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帮忙

      “正好我这有些东西,你收不收?”
      
      萧贺听说她有东西要卖,压根不放在眼里,一脸轻慢,“你卖什么东西,自己去镇上卖,我们出门,都是贩卖些本地特色,哪有地方装你的寻常零碎。”
      
      宁小春自信满满,“我的东西外县保管没有。”
      
      萧贺仍旧不信,“你先说说什么东西。”
      
      “布花,你听过吗?”
      
      “可是绢花?”
      
      “不是,是用布条编的花。”
      
      萧贺闻言嗤地一笑,“枉我还以为是绢花,那玩意小小一朵,便能卖上几十文,因工艺精细复杂,价格居高不下,你用布条子能做出什么来?”
      
      宁小春不耐烦他絮絮叨叨,忙出声打断,“虽比不得绢花,但胜在价廉,一朵布花,只一文便得,普通人家的小娘子也舍得买来打扮,呃……如今天色晚了,明日,明日一早,我带出来几朵给你过目,你若觉得使的,便带去贩卖,布花轻便,易于携带,出手了便能赚上一倍的利。”
      
      萧贺半信半疑,但到底他本人年纪也不大,又存了一种侥幸,如今倘若换个成年人,恐怕任宁小春说破天了,也当成童言不会上心,迟疑一会,终是点头同意。
      
      眼见天色不早,俩人匆匆告别,宁小春背着竹篓,小跑回家。
      
      吃完饭,她第一个抹嘴回屋,偷偷从装布花的包袱里,拿出两朵颜色鲜艳的。绣坊要求半月送一趟布花,每次只要五十朵,这五十朵早准备出来,等着到日子送去。
      
      转日,宁小春早早就跑出去,幸亏每次出去,她不是挑桶水回来,就是采些野菜,最差也会捡点枯枝,李姥姥虽整日念叨她野的不行,却也没禁她的足。
      
      出了家宁小春才想起,昨日只跟萧贺约了时间,却忘了约地点,于是只能在昨日碰见的地点等着,等了半天,萧贺没等来,到等来了谢麒。
      
      谢麒看见她后愣了愣,以为她有急事找自己,匆匆走来,“找我有事?”
      
      宁小春瞄了眼谢麒抱在身前的书本,知他是要去张先生家读书,“我出来就一定是等你啊?”
      
      “呃……”谢麒一顿,对方一脸心不在焉,又频频张望,显然是在寻人,“那你是等谁?”
      
      “萧贺。”宁小春说完,想起谢麒未必知道常大郎本名,刚要解释,却见对方一脸吃惊。
      
      “常大郎?”
      
      “诶,你也知道他本名?”这回换宁小春惊讶了。
      
      谢麒冷眼睨她,“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要好了?”
      
      “唔,算是不打不相识?”
      
      “你倒是交友广泛,来者不拒。”
      
      宁小春心想这话怎么怪怪的?难道你希望我跟个乌眼鸡似的,整天跟人掐?她刚要跟谢麒打听下萧贺的事,就听谢麒一脸严肃道:“那小子最近几年才回村,风评却不大好,听说跋扈得厉害,之前你跟他有过矛盾,还是少跟他走得太近。”
      
      宁小春却不以为意,“他?他就是个弟弟!”
      
      谢麒一阵无语,正要再说她几句,就见萧贺已站在不远处,正一脸怪笑地看过来。
      
      宁小春顺着谢麒视线,也看见了萧贺,她想起对方曾经的威胁,不敢再和谢麒多说话,挥了挥手打发谢麒快走,“时候不早了,你别迟到了。”
      
      谢麒侧头看向萧贺,眯了眯眼,投去一个略带警告的视线,只可惜他年纪小,气势不足,倒像是虚张声势,萧贺自然也不甘示弱瞪了回去,谢麒又低声嘱咐宁小春几句,这才带着些担心离开。
      
      谢麒一走,萧贺就蹦了过来,连连怪笑,打趣看着宁小春,“还说你俩没什么?”
      
