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今日的‘烟元’一如既往的纸醉金迷。
      
      七彩闪耀的灯光伴着震耳的音乐声和欢呼嬉闹声,烟酒的气味暧昧刺鼻,明明外面还在吹着一阵阵微凉的秋风,里面却热气蒸腾灯红酒绿。
      
      “夏总来玩一把呀~”喝的半醉的美人仗着酒意走到夏意迁身边,手中的酒杯在摇晃中溅落几滴猩红。
      
      高大的黑衣保镖不动声色的挡住来人,夏意迁抬眸,黑白分明的眼眸平静温和。
      
      她看向来人。
      
      晏家的小女儿,圈子里有名的交际花,荤腥不忌,男女通吃。
      
      夏意迁笑了下,从美人手中取下酒杯:“你们不用管我,去和惜泽玩吧。”
      
      夏意迁如何看不出晏薇的意思,但她不好这口,于是委婉的拒绝。
      
      “明少那边不缺我一个,您不想……”晏薇不死心,见夏意迁接了酒杯,神色不像是厌烦,便大着胆子伸手向她探去。
      
      ‘烟元’虽是夏总名下产业,但她并不常来,少数的几次不是待在顶层的包间内,就是身边带着寸步不离她的明惜泽。
      
      如恶龙盘守唯一的珍宝,明惜泽威慑着所有妄图接近夏总的人。
      
      今天虽然明少也在,但难得的没有时刻守在夏总身边。
      
      没了恶龙守护的珍宝怨不得被人惦记,明惜泽不过是下场子玩了几把,来夏总面前自荐的人就过了好几波,男男女女都有。
      
      大部分被保镖挡下了,可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不要脸的人。
      
      敢来和夏总搭讪的人自然对自己的容颜有绝对的自信,容色艳丽的美人在灯光下像是闪耀着光的宝石,谄媚讨好的笑容也足够可人。
      
      不论男女,很难有人能拒绝她。
      
      夏意迁也果然没有开口拒绝,她品着手中的酒,视线轻飘飘的落向远处,像是默认了晏薇的靠近。
      
      晏薇醉眼微醺,夏总如玉的面容近在眼前。
      
      她只需再伸长些手臂,便能碰到夏总玉白的肌肤。
      
      真美啊。
      
      晏薇被酒精迷晕的双眸在望向夏意迁时燃起了贪婪的欲//望。
      
      那样的一身冰肌玉骨,摸起来会是怎样的手感?是如玉石一般冰冷光滑,还是如凝脂一般细嫩柔软?
      
      痴迷于夏总姿容的晏薇没有注意到身后缓缓走近的人。
      
      “还不动手?”冰冷懒散的声音突然从晏薇身后响起。
      
      然后,原本只是站在夏意迁身前不让人接近的保镖突然动了起来,他一把擒住晏薇的胳膊,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摔了出去。
      
      晏薇跌倒在地,惊痛出声:“啊!”
      
      一直沉默饮酒的夏意迁放下手中酒杯,像是没有看见跌落在旁的美人,向着走近的人笑了笑:“怎么不继续玩了?”
      
      她嫌这里吵闹,来‘烟元’不是视察工作便是陪他,自己甚少下场。
      
      哦,还有一次是为了走剧情。
      
      明惜泽撩起长衫衣摆,将指间的飞镖随意扔到桌上,在她身侧坐下。“再玩下去,家都要被偷了。”
      
      夏意迁:“说人话。”
      
      明惜泽:“再不回来,你就要被外面的妖艳jian货勾搭走了。”
      
      夏意迁看了眼跌落在一旁的晏薇,无奈摇头:“又说胡话。”
      
      晏薇的酒彻底醒了,她在众人隐晦的嘲讽目光下狼狈起身,见明惜泽没有看她的意思,也顾不上身上的擦伤,转身跑了。
      
      现在明少的注意力都在夏总身上,她跑了就跑了,再留下去等明少把注意力放她身上,她就完了!
      
      明惜泽就是个疯子,恨不得咬死所有接近夏总的人,才不管你是男是女。虽然他不会亲自动手打女人,但他让别人打。
      
      还是往死里下手的那种!
      
