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大修】

      夏意迁最终还是给夏汉书留了口气,因为就在她下狠手的那一刻,因为太吵而被她关了小黑屋的233终于顽强的爬了出来。
      
      当看到她手上奄奄一息的夏汉书时,233险些给自家宿主表演一个当场昏厥!
      
      【啊啊啊啊啊!!!住手啊!您在干什么!干什么!】
      
      夏意迁缠在夏汉书脖颈上的马鞭又紧了两分,冷静道:【弑父。】
      
      233:……不是,这种事您能不能不要说得像是吃饭睡觉一般平静!
      
      才发现自家宿主竟是一个一言不合动手弑父的狠角色,233哭了:【夏汉书不能死!您是不是又把剧情给忘了!他是重要配角之一,他死了世界线会崩啊!】您以为是什么猫猫狗狗杀了就杀了吗?快松手,松手!
      
      是吗?夏意迁微微一愣,手上的力道就松了。
      
      夏汉书重重摔落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喉咙,费力的喘息起来。嘴里还不忘着求饶,“咳咳!咳咳咳!救,救命!放过我!咳咳咳!求你,放……”
      
      夏意迁看了看他狼狈不堪的模样,怎么样都没法从他扭曲的面容上看出他的重要性。
      
      【废物一个还能当重要配角,他能做什么?】夏意迁表示怀疑,夏汉书是真的废,能在夏家活到现在都是老爷子保护的好。
      
      233哪敢骗她,急忙解释:【我没骗您!原主也是从夏汉书手上夺的权,只不过她没您这么厉害,是在两年之后才将夏汉书推下台。夏汉书因为不服自己被夺权,在男女主对付原主的时候和他们联手搞垮了夏家。后来又因为太贪心,绑架了女主想要逼男主让位,然后被明惜泽杀死。不然男主一个白手起家的穷光蛋凭什么整垮夏家!】
      
      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说天凉夏就破了!
      
      夏意迁将鞭子收回缠起,放到书桌上‘哒’的一声轻响,吓得夏汉书浑身一个哆嗦。
      
      【我怀疑你当我傻,就夏汉书这种废物,一百个他加上傻哔男主不过是一脚碾死和两脚碾死的区别。】
      
      233也很无奈,幽幽道:【您以为原主是您?】
      
      能力强到令人发指,智力点点满就算了,心性手段也狠戾到无情,天生的上位者。
      
      虽然此夏意迁非彼夏意迁,但宿主进入原主身体里也十年了,又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夏汉书怎么也算是她半个生父了吧!
      
      结果呢?说杀就杀,还亲自动手,要知道就连夏汉书恨她至死,也只敢雇人杀她。
      
      这种魄力几人能有!
      
      如果将世界比喻成一个没有执棋人的棋盘,那么夏意迁就是那个掌控一切规则又无视规则的人,如果不是有主神的束缚,233怀疑她被投放到这个世界后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圈养男女主,强制性操控着他们走完剧情。
      
      就连它的系统商城在她眼里都变成了摆设!主神是从哪里捞来这么一个怪物的?
      
      【那么看来他是杀不得了。】夏意迁有些遗憾,她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次却要食言了。
      
      不过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233。你觉得,现在夏汉书还有胆子和我作对吗?】
      
      她是真的要他死,所以刚刚下手重了些,如果233晚一步出声,夏汉书现在应该就是一具尸体了。
      
      所以夏汉书对她的心理阴影不可谓不重,足以让他对她心生恐惧,将死亡与她对等再不敢犯,换算成具体表现就是他至少在十年里不敢和她对视,她和他多说一句话都能让他突发心梗而亡。
      
      她轻咳了一声,夏汉书立刻被吓到不敢吱声,就算眸光都涣散了也下意识的捂住嘴,将痛苦的呻/吟都硬生生逼了回去!
      
      生怕惹了她不高兴再给他来一下,与之前恨欲其死的嚣张模样天差地别。
      
      可怜的让233不忍直视:……是,是哦!
      