      宁小春都懒得说他了,“你是不是傻?他是巧儿的二哥,你整日跟他怄气做什么?”
      
      一句话就让萧贺蔫了,沉着脸嘟囔,“这小子一脸桀骜,谁都入不了他眼似的,我每每看见他,就觉得一肚子气,若非看他是巧儿二哥,早找个由头跟他打一架了。”
      
      宁小春暗自憋笑,谢麒并非传统的浓眉大眼类型,他一双丹凤眼狭长,五官生的严肃刻板,又是慢热性子,初接触时,大都会误以为他性格高傲,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实际上只是他性格使然,跟不熟的人相处时总是有些拘谨,一旦处熟了就会发现,实际上也是逗比一个。
      
      “你这是以貌取人。”
      
      “呸,我看你才是被他的脸迷得晕头转向。”
      
      萧贺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直说谢家出了这么个怪胎,与别人都格格不入。
      
      “行了行了,你管他做什么,呐,这是我做的布花,你看看。”
      
      萧贺哼了一声,接过布花翻来覆去看得仔细,虽比不得绢花精致挺括,但胜在新鲜,又听说十分便宜,于是问:“这个你打算怎么卖?”
      
      宁小春原本想卖他一文一朵,后来想,她们卖给镇上绣坊才一文两朵,那绣坊往外卖也不过一文,萧贺倘若常去镇上,定然见过,一问便知价格,且她让萧贺带去卖,多多少少也算欠他人情,总不好再在价格上唬他,将人当成冤大头,“镇上绣坊有卖这花的,就是我家编的,我们卖给绣坊一文钱两朵,不分大小,也给你这个价钱。”
      
      萧贺不知绣坊有卖,却觉得这价格实在,他就是卖一文钱一朵,想来也十分容易脱手,虽然赚的不多,但毕竟真正是自己置办的货物,而非靠表舅帮衬,当即欢喜点头,“行,我便跟你先收四十朵,两种各二十朵。”
      
      宁小春听了心中先是一喜,接着又有些为难起来。
      
      萧贺见她这样,忍不住问:“怎么,你家手里没这么多?那有多少算多少。”
      
      宁小春摇头,“倒不是没有这么多,绣坊跟我家约定,每十天送去五十朵,后天就到约定日子了。”
      
      萧贺听她说绣坊定时收货,越加笃定这布花走俏,“后天不是才到日子吗?我赶明就走,你先给我拿四十朵,你家在连夜赶制不就完了吗?”
      
      连夜赶制不难,只是她若要跟家里人说,姥姥未必答应她将东西卖给萧贺,或许要数落一通,又或是对她和萧贺忽然变得熟稔起来有所微词,更甚者,会因此禁她足,总之一堆麻烦。
      
      “行不行你倒是说句话啊,说托我卖东西的是你,如今给不出来的也是你。”萧贺见她沉着脸不说话,不耐烦起来。
      
      “不是给不出来,明日之前自然能给你四十朵,只是要请你帮个忙。”
      
      萧贺狐疑,“什么忙?”
      
      “你能帮我跑趟镇上,去成衣铺买五文钱布头?”说完,她又急着补充,“我请你吃糖。”
      
      萧贺听说要去镇上,原本嫌麻烦,后听说请他吃糖,难免有些心动,虽然他在家不愁吃喝,但爷爷奶奶节省惯了,他已许久没吃到糖了,“老虎糖?”
      
      宁小春翻个白眼,“饴糖。”
      
      萧贺撇嘴,“真抠。”
      
      “你到会狮子大开口,我把花卖给你,统共二十文,还要刨出买布的钱,你一张口就找我要五文的老虎糖,我还穷折腾什么劲?”
      
