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何悦怿还在想怎么开口,凯拓就急忙忙的冲了过来,被他拉着也没什么,就是这嘴里长一句短一句的舅妈,听着牙疼。
      
      “王储殿下。”褚齐的眼神从那两只‘紧紧’相握的手飘过,最后落在了一脸殷勤的外甥。
      
      凯拓瞬间绷紧了背,即使手心冒汗也没松开,硬是扯出了一个笑,“舅舅客气了,我就是来看看戏拍的怎么样了,一点也不辛苦,不用急着回去。”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样,文捭在旁边看着他们那架势,不像是马上就能解决的,连忙给靠谱的何悦怿递了个眼神。
      
      何悦怿被夹在中间,抽不出身,无意对上后瞬间心领神会。
      
      那张脸上本就带着笑,现在更热情了几分,“殿下这会儿来的不巧,我们的戏正好拍完了,现在待着只能看见他们收拾道具,您明天要是有空,再过来视察?”
      
      凯拓从见到真人起,就满眼都是他,这下听到他开嗓又留自己住一天,立马迷糊了起来,连声答应。
      
      这王储...何悦怿突然萌生了一种亡.国的预感,果然还是告诉褚齐一声吧,不然国盟没了,他也够呛。
      刚想和褚齐交换个眼神,就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扭头避开了让人面红心跳的褚齐,低声应付着凯拓。
      
      “褚将军好温柔,他看悦悦的眼神都和别人不一样!”一个工作人员羡慕的看着他们几人离去的背影,不由发出感叹。
      
      她旁边的小姐妹也点了点头,却把眼神投向了赖在文导身边的沙卡鲁,“说真的,悦悦还是洛拓斯的教授,沙卡鲁和他真没什么可比的。”
      她们都是圈内人,还是文捭剧组的里用惯的员工,哪能不知道台下那些事,现在看起来风平浪静,明天的对手戏还不一定怎么闹呢!
      
      两人以为自己说话小声,又没耽误手头上的事,不会被人注意,就聊了起来。
      偏偏被路过的场务听见了,给一人打了一下,神色严肃,“咱们和那些背后有人的不一样,少说多做,别得罪人。”
      
      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两人虚心认教,只是她们都是何悦怿的粉丝,碰到自己偶.像被人欺负,还是忍不住要说几句,不过这回忍着没在剧组说,而是回到酒店房间,在网上声援何悦怿。
      
      卡鹤跟在他们三个后面,不是不敢过去,而是那个氛围太奇怪了。
      先前王储殿下的发言,着实让他以为王储有意,可现在想起,应该是知道褚何两人的婚事,帮舅妈一把,也让舅舅能喘口气。
      
      问题是...褚将军虽然看起来和平时没差,却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被人掐住脖子,呼吸不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还能和王储谈笑风生,从秦皇到汉武,侃侃而谈的何悦怿,他真是佩服的不得了。
      
      “我还要去看看广告代言什么的,就不陪两位了。”卡鹤推了推眼镜,为了和他家艺人达到交心的程度,他不惜从外表开始改变。
      
      凯拓巴不得少一个人来打扰,翩翩有礼的点头应了,随后殷勤的帮何悦怿打开房门。
      
      何悦怿低眸一笑,庆幸有个王储外甥在,不然他连怎么和褚齐相处都不知道。
      尽量忽视掉背后的视线,迈着脚步就进去了。
      
      因为他没顺手关门,所以褚齐也跟着进去了。
      
      刚进去,何悦怿就扫视了一圈屋子,调整脑波频率和屋内的电子设备重新建立起联系,顺路检查一下有没有不该出现的。
      虽然脑子里在忙,面上还能时不时点个头,让竭力恭维他的王储不要太尴尬。
      
      “喝茶。”褚齐熟练的泡了一壶茶,端茶送客的意思很明确,只是凯拓作为一个本土国盟人,根本没领悟,还美滋滋的喝了一口。
      
      “悦怿这学期带的课程是古地球文化吗?我正好报了你的班,还希望老师手下留情。”凯拓自得的说道,挑衅的看着木头一样的舅舅。
      
      这回褚齐没出声制止,连冷气都没放,甚至眼里还闪过了一丝愉悦。
      
      当他学生?何悦怿下意识挑了眉,做他学生可不轻松啊,还有报班是什么?
      眉间联星卡亮起,歉意的走到一边打开了信息。
      
      何悦怿粗略的看完老校长不靠谱的通知,合着全校都通知了,他班上的课都包出去了,才告诉他?
      叹气的看着信息里熟悉的那句‘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赶’,居然被老校长拿来噎回他了。
      
