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啊!你长没长眼!”一声惊呼打破了宴会上平静的表象。
      
      夏意迁寻声看去。
      
      身穿服务生服装的苏雅瑟瑟发抖的站在大厅中央,她的手上端着一个盘子,上面原本应该放着盛满美酒的酒杯。
      
      但此刻那盘上的酒杯却全部碎裂在了地上,各色的酒液溅了一地,酒香飘散,混杂出一股奇妙的味道。
      
      在苏雅的身前,一个身穿浅色礼服的女子对她怒目而视,女子的裙摆上染上了一片红的,白的的酒液,原本好好的裙子变得狼狈不堪。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给您擦擦!”苏雅慌乱的道歉,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向女子裙上擦去。
      
      吴梦退后一步挡开苏雅的手,满眼嫌弃,“擦什么擦!你知不知道这是根本擦不干净的!”
      
      她周围的同伴也纷纷附和:“是啊,你以为这是你身上的衣服,擦擦就能干净?”
      
      苏雅被这群衣着光鲜亮丽的女人们围在中间,在她们的冷嘲热讽之下红了眼眶。
      
      她是穷,是见识少,不知道这种高档的衣服被泼了酒擦不干净。她不是故意的啊,她也没想到地那么滑,她一时没站稳又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酒就洒了,但她真不是故意的!她们又何必这样羞辱她!
      
      眼泪顺着眼眶落下,苏雅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赔……”
      
      吴梦原本都不想和这个服务生一番计较了,看她那穷酸样除了道歉还能赔她裙子吗!
      
      但让她看不顺眼的是,她这个被泼了一身酒参加不了接下来的宴会的人都没哭呢!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哭成这个样子,她们是欺负她了吗?!
      
      嘿!让她哭的像个受害者一样,她还就不想放过她了!
      
      吴梦冷笑一声,原本都要脱口的‘算了’被她咽了回去,“赔?可以啊。这套礼服也不算太贵,但也是我今天第一次穿的。这样,我给你打个八折,你给我五万就好了。”
      
      五万!!!苏雅瞪大了双眸,连哭泣都顾不上了。五万!!这是她打工一年都不一定能挣到的数!她怎么可能拿的出来?
      
      她彻底慌了神:“我,我……”
      
      吴梦挑眉,“怎么?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你不是说要赔的吗?”
      
      没在楼上找到爸爸的安落落下了楼,就见大厅的一侧乱糟糟的围着一群人。她在旁边拉过一个人,皱眉问道:“那边怎么回事?”
      
      “好像是一个服务员不小心把酒洒到吴梦身上了。”
      
      该死!安落落低咒一声,她不过走开了一下就闹出这种事,现在夏总可在这里呢!他们就这样闹起来,是想要她的命吗?
      
      安落落急忙扒开人群要上前制止,却见那个惹了事正在默默垂泪的女服务生面前突然多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怎么了?”发现苏雅不见了的林清言急匆匆的找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已经习以为常了的林清言忽略了心底的无奈叹息,走进人群。
      
      “清言!”看到一直保护着自己的竹马出现,苏雅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委屈的躲到了他的身后。
      
      “小帅哥,这是你女朋友吗?你别误会,我们可没欺负她。”吴梦看到突然出现的林清言,因为他的外表还惊艳了一下。但见他一出现就把苏雅护在了身后,她又忍不住冷嘲起来:“是你的小女朋友把酒洒了我一身,害得我没法继续参加宴会,她说她要赔我,我现在只不过是告诉她要赔多少钱而已。”
      
      果然是这样,林清言叹了口气,也没有介意吴梦语气里的不善,温和道:“这位小姐,这件事是我们的不对,我替小雅和您道歉了。请问,您这件衣服要多少钱,我们赔给您。”
      
      他的态度很好,反而让吴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三万。”
      
      “你刚刚不是说是五万吗?”苏雅低呼一声,看着吴梦的眼神里燃起了怒火:“你骗我,这件裙子根本不值五万?!”
      
      林清言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苏雅再次激怒了吴梦,他也只能叹了口气。来参加宴会的人都不是缺钱的人,至于因为这一两万坑他们?这位小姐应该是看他态度好,所以好心少说了些数,小雅却……
      
      围观的众人都觉得这个被称为‘小雅’的服务生怕不是个傻子。
      
      林清言也不由得感到有些心累。
      
      吴梦怒极反笑,“我骗你?我用得着骗你吗?我说三万你还不乐意了是吧!行,那那么按原价赔吧!六万七。”
      
      “怎么又变成六万了!”苏雅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眼见着安落落就要扒开人群出声制止,夏意迁觉得要是等安落落出面了,今天估计就不可能有自己什么事了。
      
      于是在安落落出声之前,她先一步从露台走了出来。“这是怎么了。”
      
      夏意迁心下感叹,真是格外熟悉的场景啊。
      
      熟悉的女声传入每一个人耳中,众人纷纷不可思议的转过了头。
      
      就见那道穿着衬衫长裤却依旧不掩风华,精致莹润如稀世珍玉一般的美人施施然走出。
      
      可在场众人没有一人敢因为夏意迁过于精致的面容和过于年轻的年纪而看轻她,反而都在她随意散漫的扫过来的目光下而生出了一身冷汗。
      
      ……该死的,他们怎么会忘了夏总还在!夏总可是最讨厌吵闹的了!
      
