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2 章

      直到11:30,何悦怿都没为自己辩解过,更没向他们一家低头,参加完发布会就上飞行器,回家去了。
      
      “不去法院吗?”卡鹤看他改变行程,疑惑问道。
      
      何悦怿从上衣的贴身口袋里拿出了酷似巧克力口味的糖果,小心剥开糖纸,放进嘴,“庭开不成的,会有新的变化。”
      
      “嗯?”
      “我不会向那一家子低头,也就是不会撤销对未成年的诉讼,那么主.谋就不能因为证据不足而当庭释放。”
      
      “所以你的意思是,沙卡鲁会被咬.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这家人从头到尾都没和沙卡鲁直接接触过,小女孩会为了偶像咬.死不说,可他们家里不会。”
      
      “也就是说关键在那个小明星身上!”
      “对,所以只要我没撤诉,他就得把人咬.出来,帮他分担刑.罚。”
      
      卡鹤想通关键,靠在背椅深吸一口气,他家这个心思太深了吧!不对,如果案件继续审理,他们就得继续被黑了,那广告代言和《机器人守则》怎么办?
      
      “他们两家都是我学生,不会反水的。”何悦怿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而且,我不觉得警方能找到什么确切的证据。”
      
      卡鹤震惊的摘下眼镜,不能定罪,头有点有时候搞这一出做什么?
      
      何悦怿笑了笑,可能这就是他和未来人不同的地方吧?乱世风起的年代,法律未必能秉公,所以他从不寄希望于法律。而且被关进监.狱对沙卡鲁这样的人来说,并不能彻底击溃他。
      想到这,眼睛笑得眯起,现在他的风评有多好,等到事实揭露的那天会加倍回报!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正如何悦怿猜想的那样,庭审没有按时开始,反而宣布推迟两天,调查新证据。
      
      海姐看着网上的消息,心里没底,虽然他们和小明星的交易没人知道,可是...小明星的父母昨天刚因为他被捕,怒急攻心去世了,该不是他把沙卡鲁咬.出来了吧?
      
      敲门声传来,秘书推开门,几个身穿警.服的公.务人员直接走了进来,没等她开口,手腕就铐.上了手.铐。
      
      “你们这是干什么?就算你是警察,也不能这样!”
      “干什么?何悦怿让你们来的吧!你们这是擅用.私.刑!”
      
      同样叫喊着的两人被推出了房间,四目相对,心虚的顿住了叫喊。
      
      周围的员工三两成群,窃窃私语的看着他们,这两人因为沙卡鲁傍着.金.主,平时在公司都是趾高气扬的,海姐动手抢资源的时候更是什么都没顾忌,抢起同公司的资源就更心狠了!
      
      背后爆料,面前撬单,什么手段没用过?现在可轮到他们看热闹了。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带头的警长高声道:“现有人指证你们二人涉嫌诽谤,诱导未成年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这话,警方躲闪着群众的镜头,带着人离开了。
      
      “???我看了内部传出来的视频,所以沙卡鲁真的有罪!”
      “还没审理,楼上又不是法官,能不给人定罪吗?”
      
      “我们悦悦也没罪啊,沙粉不也定罪了?”
      “谁管你们两家的事,何悦怿和沙卡鲁都不是个好的,求禁!小孩子不能被这样的艺人影响!”
      
      “欸!悦悦按照法律走,哪里不行?你们怒火这么大该不会是沙卡鲁请来的水军吧?”
      “#沙卡鲁这些年不得不吃的瓜#刚从这个帖子出来,我的天呐!!”
      .....
      
      即使沙卡鲁被警方带走,黑料又被这几年的对头.曝.光,也没让何悦怿在路人眼中的形象恢复,旋星化和《机器人守则》的官博被路人、粉丝.炸.了个一干二净。
      旋星化咬.死不换代言人,那是他们有底气,可《机器人守则》就难了点。
      
      梵监制对网上声.讨换主演的事,头疼的不行,欧作者明摆着不换,要和粉丝竞争到底。
      他们这部大IP能火爆到每个国盟人都知道,靠的就是粉丝的口碑,一点一滴传出来的,哪能跟书粉作对?
      
      他这边还在头疼,卡鹤就发来了信息,提议搞个公.投,让网民选出最适合书中角色的艺人,时间从今天傍晚4:00-6:00。
      然后选取每个榜单的前三名参加‘艺人日常’真人秀,一周后再进行最后票选,定下书粉心中的角色扮演者。
      
      梵监制看完,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这样他就不用权衡站在谁那边了,难怪两位文导会力挺何悦怿了,人情世故很通的嘛!
      想到这,他立马去了欧作者家,本来以为要废一番功夫,没想到人只看了是谁发的,马上同意了,还催着把这事落实,一点也不像之前那样百般刁难。
      
      卡鹤看《机器人守则》那边终于把讯息发布了,皱眉问道:“你这样,角色不就被人抢走了吗?”
      
      何悦怿盘腿坐在自家沙发上,翻着明天要讲课的材料,“不这样,我就洗不白,再说你觉得河粉们不能把我投进前三名吗?”
      