      回复完信息,再走回舅甥呆的房间,却发现凯拓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褚齐坐在黑色的沙发上,衣冠楚楚。
      
      “王储殿下回去了?”何悦怿受不了这种四目相对,一言不发的场景,干巴巴的开口说了一句。
      
      他等了几秒,见褚齐非但没有回答,反而还解开了几颗扣子...他虽然感觉到体温上升,可眼睛就是不由自主的盯着褚齐修长有力的手,瞧着褚齐拉开自己的衣服...
      
      胸口的肌肉迫不及待的露了出来,何悦怿咽下自己不矜持的口水以为能灭点火,结果还是乱了呼吸,只能装出稳重的样子,对上了褚齐黑亮的眼睛。
      
      他本以为能忽视脖子下.活.色.生.香的美.男.图,没想到反而让那颗老僧入定的心更蠢.蠢.欲.动.了。
      
      何悦怿用力咬了自己腮帮子,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犯思想错误,不然明天别想开工了。
      他的脑子还算清醒,就是管不住眼睛,呆呆的看着褚齐脱下了外套。
      平时藏在衣服里的肌肉线条全都印在他的眼里,也不是没见过褚齐穿这套衣服,偏偏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两颗眼珠子。
      
      褚齐觉得火候够了,慢条斯理的把外套搭在自己的手臂上,迈着有力的步伐,铿锵有声的踱步走到他的面前。
      
      一米九的身高,足以挡住头顶照射下来的光线,让何悦怿不得不抬头看向他,冷俊的面庞,平时板着脸都能吓哭孩子,现在却透着一股温柔...
      
      何悦怿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他不怕褚齐板着脸,也不怕褚齐生气,就怕褚齐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
      毕竟前面那些,还能动动心思,把人哄好,可最后这条..人家掏心窝子给你,你却没心给人,能不虚吗?
      
      低头看他的褚齐像没察觉一样,又近了一步,身上带着一股奇异的幽香,直接麻醉了他的嗅觉,暂时停工的大脑被这混着酒香的气味熏得昏头转向。
      
      因为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除了褚齐强力稳重的心跳声,就只剩他自己的呼吸声。
      扑通,扑通,外.露的耳朵像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骤然升起了一股酥.麻的感觉。
      
      何悦怿眼睛眨个不停,气自己不争气,又控制不住的露出了狐狸.耳。
      
      “你..”刚开口,哑的不像话,就跟做了一样,他本就白,现在又被热气环绕,直接涨红了脸颊。
      
      眨着眼,瞧见了褚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耳朵许是竖起来的原因,更贴近那声笑。
      
      何悦怿觉得自己所有的血都供应着大脑,整个人又热又渴...
      
      尤其是褚齐那片唇,他只要稍微垫个脚就能亲...不对!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平时不记得的佛经,现在随便都能背上好几页。
      
      好不容易耳朵不再有一下没一下的颤抖了,偏偏褚齐跟见不得他好一样,故意把嘴贴着那只‘稳重’的耳朵,轻声道:“想好了吗?”
      
      何悦怿被这股热气吹得浑身发麻,颤.栗了一下,露了怯,连忙捂住耳朵,一弯腰,躲开了褚齐的‘禁.锢’。
      
      褚齐没想到他会躲开自己,挑了个眉头,一伸手又重新勾了回来,这回真的不能动弹了。
      
      “我,我还没想,你说了不逼我的。”何悦怿弱弱的说着,根本不敢挣扎,就紧紧的贴着墙壁,生怕褚齐让自己履行义务。
      
      “我是问你,沙卡鲁打算怎么处置。你回的我什么?”褚齐憋着笑意,分外正经的抱着人问。
      
      ......
      
      何悦怿快被自己的蠢气哭了,脑子呢?人褚齐哪就这个意思了,现在倒搞的自己恨.嫁一样!
      
