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午夜十二点,位于京都二环中心的景堂街才刚刚亮起街灯。
      
      景堂街是京都最繁华之地,而在这繁华之地里,拐过歪七扭八的小巷,能见街尾深处的一处暗门,在里面藏着整个京都最顶级的奢华地儿——‘烟元’。
      
      能进‘烟元’的人,非富即贵,要不然,就得有副娇艳多姿的好皮相。
      
      放眼望去,来往穿行的无一不是面容精致的美人儿,乱花渐欲迷人眼。
      
      可谓是真真正正的销金窟,最顶级的酒肉天堂。
      
      “啪!”一楼吧台边,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吸引了舞池里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们。
      
      有些人将目光投过去,再意兴阑珊的收回来,继续他们的纸醉金迷;有些人却把目光锁定在了那处,明里暗里,几多充满欲/望和玩味的眼神。
      
      在酒香弥散的吧台边,一身白衣的清隽大男孩的脸撇在一侧,一个鲜红的掌印破坏了他白净无暇的侧颜。
      
      在他的身后,躲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而他的身前,则立者一名高大健壮的青年。那青年张开的手掌还停在男孩的身前,很显然,男孩脸上的掌印就是这青年打的。
      
      “这是怎么了?”‘烟元’经理李海在接到有人闹事的消息后姗姗来迟,他清秀的脸上摆出了一个再端正不过的笑容,向着那打人的青年语气温和的问道:“原来是张少啊,我们这的服务生是怎么惹到您了,您消消气,犯不得和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见识。”
      
      打人的青年,也就是李海口中的张少看了眼李海,愤怒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李海虽然只是‘烟元’的一个大堂经理,但他背后的人却是张少惹不得的。
      
      所以哪怕再气,张少也要给李海几分薄面。
      
      他指了指男孩,又指了指他身后的女孩,道:“我不过是叫那丫头陪我喝杯酒,这丫头不肯就算了,还呼我一巴掌。然后这小子就跑出来对我大吼大叫的,搞得像是我要怎么滴那丫头一样。”
      
      张少看向躲在男孩身后瑟瑟发抖的女孩,轻蔑的tui了一口:“说我强迫这丫头?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她配吗?!”
      
      仔细看张少脸上,还真有个巴掌印。
      
      他两三句话,李海就大致分析出了这是个什么事了,左不过是张少喝酒喝的兴致上来了,随手拉了个路过的服务生陪喝杯酒。
      
      这种事在他们这很常见,而且张少是他们这里的常客了,不说性子怎么样,他还真不可能看上这长的还不如这男孩的小丫头。
      
      喝杯酒就真的只是简单的喝杯酒,没别的意思。
      
      可惜那丫头不知是个不识趣的还是想太多,不肯就算了还打了张少,又摆出一副被强/迫的模样。然后这被打了的小子就跳出来护她,把张少惹烦了,就挨了一巴掌。
      
      可在服务生上岗前培训人都交代过,‘烟元’里的客人非富即贵,还有规矩束缚着,不会对服务生怎么样。就算真有不知死活的敢手脚不规矩,他们完全可以向‘烟元’里的保安求助。
      
      还这么不知数,李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李海伸手拍拍张少的肩膀,低声劝慰道:“她当然不配,您愿意和她喝酒是给她面子。不过这两个服务生都是新来的,还没调/教好,不懂事。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们一次怎么样?”
      
      “既然李经理都给他们求情了,那我也不多计较。”张少皱起眉,“但他们在我这么多朋友面前落我的面子,也不能轻易算了。这样……”
      
      他举手把放在吧台上的一整瓶酒放到了男孩面前,“你把这瓶酒喝了,我就放过你们。”
      
      李海看了眼酒,暗暗唏嘘,还说放他们一马,这酒度数高的吓人,一瓶喝下去不会出人命,但怕是也要去医院洗个胃才能缓过劲来了。
      
      够狠的。
      
      李海心下暗叹,却没有再开口帮男孩说情,原本这事就不该他管,他之前为男孩说情不过是因为不忍张少一怒之下毁了男孩那张漂亮的脸。这次他可没理由再帮他了,就当他们吃亏买个教训吧。
      
      “喝不喝!”张少把酒瓶子抵到了男孩眼前。
      
      那被打了巴掌后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孩默默转过了脸,当他的面容从阴影中抬起之后,一直在旁暗中观察的人们眼前一亮。
      
      男孩的脸真是过分的好看,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最难得的是一身气质干净如水,特别招人眼缘。
      
      就连他脸上的掌印都破坏不了这份美,反而衬的他又多了几分惹人怜的脆弱感。
      
      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漂亮!也幸好张少不是个喜欢男/色的,不然,这次估计就不会是一瓶酒能了事的了。
      
