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我上铺的哒宰君

作者:鸡子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山崎荣子从眯眯眼少年的口中得知,他的名字叫江户川乱步,是一名侦探。
      
      除了奶茶,她还请对方吃了两份章鱼烧。
      
      “本侦探就原谅你的冒失啦,下次走路要看路啊。”江户川乱步嘴巴塞得鼓鼓的,还不忘教育她。
      
      山崎荣子把自己的那份章鱼烧也推到了他面前:“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如果你还吃得下,就请把我的这份也消灭掉吧。”
      
      江户川乱步热衷美食,对此当然没有拒绝,但在吃掉她的章鱼烧时也问道:“你是因为想不到买什么礼物送人而困扰吗?”
      
      山崎荣子讶异地抬起脸:“你怎么知道我要买礼物送人呢?”
      
      她从进店买奶茶开始,完全没有和江户川乱步提过要买礼物的事,但对方居然猜到了。
      
      “这还用得着猜吗?很简单啊。”江户川乱步抿了抿嘴边的酱汁,“你有时间请我吃东西,证明你今天没有约人。你看上去也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钱包里却塞了那么多钞票,明显是打算把存了很久的钱拿去买礼物送人。”
      
      山崎荣子好奇地问道:“可你为什么能肯定我是买礼物送人,说不定我是买给我自己的呢?”
      
      “不可能啊。”江户川乱步刺啦一声将最后一点奶茶吸完,然后拍了拍被吸扁的瓶身,“如果你是买给自己的,那带着这么多钱,肯定早就打算好了,会迫不及待地冲过去买。但你却一直在东张西望,逛街也毫无目的性,很显然是要买给别人的,但还不知道要买什么。”
      
      推理完全正确,山崎荣子不禁感慨:“你们侦探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你错了,最厉害的侦探当然就只有我一个。”
      
      望着面前这个毫不谦虚的真性情少年,山崎荣子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还油然生出几分亲切感,毕竟她的哥哥山崎光也是整天认为全天下他自己最美。
      
      不过江户川乱步既然能看出她是在困扰想不到买什么礼物送给朋友,那不妨可以问问他的意见。
      
      “江户川先生,你觉得我应该买什么礼物呢?”
      
      “不知道,你又不是送给我。”江户川乱步歪过头,“要是准备送给本侦探礼物,那送波子汽水和薯片就最好了。”
      
      “他,不喜欢吃零食。”山崎荣子就没见中原中也吃过什么零食,基本上都是在替她举着棉花糖和爆米花桶,还负责给她剥她剥不开的榛子。
      
      喜欢吃零食的是她本人,中原中也甚至还会提醒她少吃零食。
      
      “那他可真是一个无趣的人。”江户川乱步皱着鼻子想了一下,说,“给你一个建议,送他目前迫切需要的东西。”
      
      山崎荣子认真思考片刻,发现她并不知道中原中也需要什么。
      
      他每天会做的事就是打架和替羊组织的成员收拾烂摊子,他确实也挺喜欢打架的,但她总不能雇几个人陪他打架吧?
      
      “你好笨啊,就不知道想想他有什么最近想实现的愿望吗?”江户川乱步再次提醒道。
      
      “嗯……”要说到中原中也的愿望,那大概是长到一米九。
      
      他现在只有一米四九,离这个目标还差了一大截。
      
      山崎光说身高和基因有关,那基因这块肯定是没法改了,但是喝牛奶多补钙,对长身高也是有帮助的。
      
      过去在山崎家陪山崎荣子喝了两年的牛奶,中原中也的身高从一米四八长到了一米四九,长高了一公分,而山崎荣子从一米四五蹿到了一米六,足足长高了十五公分。
      
      1:15的比例让中原中也一度怀疑山崎光给他喝的是假奶。
      
      “那我知道要送什么了,谢谢你,江户川先生。”
      
      山崎荣子心想,反正这笔钱要花掉,那就给中原中也买牛奶吧,保证他每天都能喝到两瓶奶,一直喝到二十岁成年,就不信他长不到一米九。
      
      一米九的中原中也,山崎荣子想象了一下,完全想象不出来,但估计是挺高大威武的。
      
      决定了之后,她看到江户川乱步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又去前台打包了两份章鱼烧,准备晚上带回去给山崎光。
      
      “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光临。”
      
      就在山崎荣子从店员手里接过打包好的章鱼烧,拎回座位路过玻璃窗时,匆匆一瞥,看到窗户上忽然投下了两道阴影。
      
      然后是——
      
      砰。
      
      是枪声!
      