      卡鹤倒不是这个意思,平时没有实际利益的娱乐榜单,河粉都能给他投到第一,这回的榜单和出演机会挂钩,能不尽心吗?
      可投出来是他,内定是他,还有什么意义?
      
      何悦怿放下书,捏了捏已经有微麻的两条腿,“我这人交际圈小,除了学生就没别人了。”
      
      卡鹤听他没头尾的说了一句,也没打断,静静的听着。
      
      “自己站出来洗白,太难看了,让别人来说,才能洗的一清二楚。”
      “我曾经把父亲留下的遗产捐出,原本是为了给父亲积德,没想到今天当了我的挡箭牌...”
      
      何悦怿嘴角下拉,当初捐献系统、财富,一来的确是为了自保,二来却是因为自己不是人家儿子,不该留着人家的财富,能偷得一生已经是他的福气了。
      没想到现在还要把事情拿出来宣传,唉~以后替人多做些好事吧。
      
      卡鹤只以为他捐了些钱,没想过他就是那个捐献了霍克斯系统的何明志之子,不然也不会这么镇定的在一旁和人敲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不出他们所料,何悦怿果然一举夺魁,比第二名多出了整整半倍,就算书粉们再忿忿不平,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剧组就已经联络好了其他的艺人,共赢的机会没人会放过,全都欣然同意了。
      
      第二天八点,每个艺人家的微型摄像开始工作,这是天播的节目,隔天晚上八点就能播出。
      
      正如何悦怿说的那样,他的交际圈小,以前还有褚齐在边上打转,现在只有冰冷无趣的机器人陪着他。
      
      何悦怿顶着一头杂乱的长发从被窝里起来,没有听卡鹤顶着妆睡觉,一张脸反而粉嘟嘟的,没梳洗整齐的他才有了几分小孩子的样子。
      
      餐桌上摆了两副餐具,笨笨按照程序设定做好了早餐。
      何悦怿看见餐盘上摆着的食物,右眉挑了一下,面不改色的吃完煎得过火的午餐肉,还能给笨笨夸一句味道好。
      
      随后和原先一样出门,登上学校的飞行器,温和谦逊的和老教授们打招呼,他们也笑着点头,甚至有几位慈祥的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根本不受外界言论的影响。
      
      他这一天,平静且毫无波澜,班上的学生被他罚怕了半点废话都不敢说,就连最皮的粟禾都一言不发,低头猛画重点,虽然没一条有用,但贵在用心。
      
      何悦怿结束课程后,和办公室的老师、教授,闲聊了几句话就回到自己家了。
      推开门,一点声音也没有,等进了家门,屋内机器人开始运作,总算有了机械的动响。
      
      “唉~”平躺在沙发上,第一次感觉到孤独的滋味,他原本以为自己最不怕寂寞的...
      严格算起来,陪他最久的,是自己,来来去去几辈子,最后都只剩自己,这一世应该也只有他吧?
      
      “叮咚,褚齐发来消息。”机器人管家语调平平的说道。
      
      “我明天回来,等我。”
      
      听到褚齐的声音,脑海不禁浮现他的身影,用手臂挡住藏不住心情的眼睛,嘴角却勾了起,周身抑郁的气息瞬间消散。
      他还有褚齐在,这回,绝不是曲终人散,悲剧结尾。
      .....
      
      在洛拓斯辛苦上课的卢弗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家,刚被黑面神安教授透彻的教导了一番,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诶,大儿子,何悦怿是你学校老师吧,你知道他吗?”
      
      母亲柔和的神情让他一扫疲倦,“嗯,网上那些都是瞎说的,老师一直都是那样子。”
      
      “那种很温柔,很漂亮,很完美的样子吗?”身为河粉的妹妹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一点一点的挪近两人的距离。
      
      卢弗身体向后倾斜,“你们都是哪看出来的?何老师私底下心狠手辣,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你胡说!”*2
      
      母女两连声吼道,卢弗只能闭上嘴,翻着白眼靠在沙发上,说实话还没人信了,等这个真人秀结束,你们就知道了!
      
      扶额看着投影到墙壁上的节目,你们马上就会知道这是个什么心黑的人。
      
      节目开始,何老师散着头发的样子...勉强有几分温柔,挑剔的看着何老师上车,撇撇嘴,安教授对学生也这么和颜悦色,还能是洛拓斯上座率最低的教授吗?
      
      .....
      
      放映结束,卢弗表情复杂,他为什么会觉得最后那一幕,莫名的甜,比吃了糖还腻歪?这,这没上演刺激剧情吧?两个人都没处在一块,他脸红心跳个什么?
      
      卢弗三观具裂的看着他边上的那对母女捂脸兴奋,不禁怀疑刚才看的还是何老师吗?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网上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浪。
      
      “这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莫名心疼..家里没别人了诶,期待明天夫夫相遇!”
      “同期,尤其是听到褚将军讯息的时候,悦悦那个笑好甜,楚河cp赛高!”
      