      男孩的目光慢慢移到酒瓶上。
      
      躲在他身后的女孩立刻拉住了他的胳膊,秀气的小脸上满是慌乱,她连连摇头,低低抽泣着:“不,清言不要喝。我不要你为了我……”
      
      “别担心,没事的。”男孩握住酒瓶后回头安抚的拍了拍女孩的手,却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对着张少说道:“我可以喝,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你还要提条件?呵,也行,说来听听。”张少一声冷笑,想听听这胆大包天的小子会提什么要求。
      
      男孩抬起头,星眸直直看向张少,一字一句道:“我喝了这瓶酒,你就得给她道歉。”
      
      给谁道歉?张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让自己给那丫头道歉!?
      
      “你还敢要我道歉?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少气急了,抬手就又是一掌就要扇上去。
      
      一旁的李海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男孩怎么就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呢?白瞎了一张好脸。
      
      围观的人或是兴致勃勃的等着这第二个巴掌落下,或是不忍的偏过头之时,突然从楼上轻飘飘的传下来一道声音:“怎么这么吵啊?”
      
      慵懒低哑的女声带着轻微的倦意从众人头顶上落下,明明声音不大,却穿过了噪杂的音乐声,精准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里。
      
      听到那耳熟的声线,DJ反应迅速的关掉了音乐。
      
      整个舞池里的人群跟着音乐声一起寂静了下来,舞动的男女停下了扭动的身躯,吧台角落里互相调情的男女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张少扬起的手臂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声音来源之处。
      
      二楼栏杆处,一抹纤细高挑的身影端着杯酒,半靠在栏杆上,垂眸向下看来。
      
      女人的面容背着光,难以看清,但那妙曼的身姿隐隐绰绰显出妖娆的曲线。足以让人判断出这必定是位颜值不低的美人。
      
      “我记得,‘烟元‘里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许随意闹事。你,对,就你。”
      
      女人端着酒的手腕微微倾斜,杯中散发着醇厚酒香的红酒缓缓倾倒下来,落在了张少的脚旁,有几滴酒液飞溅起来,打湿了他的裤腿。
      
      “你这是在闹事吗?”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青年此刻却像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仰着脑袋,被那耳熟的声音吓白了一张脸:“夏,夏总。”
      
      女人轻哼了声,“呵,你认得我?”
      
      张少声音颤抖的应到:“认,认得的。”
      
      女人笑了下:“既然认得,那你怎么还敢在这里撒野呢?”
      
      她这一笑直接吓的张少‘扑腾’一下跪了下去,他长得也算不错的脸上冒出了虚汗。“夏总,我没有闹事,我不敢的,不敢的。就是,就是这两人先惹了我,我才反击的,不然您给我一万个胆子我都不敢打扰您啊!”
      
      “哦?”女人不知信没信他的话,目光却是从他身上移开了,轻飘飘的落在了男孩身上。
      
      然后,她突然疑惑的“嗯”了一声。
      
      “是,清言吗?”
      
      早在女人出声时就认出了她的林清言抬起头,那张清隽的面容完全展露在了夏意迁眼中,他咬了下唇,低声唤道:“意迁姐。”
      
      张少:……
      
      李海:……
      
      ‘烟元’里的众人:……
      
      卧槽!这小子竟然认识夏总吗?!还叫的这么亲热!完了,(我)张少凉了。
      
      ***
      面容惨淡的张少被‘烟元’的保镖扔了出去,他以后不仅仅是再也进不了‘烟元’,就连他的家族都不好再在京都里混下去了——如果夏意迁在今天之后还记得他做的事的话。
      
      顶楼唯一的私人间,夏意迁随意的靠坐在柔软的沙发里。
      
      门被敲响,门口的黑衣保镖打开了门。
      
      “夏总。”门外李海恭敬的向着门内半弯下腰,“我把他们带上来了。”
      
      夏意迁正拿着手帕擦拭着指尖不小心沾染的酒液,闻言漫不经心道:“一并进来吧。”
      