      在这一瞬间,她本能地扯住了江户川乱步的衣领,将他迅速拽离了座位。
      
      子弹擦过她前额的头发,打在了他们身后的墙上。
      
      哐当哐当。
      
      玻璃碎了一地。
      
      山崎荣子转过头,看到落地玻璃窗被彻底踢碎了,外面大概有五六个人,都穿着统一的黑衣服,带着黑色墨镜,笑嘻嘻地走进来。
      
      奶茶店里只有两个店员,一个是老板前田,一个是老板娘,两人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见到这个架势紧张得冷汗直冒。
      
      老板娘甚至隐隐有要昏过去的趋势。
      
      “前田老板,大吉大利啊。”走在最前面的墨镜男摇头晃脑,浑身带着痞气,阴阴地笑着,“这个星期上交给港口黑手党的保护费准备好了吗?”
      
      前田老板听到这话,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赔笑脸:“江口大人,保护费不是按月收的吗?怎么现在——”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墨镜男江口揪住了他妻子的头发,重重地往吧台上一叩。
      
      尽管隔得有一段距离,山崎荣子还是听到吧台的镜面玻璃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良子!”
      
      前田老板着急地想查看妻子良子的伤势,但江口不仅没有松手,甚至还揪着她的头发想再来一遍。
      
      “不交保护费,今天就别想你太太活着——”江口的话没说完,一杯奶茶精准地朝他抛来,温热的液体泼了他一头、一脸。
      
      墨镜自然也脏了。
      
      “混蛋!”
      
      他反应过来后勃然大怒,松开了前田良子的头,从腰间拔出了枪。
      
      “你他妈想死吗?”
      
      “不好意思,手滑了。”
      
      一道很清雅的少年音响起,山崎荣子朝声源处看去。
      
      与她隔了两米远,刚才一直沉默的圆眼镜少年已经站了起来,右手举在半空,保持着丢出物品的姿势。
      
      刚才被他丢出去的奶茶正是放在他面前的那一杯。
      
      “手滑?”江口摘下墨镜,快步朝他走了过去,枪口抵在了少年的太阳穴上,还狠狠往下按,“让我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手滑!”
      
      “别这样,江口大人,他还是个孩子啊。”前田老板看到江口起了杀机,赶紧哆哆嗦嗦地去摸钱盒,“我马上就交保护费,请你不要伤害他!”
      
      “动作快点!”江口凶狠地戳着少年的太阳穴,扳机拨的咔哒咔哒响,“你这不识趣的老头怠慢黑手党,这次上交的保护费要翻十倍!”
      
      前田老板动作一僵,脸上闪出痛苦的神色,哀求道:“江口大人,十倍太多了,最近生意不好,我妻子身体不好还需要吃药。”
      
      “药罐子多费钱,不如让我们帮你解决掉这个后顾之忧,让你以后痛快地支持港口黑手党的事业!”一名成员手里的匕首已经抵在了前田良子的脖颈处,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割断她的喉咙。
      
      “不要啊——”
      
      前田老板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但他害怕的事却并没有发生。
      
      “小丫头,你什么意思?”
      
