小七不修边幅的哭喊着。
      
      何悦怿捂着耳朵,这哀嚎声太凄厉了,“你又惹什么祸了?”
      
      小七是他推荐进的古地球研究所,刚一年就闯了不少祸,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所长早就这个捣蛋.鬼.辞退了。
      
      “师父啊!!这回真的不是我,我连续干了三天,然后...师父啊~救救你心爱的徒弟吧?”小七无力的靠在小竺的肩头,一下下的抽泣。
      
      何悦怿揉着太阳穴,“说吧,怎么了这回?”
      
      小竺捂住小七的嘴,接过了话头,“今天凌晨五点多,小七不小心调错了室内温度,《神行图》出现了小面积的损坏。通过查看维修单,发现老师你是最近的修复者,所以想请老师帮个忙。”
      
      “你把画拿过来,跟你们科长说这回不收钱。”
      “那老师今天能聚一餐吗?镜说很久没见过老师了。”
      
      何悦怿听到这个提议由小竺提出,尤其又是小镜的主意。
      轻笑看向屏幕,一人彻底趴在对方肩头不再对着镜头,另外一人浑身僵硬连带着面部肌肉都绷紧了。
      这两姑娘有事瞒着他,眼神温柔,“好啊,那你通知他们几个,能来就来,傍晚前一定要离开。”
      
      “好的,老师再见。”小竺雷厉风行的挂断了通讯。
      
      他望着乍黑的屏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褚齐没错晚上才能到家的吧?应该不会那么巧的和这些孩子碰面吧?
      手指摩挲着下巴,已经答应他们了,不好在镜头下反悔...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他们几个小的再闹,按褚齐的性子,也闹腾不起来。
      
      他抱着其他念头设计凤冠,可想而知是一塌糊涂。
      不知第几次把一张画满线条的纸揉成团扔掉时,才听见门铃响起,联通门口摄像,看见门外站着四个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人。
      
      果然一个不少,先前喊他们聚会,不是这个公司出事,就是那个在打比赛,再不然就是部.队急召,没一次能整齐出现。
      
      这回一个不落的送上门,恐怕明天都别想送他们离开了,要不让褚齐先回他自己家呆一天?
      摇头晃掉脑海里不靠谱的想法,打开大门,走到房间外面等他们几个进来。
      
      小七叽叽喳喳的,刚进门就全是她的声音,小竺紧跟在她身后,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要不是知道她是旋星化的少东家,估计会以为她是小七的专职保镖。
      
      跟在她们两姐妹身后的是在他带班期间,休学去打全息游戏的小镜,看着沉默寡言在游戏里却攻击.性.十足,年仅26已经是星际排行第一的攻击主将。
      
      “何老师好!”这个乖巧的和他问好的是战斗系机.甲班的学生,在校期间整一个.暴.力份子竟然起名叫顺温,也是不符到了极点。
      
      何悦怿想到这,抵着门框笑了起来,温和的吓人。
      
      四个人瞬间打了个机灵,眉眼和善,巧笑盈盈的何老师在他们眼里,变成长着獠牙的吸血.鬼,阴森骇人。
      
      “老师...”*4
      
      被他这么一笑就心虚,真是白教他们一回了。
      摇头叹气,“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小七跟我走。”
      
      其他三个疯狂点头,顺带着一把推出了瑟瑟微微的小七。
      
      两人到了工作室,小七带好工作装备,熟练的调节室内温度、空气浓度,然后才拿出画,摊在工作台上。
      
      《神行图》中间色彩勾勒最复杂的地方出现了损坏,当初修复的时候只是在边角处动笔,难怪小七的科长那么痛快,这要是他送过来报修,花费可不少。
      
      奇怪,中间的损毁边缘...
      打开眼镜的放大功能,弯腰细看,不只是小七造成的损害,还有几处泛着细微的霉点。
      
      按道理,这些古画从墓里拿出会在第一时间通过星际技术,消除画上的霉点,然后再送给他们修复。
      这幅画已经出土快十年了,在研究所的保养下,不该有这个纰漏。
      
      “小七,你们最近是有什么大活动吗?”
      “嗯呐,研究所说要举办展览,让我们几个拿出来检查整理。”
      
      “这画之前是谁负责的?”
      “嘶,是组长。他昨晚突然说有事,就把画交给我了...早知道就不硬撑着了,当时我困得要死,为了在组长面前表现一下,就接了过来。嘤嘤嘤,师父,是不是画修复不了了...”
      