      “明天全方位碾压他,让他心服口服!”何悦怿高声说道,试图掩饰刚才的愚蠢,只是一双耳朵让他的小算盘,无所遁形。
      
      ——第二天,剧组——
      
      今天的戏还是高强度的机甲拍摄,伴随着一点文戏,虽然先前的拍摄已经说明何悦怿的操作能力,然而上部戏的影响实在大。
      就连文捭都有些担心他流露出个一星半点的女气,又或者这张偏女气的脸,拍出来让人误会,在心里絮叨了好久,就是没敢去找何悦怿说。
      
      何悦怿独自坐在拍摄场景里,闭着眼睛想剧情,这段戏主要说他在.战.场受伤,送到后方治疗,然后发现一起被送来的沙卡鲁有可疑行为...
      
      “法卡奇,你还没睡?”沙卡鲁一打开门就看见病床.上的何悦怿晃动着自己的尾巴,转身关门的时候闪过了一丝厌恶。
      
      何悦怿抬眸,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沙卡鲁瞬间感觉自己像在野外,被饥饿的猛兽盯着,头皮发麻,“你...”
      
      “卡!”文捭皱眉起立,“沙卡鲁,这段不是你的台词,你接什么?”
      
      回过神来的沙卡鲁神色怪异,愣愣的站在原地,在一旁的海姐立刻起身道歉。
      文捭点点头,其实他也有被那个眼神吓到,只不过没沙卡鲁那么惊讶。
      
      剧情继续,何悦怿依旧看着他,只是眼里的寒意更深了些,但比起刚才又多了一丝威严。
      
      沙卡鲁撑着给了个笑脸,莫名心虚的走到自己的站位。
      
      “我看见你和多汽医生在一起,说些什么?”何悦怿声线平稳,没有质问,就是在平述事实。
      
      沙卡鲁刚张开嘴,又对上了他那双眼睛,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他是暗殁...”
      
      “卡!”文捭问题重重,沙卡鲁不算好,也不应该出这么多低级错误!
      
      何悦怿听到卡,立马卸下了那副神情,温和的像兔子一样,半点不见刚才的锐利。
      
      “对不起对不起。”海姐坐的远,没看见两人的眼神交锋,但也再次替沙卡鲁道歉。
      
      何悦怿收起了尾巴和耳朵,浅浅的笑着,“可能是前辈的伤还没好,有些精神恍惚吧?”
      
      精神恍惚?那不就是说他精神.病!沙卡鲁敏感的扭头看向他,抓紧了床单,手颤的不行。
      
      被人怒盯的何悦怿笑得春风拂面,让人感觉屋子里仿佛开了花一样,偏偏在沙卡鲁的眼里,就是恶.魔抽出了镰.刀。
      
      在何悦怿好心的解释下,文捭无奈暂时停下拍摄让沙卡鲁缓缓精神。
      
      “他针对我!”沙卡鲁刚走进化妆室,就一屁股坐在了化妆椅前,气愤的和海姐投诉。
      转念又想起外面那些笑他自作多情的话,还有何悦怿.妖.妖.娆.娆的勾搭褚齐的画面...气更加不顺了。
      
      海姐瞧他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放下手包,俯身照镜子,“那你想怎么样?之前有褚将军做靠山,你想怎么就怎么,现在,认清现实吧!”
      
      沙卡鲁烦躁的扫掉了桌上的纸质剧本,“大家都是看虚拟剧本,他特殊也就算了,还让文导叫我们一起背!”
      
      科技发达,剧本只要存在脑内,拍摄的时候在脑海一页页翻就行,偏偏何悦怿不习惯,都是自己背,结果昨天休息的时候被文导撞见了。
      文捭一直好奇他在《江山梦》里流畅的表演,这下想通了关键,随即要求全剧组在拍摄文戏的时候,都要背下剧本。
      
      “消消气,咱们现在得跟何悦怿做好朋友。”海姐只是扫了一眼,又把视线挪回了镜子,勾起了一个魅.惑的微笑。
      
      “不可能!我现在网上是什么人设你不清楚吗?”沙卡鲁喘着粗气,眼睛逐渐狠厉,“还有谁,能压褚齐一头!”
      
      海姐刚补好口红,美目一撇,“我帮你看过了,现在没人敢碰你。毕竟先前你才和那位一起进了医院,那些人望风而动,情况不明哪敢上门问价?”
      
