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砰!”
      
      新环会所的弓箭场内传出阵阵利箭入靶的砰响声,施青竹拿着一叠文件,懒散的靠在馆场门口。
      
      夏意迁才从马场上下来就赶来了弓箭场,她的身上还是一套雪白的骑装,收束的袖口和腰身也并不会妨碍她拉弓的动作。
      
      抬手,搭箭,扣弦,开弓,瞄准,放手。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银白色的羽箭激射/而出,化身为一道银色流光,稳稳射/入靶心。
      
      一旁的教练吹响哨声,记分的箭童站在靶场旁,报分时激动的声音已经变成习以为常的平静:“内十环,记十分!”
      
      夏意迁放下手中的长弓,向着身侧的男人投去一个示意的眼神:“该你了。”
      
      站在她身侧的男子身形高挑,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襟右衽交领长衫,窄袖和下摆开衩处都绣有暗金色凤尾纹,在行走间暗色翻滚,隐隐绰绰。
      
      听见夏意迁和自己说话,男子偏过头,侧颜线条如远山叠峦,眉眼清隽,容色绝佳。
      
      他抬手拿起一旁桌子上的长弓,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上位者的矜贵之势。柘木而制的弓臂份量十足,他一手握弓,一手屈指,在那雕花刻叶的精致弓身上轻轻一弹。
      
      “好弓。”
      
      夏意迁瞥他一眼,笑道:“好弓也要配好射手,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进步。”
      
      明惜泽似笑非笑的转头,明明是一头清爽的短发,在他摆头时却有一条细长的小辫儿从他的身后悠悠晃出,在夏意迁眼皮子下嚣张的荡了又荡。
      
      目光随着晃动的弧度来回一瞬,夏意迁转过头。
      
      明惜泽的声音如他的人一般干净清澈,不急不缓:“若我赢了,可有什么奖励?”
      
      “奖励,你想要什么?”夏意迁微微挑眉,想到自家‘小辈’间流行的赌注,温和道:“南山那处避暑山庄,你若是能赢我,送你如何。”
      
      夏总眉眼含笑,神色淡然,仿佛口中随意便可送出的礼物并非是价值数亿,占据了京都最清净优美之地的有市无价的私人山庄,而是路边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
      
      若是真有夏家的小辈在场,怕是要给自家家主跪下,抱着人大腿哭。
      
      祖宗唉,他们平常玩玩赛马之类的赌//博性//游戏,赌注撑死就是车啊房啊。您一出手就是一座价值连城的山庄,好东西给自家孩子留着不好吗?
      
      明少倒不讶异于夏总的大方,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他真正想要的——目光不动声色的落在身侧负手而立的女子身上。
      
      从明惜泽的角度看去,在艳阳之下,雪川冰谷里诞生的玉美人,抬眸遥遥望来。
      
      对上那双波光潋滟的双眸,明惜泽只觉得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脑顶直灌而入,转瞬间便流入四肢百骸,酥麻的感觉让他的呼吸都不由得随之停止。
      
      夏意迁的眼睛不是时下女性常见的圆润杏眸或是妩媚桃花眼,她的眼型轮廓分明,略显几分凌厉,却又在眼尾处微微上挑,柔和了过于锋利的棱角,反而带上了多情的撩人意味。
      
      一眼望去,墨色的眼瞳乌黑至极,仿佛深不见底的寒渊,隐隐耀光,却又连星辰都能吞噬。
      
      她身姿优雅的站在那里,一身气息内敛,眉眼精致从容,冷白的肤色如玉,又如长剑出鞘时折射出的寒光。
      
      美人如玉剑如虹。
      
      颦笑皆可杀人。
      
      明惜泽搭在弓上的指节不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他的舌尖抵在犬齿上,锐利的齿尖划破了舌面,喉结滚动间将一切渴望与欲求悄然吞咽入腹。
      
      “今晚有空的话,陪我回次家吧。你有很久没来过了,我爸妈最近都在念叨你。”
      
      夏意迁眸光微动:“今晚不行,明天可以。但前提是你能赢我。”
      
      她无视明惜泽沉默的注视,抬手示意,“五支箭,你能射中两次十环,就算你赢。”
      
      站在场外等着夏总的施青竹忍不住笑了,该说夏总对明少是放水了还是没有呢?
      
      若是真的比试,明少没有半分赢过夏总的可能,但五支箭,两支十环。
      
      施青竹看向箭靶,银白尾羽的箭是夏总的,支支十环,在十环圈内围成一个漂亮的花型。
      
      而明少……不说了,给人留点面子。
      
      也亏得夏总最近脾气好了不少,才肯陪着明少胡闹。
      
      明惜泽面色依旧从容,他抬手,修长如玉的手指搭在弦上,搭箭,肩平如山,开弓,弦弯如月,松手,箭稳如鹰。
      
      暗金色的利箭随着‘唦’一声轻响而出,以势不可挡之姿向靶心飞去。
      
      然后偏离轨道钉入了红色靶圈上。
      
      哨响,箭童报分:“八环,记八分!”
      