      何悦怿被她吵的头疼,“噤声。”
      
      工作室里立马变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向后瞧了一眼,把嘴捂得严实,两只大眼睛乖巧的眨着。
      
      何悦怿摘掉眼镜,“画的问题不大,不过要记住这次教训,远的不提,上个月刚在书画室里把一盘颜料扑到了一幅模板画上,这回又跟我出了大纰漏...咱们平时修复文物,十二分的精神都要打起,可不能有下次了。”
      
      一念叨起小七,这话就变得和她一样多,默许她喊自己师父,未必不是这个原因。
      
      “师父...我知道错了,保证没有下次。那这画,要修多久,能赶上展览吗?”小七怯怯的问着。
      
      何悦怿转过椅子,慢条斯理的翘起二郎腿,“只要你们不是现在展览,我OK,不过有个条件。”
      
      小七咽下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老师翘着腿,脸上又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如果换个人在她面前这样,她肯定觉得这人像二.流.子,偏偏是老师...禁.Y.优雅的让人窒息。
      
      “小七?”
      
      陈年美酒一样醇香的声音打破了她不切实际的想象,“老师?哦哦哦,你说你说!”
      
      何悦怿叹了一下,这孩子还没习惯他的脸,好在他没坏心眼,要换了别人,早就骗得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把背后柜子里的颜料拿出来调,别错了颜色。”
      
      说罢,把椅子转回了工作台,调整起台子的修复功能,先把画上的霉点去除了,然后小心打出了拓版,在上面尝试构图修复。
      束起的长发不安分的垂到了画纸上,像墨笔勾勒出的线条,飘逸清新。
      
      小七按照画上的颜色,调完颜料屏气站在一旁,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画纸上飘动的黑发,老师要是散着发被褚将军压.在.床.上,被单又是红色...
      猛的捂住鼻子,克制不住自己的姨母笑,这场景太刺.激了!
      
      “小七?”何悦怿连着喊了好几声,见她没反应,拿笔敲了她的脑袋,“让你看我构图,心思飘哪去了?出去别说是我徒弟,太丢我脸了!”
      
      “老师你承认我是你徒弟了!啊啊啊啊!”小七就听到了这个,尖叫瞬间穿透了房间的隔音板,抵达了外面。
      
      “老师对小七干什么了?”小镜看着地板上被自己甩出去的菠菜,惊恐的看向他们中最淡定的小竺。
      
      “你应该说小七是不是把持不住,对老师干什么了。”小温颇为淡定的捡起自己掉落的果子。
      
      小竺停下菜刀,凝视着菜板上的大白菜,“你们真觉得这招管用吗?万一褚将军突然回来...”
      
      在部.队任职的小温立刻否定,“不可能,将军在边境,怎么可能突然回来?放心放心,小弟都打听好了,他们最快明天才能到主星。”
      
      “而且老师一向爱吃,只要我们抓住他的胃,期限一过,老师绝对不会继续婚姻!”小镜附加解释道。
      
      “如果老师当初没把霍克斯系统捐了,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小竺一边把菜混到刚才剁好的肉里,一边把话头抛了出去,“不说霍克斯,何院士先前的专利费也足够付违约金了,可惜老师全捐了。”
      
      “唉~”小温叹气,“小竺你知道老师这些年赚的钱放哪吗?该不会全拿去赔了吧?”
      
      “按照老师的性格,不赔给褚家才怪。问题是,我给老师发的消息,都没回复。”小镜端着清洗好的菠菜,放在一旁沥干。
      
      小竺把和馅的活交给了小温,拿出藏在橱柜的酒,“小七发了N多超长讯息,又拿我的号发了不少,老师估计嫌烦,全体拉黑。”
      
      “.....”*2
      
      工作室和厨房轻松的气氛形成巨大反差,何悦怿已经在沉默中打好了三个模板,将三个稿逐一比对,确定了第二个。
      
      “你以后要是修复这种相对复杂的,记住先打稿,机器会帮你比对校准,但是仅限于模板。”何悦怿直起腰,稍微舒坦了点。
      要是别的画,他真不敢保证一天内修复,可这幅画是他上一世画的,只要知道合适的笔力,风格就能完全重现。
      
      看学生乖巧的点头,他心里不要太满足,就是当初没体验过做老师的感觉,这才去洛拓斯任职啊!
      
