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榆钱

      早饭照例是豆粥和炊饼,连桌上屈指可数的几根腌萝卜条,都算是好物,众人在压抑的气氛中吃完早饭,李安平赶紧扛着锄头去地里了,如今地里不算很忙,钱氏收拾完后躲在屋中做绣活,李贤娘不想在家中白吃白喝,本打算出去砍柴,可李姥姥怕村中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到女儿耳里,徒增伤心,便借口要缝补衣裳,留她在家中。
      
      宁小春实在受不住家中沉闷气氛,等清理完鸡窝,就迫不及待说:“我出去转转。”
      
      李姥姥闻言,眉间的纹理皱成了沟渠,伸手就要去戳宁小春脑门,“整天就知道玩,两个小的还没说要出去了,你都多大了?也不知跟你娘做些绣活,补贴家用。”
      
      李贤娘一听家用二字,如刺在心间,顿时坐立难安,也跟着训斥起来,“你是大姑娘了,成天往外跑像什么样子?娘上次教你的雀眼针,可练好了?”
      
      宁小春听提起绣活,头都大了,脑海里勉强扒拉出那什么雀眼针,只觉复杂无比,她怕是有四只手都折腾不明白,不禁在心底哀嚎一声,赶忙说好话,“我也不是为了玩,想着出去转转,采些野菜,拾些枯枝。”
      
      李姥姥闻言,面色缓了缓。
      
      李贤娘也欣慰女儿懂事,可她不禁担心道:“娘知你是好心,只是你之前少在村中走动,可晓得往哪去寻野菜?”
      
      其实,她同样担心女儿受闲言碎语所累。
      
      经这一提醒,李姥姥想起,最开始生小春时,宁大郎虽然见是个女孩,但那会俩人成亲刚满一年,正是蜜里调油,并未将失望表现出来,且彼时的宁大郎心高气傲,笃定自己早晚能登科及第,要走仕途,自己闺女总不好是目不识丁的村姑,于是小春四岁开始,亲自给她启蒙,教她识字,拘在家中,书房里的书本任她去读,哪怕后来有了小夏、小秋,宁大郎对倾注了心血的宁小春始终更为关注在意。
      
      宁小春也庆幸自己穿越到的是宁家大娘子的身上,至少识字有了现成借口。
      
      “哼!”女孩家的学好女工就好,学什么识字?还能考状元不成?显然李姥姥也想到了小春鲜少在村中走动的原因,她越想越气,仿佛在小春身上能看见宁家那狗东西的影子,“用不着你采野菜,也用不着你拾枯枝,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别叫人说三道四就好。”
      
      宁小春见姥姥冷了脸,便知对方一准又想到了宁家,若是往常,她便也知情识趣不再言语,只是看姥姥和娘的意思,显然是要拘她在家中,短时间内不让她出去,这宁小春可忍不了,于是故意挺起胸膛反问道:“我有什么让人说三道四的?”
      
      李姥姥心想大丫头怎如此不懂事?你娘刚被休,你出去满处乱转,别人看见了,不更是要提醒他们吗?只是这话她不好说出,怕女儿听了伤心,一时哑口,虎着脸瞪着宁小春。
      
      宁小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躲在家中闭门不出?”
      
      李姥姥和李贤娘齐齐一愣,侧头见小春眼中清澈笔直,仿佛无所畏惧,李姥姥烦躁的心,不知怎地,纾解几分,她忽地大喝一声好,“小春性子随我,她说的没错,咱没什么心虚的,正要光明正大在村中行走。好小春,若村里有人说你娘坏话,你回来告诉姥姥,姥姥定不饶他!”
      
      “娘!”李贤娘不赞同地叫道:“你怎么能跟孩子说这些?”
      
      然后她看向女儿,叮嘱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说什么,你不搭理就是了。”
      
      李姥姥听了,忍不住面带怒容,“孩子让你这样教,以后怕是都要跟你似的,被欺负也不敢言语了!”
      
      “娘,她们都还小,又是姑娘家,跟人在外面争吵总归不好。”
      
      “那任人欺负,不言语就是好了?”
      