      “好的。”李海直起腰,抬手示意身后的两人先行,然后跟在他们身后进了房。
      
      门重新被保镖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吵闹声。
      
      林清言带着身后的苏雅走进房内,和外面充斥着酒香烟气的令人头晕的污浊空气不同,这件房内弥散着淡淡的檀香味,清新自然,格外好闻。
      
      他一进来视线就忍不住飘向了坐在沙发中的那道人影身上。
      
      沙发中的女人有着一张清艳到极致的面容。
      
      她像玉一般冷白的肤色和纯黑的发丝细眉透出冰冷的温度,就连圆润的脸部线条都显出了玉石的冷硬。
      
      如同用宝石砌成的人形珍宝上,唯一的艳色就是她唇上的那一抹红。但就连这唯一的一抹亮眼红色,看起来都不带半分的热度。
      
      这是个看起来过于纤细病态又无比精致的美人,她一身气质仿若集天地之灵气,高贵优雅,如坐云端,众人只能仰望她脚尖下的尘土。
      
      这样的美人只应该出现在金碧辉煌的宴会上,穿着华丽长裙,端着盛满醇酒的高脚杯,傲慢的挑剔着衣冠楚楚的全场绅士们的殷情追捧。
      
      而不是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里,一声轻笑就把人吓的心惊胆战。
      
      夏意迁自然察觉到了林清言打量的目光,她好脾气的笑笑,向着他温和的招招手,“别在那站着了,过来坐。”
      
      林清言下意识的顺着她的话向前,身后却传来了一阵阻力,他的步伐一顿,回头看去。
      
      苏雅在他身后露出怯生生的神情,一双杏眸中满是怯懦的不安,楚楚可怜。
      
      林清言以为她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急忙轻声安慰她:“没事的苏雅,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要怕……”
      
      苏雅因为林清言低声的安慰而缓和了紧张的情绪,她侧头瞄向夏意迁,在看清女人美丽到仿佛能灼伤人眼球的面容后又惊怕的收回了目光。她抓紧了林清言,不想让他过去。“清言,她是谁啊?”
      
      李海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这两人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无知者无畏,竟然敢用这种不敬的态度对待夏总,最主要是夏总到现在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啧啧啧,奇观。
      
      “她……”林清言回头看了眼夏意迁,女人面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姿态散漫的靠倚坐在沙发里,一举一动,优雅沉敛。
      
      林清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她。
      
      因为他突然发现,其实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夏意迁的身份。
      
      林清言是在打工时认识的夏意迁,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和她是京都本地人,其他一概不清楚。今天在这里见到她,还隐隐察觉出她的身份不简单,让他也很是惊讶。
      
      他一时语咽。
      
      夏意迁看着两人站在那里唧唧歪歪半天不过来,顿感无趣。
      
      【233,你说我把这两人关起来,然后为他们提供优悦的生活,在时间到了后给他们举办婚礼,保证他们能幸幸福福一辈子在一起,这样算我任务完成如何?】
      
      一道机械僵硬但语气浪//荡的声音在夏意迁脑海里响起,系统233被宿主大大的异想天开惊到了:【……您是认真的吗?】
      
      【我们是女配系统,不是反派系统。】233怯生生的提醒道,妄图打消宿主大大的危险想法。
      
      由一部部小说衍生出来的小世界里有这样一种人,她们高贵优雅,貌美多金,才华横溢,荣光万丈。
      
      爱慕她们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几。
      
      但这样完美的女人却只是小世界里的女配,不论她们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和性格,都深深爱着小世界里的男主,但男主不爱她们,她们还为了男主掏心又掏肺。
      
      完美诠释了一句真言:男主虐她千百遍,她待男主如初恋。看似手握虐文女主剧本,偏生生了女配的命。
      
      然而有一天,这些完美女配们觉醒了,表示老娘有钱有颜人见人爱,为什么要死心塌地的扑在一个男人身上,为了他黑心又黑化,到最后落得个下场凄惨。
      
      这是人能忍?
      
      女配们看看手中写作恶毒女配,读作垫脚石的剧本火冒三丈,垃圾工作!老娘不干了!
      
      然后组团自杀跑路。
      
      于是没了重要女配的小世界的世界线纷纷跑偏,难以延续。
      
      系统233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主神创造出来的,它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抓个倒霉鬼来继续扮演女配的角色。
      
      不幸,夏意迁就是这个倒霉鬼。
      
      这个世界里的男女主就是眼前的林清言和苏雅。
      
      两人是青梅竹马,明明对对方都有感情,但因为傻白甜女主自带不开窍debuff,愣是纠纠缠缠了大半本书都没有确定关系。
      
      而夏意迁的角色则是明明有钱有颜却偏生爱上男主,为了他格调不要了,脸也不要了的女霸总。
      
      明明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女主,却降智一般非要真人上场和她大战个三百回合,刷足了厌恶值。
      
      身边的优质男性更是纷纷化作女主的脑残粉,帮着女主一起打压女配。
      
      最后在小说后期男主崛起,和众男配一起为女主铲除一切不利她的因素,将她荣宠上天。
      
      而那些被铲除的不利因素里,其中自然也包括身为女配的夏意迁,从一个有权有势的霸道女总裁沦落为了贫困潦倒的破产小可怜。
      
      前半生风光得意,后半生落落不得志,落魄而亡。
      
      死不瞑目。
      
      夏意迁在最开始看到这个剧情的时候,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种不讲逻辑的傻白甜小说都能生出世界意识,主神果然没骗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活久了什么奇葩都能遇见。
      