      机器已经把数据整理了出来,学生捧着模板站在一旁,像古时候读书人身边侍奉笔墨的小书童一样。
      
      将画重新转到自己面前,提笔点墨,也不对着模板小心落笔。
      直接悬笔往下,在图上修复起了线条,深浅相宜,笔力锋利一如往昔。
      之后的上色,更是随心,颜色逐渐填满了画纸,又弥补了色彩暗沉的其他地方。
      
      “行了,纸太脆,晾干以后就能收起来。”何悦怿大功告成,放下笔,扭了一圈脖子。
      
      小七这才敢大声呼吸,每次看师父修画都是神迹啊,没出社会的时候,还以为所有大师都是这样修复的,结果到了研究所才知道她师父这种是天赋异禀,别人学不来的。
      难怪那个时候天天罚自己抄守则,估计是怕她有样学样,闯出大祸吧?
      
      她刚想到这,何悦怿就开口了,“修复守则抄一百遍,这周内交过来。”
      
      小七:“.....”
      
      何悦怿已经体贴她工作辛苦,否则后天就得交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何悦怿让小七先去,自己则是等颜料干,然后把画收起来。
      
      饭桌上,几个学生异常热情,把他的碗堆得和小山一样,还在不断努力,而且满桌的硬菜,像是把他们会的菜都炒出来了。
      
      “老师尝尝这个鱼,有没有地球的风味?”
      “老师这是我从一个地球人那学来的,你尝尝。”
      “这个这个,加了很多糖,保证你喜欢!”
      .....
      
      何悦怿不发一言,看着桌上筷子飞舞留下残影,缓缓的笑了。
      他们看见老师脸上的笑意不断加深,握着的筷子迅速从菜盘子上收回,统一低头狂扒米饭,有的人额角还出现了冷汗。
      
      “小竺。”何悦怿尝了一个饺子,“有点咸了,但是挺香的。”
      
      “是!”小竺连忙吞下米饭,回了他一句。
      
      “这个鱼,是不是去腥去得不够?”
      “老师我改进!”
      
      “小温还是粗心,菜没洗干净,你看还带着土呢。”
      “回去我就抄书静心。”
      
      在何悦怿单方面的嫌弃中,一顿饭终于到了尾声。
      
      小竺到底是他们中胆子最大的那个,接收到另外几个的讯息后,直接问道:“褚将军做饭,老师你也这么嫌弃吗?”
      
      何悦怿把筷子放了下来,端起汤碗,“不然呢?”
      
      “家里的钱是老师管的吗?”小镜自认委婉的问道。
      
      “嗯,不然呢?”何悦怿双手托着下巴,慵懒的眯着眼,像被安抚过的狐狸,精明又温顺。
      
      几人对视,确认老师已经酒足饭饱到懒洋洋的能让人套话的地步。
      
      “褚将军有青梅竹马吗?”
      “没吧。”
      
      “老师赔了褚家多少钱,褚家有还回来吗?”
      “没算过,褚齐卡在我这。”
      
      “老师见过褚家人吗?”
      “没。”
      
      “老师...”
      “你们是不是在菜里面加酒了?”
      
      何悦怿睁开眼,闪过一丝精光,因为菜里的酒味不重,他也是出现头脑发昏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学生关心他,他很高兴,在菜里放酒,就过分了。
      
      “对不起老师,您结婚这么久,我们几个什么都不知道,有点担心,可是您嘴严,我们也是犯浑了!”小温猛的起立,标准的军.姿,腰板挺直的阐述。
      
      其余三个同时捂头,小温能有点骨气吗?他好歹是战斗系优秀毕业生,怎么碰见老师就战战索索的!
      
      他们这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呐!
      
      “这事呢,是我的家事。而且我自己也没想好,我们两个..连婚礼都没办,还怎么通知你们?”何悦怿嘴边的笑似嘲讽一样。
      
      小七嘴里塞满了饭菜,迟钝的抬头,对上了老师朦胧的双眼,“咳咳咳!水,水!”
      何悦怿看她边上坐的小竺忙着倒水,小七脸憋的通红,爽朗的笑了,“谢谢你们,如果我有事,肯定找你们罩着我,安啦。”
      
      “小镜,跟老师打打游戏去吗?”眼角晕开一片淡红,面若桃花,即使束着头发,带着眼镜,也挡不住这分颜色。
      
      小镜看都不看,撂下筷子就起,低下自己的视线,“嗯。”
      
      剩下几个,熟练的收拾完残局然后去客厅观战。
      
      “镜,左边左边!”
      “师父,镜哥在右边草丛里躲着。”
      
      何悦怿关闭了五感,没听见小七的提醒,但还是察觉到了草丛的动静,定眼瞄准露出的一角,砰!
      
      砰!砰砰!
      