      还算聪明。眼角余光从晏薇的背影上扫过,明惜泽回首,却又见夏意迁的注意力不知跑哪去了。
      
      他迅速警惕起来:“你在看什么?”
      
      明惜泽将视线一并投过去。
      
      能进‘烟元’的客人都有着一副好皮囊,好看的人多有相似,一眼望去难免有些眼花。但就算是最出挑的,也不比他好看。
      
      所以意迁到底在看什么?
      
      不等明惜泽再次询问,夏意迁站起身。
      
      她敛眸,眉眼间不染笑意,便显出了风霜般的冷漠:“你再去玩会儿,我出去下。”
      
      这时明惜泽若是放她一人出去,那他的脑子就是进水了!“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我和你一起去!”
      
      他的语气略有些强硬,却在夏意迁看过来的下一瞬低垂了眉眼,整个人贴了上去。“别落我一个人。”
      
      什么叫落他一个人。
      
      刚刚那么一群人伏低做小的哄着这位小少爷玩,他都没当成人吗?
      
      夏意迁目光微妙的看他一眼,“这么多人陪着……算了。”
      
      男人眉眼低顺,清隽绝伦的五官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比之娇艳的晏薇还要惑人三分。
      
      夏意迁叹口气,“不想玩就算了,你与我一起。”
      
      就是待会儿,可别被气死了才好。
      
      夏意迁下了台座,走进喧闹的人群中。
      
      原本群魔乱舞的舞池如同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除了震耳的音乐声,所有人或多或少的都关注着夏总。
      
      此刻她突然走入,众人竟一时不知道是该给夏总让路,还是自然点装作没有看见。
      
      因为往日里夏总从不亲自下场,不是待在顶层便是待在台座里,连进场退场都走内道。
      
      所以,现下……
      
      夏意迁一下场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帮家伙们不知道该不该避让她,纠结之下竟变成了在她前行时众人退让,等她走过了又乱哄哄的拥上。
      
      这就导致了,她前行时一路通顺,但跟在她身边的人就难受了。
      
      等夏意迁发现原本紧跟她身后的明惜泽好像不见了时,再回头,已经找不到他的踪影了。
      
      知道跟丢了自己的明惜泽有可能要闹脾气,她指了个艰难的跟在她身旁的保镖。“你去护着些惜泽,别让他胡闹。”
      
      对方领命,动作敏捷的钻入人群中。
      
      其实明惜泽在刚下舞池中时就险些被人给挤走了,他急忙想去拉夏意迁的手,可脑中突然回想起刚才夏意迁没有拒绝晏薇的靠近,又忍不住有些制气。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由她主动来牵他。
      
      结果就是这么一瞬间的犹豫,再抬头。
      
      夏意迁的影子都没了。
      
      “意迁!”明惜泽的眼一下就沉了下去。
      
      他挥开身前的人,力气之大竟接连将数人推的一个踉跄。
      
      被他推开的人回首怒目而视,等看清是谁后又急急收回视线。
      
      怎么是这位小祖宗,惹不起惹不起。
      
      夏意迁的保镖赶在发生骚动之前找到了明惜泽,急忙稳住他。“明少!”
      
      “意迁呢?”小祖宗眼都红了。
      
      这……保镖也不知道夏总跑哪去了,但显然不能这么说,不然明少非要炸了不可。
      
      “我带您去找她。”
      
      “开路!”
      
      夏意迁没在原地等明惜泽。
      
      又不是小孩子了,找不到妈妈要哭鼻子。
      
      她向着之前定下的目的地走去。
      
      拐角的洗手间外,宽敞的走廊里没有一丝异味。
      
      数个独立出的盥洗间是专门为醉酒的客人打理仪容准备的。
      
      夏意迁停在了最靠边的门前,象征性的敲了下门。
      
      然后不等里面传来回应,她推门而入。
      
      “抱歉里面有人了,请稍……”
      
      嘶哑的声音戛然而止。
      
      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在看清门内的景象后夏意迁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抬手示意保镖止步。
      
