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在和同事确定了夏总的位置后,保镖立刻带着身后明显神色不悦的小祖宗向夏总的方向进发。
      
      ‘烟元’场地极大,被划分成了数个区域,他们现在和夏总所在位置几乎是成对角线的。
      
      而且不过前行了几步,明惜泽就敏锐的发现了周围人的小动作。
      
      有不少人在若有若无的阻拦着明惜泽和保镖前行。
      
      或是站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挡道不让位置,或是阴晦的用身体将保镖挤的难以前行。
      
      倒是没有人敢动明惜泽,但带路的是保镖,这就足够减缓他们的前进速度了。
      
      明惜泽不过心念一转,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意思。
      
      ‘烟元’的客人非富即贵,而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年轻一辈有几个人敢说对夏总没有点心思。
      
      他占了夏意迁身边的位置,就少不得会有人眼红。
      
      知道夏总护短,他们不敢明着和明惜泽对上,但暗里使点绊子还是可以的。
      
      明惜泽勾了一下唇,冷眼扫视了圈身侧的众人,抬手拍了下艰难开路的保镖肩膀。
      
      他的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周围的人听清楚:“速度快点,谁再挡道就将人踹出去。若惹了事,我给你背着。”
      
      保镖是真的憋屈,毕竟那些挡道的人不敢动明惜泽,小动作都使他身上了。
      
      刚刚跟在夏总身后的时候就够艰难了,怎么给明少开路的难度又更上了一层楼?
      
      作为夏总的人,保镖自然也不怕事。“是!”
      
      明少的命令一下,保镖立刻挥手推开身前的人群,谁敢不让路,抬脚就往上踹!
      
      安廷集团出来的保镖皆是身经百战,能跟在夏总身边的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手上都是沾过血的。
      
      当然保镖也不敢真的弄伤‘烟元’的客人,但就算是他控制了力度的拳脚,也没几个人受得起。
      
      围着明惜泽两人的人群如鸟兽散。
      
      不散不行,拳脚无眼,落在身上是真的疼!最主要是明少亲自发话要保镖动手,他们被打了都是被白打!
      
      没有了周围人的故意使坏,明惜泽和保镖前进的速度立刻快上了许多。
      
      但他们还没走多远,一道瘦弱的身影灵活的穿过了保镖的防线,一头撞进了明惜泽怀里。
      
      “哎呀!”
      
      醉醺醺的苏雅摸着自己被撞疼了的脑袋,眯着眼抬起头。
      
      一张漂亮到让人目眩神迷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偷偷背着林清言做了试酒师的苏雅刚刚喝了不少酒,她的酒量比林清言更差,喝了一轮下来人都傻了。
      
      此刻看到眼前比清言还要漂亮上几分的小哥哥,她傻傻笑着,顺着心意抬手向人脸上摸去。“小哥哥,你是神仙吗?怎么长得,长得这么好……”看
      
      看着扑腾进怀里的醉鬼,明惜泽的脸彻底黑了。
      
      众人皆知明家小少爷性情古怪,除了夏总没人压得住。所以虽然明惜泽长了副极好的相貌,但甚少有人敢打他的主意,特别是在他跟了夏意迁之后,同个圈子里的人不是对他羡慕嫉妒恨,就是怕碍了他的眼避着他走。
      
      倒也有人打过用美人计让明惜泽出轨,然后让夏总抛弃他的念头。
      
      但美人计,美人计。什么美人比得过夏总?
      
      所以从没被人投怀送抱过的明少,今天突然被人扑进怀里,竟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躲开。
      
      为自家夏总守身如玉的明少简直恨不得违背自己不亲手打女人的原则动手掐死怀里的女人,结果苏雅不仅不赶紧识相的滚开,竟然还敢来摸他?!
      
      在女人的手即将碰到他的前一秒,明惜泽一把推开她,怒声喝道:“你想死!看着干什么,给我往死里打!”
      
      明惜泽真的气急了,眼都红了。
      
      “明少,这……”保镖有些犹豫,他也不好和一个女孩动手啊!但看着明少像是被流氓玷污了的小姑娘般气红了眼,保镖狠下心。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是怎么从他身边溜过去,精准的扑进明少怀里的。但这是他们家夏总的男人,你敢碰就是不要命了!
      
      “小哥哥你推我干什么呀?”可怜苏雅被猛地推开,差点摔倒在地,还没等她站稳身子,就感觉到前不久才受过伤的腰传来了熟悉的痛感。
      
      “啊!!!”
      
      保镖一脚踹到苏雅身上。
      
      同样的部位,同样的被踹,这回可没有夏总好心接住她了。
      
      苏雅被踹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一侧堆满酒的桌子上,玻璃破碎的声音响彻全场!
      