      眼看俩人要争辩起来,宁小春连忙打断,“姥姥,娘,我出去了啊。”
      
      李贤娘还在犹豫,李姥姥态度已跟刚才截然相反,点头同意。
      
      宁小春看了看小夏和小秋,前者一脸犹豫,害怕被村里人指指点点,小秋就没这么多顾忌,她只知最近姥姥对她们总是没好脸色,舅妈的态度也怪怪的,她立刻跟了上去,将手递到大姐手中。
      
      小夏见状,只得跟上。
      
      “大姐,别忘了带上篮子。”小夏提醒,并没忘记她们是为什么出去的。
      
      “哦,对。”
      
      宁小春在厨房取了篮子,挎在臂弯上,三人相携出门。
      
      李姥姥望着姐仨的背影,心中复杂,“这几个小的,倒都是好的……”
      
      ……
      
      别看宁小春这具身体在宁家排行大姐,但论对周遭的熟悉,她可能还赶不上二妹宁小夏,只因宁小春懂事以后,宁大郎望女成凤,在家教了两年字,之后又拘在家中,让她自个读书,恨不得培养成识文断字的大家闺秀。
      
      过了几年,小夏和小秋相继出生,宁家对贤娘彻底不抱希望,整日当丫鬟般使唤,宁小春虽说也不能例外,但身上到底曾经倾注了宁大郎的心血,宁家又想着她已识字,跟一般村姑不同,说不定日后还能嫁到高门大户,为家中增添助力,便是干活,也大多是让她在家里喂猪喂鸡,并跟着贤娘做饭刺绣,学着大家闺秀那般做派不让她出去走动,反而是割猪草、拾柴禾这种脏活累活,全都交给了宁小夏。
      
      于是一离了家,就是宁小夏在前面带路,不过刚才李姥姥的话,似乎吓到她了,总是时不时地打量四周,或是听见人声,就赶忙避开。
      
      宁小秋自然没这么多担心,此刻摆脱了宁家的束缚和姥姥的阴阳怪气,她像是放出笼子的小鸟,看什么都好奇,路边稍微长着棵齐整些的草,她都要拔起来玩一会,等再看见下一棵,就再把原先的丢在姐姐手中的篮子里。
      
      宁小夏无奈地将被捏得蔫巴巴的野草从篮子里挑出来扔掉,不止一次地跟她说:“这只是普通野草,你往篮子里扔做什么?”
      
      宁小秋撅着嘴,软软糯糯道:“这个跟昨天吃的好像。”
      
      宁小春与在家中相比,反倒沉默起来,走一路看一路,实在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也理不出头绪,有心想帮忙,也不知自己能帮什么,他上辈子虽也在农村住过几年,但对于野菜,只认得现代比较常见的苋菜、地菜、马须菜,别的就没有了。
      
      原本,她仗着自己灵魂来自现代,还有种极其强烈的优越感,心话好歹利用些现代知识,便能将日子过好,到时手里有了钱,不至于任人摆布,现实却是两眼一抹黑,脑子一团浆糊,完全不知自己能干什么。
      
      自信心被严重打击,宁小春不禁垂头丧气,神情萎顿。
      
      “呀,是榆钱!”忽然,宁小夏欢呼一声,不管身边俩人,急急跑了出去。
      
      宁小春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她自个跑了,被撞了怎么办?接着自嘲起来,古代又没有汽车,拿什么撞?不过此处地势并不平整,两旁又多有杂草,要是摔一跤或是跌进看不见的坑里,也够疼一阵子了,她连忙忘了刚才的沮丧,喊了声小夏,匆匆跟上,跑了两步,才想起小秋还傻愣愣站在后头,心头更是担心这个小的,又折回小秋身边,扯着她追着小夏。
      
      “小夏你慢点,你看见什么了?”刚才宁小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了,完全没听清小夏喊的什么。
      
      好在宁小夏的目标就在不远处,要不然她也不会一抬眼就看见了。
      
      “大姐,你看,是榆树!上面挂着好多榆钱呢!”
      
      这会,宁小春拉着小秋也追到了树下,定睛一看,果然是榆树,上面挂着一簇簇榆钱,远远看着,就好像肉乎乎的绿色花球。
      
      她眼睛一亮,不觉弯成了月牙,“真的是榆钱!”
      
      “现在正是吃榆钱的时候。”宁小夏先是高兴地欢呼一声,可笑没一会,表情渐渐凝固,嘴角也垮了下去,眼中隐隐透着失落难过。
      
      宁小春一时没察觉,只顾仰着脖子望着树,想这么多榆钱,要是都摘回去,舅舅舅娘也能对她们有几天好脸色,娘也不至于总是坐立难安。
      
      她想也没想道:“咱快摘点吧。”
      
      “怎么摘嘛?”小夏扁了扁嘴,带着浓重鼻音。
      
      “恩?”宁小春不解看向她,见她泫然欲泣,吓了一跳,实在搞不懂女孩家心思怎么说变就变,“你怎么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要哭啊?”
      
