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但还不等他走到,就见施青竹先他一步坐上了后座的另一侧。
      
      明少被硬生生的逼停在了车外。
      
      夏总端坐在座上,只等开车。
      
      转眼却见车外立了个人。
      
      她好心问了一嘴:“怎么不上车,有人来接?”
      
      明惜泽摇摇头,“没有。”
      
      “那明少赶紧上车吧,夏总等下还有别的安排,时间耽误不得。”施青竹脸上扬着专职应付合作伙伴的温雅笑容,假意催促道。
      
      明惜泽完全当他是死的,只一心一意盯着夏意迁。
      
      早已习惯了各种注视的夏总淡定回视,半晌后收回目光。
      
      “不上车就自己回去,我等下还有事。开车。”夏意迁示意施青竹把车门关上,就要开车走人。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让她哄他?时间宝贵,耽误不起。
      
      夏总冷漠的模样让明惜泽意识到了她是说到做到,他再不做点什么她真能甩下他自己走人。
      
      收到夏总命令的施青竹已经瘫着一张笑脸打算关门了。
      
      只要门一关,夏家的司机绝对立马驱车走人,才不管你明家的少爷要怎么回去,在夏家唯有夏意迁的命令是绝对的。
      
      明惜泽委屈,明惜泽被逼的开口了:“我不坐前面。”
      
      啥?夏意迁已经拿起施青竹带来的文件在看了,坐车上无聊也是无聊,拿这个打发打发时间,冷不防听明惜泽来了这么一句,她当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不坐前面就坐后面,谁拦着你了?”
      
      “他。”明惜泽伸手一指。
      
      夏意迁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就和自家的总助对上了眼。施青竹纤细卷翘的眼睫轻颤,浅色偏青灰的眼眸如山崖间初晨泛起的薄雾,温柔而缥缈。男人向她笑的温和又乖顺,像只等着人顺毛的大型犬。
      
      可惜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夏意迁就没被他这张漂亮脸蛋诱//惑过。
      
      夏意迁:……他不是一向坐副驾的吗?
      
      “你什么时候坐后面来的?”
      
      施青竹毫不心虚的答道:“刚刚。”
      
      “那你去前面,让他上来。”夏意迁不想再跟他们磨蹭,施青竹要更听话一些,她直接命令道。
      
      夏总的命令是绝对的,哪怕心中再不想听,面上一定要乖巧。
      
      不然施青竹也坐不稳现在的这个位置,他能在夏意迁身边一待就是三年,偶尔还敢对着她放肆一点。靠的不仅仅是过硬的能力,还有听话识趣。
      
      “是。”施青竹动作优雅,又格外缓慢的下了车,向着明惜泽抬手示意道:“明少,请。”
      
      明惜泽带着胜利者的好心情对施助笑了笑,难得礼貌一次。“多谢。”
      
      施青竹“嘭!”的一声迅速关上门,差点夹到了明惜泽脑后的小辫子。
      
      不过是靠着一张好脸换得夏总宠爱的蠢货,沾沾自喜真以为夏总非他不可了。
      
      他等着看他被夏总抛弃后摔得有多惨!
      
      车飞速驶出。
      
      车上一片静谧,夏意迁低头翻看着文件,只剩纸张翻页的‘唦唦’声。
      
      施青竹从前座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阵沉默:“夏总。”
      
      “嗯。”什么事?
      
      “张俊国的事已经处理好了,林清言那边也做好了安排。”
      
      嗯?张什么国?林什么言?突如其来的两个名字一个陌生一个耳熟,但说实在的,夏意迁一时都没在脑海里对上号。
      
      看出了夏意迁淡定表面下的茫然,施助体贴的提醒道:“就是之前您和我说的在‘烟元’里……”
      
      他这一提醒,夏意迁总算是想起来了,怪不得林清言这名字那么耳熟,那可是她以后要强取豪夺的对象。
      
      她竟然一时没想起来,罪过罪过,要是让233知道,怕是要哭她不敬业了。
      
      “我知道了。这种事你看着处理就好,以后不用专门给我汇报。”若不是怕林清言和苏雅折在外人手里,夏意迁对这两人的事情不感兴趣。
      
      哪怕知道夏意迁没看他,施青竹依旧笑着点头道:“好的。”
      
      但施青竹此时提起林清言自然不是在无的放矢,陌生的男性姓名悄然传入明惜泽耳中。
      
      他微微皱了下眉。
      
      从没有听过的名字,哪家献上来的礼物?
      
