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新环会所综合场馆。
      
      施青竹换下了身上笔挺的西装。
      
      他其实并不喜欢穿的这般正式,厚重的三件套总会让他有种窒息感。但施青竹同样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他的长相一旦穿的过于休闲便会显得轻佻,但若是搭上白衬衫和金边眼镜,就是另一种风流写意。
      
      用年轻女孩子的说法,好像是……禁/欲?
      
      施青竹摘下眼镜,发丝遮不住的细长眉眼如神话中诱人心神、噬人魂魄的狐。
      
      他脱下黑色西装外套,修长的指轻巧的解开衬衣顶端的扣子。
      
      可惜,不论他穿成什么样子,他所期盼的那个人都不会将目光多在他身上流连一分。
      
      更衣室的门被人推开,缓步走进的男子明显没料到里面会有其他人。
      
      眉心一点佛痣的男人蹙起眉,色泽冷淡的黑眸轻飘飘的落在施青竹身上。
      
      “段先生。”施青竹勾起唇,率先打起招呼。
      
      “这里是私人更衣间,你不应该进来。”段玉眠移开视线。
      
      他显然是刚刚运动完,略长的几缕黑发湿漉漉的黏在他的面容和脖颈上,与一般男人相比更显苍白的肤色是久未见光的病态。
      
      姿态清艳的美人此刻却比冰霜更加冷漠,字里行间驱逐之意昭然若是。
      
      所幸施青竹并不是来和段玉眠叙旧的,也就不在意他堪称恶劣的态度。
      
      同为在夏总面前一副面孔,外人面前一副面孔的人,施青竹对段玉眠的冷淡适应良好。
      
      “何必这么着急赶我出去。”施青竹换上击剑服,缓缓整理着白羊皮手套,姿态悠闲。“明惜泽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
      
      段玉眠摘下指套和护腕,苍白的手背上泛着深色的红晕,显然是刚刚用手重击物体后造成的,他将手放在水管下,任由冰凉刺骨的水流冲刷过滚烫的手背,轻描淡写道:“他能这么快得到消息,难道不是你告诉他的?”
      
      “是我。”施青竹点点头,分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他甚至好心的帮段玉眠将一旁的毛巾递了过来。“不过段先生放心,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段玉眠用毛巾擦手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一顿,他阴晦的看了眼施青竹,沉下的眸瞳中喜怒难明。
      
      “没有针对的意思?你不会不清楚,明惜泽一直都想让我死。”
      
      他两年前被逼退出国内的权势角逐,就是因为明惜泽的算计。
      
      那时明惜泽甚至还不是夏意迁的情人,不过是同样的心怀不轨者。却因为在两人起冲突后,明惜泽先行向夏总示弱,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得到她的庇护。
      
      于是段玉眠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驱逐去了国外。
      
      然而这并不是明惜泽的最终目的,那个疯子视他为威胁,因为看出了他对夏总隐秘的心思,怕他哪天攀上了夏意迁,所以一直想让他死。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能力,不自量力的东西。
      
      施青竹同样清楚在夏总身边乖的像狗一般的明惜泽是什么货色,见人就咬,恨不得夏总身边所有的雄性生物都死光好独占夏总。
      
      但那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他到底配不配。
      
      “现在明惜泽不会想让你死了。”
      
      段玉眠背对着施青竹脱下上衣,他的肤质虽是病态的苍白,但那并不代表他的身体状况也同样病弱,男人ch果的背肌线条紧实流畅,腰线紧窄漂亮。
      
      但在腰侧的一个狰狞疤痕破坏了段玉眠背部的整体美感,施青竹认出那是子弹取出后留下的痕迹,因为他曾在夏总身上看到同样的伤口。
      
      段玉眠从来不似外表一般漂亮无害。
      
      他从衣柜中随便取出一套备用衣服套在身上,遮住一身伤疤,再转身,依旧是那个看起来仙姿鹤骨,风光霁月的段先生。“什么意思?”
      
