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我上铺的哒宰君

作者:鸡子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山崎荣子带来的男生都是校足球队的成员,个个高大强壮,皮肤晒得黝黑发亮,森鸥外看了就倒胃口,还不如太宰治细皮嫩肉。
      
      “既然是山崎小姐的同学,那便进来补习吧。”森鸥外说这种话牙都疼,但现在也不能把人轰走。
      
      山崎荣子站在一群男生当中,更显得娇柔可爱,此时她眨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温柔又无辜地注视着森鸥外。
      
      “麻烦森先生了。”
      
      她本人是足球队的经理,在足球队里人气很高,轻而易举就将一群老实孩子忽悠来补课了。
      
      森鸥外租住的房子是二层洋楼,一楼的客厅被他起早收拾过了,唯一的生物太宰治也被他赶到二楼去削土豆了,因此显得十分干净。
      
      原本他打的如意算盘是和山崎荣子两人独处,现在多了一堆黑小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右手边放黑板,让小姑娘坐在他的左手边——等等!小姑娘呢!
      
      森鸥外突然发现左手边坐了全队最黑壮的男生,而山崎荣子早就坐得离他十万八千里远了,还解释:“城户同学眼睛近视,看不清黑板,所以让他坐前面吧。”
      
      “……好。”眼睛看不清楚为什么不配眼镜啊!
      
      名叫城户的男生很憨厚,嘿嘿笑道:“我第一眼就喜欢森老师,比大木医生看上去好说话多了。”
      
      森鸥外心想,我可不好说话。
      
      虽然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他确实提前备了课,也打算好好辅导,便认真开始授课。
      
      与此同时,在二楼当大厨的太宰治尥蹶子不干了。
      
      抠逼的森鸥外,打折时一个全自动土豆去皮机都舍不得买,让他手动削皮,二十多个发育期青少年的饭量,让太宰治更加生无可恋。
      
      于是森鸥外在楼下讲课,他就在楼上踢土豆,踢得怦咚怦咚响。
      
      “森老师,你家楼上养了哈士奇吗?”城户听到楼上传来的声音,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
      
      森鸥外手一抖,马克笔在白板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请大家不必理会。”
      
      在场的人只有山崎荣子知道楼上不是哈士奇,而是一个人。
      
      她想起了那天在玉川上水发生的事情,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几天日子过得□□逸,都把太宰治那家伙给忘了。
      
      不知道他又在楼上作什么妖了。
      
      咚咚咚咚咚——
      
      太宰治捡起土豆,有节奏地敲了起来。
      
      有男生惊叹:“老师,你家的哈士奇挺有音乐细胞,能让我看看吗?”
      
      “咳。”森鸥外轻咳一声,“别被不相关的事物分散了注意力,忘记你们此行的目的。”
      
      山崎荣子站起身来:“森先生,你帮大家继续上课,我去看看情况。”
      
      森鸥外原本想阻止,但是一想到只要山崎荣子落下进度,他就有借口在放学后将她留下单独补课了。
      
      他微笑着点头:“辛苦你了。”
      
      *
      
      地上滚了一地土豆,最前面还有两个削好了的,削得很整齐,能看出削皮的人技术优秀,只是不耐烦了。
      
      山崎荣子俯身,将一颗颗土豆捡起来,扔进拐角的筐里,然后看向落地窗边躺着的某人。
      
      “帮森叔叔做一点家务,都做不好吗?”
      
      太宰治回过头,给了她一个“你行你上不行别瞎逼逼”的眼神。
      
      “你眼睛受伤了?”山崎荣子注意到太宰治裹在右边眼睛上的绷带,但随即又想到了他先前的骚操作。
      
      “你为什么要在身上裹这么多的绷带?卖惨吗?”
      
      “……”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修长?”
      
      “……”
      
      “难道这卷绷带是你的传家宝,绷带夹层里镶了金箔?”
      
      山崎荣子脑洞大开,太宰治不理她,蹬蹬两条腿,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
      
      “你总不会是热衷COS木乃伊吧?”
      
      她猜到最后,太宰治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像是要说悄悄话。
      
      她凑过去,对方却朝她的耳朵里吹了一口热气。
      
      “就你话多。”说完还拽了拽她的辫子。
      
      ……
      
      “老师,山崎不会和你家的哈士奇打起来了吧?”城户担忧地说道,“山崎也很会拆家的,上次为了打蟑螂,把足球队的休息室都拆了,我有点担心你的房子。”
      
      “可是山崎小姐很温柔。”
      
      “温柔不代表没有破坏力啊。”
      
      森鸥外见大家表情复杂,便留下随堂作业,自己上楼查看。
      
      推开门,他的瞳孔一阵猛缩。
      
      满地都是血迹。
      
      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山崎荣子干掉了太宰治,还是太宰治干掉了山崎荣子?
      
      视线再往前移,他看到山崎荣子挥舞着一把菜刀,全身上下包括脸上都是血。
      
      被干掉的居然是太宰吗?!
      
      “再来一次,太宰君。”
      
      “笨蛋,你这个弟中弟的刀法,行不行啊?”
      
      太宰治从冰箱后面探出头来,朝森鸥外挥了挥手:“森先生,你怎么上来了,午饭还没做好哦。”
      
      ……原来这两人是在做午饭。
      
      森鸥外:“!!!”什么?做个午饭能做成这样?
      