      233不由得抱着任务进度条嚎啕大哭,仿佛看到了自己无望的未来。
      
      它不过是一个只经历过两任宿主的宝宝,前两位宿主还都是人美心善的漂亮小姐姐,为了积分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听话又懂事,一拳打上去能嘤嘤嘤一天的那种。
      
      为什么这一次就来了个大魔王,辅佐难度成指数函数式上涨。
      
      它想死。
      
      “算了。”夏意迁摘下手套,如玉的指节插/入夏汉书的黑发中,然后指间收拢,狠狠向后拽去,以势不可挡的力道,强硬的逼迫夏汉书扬起了头。
      
      “呃!”夏汉书有着一张成熟而又精致的脸,哪怕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却依旧得天独厚的好看。
      
      头皮传来撕裂的疼痛,夏汉书的眼泪一下便落了出来,他惶惶的睁大双眼,抬头却对上了一双漆黑至极的眼瞳。
      
      这一次,在眩晕朦胧被血色浸染的视线中,夏汉书总算是看出了夏意迁眼中如视死物一般的冰冷。
      
      “求你,呼,求您,放过我!放过我!”夏汉书再不敢将她当成能任由他掌控的女儿了,这明明是个魔鬼!“我再也不敢了,呼呵,再也不敢了……”
      
      他甚至想不清之前的自己是如何有勇气与她作对的!
      
      夏意迁打量着男人和她有七分相似的面容,问道:“您真的再也不敢了?”
      
      夏汉书急忙点头,哪怕被扯痛了头皮也不敢放松,“不敢了!不敢了!”
      
      夏意迁满意的勾唇,没有什么温度的笑颜也美到无可挑剔,但夏汉书不敢欣赏。
      
      从这一刻开始,夏意迁就变成了能执掌他生死大权的人,是他不敢直视的存在。
      
      “我不杀您。毕竟爷爷他老人家刚走,也不乐意让您去打扰他清净。”
      
      生前为了这个蠢儿子操心劳力一辈子,死后没清闲两年又见到他,估计要被气到投不了胎。
      
      “但是。”夏意迁的停顿让夏汉书屏住了呼吸,“这并不意味着以后您依旧能像现在这般继续肆意妄为,我对您的耐心已经耗尽,所以为了您的人身安全。”
      
      如果忽略夏意迁手上的动作,她向着夏汉书说话时的声音足够柔和,看着他的眼神也足够温软,就像驯兽师训狗,给一鞭子的同时,不忘用糖作为诱哄。
      
      她轻声细语:“请您听话一些。”再听话一些。
      
      这样,她就当自己多养了条狗,身为一位仁慈的主人,才不会因为被畜生咬了一口就杀死他不是吗?
      
      ***
      让医疗队把夏汉书抬走后,夏意迁吩咐老管家将夏汉书的活动范围圈定在一楼内。
      
      她从前对他太好了,才让他的野心越发放纵,那就在他脖上拴住项圈,一举一动都被掌控。
      
      “您真的不留下来住吗?”老管家对于被抬出来抢救的夏汉书没什么感觉,夏汉书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但夏汉书一向不太看得起他们这些佣人,两人关系并不亲。
      
      再加上老管家知道夏汉书曾派人杀过家主,所以家主杀了他就杀了,就当打死了只整天只会嗡嗡乱叫的虫子。
      
      夏意迁笑笑:“现在暂时不用,最近比较忙,我过段时间再回来。”
      
      得了保证,老管家欣喜不已。
      
      在离开前,夏意迁突然想起件事。
      
      “麻烦朗叔把书房复原,有什么缺的向夏汉书要,少一件东西。”她的眸光森冷,“就打断他一条腿。”家里被夏汉书整的乌烟瘴气的,她看了来气。
      
      老管家毫不犹豫的点头应道:“好。”
      
      夏意迁交代完,就要回云迁。
      
      但刚被放出来的233不干了,它被锁在小黑屋这么久,一出来就被放了个大招,现在还惊魂未定。
      
      它硬生生将冷硬的机械音念出了几分幽怨:【宿主您最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夏意迁开着车,漫不经心的答道:【有吗?】她最近一直在很努力的工作加班,乖巧老实。
      
      乖巧这个词用在您身上可是要哭的哦!
      