      施青竹自后视镜中捕捉到了明惜泽这一刹的异样,满意的收回视线。
      
      翻看完方氏集团的设计方案,夏意迁心里已经有了个大致的处理计划,她抬手合上文件,却发现在这份厚重的文件下竟然还放着一个薄薄的文件夹。
      
      附件?
      
      回去的路还有一段时间,她顺手翻开了这看起来不过两三张纸的文件。
      
      但里面的内容明显不是她所想的,一翻开蓝色的文件夹封映入眼眸的就是一张放大了的证件照。
      
      照片上的男孩看起来年岁不大,一向只有更丑没有最丑的证件照都摧毁不了他清隽的容貌,他的神态温和,眉眼间依稀可见淡淡的青涩,抿起的薄唇扬起一个不太自然的弧度。
      
      黑亮的眼睛应该是在正对着看着镜头,有清亮的光在他瞳孔里闪烁。
      
      看起来眼熟的紧。
      
      夏意迁皱起眉,“施青竹。”她扬起手中的照片,“这是什么东西?”
      
      施青竹回过头,待看清了她手上的照片后露出了一个有些惊讶的神情,歉意道:“这是之前调查的有关林清言的资料,抱歉夏总,我刚刚忘记把它拿出来了。”
      
      夏意迁沉下了面色。忘记?施青竹可不是会连这种事都忘记的人,他是故意的。
      
      还不等她开口质问,明惜泽突然凑了上来,从她手中拿过了照片。
      
      他看着照片上青春靓丽的大男孩,圆润的指尖轻轻点在照片上,在林清言的‘脸上’留下了一个个月牙状的印记。“挺漂亮的男孩子,看起来还在上学吧,年纪太小。你喜欢这样的?”
      
      “二十三岁,不算小。”夏意迁哼笑一声,将照片卷起,推开明惜泽凑上前的脸。
      
      施青竹:……重点是这个吗?您不否认您看上这小子了吗?
      
      但夏总一向洁身自好,这么多年来近身过的情人不超过五个,唯一一个为外人所知的只有明惜泽。
      
      还是因为明、夏两家的长辈定有婚约。
      
      恰好落在了夏意迁和明惜泽身上。
      
      不过夏总从没有承认过两人间的婚约,但也没有否认过。
      
      现在这个突然出现,让夏总破例主动出手相助的林清言,就是个很微妙的存在了。
      
      明惜泽不可能容他的。
      
      果然,明惜泽叹息一声,然后倾身向夏意迁靠近,骨相极佳的眉眼只在夏总面前才展露温顺柔和,修长的指虚握住她纤细的腕骨,薄唇落在微凉的指尖。
      
      男人眼睫撩起,黑眸清亮,从下而上勾起,眼角弧度是独属于男性气质的醇厚惑人。
      
      “我不如他好看吗?”为什么要将注意分给别的男人?
      
      坐在前排的施青竹呼吸微沉,指尖陷入掌心。
      
      他有些后悔将林清言摆到明惜泽眼前了,他怎么忘了这家伙是个妖妃。
      
      把手放下,夏总也是你能随便碰的!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沉默的升起隔板。
      
      夏意迁任由明惜泽的气息一点点的侵袭而上,在他即将碰到自己的唇时伸手隔开。
      
      “好了。”
      
      适可而止。
      
      夏意迁的目光淡淡从明惜泽眉眼间扫过,伸手将他散乱的发丝理顺,下令道:“坐回去。”
      
      对着这个时刻都想往自己身上缠的家伙,夏意迁有些无奈。
      
      大意了,她不应该碰他的。
      
      在世界线中,明惜泽是夏意迁的未婚夫,但两人之间是纯粹的商业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后来明惜泽通过原身认识了女主苏雅,很快就被女主的单纯善良所吸引,于是立马就解除了和原身的婚约,投入了女主阵营。
      
