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何悦怿正听文导讲戏听得入迷,褚齐的声音却突然从头顶传来,“能用替身吗?”
      
      什么替身?侧头看向身后的褚齐,刀刻般的脸上写满了不容置疑的决断,“我希望接下来有关机.甲的戏份,都能用替身。”
      
      拍摄机.甲题材时,经常会因为演员脑波强度不足,操作不行而使用替身,这部剧也不例外,更何况何悦怿先前还因为意外进过医院,文捭更是直接答应了。
      
      “不用,我可以的。”何悦怿拒绝了褚齐的好意,演戏怎么能用替身?这样不是骗观众吗?
      观众花钱不是为了看替身,也不是为了电脑合成的戏。
      
      沙卡鲁没忍住,嘲讽道:“是啊,何老师一直标榜敬业,剧组这些一般替身,何老师怎么肯用?”
      
      “那我替你。”褚齐一个眼神也没给他,只看着何悦怿的眼睛说道。
      
      文捭警告般的朝沙卡鲁看了一眼,转而笑着恭维道:“褚将军愿意当然好,悦怿放放手,也让我们这些人见识一下国盟顶尖技术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何悦怿也不好坚持,刚想开口,却被褚齐握住了手腕,男人一板一眼的回了文导一句谢,随即头也不回的拉走了他。
      
      卡鹤眼角抽动,上前一步说道:“悦悦他伤还没好全,褚将军有点担心,辛苦大家了。”
      
      文捭哪有意见,当然是夸起了褚齐疼恋人,说两人看着相配,然后给其他演员重新定了一下走位。
      
      沙卡鲁见两人携手离去,夫夫和睦的样子,眼神难□□露出了阴郁的意味,扣着自己衣角,磨了一声牙。
      在他身边的段长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轻笑了一声,也把目光投向逐渐消失的两人。
      
      文捭再三叮嘱,完全没有留意到这场戏的重点演员已经走神了。
      
      被强制拉走的何悦怿扯了扯手,没能抽出来,反而被握得更紧了,无奈的低声道:“你轻点,我疼。”
      
      他感觉到手腕的力量松了点,但是依旧没有被松开,忐忑的看着那个后脑勺,想起昨晚...这是秋后算账吗?
      他真不是有意和凯拓聊嗨的,一说起古代历史,尤其是明代,真的克制不住。
      
      不对,他心虚什么?凯拓是褚齐外甥,按照星际.法规定,也算是他外甥,教外甥念书而已,哪有错!
      
      “生气了?”褚齐的声音突然传来,何悦怿已经被摁在椅子上了,有些呆滞的看向他。
      
      不应该是他生气吗?否则突然那么大反应干嘛?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直白,褚齐勾起了嘴角,和冰雪初融一样吸引人的全部视线,“我是担心你再出事,以后有关机.甲操作的戏,我来当你的替身好吗?”
      
      “可是你还要去军.队。”何悦怿有点蒙。
      
      褚齐点头,“那下次再接戏,我能看看剧本吗?”
      
      半蹲在他眼前的褚齐从容不迫,眼神真挚,几乎没有让他拒绝的余地,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是现在反应不过来。
      “不可以吗?”看褚齐面不改色的委屈着,他本就不坚定的信念直接崩盘,点头答应了。
      
      得到满意回答的褚齐,眼睛里满满的笑意,“帮我换一下衣服,我不会用你们的换衣器。”
      何悦怿咽下口水,耳朵发麻,这种低音深沉的嗓音,让他好想.咬.一口,不行,不能想,强迫眼睛从褚齐的喉结上挪开,低声应了一句。
      
      “你先把衣服脱了。”何悦怿在抽屉里找着机器,一个没留意,再抬起头来时,褚齐基本脱.光.了!
      
      “满意吗?”
      
      何悦怿吃惊的看着镜子里的褚齐,可他一点也不尴尬,反而有点炫耀的意思,那对眼睛跟带了钩子一样,勾.得他心里.痒.痒.的。
      这身材..下意识撇了眼自己的肚子,软的,一团分明,抿嘴。
      
      “你留一件,不用光着。”扭开自己的头,尽量不看这具身体,可是他不看,耳朵听的更清楚了。
      现在应该套上内衬了,衣服遮住了腹肌,现在在捡裤子,穿进去一只腿,然后...
      
