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近在眼前的人有一副玉相佛丹的好面孔。
      
      夏总的眸光在被眼睫遮住的光影下浮沉,握着枪的手一点点向上抬起,逼得男人扬起细瘦的脖颈。
      
      美人单膝跪地,纤细修长的脖颈拉伸出柔韧的线条,细瘦的锁骨半隐在黑色的衬衣领下,看着她的黑眸清冷又无依。
      
      这幅模样,任是对段先生心怀不满的吴梦看了,都忍不住有些心软。
      
      但夏总面对美/色向来坐怀不乱:【233,我记得后面这家伙为了帮女主对付我,行事不择手段甚至牵连了许多无辜的人家破人亡,不如我干脆点杀了他,还世界一个清净?】
      
      杀意凌冽于按在扳机的指尖,夏意迁很认真的提出这个建议。
      
      仿佛只要233一个点头,她就能干脆利落的在段玉眠那漂亮的小脑袋瓜上开朵血艳艳的红花。
      
      233懵了。
      
      233哭了,因为它知道宿主真的敢下这个手:【宿主,对着这样的美人您都忍心下手?要不您干脆连我一起杀了算了!】
      
      夏意迁叹息:【有什么不忍心,比他更诱人的我也不是没有杀过。】
      
      生死面前众生平等,再美的人,利刃穿过肉身的手感和普通人比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为什么动手?”在233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下,夏意迁勉强给了段玉眠一个辩解的机会。
      
      就连她都压着脾气忍受苏雅的愚蠢,生怕捏一下人就没了。
      
      若让这小子给抢了先,那倒不如她亲自动手,男主女主一锅端,世界崩塌也图个痛快。
      
      段玉眠半跪在地,小腹和脱臼的手腕都在一阵阵抽着疼。其实比起生理上的疼痛,最让他难受的是潜意识里尚且还不曾消散的对夏意迁的畏惧,可。
      
      他深吸口气,望进夏总深不见底的眼眸,认真道:“我不喜欢她看你的眼神。”
      
      不敬,不畏,明明怯懦却又带着一种腐烂的黏稠,嫉妒混合着愤恨,被掩盖在畏惧的表皮下。
      
      夏意迁,不该被人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
      
      听到这么个出乎意料的回答,众人都有一瞬的惊讶。
      
      吴梦不屑撇嘴,她就知道段先生不是讲理的人。
      
      不过这次倒是干得漂亮!
      
      林清言难以置信的看向段先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能动手伤人!?
      
      段玉眠说的平静,仿佛他因为一个眼神而对苏雅下死手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那理直气壮的模样,让233看了都忍不住啧啧称奇:【我见过无耻的人不少,但能如此不要脸的不是地痞无赖就是逆臣贼子,你看他是哪一卦的?】
      
      夏意迁勾了下唇,语气闲散:【小畜生一只。】
      
      “就因为这个?”
      
      段玉眠乖巧的眨眼,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好,我清楚了。”夏总颔首,缓和下来的神情像是接受了这个理由。
      
      在众人都以为夏总要放过段玉眠的时候,甚至连段玉眠都放松下了紧绷的神经时——夏意迁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指下的扳机。
      
      “啪!”
      
      “啊!”吴梦一声惊呼,急忙闭上了双眼。
      
      段玉眠的保镖们脸色瞬间惨白。
      
      ……
      
      然而众人臆想中段玉眠血溅当场的场景并没有发生。
      
      段玉眠好端端的半跪在夏总身前,除了应激反应下闭上的双眼和愈发苍白的面容,其他没有半分变化,就连呼吸也没有颤抖。
      
      但夏总也确确实实开枪了,可从枪里发出的声音并不是子弹离膛后震响的声音,而是扳机扣动后膛内因为没有子弹发射而产生的空响。
      
      哑……哑弹?!
      
      启君霎时出了一身冷汗,他的枪每日都会检修维护,使用的每一颗子弹也由他亲自检查过!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施青竹回过神,顾不得其他,转眼看向启君的眼神几近嗜血。
      
      他原本看不惯启君更多的是基于雄性的本能,对启君的职业素养却从不曾有质疑。
      
      现在施助不得不开始考虑该从何处调度人来接替启君的工作了。
      
      启君可是夏总身边核心护卫队的队长兼首领,看看他做了什么事?若有敌袭,他是打算用这个放哑炮的枪来保护谁?!
      
      不论旁人各异的心情,夏意迁看了看手中的枪,笑了。
      
      不用打开枪身,夏意迁就能确定不论是枪体还是装满了弹夹的子弹都没有任何问题。
      
      但本该穿透段玉眠脑袋的子弹,消失了,只留下一声空响。
      
      【233啊233。】
      
      233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它刚刚都做好了主要人物被杀,任务失败的准备了。结果,峰、峰回路转?
      