      双方交.火,何悦怿半蹲在小树苗后面,感受着传来的震感,耳边除了.枪.声还有不断逼近的脚步。
      酒劲越发上头,带着意识也清晰了,几乎在心里产生了一张实时地图。
      
      侧头举.枪,只一瞬,爆.头!
      
      “game over!”
      
      一局结束,小镜在他手里还是没撑过十分钟,摘下全息头盔,捋了捋捎带凌乱的头发,眼神温和,根本不像刚大.杀.四方过的情况。
      
      “老师你这技术不打职业太可惜了吧!”小竺眼睛已经开始冒钱光了,签了一个小镜,还想签老师。
      
      “49败,镜儿你什么时候能奋起?”小温吐槽起兄弟,刀刀直戳内心。
      
      “你什么时候不见何怂,我什么时候奋起。”小镜刚摘下头盔,听了他一句怼,立马还回去了。
      
      小七蹲在何悦怿旁边,端茶递水也不忘八卦,“镜哥跟师父学的游戏,打不过算正常。温哥怵师父,是为什么?师父虽然天天罚抄课本,也没动手打过人呐?”
      
      这问题一问,除了何悦怿以外的眼睛,全看过去了,小温挠了挠后颈,一把抢过了小镜手里的头盔,“老师咱开一局!”
      
      何悦怿也不揭他到底,感觉自己意识有些混沌,连忙又带上了头盔。
      
      这回的模式是全面.战.局,考验双方的指挥能力。
      何悦怿虽然没念过军事方面的书,但是对《孙子兵法》等古代名著记得通透,管他岁月更替,战.场上的事,多数不变。
      
      再说他对小温的习惯也熟悉,对方能怎么排兵布阵,他心知肚明,就算有变化的地方也能及时补充防御。
      很快,小温已经被包围住了,他面对两个选择,要么被围困投降,要么.杀.出去另搏一番。
      
      何悦怿努力憋着把尾巴冒出的想法,反而更集中的思考.战.局,有意在包围圈放开一个缺口,转念又担心他学聪明了,不上这个当,索性不设埋伏,加强了另一边的兵力。
      大约经过了三波的试探,小温毅然朝增强兵力的那边冲去,双方战力悬殊,依旧惨败。
      
      “反向思维用的很好,可惜那个缺口真的没埋伏。”何悦怿冷静的点评,赞许了他的聪明,突然太阳穴突突的疼起,摘下头盔。
      
      一双眼睛更是蒙上层层水雾,耳朵已经不由自主的现出来了,坏心眼的侧头看向大门的位置,“褚齐?”
      背后的尾巴已经藏不住了,九条尾巴齐齐张开,尾尖还有点点红色,像是摇曳着人心,肆无忌惮的撩拨着别人的心弦。
      
      几个学生没心思看他,扭头看向门口,这才放心的回头,又看见他这个样子,心跳不禁快了几分。
      
      “快快快,摄像头在哪,遮起来,遮起来!”小七反应最快,蹦的也最高。
      
      小镜动作最快,拿着外套就去盖,一时间屋子里热闹的不行,何悦怿趴在桌上笑着,看不出意识清不清醒。
      
      “我说,为什么要挡镜头啊?”小温用外套套着飞行摄像机,喘着气问道。
      
      “你看老师那样子,能被别人看吗?”小竺也逮了一个,正抱在怀里。
      
      小温向趴在茶几的何悦怿看去,正对上那一双泛滥桃花的眼睛,他皮肤偏白,眼角晕开的红更吸引别人的目光。
      
      嘶!这真不能被人看见,想着,手里又快了几分。
      
      “褚齐?”何悦怿眯着眼又朝门口喊了一声。
      
      “老师对褚将军真爱啊,醉了还不忘喊他。”
      “可惜褚将军明天才回来,今晚注定老师要独守空房了!”
      
      “咳。”
      
      他们的背后突然冒出一声咳嗽,两个勾肩搭背的兄弟向后侧了一眼,迅速调整了站姿,小温更是笔直,神情严肃。
      
      “将军好!”*4
      
      四个人排成排的站着,一个比一个心虚。
      
      何悦怿扶着茶几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刚挪了一步,腰上就多了一只手,有力的撑住他,低声笑道:“褚齐。”
      
      “嗯。”
      
      耳边似是呢喃,轻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他的呼吸像火燎一样,打在后颈处炙热的很。
      
      排排站的几个,视线来往,觉得在这屋子里多站一秒都是不应该的,可他们两个确实没做什么,只是一个被另一个环抱着而已...
      