      何悦怿掐着大腿,嘶~冷静,冲动是魔鬼,先咳了一声,然后镇定的把换衣器丢给了褚齐,“摁红色按钮,然后对准自己头部。”
      
      咚,换衣器没被接住,滚落在地上,何悦怿依旧没扭头,他不太相信自己的控制力,只能攥紧拳头,让指甲刺痛自己,在脆弱的屏障前,又增加了一层薄薄的防护。
      
      褚齐换好衣服,见人依旧不回头,挑了一下眉,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伸手一勾,就把人抱在了怀里,“我穿的对吗?要不要检查一下?”
      
      检查哪?何悦怿眨了眨眼睛,坐立难安,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烫的吓人,“那个,你先放我下去。”
      被铁臂环绕着腰,禁.锢着他的活动范围,还有坐着的地方...呼吸逐渐变得炙热,胸.膛被猛烈的心脏撞击,响的烫耳。
      
      褚齐也不敢多抱,松开了手,怀里的人立刻弹了出去,仿佛他是吃人的妖怪一样。
      笑着用手抵着下巴,自然的翘起二郎腿,“像你吗?”
      
      何悦怿还没稳定好心脏的跳动,骤然看过去,又挪不开眼了。
      褚齐头戴军.帽,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外套,肩膀上戴的下.士徽章根本没削弱他的气势,强有力的腿绷紧,像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猛兽。
      
      这哪里像他了?
      
      何悦怿屏住了呼吸,用力的撑着化妆台,两条腿已经无力站立,只能充当摆设,“换好了就出去吧,文导还等着呢。”
      
      “我的唇色好像没你的红,帮我涂一下?”褚齐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好整以暇的说道。
      
      听他说到唇色,何悦怿的眼睛自然挪到了那两片薄唇上,他的唇形很漂亮,或许是在部.队里杀.伐不断沾了血的原因,唇色偏红。
      
      何悦怿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俯身,两人的呼吸.交.融,几乎是鼻头相碰,低声道:“我觉得不用。”
      
      处于下方的褚齐调整了一下坐姿,侧着头,又抬高了一些,两唇只剩一张纸的距离,两人都没退后。
      
      “你喜欢我吗?”褚齐突然开口,两人的嘴唇就这样摩擦相碰。
      
      何悦怿像是被电了一样,吓得立刻退回化妆台,“我...”
      
      “没事。”褚齐眼里含笑,指节分明的手指搭上唇,在刚才相碰的地方摩挲着,“你只要知道我在追你就可以了。”
      
      何悦怿下意识深呼吸,咬着唇,这是在追人?难道不是要他把持不住,然后顺势赖上吗?
      他才是那个见过世面的吧!怎么褚齐做起来,yu的不行?好想把人摁在椅子上亲!要命啊!!!
      
      褚齐放下腿,“真的不帮我补一下吗?”
      
      “补!”何悦怿这回想都不想的答应了,他这脆弱的小心脏根本经不起第二次摧残!
      
      打开自己做的唇膏罐,从包里拿出小刷子,如果无视周围环境,这就跟在戏班后台上妆一样。
      屏气托起褚齐的下巴,深怕自己的呼吸惊吓到他一样,细长的手指拿着刷子轻抚他的薄唇,勾勒出棱角分明的唇形,然后逐一填满,红润饱满。
      
      “抿一下。”何悦怿直起身,这才深舒了一口气。
      
      褚齐应声抿唇,有点不太适应,起身从背后抱住了何悦怿的腰,贴着他的耳朵,“像亲过一样。”
      
      何悦怿感觉褚齐嘴唇有些碰到他的耳朵,挪开了一点,“没事,我不红。”
      
      搭在他肩上的褚齐挑了一下眉,舔.舐着上唇,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镜子里正在收拾的他。
      何悦怿觉得空气变得稀薄,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该出去了。”
      
      倚靠在他身上的巨.型猛兽离开,这才带走了那种窒息的压迫感。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化妆室,原本喧闹的剧组瞬间安静,大家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褚齐,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操控着他们的心跳的频率,他脸上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那一抹像是亲吻后留下的色彩。
      