      施青竹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但段玉眠更清楚那个姓明的疯子想杀他的心有多坚定。
      
      “明惜泽现在没有心情来找你的麻烦,因为有更值得他警惕的人出现了。”施青竹笑了笑,意有所指:“那人你之前也见过。”
      
      段玉眠敛下眸。
      
      他和明惜泽互相看不顺眼是因为夏意迁。更值得明惜泽警惕的人?
      
      “是那天医院里的那个男孩。”段玉眠语气肯定。
      
      施青竹感叹于他的敏锐,“是他。果然不愧是段先生,你那天注意力就没从夏总身上挪开过吧。”
      
      死变态。
      
      “夏总对那人的态度不对,她在护着他。”段玉眠不在乎施青竹语气里的讥讽,神色却有些莫名的冷酷。“不然那天她不会任由我跟着她离开,她带我走,是因为怕我去找那两人的麻烦。”
      
      毕竟因为苏雅他才惹怒了夏意迁,段玉眠可不会认为是他做错了,他只会认为是苏雅害得夏意迁对他生气。
      
      若是那时段玉眠没有跟着夏意迁离开,他必然不会放过苏雅和林清言。
      
      牲口。
      
      施青竹看他一眼,开始分享情报:“那孩子叫林清言,A大金融系研究生在读,不知道和夏总是如何认识的,他理应不是夏总会注意的类型。”
      
      段玉眠表示认同:“干净漂亮,但是愚蠢,而且有喜欢的人。”
      
      是夏总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类型。
      
      施青竹叹息:“但是他就是入了夏总的眼,你知道吗?夏总为了他,曾经连续半个月去一家并不和她审美的咖啡馆喝咖啡,速溶咖啡。”他一想起自家夏总喝了半个月的速溶咖啡就觉得心疼,她以前从不会在入口的食物上委屈自己,就连他泡的咖啡她也是说倒就倒,从不给面子。
      
      但林清言却让她破例了。
      
      这让施青竹如何不嫉。
      
      “夏总还主动为他出头。张俊国你认识吗?京都的新贵,做新能源产业的。就是因为得罪了林清言,现在已经和他的家族一起滚出京都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段玉眠沉思。
      
      见他沉默,施青竹也不去打扰他,他整理好击剑服,从身侧的刀架上选了一把花剑。
      
      他很少玩击剑,但看夏总玩多了,也多少懂得一些技巧。
      
      施青竹抚了抚细长柔韧的剑身,隔着手套感觉不出来什么。
      
      但是……
      
      施青竹忽然回手一刺!细长的银白剑身在飞刺中带起凌厉的风声。
      
      剑尖上的电钮停在了段玉眠的眉心妖痣前。
      
      段玉眠抬起眸,黑色眼瞳中压着欲起的风雨,他全然无视了眉心间冰冷的威胁,轻声开口:“这意味着,林清言不能留。夏总为他破例太多,这不是好事。”
      
      夏意迁从没有这样对过任何一任情人,林清言的特殊性让他们不得不想多。如果他成为了夏总的软肋……绝对不可以!
      
      施青竹了然一笑,漫不经心的收回了剑。“对,但也不能让他那般轻松被明惜泽除掉。如果可以的话……利用得当,两败俱伤。”
      
      段玉眠沉思片刻,突然拿起了刀架上的另一把花剑,“来一场。”
      
      “好。”
      
      ***
      233悄然收回监视,它看了看正在认真工作的宿主,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宿主,我刚刚监控到施青竹去找段玉眠了。】
      
      【他找段玉眠做什么?施青竹果然是在装病,等回来了工作量加倍。】夏意迁随手拍开黏上来的明惜泽。克制点,她在工作,早知道不放他进来了。
      
      233:……您的关注点原来在这里吗?
      
      明惜泽抓住她推开自己的手,锲而不舍的再次黏了上去。
      
      他也不是随时能待在她身边,黏一点怎么了?明惜泽扫了眼夏意迁手头上的文件,“你看看我,我难道没它好看吗?”
      