      还不等233欢呼,宿主意味深长的叹息让它打了一个激灵。
      
      233急忙撇清关系:【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
      
      虽然它是有这个能力,但它是心向宿主的,如果宿主非要杀段玉眠,就算是任务失败受罚,它也认了!
      
      233委屈极了,它这么忠心,宿主不能冤枉它!
      
      夏意迁安抚炸了毛的小系统:【知道不是你。】
      
      233不会违背她的意愿,夏意迁清楚。
      
      她当初为了掌握233第一操控权,也算费了点劲儿。
      
      毕竟主神也不是吃素的,特别是在主神将她视作首要监控对象的情况下。
      
      夏意迁之所以会突然对段玉眠下死手,为的不过是一个试探,试探如今的她究竟能将剧情扭曲到什么地步。
      
      结果很明显了——主角不死。
      
      意料之中的答案。
      
      迎上段玉眠还略带迷茫的眼睛,夏意迁弯了眉眼,指尖轻轻点上了段玉眠的鼻尖。
      
      女人有一双如玉石雕琢的手,白皙到剔透的肌肤覆盖在纤细的骨骼上,淡青色的脉络似花茎蔓延分枝。
      
      这是一双能被称作为艺术品的手,是能够让世界上所有收藏家们花费一生去追求的顶级藏品。
      
      但她的掌心却布满了胶白的薄茧,那是常年使用各类武器所留下的印记。
      
      唯有指尖柔软细腻,轻轻落在段玉眠的鼻尖,如初冬落下的第一片雪花。
      
      冰凉,清润,带着冰霜特有的气息。
      
      一触即离。
      
      夏意迁轻笑,从喉间流过的嗓音听起来低沉悦耳,带着不符合这个年纪但又莫名适合她的沙哑,如醇酒沉香,轻飘飘的淌过心尖,留下一道暧昧的湿痕。
      
      缠绵在段玉眠耳边。
      
      "Lucky boy.”
      
      在她杀死或掌控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之前,你,你们,暂时不会死了。
      
      炫目的美人笑颜清浅依旧不减分毫风情,眉眼舒展间冰雪消融,敛尽春色。
      
      段玉眠不畏生死,在夏意迁对着他开枪时都不曾改变频率的心跳却在此刻失了控。
      
      致命的酥麻沿着尾椎蛇行而上,乱其心神,摄其体肤。
      
      将枪扔给启君,夏意迁垂眸俯视着段玉眠,“起来吧,跪着腿不会麻吗?”
      
      段玉眠的目光默默在夏意迁面容上流连几番,突然抬起手臂,手腕还脱臼的软绵绵的垂落着。“麻了,你拉我起来。”
      
      自然的神态,细看还有点点撒娇的意味,仿佛刚刚被夏总用枪指着脑袋从生死线上走了一轮的人不是他一样。
      
      ‘围观群众’一阵无语:这家伙怎么这么会顺杆爬!给他点好脸色就能上天!
      
      夏总会顺着他才是见
      
      “嗯。”夏意迁无所谓的伸出手,拉住段玉眠伸来的小臂,在拉他起来时还顺手把他脱臼的手腕正了回去。
      
      鬼了……艹!
      
      施青竹眉头皱的死紧,看着段玉眠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不小心在淤泥里沾上的脏东西,恶心的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他自知没有资格上前推开段玉眠,再多的火气也只能压在心头,把自己憋死都得不到夏总的注意。
      
      明惜泽呢!没事的时候恨不得天天在夏总面前蹦跶,该他出现的时候怎么人没了。
      
      启君不想说话,平日里向夏总示好的人做的比这露/骨的不止几倍。
      
      也就是施青竹自己心里有鬼才沉不住气,看谁都是龌//龊。
      
      林清言抱着苏雅跪坐在地上。
      
      夏总,放过段先生了?就这么算了吗,小雅的伤就白受了?
      
      林清言难以置信,他不是要段先生死,但也不该如此轻松被放过。
      
      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能,愣愣的看着段先生端着一副玉骨仙姿的姿态行不要脸之事。
      
      最过分的是,夏总还纵着他!
      
      “嗯~”昏迷中的苏雅适时地发出一声呻//吟。
      
      林清言蓦然被惊醒,才意识到现在当务之急是为小雅看伤!
      
      他急忙动作轻柔的抱起苏雅,匆匆向电梯口赶去。“小雅,你坚持下,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只可惜他并没能走出多远。
      
      启君带人拦下了林清言。
      
      强壮高大的男人如一堵墙般挡在他面前,为首的男人语气温和但神态冷锐:“林先生,请留步。”
      
      林清言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意迁姐?”
      