      “夏总,对不起……”安落落的话音还未落,就被另一道更响亮的声音给压了下去:“夏意迁!?”
      
      我去!是谁敢用这种语气直呼夏总姓名?!
      
      安落落的目光冷了下去,和其他人一起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处。
      
      是苏雅。
      
      被人这般无礼的叫唤,夏意迁没有动怒,只是轻飘飘的看了眼苏雅。
      
      明明她的眼中没有什么情绪,却让苏雅骤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她哆嗦了一下,使劲拽住了林清言的胳膊才没有让自己跪下去。
      
      好,好可怕。明明上次见的时候,夏意迁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很温和的。
      
      夏意迁点头,却是向着林清言打了声招呼:“清言。”
      
      林清言在她清澈的眼眸的注视下低下了头,他莫名感到了难堪,为苏雅的无礼和每次见面都会在夏意迁面前展现出的狼狈。
      
      他的喉头干涩:“意迁姐。”
      
      然后,就如那天在‘烟元’里一样,他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看他的目光变了。从对他身份的不屑或是对他样貌的欲//望贪婪,尽数都变成了震惊与惊恐。
      
      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口中的‘意迁姐’三个字。
      
      “我记得我说过,以后要是再遇见麻烦,可以报我的名字。”夏意迁勾唇笑了下,眼睛瞥过面色苍白的安落落和吴梦几人,“这句话不仅是在‘烟元’里有效,只要在京都的高档场所里,报我的名字,应该都是有作用的。”
      
      吴梦要哭了,刚刚夏总看她了!看她了!她是不是要没了?她急忙解释道:“夏,夏总。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看把人孩子吓的。
      
      夏意迁实在有些奇怪,她真的觉得自己脾气还不错,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怕她。“不用道歉,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你的错。这样,这两个孩子都是我认识的,他们一时拿不出这些钱,我替他们赔你。”
      
      她的话是肯定句,意思就是不容人拒绝。
      
      虽然夏意迁嘴上说着不是她的错,但吴梦哪敢真的拿夏总的钱?但她也不敢拒绝夏意迁,只能眼巴巴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安落落。
      
      安落落:别看我呀!我也怕!
      
      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吴梦算的上是她的表姐,她也不可能真的看她得罪夏总。
      
      为的还是这种屁事!
      
      “夏总,这哪能说什么赔不赔的,不过是场意外,我带表姐去换身衣服的事。都是朋友,夏总您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啊!安落落在夏意迁饶有兴致的注视下红了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吓的。
      
      “我知道了。”夏意迁打断了安落落,再不打断她怕是要哭了。“附近有一个购物中心,算是我名下的产业,先让他们给这位……”她看了眼吴梦。
      
      “吴梦,您叫我吴梦就好。”吴梦急忙道。
      
      “给吴梦送一套衣服过来。”夏意迁眉眼温和:“既然吴梦不计较,那让苏雅给你再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
      
      “好的,好的!”吴梦和安落落连连点头。
      
      一旁因为插不上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只能沉默的看着夏意迁三两句话解决问题的林清言拉着苏雅上前,“小雅。”
      
      苏雅虽然蠢,但不是真的没脑子,只好再次道歉:“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裙子,请原谅我。”
      
      “没事,没事!”吴梦又是连忙摆手,虽然不知道夏总为什么和这种人是朋友,还愿意为她出头。但这不是她能质疑的,除了羡慕,她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嫉妒了。
      
      苏雅在那边道歉,林清言默默走到夏意迁身边,红着耳根道:“非常感谢您又帮了我们,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
      
      这都是第二次了,好像自己最近每次见到她都是这么的狼狈。林清言想着,心下突然有了几分不舒服。
      
      就是,不想每次都以这么难堪的模样出现在这个珍宝一样高贵优雅的人眼前。那会让他有一种,不配和她做朋友的自卑感。
      
      大男孩羞红着脸的模样甚是可口,并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才是更加诱//人的那个,夏意迁笑着摸了下他低下来的脑袋,细软的发丝手感舒适,还有股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
      
      安落落扭过头,强制性把目光从夏意迁那只放在男孩头上的手上移开,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发簪,心里莫名失落。
      
      夏意迁笑看着林清言慢慢红起来的面颊,柔声道:“一句话的事,算不上帮什么大忙,你不用这么内疚。”
      
      如果真的有愧于她,就赶紧麻溜的让她把剧情走完!
      
      旁边偷偷看向这边的人们立刻收回了视线,只当自己瞎了,私下却开始不由得猜测起来。难不成,这个小年轻是夏总看上的新欢?那就怪不得夏总会护着他了,但那个叫小雅的女生是什么状况,还有明少是要被抛弃了吗?
      
      可这个男孩和明少相比,还是明少的身份要更配夏总一些。颜值方面倒是不相上下,不过还是夏总最好看……
      
      呜!突然好羡慕明惜泽和这个男孩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