      ***
      等夏意迁让保镖扶着半醉的林清言出来时,就发现外面震耳的音乐全都停了下来,人群静默的围成了一个圈。
      
      “怎么回事?”夏意迁走上前。
      
      最外围的人不耐烦的回头,看清来人后立刻变成笑脸:“夏总!”
      
      “嗯。”夏意迁温和轻笑,目光望向圈内。“发生什么事了?”
      
      被问的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就是凑个热闹,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没看见,但还是不免激动的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人在打架?”
      
      “打架。”谁敢在‘烟元’和明惜泽打架?夏意迁点点头,“请让一下,我需要进去。”
      
      “好的好的!”男人急忙退让,顺便拉开前面的人:“赶紧让开,夏总要进去!”
      
      “夏总!”
      
      “快让开,夏总来了!”
      
      包围圈让开了一个口子,夏意迁带着保镖和林清言缓步走进去。
      
      一抬眼,就看到明惜泽在动手脱着身上手工定制的长衫,露出里面雪白的内衬,然后随手就将那件价值不菲的长衫扔在了一旁。
      
      明惜泽脱完衣服后低着头用湿巾使劲擦着手,白皙修长的五指被擦到通红。在听到周围的动静后,他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走来的夏意迁。
      
      然后夏意迁就眼睁睁看着他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般红了眼眶,“意迁。”
      
      活像个没戒奶的孩子。
      
      “这又是在做什么,谁招惹你了?”夏意迁无奈叹息,迎着他殷切的目光走上前去。
      
      才靠近几分,明惜泽就要往她身上贴。但也因此,露出了被他挡在身后昏倒在一片玻璃渣中,生死未知的苏雅。
      
      ……
      
      夏意迁前进的步伐僵住了。
      
      【我屮艸芔茻!】233艰难的从小黑屋挣扎出来,整个系统都吓傻了:【那是女主?!那T*是女主?!】
      
      【如果你没有瞬间失忆的话,那就是苏雅。】夏意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233抱头尖叫:【谁干的!女主有仇人?她是不是蠢!没本事还要去招惹人!】
      
      【还能是谁,明惜泽站那呢。】
      
      ……233不说话了,它真的没遇到过这种状况,一个男配想搞死女主就算了,怎么又来一个?!
      
      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夏意迁是救了女主救男主,救完男主又要去捞女主。
      
      一个没注意他们两个当中就要趴一个。
      
      她不是来当恶毒女配的,她是来当救火队的!
      
      幸好林清言刚刚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了,昏睡了过去。
      
      不然又是一场好戏。
      
      “站住。”夏意迁止住上前要抱的明惜泽,冷静的指着他身后的苏雅问道:“那是怎么回事?”你把人打死了?
      
      明惜泽听话的停下,回头看了眼苏雅,眸光冰冷。“她找死,我就让人送她一程。”
      
      “叫医生了吗?”夏意迁绕开他,在苏雅身边站定。她蹲下身,探了下苏雅的脉搏。
      
      还有气。
      
      “叫了。”回话的是之前跟在明惜泽旁边的保镖。他动完手就发现自己下手可能有些重,若是在夏总的地盘上死人就不好了。
      
      不过他出手有分寸,及时抢救就不会有问题。
      
      ‘烟元’有专门配备医疗团队,以防客人玩乐过度出什么意外。
      
      “好。”夏意迁起身,接过另一个保镖递来的手帕,擦干净手上从苏雅身上沾到的酒迹。
      
      或许还有血。
      
      【女主,女主不能死的。】233颤抖着嗓音,【她和男主是这个世界的支架,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特定的时间,不然我们任务失败不说,可能还会被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通缉。】
      
      【要杀苏雅的是明惜泽,与我何干?】夏意迁神色淡淡,【如果世界意识要通缉我,那就来。】
      
      夏意迁勾起唇,傲慢撕破了温润的表皮,肆虐的侵略性和危险性压制在她冰霜般的眼眸中:【只要它有那个本事。】
      
      233瞬间禁声,胆颤随着兴奋一同上涌,它感觉到自己的主系统在发烫。
      
      慕强者本质上都不会拒绝刺激与危险,被那位高高在上的主神创造出来的系统同样如此。
      
      “把她和林清言一起送到医疗室。”夏意迁轻声吩咐道。保镖领命,上前两人手法专业的抬起苏雅。
      
      听到略有些耳熟的名字,明惜泽这才注意到一旁被保镖架着的林清言。
      
      他蹙起眉,在仔细打量了两眼林清言清峻的面庞后沉下眼。他压下在看到林清言时突然从心底涌出的莫名不悦,向夏意迁问道:“他是谁?”
      