      明惜泽垂下手,神色自若的取出下一支箭。
      
      夏意迁目光远远望向箭靶,鼓了鼓掌,鼓励道:“不错,确实比以前有进步。继续。”
      
      明惜泽沉息,接下来四箭一箭比一箭谨慎。
      
      可惜。
      
      夏意迁身姿如竹,转眼看向明惜泽,声音里说不出是叹息还是无谓:“还是差一点。”
      
      五箭,只有一箭十环。
      
      夏意迁走近明惜择,伸手撸了一把他的小辫子,软软的发丝从她掌心划过,尾端毛刺刺的触感带来一阵痒意。
      
      手感不错。
      
      “愿赌服输?”
      
      明惜择乖顺的半敛着眸,任由夏意迁撸猫一样的撸着他的发,从鼻音里发出一声细小的哼声:“嗯。”
      
      不情不愿的。
      
      于是夏意迁笑了起来,她将明惜泽的发尾缠于指尖,再松开,看着那一小缕细丝在脱离她的指尖后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闹脾气了?”
      
      明惜泽凝视着她,“没有。”
      
      但眼中明晃晃的委屈,被欺负狠了一般。
      
      可惜冷酷无情的夏总从不为美人所动。
      
      夏意迁附身从他身侧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箭,再拿起桌上的弓,利箭搭弓,稍一秒准,射!
      
      “砰!”暗金色尾羽的利箭势如破竹,狠狠劈开了前一支箭的箭尾。
      
      箭童凑上前看分,待看清箭头射/入的位置后倒抽了口冷气。
      
      “十环!”这一箭不偏不倚,正正好劈开了明惜泽唯一一支射在十环线内的箭的尾羽,然后擦着箭身而过,刺进中心点。
      
      毫无偏差,精准至极。
      
      夏意迁回首,向着明惜择微微一笑。“有时间了回去多练一练,下次若有机会再战,可别再输了。”
      
      情人闹脾气了怎么办?实力碾压,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明惜泽:……
      
      “把那边的孩子召回来吧,站这么久别晒晕了。”将弓收回包内,夏意迁对着身侧的裁判吩咐了一句。
      
      “是。”裁判应下,然后立刻掏出了对讲机。
      
      夏意迁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
      
      虽是在秋季,但今天的太阳挺大,还是有些热。她顺手解开外套的衣扣,里面黑色的修身衬衣勾勒出完美的身线。
      
      明惜择的目光在夏总衣领下不经意露出的精致锁骨处定格了一瞬,在夏意迁看过来之前镇定的收回了视线。
      
      眼见着夏意迁转身向场边的施青竹走去,他急忙抬脚跟上,行走间长衫两侧的开衩处露出了他被白色收腿西装裤包裹的修长双腿。
      
      中西式的混合搭配,穿在他身上却是一点也不觉突兀。
      
      “夏总,明少。”施青竹率先向两人点头微笑。
      
      “施助。”明惜择淡淡回应,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而过,又很快重回到夏意迁身上。
      
      习惯了明惜择这副除了夏意迁谁都懒得理的死模样,施青竹将手上的文件递给夏意迁,恭敬道:“这是方氏集团送来的第三期东滨苑影视城开发建设的合作方案,情您过目。”
      
      “怎么追到这来了?不过两天假,你都不让我好好休息下。”夏意迁睨了他一眼,没有接。
      
      施青竹嘴角的弧度不变,男生女相的精致面容因为他一身的文雅之气而显得一点都不弱气,反而衬出了股禁欲之感。
      
      高挺鼻梁上架着的斯文败类标配细金丝边眼镜愈显儒雅气息,狭长的浅色凤眸抬眼望来时,衣冠禽兽的气息扑面而来。
      
      施助一点也不尴尬的收回了被嫌弃的文件,“算不得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不过我正好经过这里,在外面看到您的车了,进来看看您。”
      
      什么合作方案,不过是掩饰他刻意来偶遇夏总的借口罢了。
      
      明惜泽敏锐的察觉到了他未尽之言中的意味深长,冷眸望去。
      
      施青竹笑着回视,全然无视了他眼中的威胁。
      
      夏意迁没有管他们之间对视时的电光火石,或者说是注意到了也懒得搭理。
      
      “看来以后我放假的时候不能给你放假,不然休息都不得安生。”夏意迁向外走去。
      
      三人并排走出弓箭场,步下高大台阶时分站在夏意迁两侧的男人们同时伸出了手。
      
      “小心台阶”x2
      
      ……不过就是下个楼梯,至于吗?
      
      夏意迁先看了眼施青竹,男人识趣的收回了手。
      
      她转首再看眼明惜泽,他向她眨眨眼,固执的伸着手。
      
      “我还不至于走个台阶都要摔吧。”夏意迁敛眸,低声笑了下:“听话。”
      
      被拒绝了,明惜泽的手指蜷了下,怏怏不乐的放下。
      
      夏家的司机已经开着车等在会所外面,施青竹为自家boss拉开车门,手体贴的抵在车门框上,待夏意迁坐近车里后,利落的关上车门。
      
      走在施青竹身后的明惜泽脚步一顿,然后向车的另一侧走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