      宁小夏被她说的,当真扑簌扑簌掉起了眼泪,她快速抹了抹眼睛,又背过身子,不叫大姐看见。
      
      宁小春急得抓耳挠腮,绕到她身前,“到底怎么了啊?”
      
      宁小秋仰着小脑袋瓜,呆呆看了一会,“树这么高,咱们怎么摘下来啊?”
      
      宁小夏使劲抹了下眼睛,顿时眼角通红,又见大姐歪头看她,不觉羞赧地跺了跺脚,“就是嘛,怎么摘?”
      
      宁小春恍然大悟,原来小夏是因为这个伤心。
      
      “哎呦,别哭别哭,看哥的!”
      
      宁小夏正在难过,也顾不上大姐的胡言乱语。
      
      宁小春仰脖,围着树走了一圈,树上倒是有不少适合落脚的地方,就是不知这具身体有没有能撑起自己的力量。
      
      想到这,她撸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比柴禾棍也粗不了多少。
      
      小夏小秋张大眼睛看着她,好奇她有什么办法,小夏眼中充满期待,一时也忘了掉眼泪。
      
      不管行不行,总归要试一下,宁小春将裙子往上提了提,掖进束带里面,脚下立刻便利许多,这会她找到下脚的地方了,估计这榆树往年没少遭村里小子们攀爬,有几处地方踩踏久了,树干弯曲凹陷,正正好好适合下脚。
      
      “呸呸呸。”她往手掌上呸了两口唾沫,抱着树干,猛地发力,小身子还真往上窜了窜,只不过几乎立刻,手臂就开始疼了起来。
      
      宁小春憋着劲,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又蹿出一大截,另一只脚赶忙跟上,寻找落脚点,这一迈,刚好卡进一窝里了,身上一半力气放在那只脚上,胳膊轻松不少。
      
      接着便是重复寻找落脚点,然后一步步往上拉扯身体的步骤,这具身体到底是女孩,爬到一半,宁小春桃就气力不济,胳膊针扎一般,索索发抖,手掌也热辣辣的疼。
      
      小夏和小秋没想到她忽然就爬上树,一时间张大嘴巴吃惊望着,半响才发出一声惊呼,两个孩子胆子小,眼中全是恐惧,嘴里喃喃着大姐的名字。
      
      宁小春感觉胳膊快要不是自己的了,一鼓一鼓的胀痛,像是血液沸腾,欲冲破血管,她恨不得立刻松了手滑下去,好好歇一歇,但眼看榆钱就在跟前,她又怎么可能放弃?咬紧牙慢慢的往上挪,终于,让她找到一合适树杈,高度也正好,她便赶忙岔腿骑上去,紧紧抱住。
      
      小夏和小秋见大姐已稳当地坐住,提着的那口气刚要吐出来,又猛地意识到这树不低,大姐还挂在上头,那口气重新提到嗓子眼,劈声尖叫。
      
      “大姐!”
      
      宁小春刚在树上动一下,两个小的又尖叫起来。
      
      “呜呜,大姐,咱不要榆钱了,你快下来呜呜呜。”
      
      眼前就是一串串的榆钱,哪有不要的道理?宁小春随手抓了一把,也是饿急眼了,直接往嘴里塞,一股清淡的甜味立刻蔓延开,越嚼越香,比儿时记忆中的还要好吃,吃了几口,她才想起小夏和小秋还在下面担心着了,赶紧折了几枝往下扔。
      
      树上立刻像下雨似的纷纷往下落,宁小夏和宁小秋这会却没有心思去捡,眼都不眨地盯着大姐,见她将手边的摘完了,竟是一边吃着一边往刁钻的角度爬,吓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够了够了,大姐你快下来吧!”
      
      “大姐……”
      
      宁小春坐在树上,看着一串串的榆钱,只觉接下来几日的菜是有着落了,摘得越发得心应手,连控制不住发抖的双臂,都显得微不足道,她想村中肯定不止一棵榆树,回头再找找?
      
      “哈哈,看这哪来的野丫头,竟上了树,真不知羞。”宁小春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地一阵公鸭般笑声,从树下传来。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