      紧接着从他高大的身影后走出的何悦怿,虽然穿着一样的衣服,却没有那种强烈的威胁,反而像被收在剑鞘里的绝世宝剑,温和而不失锐利。
      
      文捭见两人出来,下意识看了眼时间,才五分钟,应该没做什么。
      
      第一条开始,褚齐熟练的操作机.甲,因为天天跟在何悦怿身边的缘故,就算刚才没给他讲过具体走位,都能分毫不差的落在该去的地方。
      
      相比之下,原先出彩的段长年此刻有些缺乏杀气,在褚齐的衬托下,那些干脆利落的攻击都显得有点假,文捭挠着下巴,果然真正身经百战的就是不一样。
      
      何悦怿虽然在一旁休息,可眼睛也紧盯着负责褚齐的屏幕,凌厉,凶狠,每一下似乎砍在,击打在自己身上一样,这就是别人眼里的褚齐吗?
      
      好帅!
      
      突然传来一条消息,何悦怿见到是褚齐发来的,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屏幕内板着脸,严肃无比的他。
      
      ‘想做什么就做,我会帮你扫尾的。’
      
      信息阅读完毕,画面里的褚齐正好落在了沙卡鲁身旁,在沙卡鲁瞄准的那一刻,他突然抢了一个拍子,文导随即喊卡。
      
      那不是失误,是故意的。
      
      何悦怿有些吃惊,褚齐是在公报私仇?一向标榜克己认真,公平公正的褚齐竟然会做这种‘小.人’行径。
      
      他不觉得褚齐崩人设,反而心里暖暖的。
      不论对错,总有一个人愿意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身前的感觉,真的很好,好到让他动摇,让他觉得楚齐在心里的痕迹渐渐被褚齐取代。
      
      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文捭提醒了一下节奏,随即又开始第二遍。
      
      还是卡在一样的地方,褚齐这回突然动了一下,挡住了子.弹.发.射.口,沙卡鲁又得重来了。
      
      坐在镜头外的文捭还是没意识到问题,只是啧了一声,又开始了一遍,这回顺利的拍过,只是在最后一个镜头的时候,沙卡鲁像是没站稳,机.甲偏离了原定位置。
      
      文捭的眉头这才锁了起来,通过面板对讲功能,把讯息传递,“大家都不要动了,站在自己最后的位置上,沙卡鲁抓住你那段,不要再失误了啊!”
      
      何悦怿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小的弧度,了然的看着屏幕里的褚齐耍小动作,让沙卡鲁N机了一遍又一遍。
      不过还是要自己报仇才有意思,何悦怿邪.气的笑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大学老师的温文尔雅。
      
      而脑海里却调起了脑波频率,并顺利连接了沙卡鲁机.甲里装备的霍克斯系统,在系统里下达了命令,只要有攻击意图,机.甲就会暂时卡住。
      这样一来根本不用褚齐刻意制造问题让沙卡鲁N机,也免得被人怀疑褚齐刻意报复。
      
      何悦怿给褚齐传达了这个消息,身上最大的秘密就这样摊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迟疑。
      
      比起在医院开刀,何悦怿觉得让沙卡鲁多N机几条,根本不算什么。
      
      想起先前住院的时候,他察觉事情不对,让鹤哥帮忙查一下,结果连褚齐都查不到问题。
      可是他始终感觉不对,于是用霍克斯系统调查了一下,最后果然没猜错,根本不是脑波枯竭导致操作不当,而是机.甲按照指令行事。
      
      连一心要站在他这边的鹤哥都认为是他小心眼,恨上了沙卡鲁。而褚齐...同样不知道证据,却不认为他小心眼,一心认为他是被人欺负的,是让人可怜的。
      
      他满眼笑意的看着在机.甲里操作的褚齐,分外安心。
      
      “卡卡卡!”文捭扔开面板,起身怒吼,“沙卡鲁!你要不行早点说,我可以让替身上!”
      