      因为系统233的失误,本该在剧情线开始后再传送到这个世界的夏意迁提前十年就被扔到这个世界,好不容易接手家族产业,并将它发展壮大。
      
      其中艰辛不与外人道也,结果转眼就要托手让人。
      
      性格再好的人听了都要被气死,更别提夏总的脾气远与温柔和善沾不上边。
      
      她冷笑一声:【我知道了,走剧情对吧?强取豪夺女霸总,希望林清言受得住啊。】
      
      看着宿主大大冷漠的眼神,233默默打了个冷颤。
      
      愿主神和世界意识保佑男主。
      
      夏意迁温和的开口道:“我是夏意迁,清言的朋友,前不久才认识的。好了,过来坐吧。”
      
      林清言拉着苏雅坐到了夏意迁旁边的沙发上,说:“谢谢。”
      
      夏意迁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和我道什么谢?”
      
      林清言敛眸,感激道:“刚刚,谢谢你帮了我们。”他苦笑了一下:“不然我们不能这么轻易脱身。”
      
      虽然他刚刚表现的硬气,但也知道那个张少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他只是,不愿在苏雅面前失了骨气,一时忽略了张少若是要对他们下狠手该怎么办。
      
      以他的身份,整两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若不是夏意迁护下他们,现在想想,还真有些后怕。
      
      “举手之劳,而且这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错,那个人以后也不会再找你们麻烦。”夏意迁点头,算是领了他这一声谢。
      
      白皙的手臂支在扶手上,她的眉眼在明亮的灯光下更显莹润:“要喝些什么?”
      
      林清言婉拒:“谢谢您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们还不渴。”
      
      夏意迁没有在意他的拒绝,只是微微勾起了唇。
      
      李海察言观色,立刻上前躬身道:“两位忙了这么久应该也口渴了,我们这里不仅只有酒,还有其他饮品,这位小姐应该不会介意来杯鲜榨果汁吧?”
      
      林清言果然露出了迟疑的神色,他是不渴,而且拒绝也确实是因为不愿喝酒,但不知道苏雅想不想喝。
      
      他向苏雅询问道:“小雅,你要喝吗?”
      
      苏雅犹豫了一会儿,她对眼前这个美貌惊人的女人有种莫名的敌意,哪怕她刚刚才救了自己,但她就是不喜欢她看清言的目光。苏雅咬紧了唇,轻轻摇头:“不用,我不渴。”
      
      完全无视了女主敌意的小眼神,夏意迁抬抬手,示意两人随意。
      
      随后她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转而对着林清言问道:“我记得你之前是在西街那边的咖啡馆里上班的,那个工作怎么不做了?”
      
      夏意迁第一次见到林清言就是在他打工的咖啡馆里,当知道他就是男主时她差点把刚端上来的滚烫咖啡泼他一脸。
      
      敢抢她事业的家伙毁容算了,毁容了就当不成男主了。
      
      女霸总如是想到。
      
      林清言苦笑了一下:“那个工作,出了些小问题,就辞职了。”
      
      听到他的话,夏意迁还没什么反应,苏雅就先露出了一个愧疚的表情,委屈的低声道:“清言,都怪我……”
      
      “不,怎么会怪你呢……”
      
      夏意迁了然,哦,估计又是像今天一样,傻白甜女主惹了什么事牵连了男主,害得他不得不‘辞职’。
      
      这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绝配!
      
      不在一起都亏了。
      
      “你现在是在‘烟元’里当服务生?”
      
      林清言点头,“是的,我和小雅一起,今天是我们第一天上岗。”
      
      这时有名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他手上端着一个托盘,盘子上放着三个杯子。
      
      夏意迁拿起其中盛着红酒的杯子,而李海则亲自将另外两杯放在了苏雅和林清言面前。
      
      林清言微愣,“这……”
      
      “喝吧。不是酒,是鲜榨的果汁,就算不渴也能润润嗓。”夏意迁无所谓的挥挥手,温和表面下的霸道本性在这一刻微微显露了出来。
      
      她的人设就是霸道女总裁,擅长强取豪夺,不听人话。这么做没问题。
      
      无法,林清言和苏雅只好端起了杯。“谢谢。”
      
      “以后你们要是再碰到这种事,可以报我的名字。”夏意迁轻抿了一口杯中酒,红艳的唇上染上了暗色的酒液,愈加剔透润泽。
      
      林清言惊道:“这怎么好意思!”
      
      夏意迁微笑的看着他,不容拒绝的强硬道:“没事,我说过,不过是举手之劳。”
      
      “而且,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有难,我自然应该出手相助。”她饮尽杯中红酒,笑的意味深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