      夏意迁拍拍掌心,散漫笑道:“我好像没有允许任何人离开。”
      
      “可是,小雅受伤了。”林清言轻呼,就像是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只要他开口,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意迁姐就会帮他解决一切问题。
      
      但这一次他失策了,夏意迁根本没有搭理他。
      
      夏意迁在令人拦下林清言后,就将目光重新放到了段玉眠的身上。
      
      段玉眠在起身后就识趣的收回了手,他站在原地缓过了双腿最酸麻的那股劲后向着夏意迁的身边靠了靠。
      
      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活动还有些滞涩的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夏意迁被衣摆上的力道吸引,回头看向段玉眠。
      
      这一回头,也就导致了她没有留意到林清言的声音。
      
      林清言突然感到了一股无法控制的酸涩涌进胸腔。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比起担忧小雅,更多的是被意迁姐无视的酸涩。
      
      明明不论在何时,她都会注视着他的。
      
      他的目光顺着落到了段玉眠身上。
      
      就算是从男/性/的审美角度来看,光说姿容,段先生确实无可挑剔。
      
      所以当出现了更珍贵,更值得珍惜的存在时,次品就会被抛之脑后吗?
      
      但是,他林清言,也并不差啊。
      
      被偏爱的总有恃无恐,林清言的自信,是夏意迁一次次不分缘由的偏袒灌溉起来的。
      
      而人性又喜欢得寸进尺,在得到一些后,又妄想更多。
      
      在林清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名为贪婪的种子已经轻飘飘的落在了他的心脉里,扎根进血肉中,又在夏意迁的偏爱下飞速成长,蛛网一般笼束缚住整颗心脏。
      
      欲//望、贪婪、爱慕、嫉妒……无声中开花结果。
      
      她在接近我、她在注视我、她在偏爱我。
      
      那么……能不能只垂青我一人?
      
      不动声色的侵蚀麻痹了大脑。
      
      此刻的林清言只能分辨出胸腔中的苦涩里,带着一点点委屈的意味。
      
      他看向段玉眠的目光中,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恶意。
      
      段玉眠发现了,但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衣角。
      
      沉闷的气氛渐渐浮躁起来,无形的张力铺开挑动着每个人的神经。
      
      【宿主,男主在和你说话哦~】233送了男主和男四一个大大的白眼,秉着最后一丝职业道德提醒道。
      
      得了,宿主刚刚那枪算是白开了,一点心理阴影都没给人造成,给个笑脸依旧春光灿烂。
      
      夏意迁计算着把段玉眠踢开后他再次凑上来的可能性,然后默许了他扯她衣角的动作。【是吗,他说了啥?】
      
      233掐着嗓子,将林清言一分委屈,三分伤心,六分楚楚可怜的嗓音学的惟妙惟肖:【人家男主说哦~小雅受伤了~让你带她去看医生呢~】
      
      ……带苏雅去看医生?
      
      夏意迁转头,目光淡淡从苏雅身上扫过,实事求是道:“她没有受致命伤。”
      
      段玉眠那一脚狠是狠,但也不至于踢死人。
      
      苏雅会昏迷,多半是吓的。
      
      林清言闻言又是一愣,无措道:“可她昏迷了,肯定还是有哪里受伤,我们需要带她去看医……”
      
      林清言的声音在夏总的凝视中渐渐低了下去。
      
      “你的小雅受了伤,所以要看医生。逻辑没问题,怎么不继续说了?”夏意迁笑了,看林清言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林清言抿住了唇,惊慌的不知该不该避开她的目光。
      
      夏意迁不想对傻哔说教,真的不想:“你也清楚不是吗?落落还没有出来,吴梦也没有接受你们的道歉。清言,你向我道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不是受害者,你也不是施害者。”
      
      “你可以走,但苏雅没有离开的资格。受伤昏迷?”夏总眯起双眸,锁定在林清言身上的目光中浮现了丝丝威慑的寒凉。
      
      戴着伪面的魔主沿着下颚,用指尖将温和的面具挑开了一道缝隙,浓郁的锋锐气息带着引人堕落的暗香扑面而来。
      
      香气化作利刃切割开柔软的肌理,疼痛才能换来一丝清明。
      
      但哪怕被那双顶级狩猎者的危险瞳孔所注视着,慕强的本性依旧会让人忍不住兴奋到颤栗。
      
      在一片目眩神迷中,林清言听到了夏意迁的叹息声,她的语速轻缓,危险中带着别样的情致。
      
      “只要还没死,就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墨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莳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