      夏意迁没有理他,招手叫来等在一旁的‘烟元’负责人。“封锁消息,我不希望今天的事被多余的人知道。”
      
      “是。我一定会处理好的,请您放心。”负责人点头,转首带着‘烟元’的保安开始清理现场,封锁消息。
      
      昏迷的苏雅和林清言一同被带走。
      
      明惜泽却莫名在意起林清言的身份,他跟在夏意迁身后,想要去牵她的手,但夏总身上的气息让他下意识的有点不敢动作。
      
      可林清言的存在让明惜泽如鲠在喉,他想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听过林清言的名字了。
      
      那是施青竹曾经在意迁面前汇报工作的时候提起过的名字,明惜泽自然知道施青竹是故意在他面前提起其他男人的。
      
      但明惜泽也确实上了心,毕竟能让施青竹放进眼里的男人可不多,能让他用来挑拨离间的这么久以来更是只有两个。
      
      一个是段玉眠,而另一个就是林清言了。
      
      只可惜当时意迁阴晦的警告让明惜泽不敢轻举妄动。
      
      后来也没见意迁身边再出现过陌生男人的身影,明惜泽也就渐渐淡忘了。
      
      可今天,这个人出现了。
      
      而且看起来和意迁的关系明显不简单,这让明惜泽如何不在意?
      
      他抿紧唇,下意识的想去捏自己的发尾,却恍然发现自己的小辫子已经为了意迁剪掉了。“你之前就是去找他了吗?
      
      明惜泽委屈极了,他被丢在这里差点被一个疯女人非礼,她却去找其他男人了。
      
      夏意迁停下脚步。
      
      此刻周围的客人已经被保安遣散,偌大的场地里只剩下了夏意迁和明惜泽,以及几名保镖。
      
      场地里静悄悄的,因为有夏总在,所有人就连被强制退场都格外安静。
      
      “过来。”夏意迁背对着明惜泽招招手。
      
      看着乖乖走到她面前的男人,夏意迁笑了下:“还记得‘烟元’的第一条规矩吗?”
      
      明惜泽不让她转移话题。“‘烟元’不允许客人随意闹事。我没有闹事,是她做错了事,我只是给了她应有的惩罚。你刚刚丢下我是为了去找林清言吗?”
      
      他又问了一遍。
      
      不依不饶。
      
      夏意迁渐渐的,敛下了笑意。
      
      墨色的眼眸不染半分杂色,一旦失去温和的笑意作为伪装,便展露出一副极端冰冷无情的模样。
      
      那是夏意迁甚少在明惜泽面前展露的模样,冷漠威严,是不容反抗的高高在上。
      
      “是的。”她先回答了明惜泽的问题,在他皱眉前继续道:“因为她做错事,所以你就可以违反‘烟元’的规矩了,是吗?”
      
      ‘烟元’的客人囊括了圈子里各个领域的人,其中就可能有夏家和明家的政敌。
      
      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个小冲突都有可能变为其他人眼中的把柄。
      
      所以她严令禁止任何人在‘烟元’内闹事,因为他们的身份不是在打一架后让家人到警察局领人那么简单的事。
      
      明惜泽没有避开夏意迁的眼睛,但他不喜欢她此刻看他的目光,太过于冰冷,就像是在看一个与她毫无关联的陌生人。
      
      他喜欢她对自己笑。“她故意扑到我身上,而且她避开了保镖的阻拦,我怀疑她是人派来故意勾……”
      
      “那不是你在‘烟元’动手的理由。”夏意迁打断他,理智到近乎冷酷:“你若怀疑她,将人压下带走是审问还是杀,随你处置。但你不该在‘烟元’动手。”
      
      “惜泽,你越线了。”在明惜泽一点点变得惊惧的眼神下,夏意迁偏过头,目光落在了碎了一地的玻璃酒杯上,有淡红的酒液缓缓淌了过来,打湿了她的鞋跟。“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才让你变得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
      
      “不是的,意迁……”一瞬间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掐住了明惜泽的呼吸。
      
      他急忙想辩解,但夏意迁不想给他机会了,她抬起一只脚,甩落了黏在鞋跟上的酒液。
      
      “明惜泽,我们之间结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入v万更,保持日更
    无责小剧场:
    明少:我被别的女人碰了,我不干净了!意迁不要我了!呜呜呜呜!!!
    苏雅: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安落落:哈哈哈哈哈!我大仇已报!明少真是心(干)狠(得)手(漂)辣(亮)!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雪团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