      并在后期为男主打压原主很是出了些力,可谓是叛徒本叛了。
      
      虽然如今的夏家因为夏意迁的接手,地位和明家已经拉开了差距。
      
      但为了剧情,夏意迁没有拒绝明惜泽的接近。
      
      唯一偏离剧情的就是她无意中碰了明惜泽,但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明惜泽不是男主不需要为女主守身,碰了也就碰了。
      
      但谁能想到明惜泽这般黏人,夏意迁偶尔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将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她身上的明惜泽撕下来,夏意迁扣好被解开的衣扣。
      
      明惜泽还要往她身上蹭,被她捏着脖子压在了座椅上。
      
      “我等下还有事,再胡闹就给我滚下去。”
      
      明惜泽不死心,“那明天……”
      
      “也有事。”夏意迁笑着拒绝,不容抗拒的语气。
      
      总算把明惜泽制住了,夏意迁敲敲隔板,然后在隔板降下后将林清言的照片一把甩到了施青竹身上。
      
      “施青竹,以后你要是再把这种东西交到我手上,就自己收拾收拾滚蛋!”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他的小心思,挑拨离间也要使对地方。
      
      这么短的时间明惜泽应该没有得手。
      
      就算被夏总训了,施青竹依旧松了口气,镇定的接过文件,“抱歉夏总,以后不会了。”
      
      明惜泽已经知道了林清言的存在,这就够了。
      
      下一个目的地到了。
      
      夏意迁下车,抬手按住想要跟着她下车的明惜泽,一个眼神定住想要开门的施青竹。
      
      她向着司机吩咐道:“把他们两个送回去。”
      
      “是。”司机二话不说直接开车。
      
      夏意迁转过身,眼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酒店。
      
      酒店里应该是有什么重大活动,宴会厅全包了,门外放着一排排高大的花篮,一辆辆高档豪车来来去去。
      
      今天夏家司机开的是辆宾利,混在一众顶奢超跑中实在不起眼。所以一开始,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辆来了又走的车。
      
      但架不住从上面下来的人实在是打眼!
      
      夏意迁一转身,明里暗里投来的目光都亮了几个度。
      
      “夏总怎么来了?!”
      
      “没听说今天夏总也来啊!快,快给爸爸打电话!”
      
      夏意迁身上换了套衣服,但也就是衬衣配西装裤,没多正式。
      
      在金碧辉煌的宴席中看起来就显得有些过于漫不经心了。
      
      但这不打紧,她人来了就是最大的惊喜了。
      
      酒店门前,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言笑晏晏的在招呼宾客。
      
      她应该就是这次宴会的主角,一身华丽的长裙,精致的妆容礼貌得体的和来往的客人寒暄。
      
      夏意迁向门口走了两步,周围的人纷纷慢下了脚步。
      
      但因为事先并没有收到夏总会来的消息,众人也不敢随意上前搭讪,却也不想离开。
      
      这微妙的景象很快就引起了小姑娘的注意,她转眼看来,等看清缓缓向她走来的人的面容后,小嘴惊讶的张成了一个圆。
      
      “夏总!?”
      
      夏意迁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锦盒,递给了小姑娘:“落落,生日快乐。”
      
      安落落急忙双手接过,无措道:“我,我不知道您要来,都没派人去接您,这真是……啊!我去叫我爸爸来接待您!”
      
      “无事,我这也是临时决定要来的,就不用麻烦安总了。”夏意迁摇摇头。
      
      她这话就有些不请自来的意味了,但其实安家也向夏总递过请帖,只不过夏总一向不会出席这种等级的宴席,安落落也就默认了夏总不会来。
      
      不然怎么也该她爸爸出面接待夏总。
      
      此刻听到夏总这么一说,安落落放下心来,既然是临时决定的,那夏意迁应该就不会怪罪她父亲没亲自迎接。
      
      她小声和身旁的朋友说道:“快去叫我爸爸下来。”
      
      朋友点点头,急忙转身离开。
      
      安落落这才亲自领着夏意迁走了进去。
      
      宴会还没开始,安落落也不敢把夏意迁一个人丢在宴厅里面,但她也不知道该和夏意迁说些什么。
      
      虽然两人年岁相仿,但身份地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她不过是靠着家族蒙荫才能肆意潇洒的二代子弟,夏意迁却已经是能撑起整个夏氏的掌权人了。
      
      别说拿她和夏意迁相比,就连她父亲在夏总面前都得装孙子。
      
      这样身份差距巨大的两人,有什么话题能聊到一起的?
      