      她缓缓走了进去。
      
      一身侍者服的林清言狼狈的靠在华丽干净的盥洗台前。
      
      他眉眼间满是醉意,清峻的五官在酒精的熏陶下浮沉着惑人的暧昧。
      
      在抬眼看清夏意迁的面容后,林清言瞳孔骤缩,紧接着狼狈的低下了头,掩饰般的用手捂住了嘴角残留的酒液。
      
      怎么会是意迁姐?他最不想被她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用这个吧。”一块泛着淡香的手帕递到林清言眼前。
      
      执着手帕的手修长白皙,指尖柔软。是与此时狼狈不堪的他截然相反的矜贵优雅。
      
      似乎是见他久久没有动静,夏意迁叹了口气,抬手轻柔的为他擦去嘴角的残污。
      
      “受什么委屈了和我说说,我去帮你讨回来好不好?”夏总伸手点了点大男孩微红的眼角,语气纵容的像哄孩子。
      
      林清言恍然回神,眼角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生出了几分眷恋,但哪怕是不舍,他也强制性让自己后退了几步远离了夏意迁的触碰。
      
      不该的,她和他之间的关系由不得他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庇护。
      
      而且……
      
      林清言摇了摇头:“我没有受委屈。”
      
      “是吗?”夏意迁看着他醉到熏红的面容,很显然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那是你自己喝了这么多酒把自己喝到吐的?”
      
      “不!”林清言一惊,急忙解释道:“我这是因为陪酒,不是我自己贪酒……”
      
      他不想夏意迁误会什么,可话一出口,却发现好像更引人误会了。
      
      林清言涨红了脸,想要解释清楚,可被酒精侵蚀的大脑组织不好语言,反而越描越黑。
      
      这下,他是真的急哭了。
      
      本就泛红的眼眶笼上一层薄雾,林清言生的好看,这番情态更显得楚楚动人。
      
      可惜现下并没有有闲情欣赏他这副姿态的人。
      
      【哦哟!宿主你这么把男主欺负哭了?】233看热闹不嫌事大。
      
      ……
      
      夏意迁沉默了,她明明什么都没干,真心冤枉。
      
      不知道男主竟然还是个玻璃心,夏意迁截下他语无伦次的解释。“我知道你没有做坏事,别哭。你是在做试酒师对吧,你没怎么喝过酒,这个工作其实不太适合你。”
      
      ‘烟元’里的侍者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侍者,负责为客人上餐、引路等工作。另一种则是试酒师。
      
      能入‘烟元’的客人非富即贵,消费自然也大方,而酒水占着所有消费里的大头。‘烟元’不需要侍者来推销酒水,要想拿到这方面的提成,就去当试酒师。
      
      许多高档次的酒并不是随便打开倒到杯子里就能喝的,所以‘烟元’里会专门安排侍者为点了酒水的客人开酒、醒酒、调酒、试酒。
      
      这份工作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毕竟不需要你去卖笑推销,只需要开了酒,按照步骤处理好,然后喝一口试酒,就能得到高额提成和小费。
      
      不仅能免费喝到各种好酒,还有钱拿。
      
      这种好事儿,也只有‘烟元’里有,在整个京都里也算独一份了。
      
      所以也不是谁都能当试酒师的,甚至有不少‘烟元’的客人玩性来了也愿意做一做这个工作。竞争不小,没点关系还真选不上。
      
      而且酒量浅的就不要随便尝试了,各种酒兑下来,哪怕一瓶只喝一小口,半天不用就能喝到归西。
      
      林清言之前一直是普通侍者,毕竟他没关系没资历,这种好活儿如何能落到他头上。
      
      但自从上次夏意迁为他出过头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虽说李海(‘烟元’大堂经理)也不清楚夏总和林清言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但看夏总上次的态度,捧着点总没问题。
      
      于是当林清言表示自己想当试酒师时,李海让他培训了半个月,就上岗了。
      
      其实林清言并不想做这个工作,他的酒量如何他自己清楚,根本坚持不下来。
      
      但架不住,他现在实在缺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墨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流年星辰 2瓶;苟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