      “我后悔了,不该来撬墙角的!我叛变了,啊啊啊!”小七脱线的拽着小竺的手臂,低声说着,冒着光的眼睛还不断看向他们。
      
      师父仰着头,修长白皙的脖子完全暴露在褚将军的视野,两个人又贴得那么近,只要褚将军俯身,再张开嘴...啊啊啊!
      眼睛完全粘到他们那边,根本挪不开啊!虽然觉得这么想自己师父有点不对,但是,但是克制不住蓬.勃.发展的想象。
      
      “那个,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小温握着拳头说道。
      
      “嗯。”
      
      一听到褚齐微哑的声音,四个人跟被安装了弹.射.器一样,眨个眼的功夫就已经出了何家的大门,甚至忘了把怀里的摄像机还回去。
      
      “要是再进去一次...”
      “走走走,我们进去还!”
      
      小七异常亢奋,看她眼睛里闪着的光,就知道她脑子里想的绝对不是小孩子看的画面。
      
      “不行!”小温拒绝,他还不想度个假把命搞没。
      
      而受理智驱使的小竺也赞同这个想法,手动关掉了摄像机的拍摄,扔给了从一旁房子跑出的工作人员,强行拖走了恋恋不舍的小七。
      
      他们猜的没错,房间里确实在进行少儿.不.宜的事情。
      
      坐在沙发上的何悦怿环抱着褚齐精瘦的腰,温热的脸颊蹭着褚齐衣服上金属的扣子,冰凉的触感并没有减轻陈年老酒给他带来的热意。
      心里痒痒的,喃喃念叨着,“褚齐,褚齐...”
      
      “哪个chu?”被一只狐狸抱住的褚齐,心软的不像话,哪怕现在何悦怿心里想着的还是楚齐,他也会笑吧?
      
      “衣者褚。”何悦怿用下巴触碰着扣子,眼里满满的都是褚齐,一瘪嘴,仿佛都会有眼泪流出一样,“你怎么才回来,你不在家,我好无聊。”
      
      褚齐咽了一下,手指搭上毛茸茸的耳朵,轻轻揉捏着,嗓音哑的过分,“对不起,以后不留你一个人了。”
      
      何悦怿跟没感觉到褚齐多么克制一样,站起身,双手搭着他的肩膀,垫着脚和人保持平视,却因为昏沉的脑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起伏着。
      腰部传来一阵凉意,没低头去看,贪婪的注视着眼前的人,要不是借着酒醉,他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褚齐。
      
      突然眼睛被褚齐捂住了,失去光线后,安心的站在原地,因为褚齐就身边。
      双手被他抓着,能感受到凉意的地方更多了,却有一丝热气,有点痒。
      
      “褚齐?”声音含糊,像含着水一样,“痒。”
      
      话还没落地,一阵不容忽视的过电感占据了整个脑子...
      
      当天的播放内容截至到这,节目组的剪辑师甚至不敢把腰部的画面放进去。
      可网上的反馈犹如火山.爆.发一样,节目组导演满意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原先何悦怿的栏目只是有他的粉丝撑着,现在关注度直线上升,这个看点还够他们用好久。
      
      “啊啊啊啊!节目组敢不敢把视频放完,我不相信就这样没了,褚将军受伤的手怎么回事?求解答!”
      “没想到有一天,我追镜神的颜,竟然要到饭圈的节目来。”
      
      “我的天,比起打电竞的时候,镜神的话过分多了,果然老师的威慑力很强啊。”
      “看看顺温好吗?机.甲战.队的一号种子,对着何悦怿简直像只小猫一样软萌可欺。”
      
      “哈哈哈,悦悦的学生也是憋着劲的想换师丈,太可爱了也。”
      “节目组敢不敢放全集,我也想看褚将军干了什么啊!!!”
      
      “那些之前说悦悦不献爱心的人,打不打脸?能把整个国盟科技实力提升了三倍的神级系统,我们悦悦丝毫不吹嘘的捐献了,不比某些失德艺人强?”
      
      “我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学生,觉得何悦怿修复古画的操作手段不对,太粗糙了,简直暴殄天物!”
      “拜托,悦悦是教授好吗?你一个学生也配质问?”
      .....
      
      比起何悦怿预期的话题外,关于他修复手法的讨论贴异.军.突.起,不少人认为他立的聪明人设太过,毁了一幅价值连城的画。
      而节目组因展览将至,有意不公开《神行图》的全貌,也被解释成他操作失误,画作难以修复,褚家为此花了大价钱,全面压下事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住啊,最近也是有些忙,断断续续的码字,今天凑到了一个小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