      “本来对何悦怿人品有些怀疑,可是看他一天下来,见到的人都没太大反应,应该是我们误会他了吧?”
      “绝对误会了,做老师的不都是这样吗?为人严厉,规范学生行为举止,我没觉得有问题。”
      .....
      
      同时因为褚齐回来,第一时间询问了案情进展,法院方面加时工作,在节目结束后开庭审理。
      
      “原告因精神不济,不能到场,委托伴侣褚齐出庭。”法官坐得笔直,仿佛靠垫上有针一样。
      
      而坐在原告席的褚齐,墨眉平缓,轻柔的摩挲着手指上的纱布,眼神锐利的看向被告席的几人。
      
      原告律师起立,风度翩然,把所有证据一一公布,可被告律师面色如常,他不打算辩驳,今天的庭审不过是走个过场,除了沙卡鲁,其余人都已经签了认罪书。
      
      ‘我就说悦悦不可能诬陷别人!沙卡鲁存心要弄.死.他,还诱导未成年犯罪!’
      ‘我们沙卡鲁还没认罪,没准是何悦怿嫉妒褚将军和沙卡鲁的关系,让人诬告。’
      
      ‘昨天悦悦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褚将军一回来就身体不适,连庭都不能出?’
      ‘楼上别做秒懂女孩,我的姨母笑已经忍不住了!’
      ‘cp粉暂时克制一下,咱们关注的应该是案件!’
      
      ‘没人觉得那家人很恶心吗?收了别人给的钱,死命诬陷何悦怿,还装得那么委屈,厌恶.jpg’
      ‘我之前还以为何悦怿没有同情心,原来是被人诬告,还忍着...’
      
      因为直播的关系,几乎是全网观看,实时评论,那家无辜可怜的面具被那些巨额汇款的来源和联络讯息无情的摘了下来。
      何悦怿和他们无冤无仇,竟然因为钱,让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去诬陷他,还在事情爆发后在公众面前装可怜,简直可恶。
      
      网友还以为接下来何悦怿的律师会将那家人起诉,可直到陈词结束,都没有提到他们,还是何悦怿心善,没计较他们的过错。
      
      可被告律师脸上却露出了嘲讽的意思,虽然没有起诉,但是收下的那笔钱会以赃.款的名义被国盟收走。
      而那一家原先领取救助金的条件是家里有未成年和老人,现在缺了一笔钱,还因为管教不严,要被罚款、做社会服务...
      
      等他们熬过这一阵子,再去找工作的时候也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被用人单位拒绝,最后他们只能祈祷两位老人千万不要去世,否则这对夫妻就得饿肚子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用慢刀子一刀刀的放血,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
      
      到了后段,小明星和沙卡鲁对撕,小明星手里握着的音频资料和单方面提供的短讯供出沙卡鲁是主谋。
      可未成年咬.死.是小明星主动和他们家联系,并提供了所谓的证据,强力证明事情从头到尾和沙卡鲁无关。
      
      一方握着物证,另一边是人证物证具在,局面很快就倒向了沙卡鲁一方。
      果然不出何悦怿所料,因为证据不足,沙卡鲁无罪释放。
      
      被当庭释放的沙卡鲁并没有松气,何悦怿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的,明明可以让警方上测谎仪,却说什么不够条件...有褚齐做靠山,怎么可能不够资格?
      
      他想的没错,何悦怿是有后招,为了保证.犯.人在审.问期间不被酷.刑.逼.供,会在庭审前公布审.问的过程。
      沙卡鲁的死忠粉为了证明他没罪,对这份资料反复透彻的研究了一番,并没发现任何问题,于是面对网上抨击他的言论,只能干巴巴的回应,比先前的河粉还无助。
      
      而且比起外界,她们粉丝心更凉,未成年在八博发的内容明摆着是沙卡鲁的死忠粉,对待铁杆粉丝,沙卡鲁都能利用的这么透彻,那她们呢?
      
      一时间脱粉回踩,路人缘暴跌,身上仅剩的几家代言也被解开了。
      海姐更是被公司扫地出门,只能回到老家,天天顶着别人的脸度日,生怕被周围人认出自己的身份而搞得精神衰弱,到最后甚至患上了精神.病,被送去了医院。
      
      而沙卡鲁本想回家呆几个月,等事情平息后再回到公众的视线里,可当天晚上他的父母因为不想被他的事情连累他大哥一家,狠心断绝了亲属关系。
      无家可归的沙卡鲁又因为赔偿公司损失而身无分文,最后只能沦落到别的星球,更巧合的和那家人成了邻居...
      
      明眼人都知道是沙卡鲁主谋,何况他们一家?
      日子比先前还凄惨的一家人理所当然的把所有罪.过都算到了他的头上。
      有些媒体还想要蹭热度,于是对他们两家做了跟踪报道,并用镜头忠实的记录下了沙卡鲁被折磨后,暴怒反击风度尽失,犹如街头.无.赖一样的嘴脸。
      
      没有粉丝,没有公司,没有资源,连唯一的人设也被毁的一干二净,沙卡鲁彻底没机会回到娱乐圈,一辈子只能和那家人相邻,每天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和人争吵不休,永远见不得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