      “没有。”
      
      233一言难尽的看着原本剧情线里,哪怕是喜欢上女主后都不曾放下过矜持的高岭之花男二像条舔狗一样黏着宿主求欢,简直恨不得戳瞎双目。它的声音有气无力:【联手算计明惜泽去对付林清言。】
      
      夏意迁挑起眉,掐住明惜泽的后颈将他按坐在地上。“安静会儿。”
      
      男人跪坐在地上,也不在乎自己身上价值千金的长袍会不会被弄脏,仰着头认真问道:“我现在乖,你等下会陪我?”
      
      夏意迁难得的有些无奈,她当初就不应该见明惜泽长得漂亮就放任他爬上自己的//床。“可以。”
      
      解决了一个麻烦,夏意迁敲了敲看戏中的233,继续之前被打断的话题:【他们当明惜泽是傻的?】
      
      【明惜泽不是,但林清言是啊。】233现在已经毫不掩饰对男主的不屑了。
      
      见宿主久久没有回应,233安静了一会儿后忍不住问道:【不需要出手阻止他们吗?】
      
      如果是那两个人出手,男主极有可能会死。
      
      夏意迁垂下眼帘,没有表情的面容看起来有些过分的冷淡。【不用管,本来男主和男配之间就不可能和谐相处,而且林清言有男主光环,不可能死在男配手上。】
      
      她在乎的只有林清言的生死,在他必定不可能被施青竹等人杀死的前提下,他们想怎么折磨他都与她无关。
      
      或者说,这样还更利于她完成任务。
      
      夏意迁突然低下头看向无聊的抓着她手玩的明惜泽,她想起来一件事。【233,剧情还没有进行到明惜泽和我退婚的进度吗?】
      
      233被问的一愣,自从上次安落落的生日宴过后,剧情便像是脱了将的野狗一去不复返了。它现在每天都在求着宿主多去见见男主,好推进主线剧情,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等等,我去查查!】
      
      夏意迁等了一会儿,直到明惜泽开始不安分的将手顺着她的手腕向上摸去的时候,233回来了。
      
      【还好还好,段玉眠才刚回国,剧情线还没有进行到退婚阶段,不过也快了,就在下下周。】233如释重负,幸好没有因为它的疏忽而跳过重要剧情,它顺手翻了翻大致剧情:【明惜泽通过宿主认识了苏雅,并很快对她产生了好感,然后和宿主提出退婚。对,就是在十天后。】
      
      说实在的,若不是宿主提醒,它估计到时候也想不起来。毕竟看明惜泽对宿主的舔狗样,谁能将他和主动退婚的剧情线联系起来!
      
      夏意迁抽出被明惜泽含进口中的指尖,神色平静的问出一个关键问题:【先不说我要怎样带着惜泽去认识苏雅,你觉得以这家伙的性子,他真的有可能看上苏雅那个蠢货吗?】
      
      毕竟她对着林清言都不耐烦,而林清言蠢是蠢了点,但至少还有张脸能看。
      
      至于苏雅?
      
      根本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按照常理来说,不论是原主还是施青竹、明惜泽以及段玉眠,在不被世界意识干扰下,他们根本不会多看苏雅一眼。
      
      233傻了,它突然有些慌:【根、根据剧情的不可抗力……】
      
      【剧情的不可抗力?】夏意迁一声轻嗤,233不敢出声了。
      
      夏意迁伸手,纤白的指尖挑起明惜泽的下巴,刚刚被男人含进口中的指尖还带着淡淡的热度。明惜泽眯起乌眸,顺从的随着她的力道仰起头。
      
      【如果仅仅是因为剧情的不可抗力,这样的美人就要喜欢上苏雅,那还真的是非常可惜呀。】
      
      她仔细打量着明惜泽精致清隽的眉眼,指尖从他的下巴滑到耳后,随手捏了捏他柔软的耳垂。
      
      敏感的耳根根本经不起撩拨,明惜泽低喘着直起身,将自己的身体送向夏意迁。
      
      夏意迁偏过头,冰肌玉骨染上淡淡暖意,上挑的眼尾柔和了冷厉的棱角。
      
      然后,她缓缓笑了一声,压低的声线有种异样的温柔:【也好。让我看看为了修正世界线,世界意识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吧,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手磨咖啡和速溶咖啡我都喜欢,尤其喜欢雀巢!!!
    求评论和收藏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语、雪团子、白墨瓷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