      安落落急的额头都在冒汗,她都恨不得能有人来和夏意迁搭讪。
      
      但今天来参加她生日的人大部分都是她的同辈,有几个人敢上前打扰?
      
      夏意迁倒是安然自若,顺手端起了杯红酒,就随意走动起来。
      
      她态度散漫在大厅里环视一圈,暂时没有看到她要找的目标。回头一看,跟在她身旁的小姑娘因为她的沉默不语吓得都快要哭了。
      
      “你是不是还有事要忙?”她有这么吓人吗?夏意迁有些疑惑,她一向觉得自己待人的态度温和有礼。
      
      怎么说也不应该把小姑娘吓成这样。
      
      安落落一惊,连连摆手,可不能让夏总以为自己不耐烦陪她:“没有,没有!”
      
      “行了。”眼见着小姑娘头摇的发型都要乱了,夏意迁伸出手,扶了一下她发上摇摇欲坠的珍珠簪。“你客人那么多,我自己转转就行。”
      
      “这怎么好……”安落落在夏意迁的手下乖得像只性格娇弱的家猫。
      
      感受到夏总微凉的手指轻轻摆弄她头上的发饰,这下小姑娘不仅是眼红了,就连脸都开始发热了。
      
      夏意迁对这种梳妆打扮类的活不拿手,照样子把簪子插回安落落的发鬓里就算完事了,她左右看了眼,觉得还比较满意:“不打紧,去吧。”
      
      安落落听出她语气中不容抗拒的命令,哪怕知道这样也不妥,但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她得赶紧把爸爸叫下来,夏总既然出现了,那等会儿来的人可就不会只是她现在邀请的人了,到时候的场面她怕是应付不来。
      
      系统233冒出来刷存在:【宿主,宿主,我还以为你忘了今天的剧情了呢!吓死我了。下次您能不能不要再关我小黑屋了,要是错过了重要剧情,接下来的世界线有可能会乱套的。您说过要带我升职加薪,登上主神榜第一的!】
      
      不能说话不算数的!
      
      【是吗?我不记得我说过。】夏意迁一句话把233怼了回去。
      
      她见自己的出现让原本热闹的大厅里都弥漫起一股尴尬不自在的气氛之后,干脆转身走去了露台。
      
      233打滚撒泼:【宿主大大您不能这么没有上进心!】
      
      夏意迁全然无视了233的控诉:【行了,安静。今天的剧情是什么,你再和我说一遍。】
      
      ……她果然没有好好听它说话,再这样下去你会失去宝宝的!
      
      233想哭,却也拿宿主无可奈何,毕竟是它好不容易从其他系统手中抢来的宿主,除了供着还能怎么办呢?
      
      【今天的剧情是安落落在生日宴会上和来做服务生的女主起了冲突,同样来当服务生的男主上前帮忙却因为身份问题而无能为力,这时宿主大大就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和安落落battle一番,救下男主顺便救下女主……】
      
      夏意迁一时沉默,这就是古早言情世界的男女主吗?怎么在哪都当服务生。
      
      【美救英雄这种套路我不排斥。】都做过一次了,业务不生疏,【但你要我和安落落对上,我只要出面了,她爸爸都要给我跪下你信不信?】
      
      233当然信啊,看看宿主大大刚刚什么都没干就差点把小姑娘吓哭了,要是和宿主battle安落落怕是能以死谢罪。
      
      在原时间线里的原主还没接手家族产业登上霸总之位,也就是个普通二代,安落落自然不怕她。
      
      可现在,别说其他,夏意迁在这里,安落落有没有那个功夫和女主起冲突都是个问题哦!
      
      233陷入了沉思,233哭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