      太宰治全身也都是血,怀里还抱着一条巨大的青花鱼。
      
      那是森鸥外买来准备腌罐头的储备粮,被他从院子里的水池中拖上来了。
      
      两人杀鱼的方式也很特别,太宰治负责抱住青花鱼,限制住它的行动,然后山崎荣子再用趁机用菜刀砍下鱼头。
      
      于是地上、家具上到处都留下了青花鱼的血迹。
      
      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事件。
      
      山崎荣子不会就算了,太宰治还会不懂怎么杀鱼吗?他多半是觉得好玩。森鸥外阴阴地磨着牙,又看了一下筐里的土豆。
      
      ——居然就削了两个!
      
      青花鱼还在死命挣扎,最后还是森鸥外以一记手术刀,结束了它痛苦的一生。
      
      “你们两个——”
      
      森鸥外看着满地狼藉,气不打一出来,恨不得当场将两个罪魁祸首捏死。
      
      山崎荣子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对不起,我不习惯用利刃,给森先生添麻烦了。”
      
      森鸥外深吸了一口气,“和山崎小姐没关系,是太宰没把青花鱼按好。”
      
      太宰治不满地噘嘴:“喂——”
      
      “打扫卫生的工作就交给太宰君吧,山崎小姐先去洗澡换身衣服,我家有漂亮的裙子。”
      
      森鸥外身为萝莉控,却并没有对幼女出手过,顶多求着自己的人形异能力爱丽丝,玩玩换装游戏。
      
      自从救了太宰治并把他捡回家,他就很少把爱丽丝放出来了。但是小裙子没少买,从六岁到十二岁的尺码都有。
      
      因而当山崎荣子看着摆放了一排的裙子,朝他投来疑惑目光的时候,他连解释都没法解释。
      
      总不能现场把爱丽丝放出来吧。
      
      “森先生你并没有女儿,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裙子?”
      
      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回答不好就没法维护自己的形象了。
      
      总不能说喜欢看小女孩穿漂亮的裙子,所以这阵子就收集了不少裙子吧?
      
      那样显得自己像个变态。
      
      不行,森鸥外决定把脏水泼出去
      
      “其实,这个,”森鸥外面露难色,“太宰君,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嗯?”山崎荣子疑惑,小裙子和太宰治又有关系了?
      
      “悄悄告诉你,他看到了小裙子就想买,大概内心希望自己是个小公主吧。作为他的监护人,我希望尽量满足他的愿望,但我有时又会纠结,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山崎荣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其实太宰君喜欢穿小裙子也没什么关系吧。我哥也经常穿女装啊。”
      
      “可是我好希望他成为像巨石强森那样的硬汉,这也是他家人的愿望。”森鸥外演戏上瘾,他转过脸去看山崎荣子,小姑娘眼睛里泛出水光,似乎是被他感动了。
      
      这波善良叔叔的人设艹的很成功。
      
      十二岁的女孩果然心性单纯。
      
      咚。
      
      一个土豆掉在地上的声音。
      
      两人不约而同转过头去,太宰治满身是血的站在门口。
      
      “好了,山崎小姐,你赶紧去洗澡和换衣服吧。”森鸥外给她拿了一件他最喜欢的红裙子,褶边像花瓣一样。
      
      “嗯。”山崎荣子抱起那条裙子,往浴室的方向跑去。
      
      直到从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森鸥外才冷漠地看了太宰治一眼:“你今天玩得太忘乎所以了,太宰君。”
      
      “彼此彼此,因为看到幼女,所以连自己的工作都忘了吗?”太宰治讥讽道,“老师的门槛可真低呐,森老师?”
      
      这声森老师拉长了尾音,充满讽刺,但森鸥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山崎光五年前离开异能特务科后,一步没有踏入横滨市中心,现在竟然出现在了港黑大楼附近。”
      
      太宰治垂下目光,脚尖踩在了那颗土豆上。
      
      “还有这个凭空多出来的妹妹,我记得他是个孤儿。”森鸥外羡慕地说,“不过能养小姑娘,还真是让人嫉妒,太宰君如果也是女孩就好了。”
      
      “可我十四岁了,超龄了。”太宰治提醒道。
      
      “那就更令人沮丧了。”
      
      午餐不能指望太宰治做了,森鸥外叫了猪排饭外卖,并给山崎荣子点了一个红丝绒蛋糕。
      
      至于甘梅土豆条,他则亲自操刀,一切都收拾妥当,他刚准备叫太宰治去门口拿外卖,忽然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土豆煎糊了吗?
      
      不对,已经关火了。
      
      焦味好像是从衣帽间传来的,森鸥外快步走过去。
      
      浓烟滚滚中,太宰治正叉着一件件小裙子往火盆里扔,旁边是帮忙煽火的山崎荣子。
      
      “啊——”森鸥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
      
      山崎荣子解释道:“太宰君说他以后不穿裙子了,所以我们给他的裙子举办了一个告别仪式。”
      
      太宰治继续往火盆里丢裙子,幽幽地看了森鸥外一眼:“我得做巨石强森那样的硬汉,才能不辜负森先生的期待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森:我就想看看可爱的小姑娘穿漂亮的小裙子,太宰治你不是人!
    宰:啧。
    平时宰不会这么作,纯粹杀青花鱼杀得兴奋起来了,加上被森栽赃裙子是他的,和荣子一起要森好看,就很会。
    当然了,森鼻子太灵,赶来的及时,所以宰也没能烧几条。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
    天有多高,我有多骚。



    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
    浪漫的迹部男神~



    我和乱步离婚以后
    一起来弄哭乱步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