      233很幽怨,非常幽怨,它必须要严肃指出宿主的错误:【您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男主了,这是严重的失职,要扣进度的!】
      
      夏意迁慢悠悠的打半圈方向盘,哪怕是超跑在首都也开不出它上千万的价值,什么时候都在堵车。
      
      【不是我不见他,我其实也想见,但见不到。】这不是她狡辩,到了她这个阶级,和男主之间的差距可不是说说而已。若不是她主动去见林清言,他这辈子都只配在财经频道里看到她的脸!
      
      之前为了刷脸,她每天往林清言打工的咖啡店跑已经是屈尊降贵,总不能让她再天天监视着林清言的动向然后去偶遇吧。
      
      之前夏意迁跑咖啡店的举动让属下误以为她喜欢喝那家店的咖啡,为了讨好夏总把咖啡店都买了下来,计划着要开成全球连锁,结果林清言辞职,夏总就再没去过。
      
      全球连锁倒是在进程中了,但他们本意是要拍马屁,又不是要开咖啡店!
      
      你说这气不气人!
      
      还有,那段时间施青竹每天上班脸色都是青的。
      
      茶水间的咖啡豆以每天上十公斤的速度消耗着,整个顶层除了夏总办公室,从走廊到秘书办公室里全是浓郁到呛鼻的咖啡味,都是他一人的功劳。
      
      外面的野花比较香啊!该死的咖啡!熏不死你们!
      
      233不听她狡辩,哭诉道:【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不准偷懒!您答应了要带我吃香的喝辣的,过人上人统上统的生活的!】
      
      夏意迁:……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话?
      
      【您有!】233哭唧唧。
      
      夏意迁叹息:【好吧,我有。】
      
      还能怎么办,自家的系统自己宠着呗。
      
      233觉得宿主在敷衍它:【最后一个重要人物马上就要出现,剧情马上就要走上正轨。您怎么也该再刷个百分之十的进度吧?】
      
      不然等剧情线彻底启动,再想快速刷分,可就难了。
      
      夏意迁笑了:【剧情的不可抗力会将一切误差引入正轨,所有的剧情线会自动黏合,我又不是来破坏剧情的,你担心什么?】
      
      可是您已经破坏了。233沉默的看着宿主停下车走进公司。
      
      男配三号正巧从总裁室门口经过,在看到宿主的那一刻,眼睛中霎时泛起的光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
      
      但233却清楚,他其实一早就等在电梯旁,直到看到电梯的数字上升到倒数第二层的时候,才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经过总裁办公室。
      
      然后,就‘凑巧’的撞上了宿主。
      
      夏意迁向着施青竹点点头,目光甚至没有在他身上多留一秒。
      
      施青竹停在夏意迁的身后,脸上雅致的笑意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时渐渐淡了下去。他面无表情的低头看了看手中随手拿来装样的文件,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施助!您看到我的KW13文件了吗?明明放在这了。”
      
      施青竹微笑转身,“没有看到。”
      
      “哎呀,明天就要上交!弄丢了的话我还要重印一份再去给各个部门签字,我再去问问别人吧,不知道是谁顺手拿走了,缺不缺德!”
      
      233打了个寒颤,可不是缺德,这些男配一个比一个可怕,不论是施青竹还是明惜择,亦或是即将出场的那位。
      
      所以说,男主傻哔点有什么不好?至少好控制啊。
      
      【宿主,您还记得我在进入这个世界前和您说过的话吗?不论如何,不要对剧情人物付出感情,因为不管他们一开始对您表现的有多么深情,剧情也会带着他们走上正轨。背叛,抛弃,是您在女配身份下永远无法摆脱的因果。】
      
      夏意迁从秘书汇报工作的声音里抽出一分心神,一针见血道:【你现在和我说这个,是明惜择出了问题,还是施青竹?】
      
      233看着控制面板上男配二号和男配三号对宿主已经满值了的好感值,和宿主对他们二人恒定不变从不曾有过波澜的数值,笑了:【不,我的意思是,您现在做的。】
      
      【非常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ERTY 15瓶;花莳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