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临近市中心最近的半山别墅区。
      
      已是深夜,夏意迁举杯站在落地窗旁,半垂着眼,凝望着窗外点点星火,纤长的眼睫敛下一眸星光。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没有转身。
      
      能够不经通报直接进入她的房间的,也只有那人。
      
      熟悉的檀香带着晚风的微凉从身后贴近,男子修长劲瘦的臂膀悄然环住她纤细的腰身。
      
      湿热的暖气洒在耳畔,低沉的男声在此刻显得有几分倦懒。“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等你。”任由来人将她手中的酒杯拿走,夏意迁向后靠进男人怀中,语气闲散。
      
      来人倒是受宠若惊的笑了声:“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会来找你?”
      
      夏意迁随意拍拍搭在她腰上的手臂,男人顺从的松了力道。她转过身,半隐在黑暗中的男子面貌缓缓映入眼眸。
      
      清隽的眉眼间是常年不变的矜持优雅,唯有在面对夏意迁时多了两分松懈的慵懒,就像是在外威风凛凛的巨犬,只有在回到主人身边时才会露出柔软的腹部。
      
      夏总笑意温和的抚摸着巨犬蓬松的毛发,熟练的手法让明惜泽忍不住舒适的眯起眼,就差依在她的肩头打呼噜了。
      
      “段玉眠回来了你还能坐得住?我现在要是已经睡了,还不得被你折腾起来。”
      
      明惜泽在夏意迁手心里讨好轻蹭,半点也不见心虚:“你也喜欢的。”
      
      明明男人的身形更加高大挺拔,能够轻松将夏总环抱进怀里,但他眉眼低顺,而被他揽入怀中的女子形容淡淡,却在一举一动间透露出难以捉摸的压迫感。
      
      让旁人一眼便能分辨出两者之间身为/操/控者的,是哪一方。
      
      夏总摇头轻笑,却也不介意纵着他。“喜欢被你折腾?胡话瞎说也是你的本事。”
      
      说着谴责的话,语气却是调侃。
      
      “段玉眠这次回来是他爷爷的意思,段家这一辈有用的人也就剩他了。所以你以后也老实点,别去招惹他。若是这次你们再起冲突,我可不会再一昧偏着你了。就算是断胳膊断腿,死他手上了,也别再来找我喊委屈。嗯?”夏意迁指尖一点点滑到他的颈后,原本该有条柔顺的小辫子的地方此刻只剩下了短短的碎发,扎在掌心酥酥麻麻。
      
      也算听话。夏意迁收紧五指,在男人的后颈处捏了捏。
      
      明惜泽被捏的舒服的直哼哼:“如果他来招惹我呢?”
      
      夏总似笑非笑的睨他一眼,恶人先告状,明惜泽和段玉眠哪次起冲突不是他先挑衅的?
      
      她的语气清淡:“他不敢。”
      
      只要明惜泽一天是她的人,段玉眠就一天不会主动招惹他。毕竟,夏总的手段,任何人受过一次就不会想再来第二次。
      
      明惜泽倦怠的敛下眉眼,不知为何,他就是看段玉眠不顺眼,长得一副祸水样还总喜欢在意迁身边蹦跶。
      
      他不算计他算计谁。
      
      不过是上次用断一条手臂的代价让意迁把段玉眠送出了国,说来还便宜段玉眠了。也怪他自己下手还不够恨,如果能让段玉眠一辈子被锁在国外回不来就好了。
      
      或者说,段玉眠死了……
      
      明惜泽压下跑偏了的思绪,意迁说不要就不要,他听话。
      
      “还有。”夏意迁突然又想起件事。“段玉眠回国的消息是施青竹告诉你的吧?”
      
      段玉眠是秘密回国,按理来说消息不会那么快传到明惜泽耳中。
      
      这话一出,依在她怀里的人身体僵硬了一瞬。
      
      夏意迁了然,她叹了口气:“以后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来问我。青竹能告诉你什么呢?也就是捡着他愿意说的来说。”
      
      比如有关段玉眠的事,有关林清言的事。
      
      借刀杀人,她身边的男人这一招都玩的可溜。
      
      虽然知道明惜泽不是会被施青竹利用的人,论心机这两个命里缺德的家伙谈不上谁算计谁,但也没必要让他们有过多接触。
      
      男配不需要抱团,他们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里互相厮杀,为女主献出一切,铲平前进的道路,再在功成名就之后干脆退场。
      
      夏意迁漫不经心的想到。
      
      明惜泽抬眼看她,“我问你,你会告诉我吗?”
      
      “尽量。”夏总的面容在窗外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唯有玉白的肌肤剔透的像是冬季里崖上冰晶凝结成的花。
      
      无端端的惹人心颤。
      
      几多诱/人。
      
      于是明惜泽满意了,他将脸埋进夏意迁的颈窝,高挺的鼻尖划过她微凉的肌肤。
      
      如玉石雕琢般的外表,夏意迁的体温常年较低,哪怕是在暖气充足的室内也难以变暖。唯有和人体接触,时间久了才会沾染上他人的温度。
      
      这就导致和夏意迁在一起后,明惜泽格外喜欢对她搂搂抱抱,每当他让她低于常人的肌肤染上自己的温度后,总会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233适时的跳出来破坏下气氛:【就像狗子撒尿圈地。】
      
      夏意迁:【……不想被关小黑屋就闭嘴。】
      
      温馨和谐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没多久明惜泽就不满足于简单的抱抱了。
      
      他悄然吻上夏意迁纤细的锁骨,一手抓着她的手从自己的下/摆滑进去,让夏总充分感受自家男朋友细瘦而不失力道的腰/肢。
      
      “惜泽,我明天还有会议。”
      
      “我会小心的,你看我把辫子都剪了,是不是很乖,你要给我奖励。”
      
      ***
      “上午十点召开股东大会,下午一点会见……”施青竹依旧一大早便等在总裁办外,第一时间向夏总汇报一天的工作行程。
      
      俊美斯文的男人不经意间扫过夏总脖领下的玉颈,比雪尚且白上三分的肌肤光洁如玉,但施青竹却敏锐的在往领口延伸下去的地方捕捉到了几点及不易人察觉的痕迹。
      
      那是即将消退的浅淡樱粉,但由于女人过于白皙的肤质,哪怕是一丝丝的色差在她的身上都明显到刺目。
      
      施青竹瞳孔骤缩,在一瞬间,竟感到了恍然难以承受。可是明明在昨天他主动将消息传递给明惜泽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不是吗?
      