      萧贺一想也是,只是仍不甘心一块一文钱的饴糖就打发自己往镇上跑一趟,“那你请我两块饴糖。”
      
      宁小春想了想,虽然少赚了些,但苍蝇也是肉,自是点头答应。
      
      萧贺伸手,“给钱。”
      
      幸好宁小春早有准备,自怀里掏出钱,数出七个铜板递给他,“你赶紧去吧。”
      
      萧贺到不担心宁小春半天编的完编不完,只当她先将卖给绣坊的给自己,拿过钱就走了。
      
      宁小春回了家,将拿出来的两朵花重新放回去,一想到即将有笔私房进账,就忍不住高兴,只是俩人光顾着谈价钱了,却没约定待会如何碰头。
      
      约莫着一个时辰后,萧贺满头大汗赶了回来,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又不能直奔李家将人叫出来,只得焦急地在李家附近徘徊,不时向里张望。
      
      宁小春呆在屋中不曾察觉,还是宁小夏出屋时见他鬼鬼祟祟,心中打鼓,连忙一脸紧张地回屋告诉了大姐。
      
      宁小春啊的一声站了起来,宁小夏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还记恨当初跟常大郎打架的事,脸色发白,用力将人按了回去,“大姐,你要干什么?”
      
      “我……我出去倒杯水喝。”
      
      宁小夏一脸怀疑,“我帮你倒水。”
      
      “我自己来就行。”说完,不等小夏反驳,泥鳅似的从她手边挣开。
      
      宁小夏害怕她跑出去跟常大郎吵架,跺了跺脚,追了出去,后见她真的只是去厨房喝水,慢慢放下心来。
      
      宁小春借着去厨房机会向外张望,见果然是萧贺,萧贺看见宁小春身影,频频打眼色,宁小春也挤眉弄眼暗示他先离开,只是俩人相隔遥远,彼此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究竟是个什么表情。
      
      宁小春喝完水,重新回屋,萧贺等了一会,仍不见她出来,不禁郁闷,忿忿离开了,宁小夏见他终于走了,暗自松口气。
      
      宁小春却是坐立不安,唯恐萧贺一气之下回了家,几次想要出去,宁小夏都将她看得牢牢的,宁小春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如实跟妹妹坦言。
      
      “大姐你就骗我吧,你是不是还记恨跟常大郎打架的事?想要找机会出去打他一顿?”只是宁小夏压根不信。
      
      宁小春心底哀嚎,“都多久的事了?我早不记恨了,再说萧……呃,常大郎和我都知当时是戴三根挑事,如今只恨着姓戴的,我和常大郎已经把话说开,握手言和了。”
      
      宁小夏见她说的有模有样,渐渐有些相信,只是仍十分震惊,“你,你多前跟他交好了?哎呀,你不怕又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来?”
      
      “呃……”
      
      “不行不行,大姐你别再跟他打交道了!”宁小夏越想越是惊慌。
      
      “小夏!”宁小春严肃地看着妹妹,“咱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我说过要让娘,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别说这点钱,哪怕是一文钱,我也要赚!”
      
      宁小夏闻言,眼圈发红,心中渐渐动摇。
      
      宁小春见她要哭,不禁头疼,忙轻声哄着,“乖,听大姐的话,常大郎没你想的那么坏。”
      
      “那,那我要跟你去!”
      
      宁小春原本要拒绝的,后来一想,今个要偷偷编出四十朵花,多个人多份助力,终点头同意。
      
      宁小夏先是松了口气,后来一想到要和常大郎打交道,又重新紧张起来,手指不安地绞来绞去。
      
      俩人将午睡的小秋抱进姥姥屋里,又偷偷拿上针线和剪刀,背个竹篓,谎称去采野菜拾枯枝,就出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明日(03月06日)入V,届时更三章,希望大家支持正版,继续捧场,咪啾~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专供享乐的小破号再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冷、魊觉、末夜惜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杨长鸣 20瓶;佩佩、浩&浩妈咪?? 10瓶;谁家的茶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