      山崎荣子握住了那名成员的手腕,阻止他动手杀人。刚才她几次想要出手时,都被江户川乱步拉住了。
      
      港口黑手党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将横滨搅成了一团烂泥,山崎荣子对此深恶痛绝。
      
      在这紧张的氛围里,唯有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始终稳如泰山。
      
      “子弹就只有一发,刚才打坏玻璃时已经用完了,所以你现在不断拨动扳机,却打不出东西。”他往嘴里丢了一颗爆米花,边嚼边拆江口的台,“毕竟你们黑手党现在很穷吧,对武器也管控了。”
      
      被看出是虚张声势的江口觉得丢了面子,甩开了圆眼镜少年,转而去攻击江户川乱步。
      
      “没有子弹也能让你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江户川乱步机智地往旁边一蹦,一指山崎荣子:“想要钱的话,可以找她,她家里非常有钱哦。”
      
      被指到的山崎荣子只愣了一秒,就很配合地掏出了钱包,把一沓钞票拿出来分给他们:“这些钱够交保护费吗?”
      
      江口的眉毛抖了抖,脸上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虽然这不是一笔巨款,但对于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随身携带的钱也太多了,且她给钱的姿态太过高高在上,像是根本不把钱放在眼里。
      
      这绝对是富养长大的大小姐。
      
      “如果这些不够的话,就加上这个吧。”山崎荣子摘下了手上的手链,那是她在夜市上花了一百日元买的廉价饰品,“这是我爸爸从法国带回来的银河之星,市价大概有两千万吧,也不是很多……你们要是不满意,这个怀表也给你们吧。”
      
      她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上星期在河边捡到的破手表,轻描淡写道:“这是波旁王朝时期的太阳王路易十四随身携带的怀表,市价大概在三亿以上吧。”
      
      这几个港口黑手党成员都是底层的打手,压根听不懂什么波旁王朝、路易十四之类的名词,没上过学的劣势在这时就明显的体现了出来,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只听懂了最后一句话。
      
      三亿以上!
      
      这是他们当打手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有了这么多钱,自立门户去建一个港口黑脚党都可以了!
      
      “行了,拿着这些就快点滚吧。”山崎荣子将怀表丢了过去,立马被两个人哄抢起来,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离远点,不要影响我家里的佣人开波音747来接我回法国。”
      
      她作势要走,刚迈出一步,被意料之中地拽住了胳膊。
      
      然后她整个人就被举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她假装挣扎,“不是已经给你们钱了吗?路易十四的怀表也给你了。”
      
      江口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眯眯地说道:“这点钱哪够呢?你家里佣人不是要来接你吗?肯定会带不少钱吧。”
      
      山崎荣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们想绑架我!”
      
      前田老板急忙呼喊:“不要啊,江口大人,我给你钱,你不要伤害她!她只是一个路过的小孩啊。”
      
      “去去去,谁看得上你那点钱,滚远点,现眼!”江口拍拍山崎荣子,满意地说,“真幸运,逮到了一只小肥羊,乖乖配合不会吃苦哦。”
      
      于是他们不顾前田老板和前田良子的阻拦,强行把小肥羊山崎荣子抬上了抢来的卡车里。
      
      山崎荣子相当适应“人质”这个角色,在车上又哭又闹,从恐吓威胁到求饶,全部都演了一遍。
      
      车子开出去很远后,她才逐渐安静下来,车上的人都在兴奋地议论起要到赎金以后,别墅买在哪里、要买什么牌子的豪车之类的话题。
      
      “其实,”山崎荣子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我家住的是没有房产证的拆迁房。”
      
      瞬间车厢内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黑手党成员想从她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但她的态度却十分认真。
      
      她继续往下说:“那条手链价值一百日元,是在横滨夜市买的,批发价可能就五十日元,怀表是捡的,已经修不好了,当废品卖大概三十日元。”
      
      “你爸不是法国富豪吗?”有个人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
      
      “你们的脑子不好,眼睛也坏了吗?我这个长相,很明显不是混血啊。而之所以故意让你们绑架我,是想让你们离那间奶茶店远一点。”
      
      山崎荣子挺直了后背,身上捆着的绳子也随着她指间的一声响指,自动解了开来。
      
      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微笑着说完后半句话,“毕竟你们的尸体在那里被发现,会给奶茶店招来麻烦的。”
      
      
    插入书签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
    天有多高,我有多骚。



    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
    浪漫的迹部男神~



    我和乱步离婚以后
    一起来弄哭乱步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