      为什么还是会感到难受?
      
      控制不住的,每次看到都会令他感到窒息般的阵痛的,甚至想要干脆杀掉那个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的男人的冲动。
      
      明惜泽,明惜泽,他不配啊!
      
      “晚上的宴席你和张部长一起参加。”夏意迁吩咐完,却没有听见施青竹的应声。
      
      她疑惑回首,就见她一向能干的施助正望着她的脖颈发怔。
      
      夏总眉梢轻挑,不动声色的将有些许敞开的衣领压下,掩住了半露的春//色。
      
      现在还没到他爆发的时候,可不能把小狼崽子逼急了。
      
      “施助,回神了。”
      
      几乎刻进骨髓的清冷女声轻易唤回了施青竹的神智。
      
      他略有些狼狈的俯首,歉意的谎言不需要打草稿就流利而出:“抱歉夏总,我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状态不太好,我能请个假吗?”
      
      夏意迁看了他两眼,不甚在意的收回目光,点头道:“当然,你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如果确实不舒服多休息几天都可以。休假前记得交接好工作。”
      
      她表现的态度太过于正经,就像是每一个老板对于下属的态度。
      
      不,应该说还要冷漠一些。
      
      她甚至没有意向过问他哪里不舒服。冷漠的近乎无情。
      
      但这确实是夏总对待异性员工的态度,矜持有度,因为身份的缘故,她极少会给予异性员工过多的关心,杜绝一切让他们产生幻想的可能性。
      
      这原本是让施青竹最放心的一点,此刻却像是反噬的利刃插/入他的胸/膛,他以为自己应该是不同的,但实际上,他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夏总眼里,不同的人只有明惜泽。
      
      或许,还要加上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叫林清言的穷小子。
      
      施青竹垂落在腿侧的指节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男人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已经恢复到了往日里严谨可靠的施助的姿态:“好的,我会将工作交接给李秘书。”
      
      “李秘书?”已经坐在桌前批改起文件的夏总随口应道。
      
      “是的。”施青竹颔首,哪怕知道夏总此刻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也依旧保持着最优雅悦目的仪态,“李诗雨,李秘书。”
      
      夏意迁将不过关的策划案放在一旁,抽空思考了一下李诗雨是哪位。
      
      好像是在发现施青竹是重要男配不得不提拔前她最看好的一位秘书,施青竹现在的位置本该是她的。
      
      其实交接给谁都无所谓,能进入总裁秘书办的人没有哪个会是废物。“可以。”
      
      施青竹退出了夏总办公室,动作轻缓的关上门。
      
      “施助,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面目清丽的女子小心的来到他身边,声音拘谨畏惧的问道。
      
      施青竹缓缓转身,身形高大的男子形似疲惫般的摘下眼镜,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眉心,慢慢揉了揉。
      
      李诗雨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已经见识过施助另一面的她,在面对这个在夏总面前伪装的人畜无害的男人时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果然,当施青竹再抬起眼时,就如凶兽出笼,脱离了驯兽师的看守,男人狭媚的狐眸里闪耀的是血性未消的寒光。
      
      那是高等猎食者对于低等生物的威慑和轻蔑。
      
      “我要休假两天,这两天我的工作就要由你来代劳了。”野兽披着斯文的表皮,向着他的手下败将发出命令。“在我不在的这两天,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工作。”
      
      李诗雨有些发抖,她现在看见施助这张脸就觉得胆颤,但她也不是个蠢的,求生欲让她捕捉到了施助言外有意:“是,是的。我自然会做好工作,施助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见李诗雨还算上道,施青竹这才收起了一身威压。毕竟他要李诗雨做的事有违工作准则,不在气势上压着点她,她还真有可能不会答应。
      
      “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什么身份特殊的人来找夏总,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着点。”
      
      “身,身份特殊?”李诗雨有些傻眼,什么叫身份特殊?
      
      施青竹笑了下,端的是一派清风霁月:“就是如曾经那个唐黎一般的人。”
      
      唐黎……是那个曾经为了接近夏总而混进秘书办,最后却不幸暴露痴/汉本/性而被夏总踢出去的红三代!
      
      施助这是让她监视夏总!?
      
      李诗雨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她一腔热血向夏总!拿夏总的钱,吃夏总的饭,还每天舔夏总的颜,怎么能吃里扒外!
      
      “考虑清楚再开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让你注意点夏总的来客,这本就是总裁办的分内之事。”施青竹狐眸微眯,丝丝危险气息如利刃割向李诗雨。“你在夏总身边也有四年多了,也该轮到你升一升职了不是吗?”
      
      施青竹看李诗雨也有些嫌弃。若不是他没法在夏总身边安插/人,也不至于用她!
      
      李诗雨负隅顽抗,最后还是拜倒在了施助的冷眸下。
      
      看着施助潇洒离去的背影,李诗雨简直要咬碎一口银牙。
      
      她的夏总啊!为什么在身边放了这么只禽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墨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团子 7瓶;花莳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