      海姐有些不耐烦,但还是扯着得体的笑容起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麻烦大家了,文导您消消气。”
      文捭甩开手,没让她拉住自己,转身质问,“你们到底能不能上机操作?上次搞得别人进医院,这回又耽搁拍摄。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这话说的干脆,一点都不留情面,甚至是把沙卡鲁的自尊摁在地上。
      
      机.甲里,沙卡鲁喘着粗气,一滴又一滴的冷汗顺着头发,流到了他的眼皮和脸颊边,然后从下巴低落,击打在冰冷的金属面板上。
      
      等人把他扶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行走,几乎是被拖着的,“文导,机.甲,有问题,在攻击的时候,一直卡顿,我...”
      
      “不用说了,机.甲组的过去检查,然后让操作师顶替!”文捭看他那么虚弱,也没多骂,扫兴的让他休息去了。
      
      文捭双手抱胸,板着一张脸坐在小板凳上看机.甲组检查,见他们招手示意没事,不满的看了眼沙卡鲁。
      
      工作员工也多有不满,不行就早点说,至于骗人吗?
      
      沙卡鲁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手里握着的水杯不断摇晃,甚至洒到了海姐的鞋上,眼球更是蔓延红丝,脑门上耷拉着刘海,整个形象简直到了让小孩啼哭的程度。
      
      “收着点。”海姐担忧的弯身,正好挡住了沙卡鲁的眼神,“想落到珂丽那样的下场吗?别在剧组给我耍心眼!”
      海姐拍着他的背,咬牙威胁,面上却写满了担心,任谁也挑不出问题,只以为她担心沙卡鲁的精神。
      
      换了人以后,何悦怿立刻撤回了设定,拍摄顺畅的不行,剧组的人看了以后更加认为是沙卡鲁刻意说谎,回头好发敬业的通告,挽回市场。
      
      等文导拍得高兴了,几个演员这才得到休息的机会,何悦怿自然的‘接’过了卡鹤准备的毛巾水杯。
      相对脚步虚浮的段长年,褚齐连根发丝都没湿。
      
      “喝点水吧?”何悦怿坦荡的递出了水杯。
      就见褚齐解开了领口的一枚扣子,轻微的挑眉,手指划过他的手背,然后才接过了水杯。
      
      何悦怿撤回手,反复握拳,试图忘记刚才那股过电的感觉。
      
      ——十天后——
      
      截至三天前,所有战.场的景都拍摄完了,剧组迅速把那些高额机.甲归还,然后休息了一天,随即开始了文戏拍摄。
      而何悦怿趁这一天,把几天后的开学课程进一步安排完善,并且再次提醒学生课前预习。
      
      而一直在身边.骚.扰他的褚齐在递交报告后,终于收到了国盟高层的指令,向褚家军下达命令,全线戒备暗殁族突袭。
      褚齐拖了几天,终于在拍摄完机.甲戏后离开了他的身边。
      
      人在的时候他一直不耐.骚.扰,每天都在考验自己的自控力,等人终于走了之后,恢复身边原先的空荡,又不适应。
      
      因为何悦怿作为男二,和女主的对手戏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大部分时候都是空闲的。
      随后在自己房间呆了一个下午,做什么都显得无趣以后果断去剧组待着了。
      
      周围人来人往,好歹让他感觉不是那么枯燥,就算只能在旁边看两个影帝后同台飙戏,也心满意足了。
      
      “悦怿。”文捭这两天看他一直在旁边虚心学习,顿时升起了一股调.教新人的.欲.望,于是每回拍完都会叫他到身边,给他讲解细节要点。
      
      下了戏的华斯莉脱下手套,又看见两人对着屏幕说个不停,好奇的捅了捅段长年,“诶,你绯.闻男友比镜头里的好看呐!”
      
      “我可不想被..追杀。”段长年苦笑着扯开话题,“你还没和他聊过吧?”
      
      华斯莉点点头,踮起脚,眼睛亮亮的,“段哥,帮忙引荐一下呗?”
      
      跟在他们身后的沙卡鲁隐约听到了一些对话,抿抿嘴,眼神愤恨的看着伪装成小白兔的何悦怿。
      又想起这些天自己费尽心思都没和段长年,华斯莉拉进关系,现在人家却要倒贴上何悦怿!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可怕,像是在酝酿一场风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近怎么喜欢五千五千的发?这习惯得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