      沙卡鲁本来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他刚入行的时候,海姐也帮他找了不少金.主,但是他台下的小性子太多,没一个能长久。
      没想到后来褚将军找上门了,他们刚安生的被捧了小两年,海姐还以为就此定下来了,结果竟然是假的。
      
      休息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沙卡鲁恢复了情绪,刚到地点就看见王储端着水杯在何悦怿身边嘘寒问暖,那个J.人还一副拒绝的样子!
      
      虚假.小.人!
      
      可是何悦怿真的不敢接过那杯水,瞧褚齐那个眼神...他怕接过水后,国盟后继无人,星际动荡不安。
      
      “舅妈刚刚演得真棒,那个眼神好帅的!比舅舅训人的时候还酷,威慑力满满诶!”
      凯拓昨天已经被教训了,结果今天还是冒着被舅舅事后算账的危险,半蹲在一旁,闪着自己的星星眼,一点王储的样子都不顾。
      
      “谢谢王储夸奖,其实我还有很多要学的,导演那边叫我了,先过去了。”何悦怿笑得很不自然,优雅的起身离开了那圈威压,这才舒了一口气。
      
      被留在原地的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没有任何交谈,一片寂静。
      离他们二十步远的工作人员骤感凉意,不敢往他们那边多看一眼,连忙挪走了设备,争取离他们再远一步都好。
      
      这边充当背景板的萨监制一言不发,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奢望不要被他们盯上。
      
      “萨监制,能给份总结报告吗?我想了解一下剧组拍摄进程。”
      
      可惜他的祈祷没有成功,凯拓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尘土,文质彬彬的朝他笑了一下。
      
      萨监制擦了一下额头不存在的汗,微微弯腰,“有的有的,殿下这边请。”
      
      凯拓点点头,汗毛直立,总算找到正当理由离开危险高峰区。
      
      褚齐没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然后看向不远处的何悦怿。
      
      “文导。”何悦怿笑得热切,“是刚才演得不对吗?”
      
      文捭摇摇头,“眼神给的很到位,等他说完第二句台词,可以考虑再尖锐一点,让人物立出来。”
      
      “还有沙卡鲁,如果被悦怿的眼神晃到,你就不要跟他对视,避开他,后期会帮你剪在一起。”文捭突然想起,把话题又转到了沙卡鲁身上。
      
      沙卡鲁不太高兴的接受了这个建议,看见何悦怿一脸坦然,咬.了.咬.内.唇,刺痛也叫醒了他的神智。
      
      剧情继续开拍,沙卡鲁没再对视何悦怿,可是表演依旧不在线上。
      沙卡鲁想不对视,偏偏一直被他带着走,眼睛就时不时的瞥过去了,等到回神的时候,已经被喊卡了。
      
      文捭双手环胸,脸上很难看,何悦怿演得没问题,完全按照剧本的要求,演出了他想要的法卡奇,可是沙卡鲁!
      之前没见他这么差,现在怎么连戏都接不住?难道被美到了?
      
      也不对啊,何悦怿这几条没有一丝女气,哪里...确实好看,难怪能一举拿下最佳女演员,啧啧啧。
      文捭琢磨的思路明显偏离了,屏幕回放的明明是两人的录像,结果他的眼睛全在何悦怿脸上,还有他背后的九条毛茸茸的尾巴...
      
      这一个眼神也没给沙卡鲁,还在心里吐槽演技,也就文捭能做出了。
      
      第四条开拍,何悦怿没再刻意为难,甚至是带着沙卡鲁入戏,总算把这段戏拍过去了。
      
      文捭回放了一遍,还是有点不满意,何悦怿明显没有前几条爆发力强。
      不过沙卡鲁和他不是一个等级的演员,能有这样已经算是他带的好了,该说不愧是拿了影后的演员吗?
      
      文捭的思路再一次偏离原先轨道,第三副导看他没有太大意见,招呼人开始撤退。
      
      两人的对手戏结束,剩下的就很简单了,只要何悦怿露出尾巴,晃几下,脸色惨白点就过了,毕竟一部电影不能全在医院进行。
      
      不耗费精神的文戏结束,全组迅速转换场地,又回到了机.甲.战.场上。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沙卡鲁运气不好,文戏对上何悦怿,武戏竟然也对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补13、14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