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敌

      确定卖春宫图能赚钱,宁小春越发有动力,绞尽脑汁,拿出二十多年老司机的经验,可劲开车,短短几天功夫,又画了一本,不管究竟是书铺老板的喜好还是谢麒的喜好,这本果然是落难书生和富家千金的故事,只是在取名时卡了壳,正好跟谢麒碰头,于是请他赐名。
      
      谢麒无语,“你总是纠结这些小事做什么?随便起个名字不就完了?”
      
      “好听的书名能引人注意,必须力争完美,你书读的多,帮我取个好名。”
      
      谢麒想起画册中,俩人雨中相见,随口就道:“春潮雨急。”
      
      宁小春一听潮啊雨的,立刻春心荡漾、阵阵旖旎,嘿嘿嘿的一通怪笑,冲他竖起大拇指,“好名好名”
      
      谢麒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哪去了,翻个白眼,“你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吗?”
      
      宁小春挑眉,用胳膊撞撞他,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都是男人嘛,谁还不了解谁啊?”
      
      谢麒无语地看向宁小春的胸部,“你能有点自觉行不?”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宁小春抱臂护胸,抛了个媚眼,“损色~”
      
      谢麒:“……”
      
      俩人正说着了,忽听一个轻软细声从不远处传来,“谢二郎?”
      
      那声音细腻入耳,还未看清来者,宁小春便感觉心尖被撩了一把,先酥了半边,忙一脸兴奋抻头看去。
      
      谢麒倏地一惊,也跟着望去。
      
      只见有个身着秋香衣裙的女孩款款走来,女孩脸如朝霞映雪,双目似水澄澄,额间一点朱红小痣,嘴角向上弯着,含着盈盈笑意,刚要说话,猛地瞧见宁小春,笑容慢慢褪去,粉唇嘟起,哀怨看了眼谢麒,“你们俩在干什么?”
      
      谢麒又恢复成人前那副冷然模样,坦荡道:“没干什么。”
      
      宁小春是谁,打眼一瞧就能看出这女孩眼中掩藏不住的在意,兼之早有耳闻教书先生家小女儿,生的美艳,很快猜到这女孩的身份,虽然她之前常常打趣谢麒泰迪属性,如今这般境况仍不忘处小女朋友,但关键时刻,也知要为好兄弟将来幸福着想,急忙撇清关系。
      
      “张三娘子,我是宁小春,平日跟谢大娘子巧儿交好,今个偶遇谢二郎,便央他帮我给巧儿捎个信。”
      
      张三娘子听宁小春这么说,脸上稍霁,只是心中仍不大痛快,暗忖你若想找谢大娘子,直接上门找不就完了?偏偏拖住谢二郎捎信,谁知安得什么心?
      
      她虽心中不断腹诽,但到底没有表现出来,“原来如此,不知口信可否传完?若太长的话,不若当面跟谢大娘子说。”
      
      宁小春知道这是张三娘拈酸的话,也不恼,反而觉得十分娇俏可爱,又羡慕谢麒这小子运气好,到哪里都这么吃香。
      
      “不过一句话的事,让巧儿得空去找我。”她说完,便背起了用来打掩护的竹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宁小春一走,张三娘像是换了个人,眼中重新聚满笑意,围着谢麒,娇滴滴的问:“二郎,你走的好慢,下学都有一会了,还没到家,幸好我没有抄近路,要不然怕是赶你前头了。”
      
      谢麒自然听出了话中的旁敲侧击,不着痕迹往一旁退了退,“近日来读书上总有阻滞,心中烦闷,便想着出来散散心。”
      
      张三娘看了眼宁小春离去的方向,“你跟宁大娘子很熟吗?”
      
      谢麒也顺着她目光看去,宁小春跟背后有妖怪在追似的,步履匆匆,嘴角不禁浮起一抹隐约难显的笑意,“她跟巧儿十分交好,常一块讨论绣工针法,我也顺道见过几次面。”
      
      张三娘将谢麒脸上的笑容看在眼里,心中咯噔一声,只觉好似从没见过谢二郎如此轻松的模样,不禁嘟着嘴哼了一声,“以前不常在村中走动,如今被家中赶出来,竟忽地和巧儿交好了,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你可叮嘱好巧儿,休得什么都与她讲,且她那样的身世,走的近了,难免要被牵连嚼舌根。”
      
      谢麒自然不愿听张三娘这样说宁小春,脸上微沉,“张先生常说勿要背后妄论人是非。”
      
      俩人到底是青梅竹马,张三娘看出谢麒的不悦,心中委屈,咬着唇,可怜兮兮看着他,“你是气我说她吗?”
      
      谢麒一阵错愕,不得不感叹女人直觉敏感,很快恢复如常,“你多心了,只是我最近烦闷,不小心迁怒于你,再者她是我妹妹的朋友,我总不好去妄加干涉巧儿跟谁交好。”
      
      “怎么就管不了?”张三娘小声嘟囔一句,她心里半信半疑,不过听谢麒变相道歉,委屈渐散,脸上重新挂起笑容,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我爹说有本书要借你看,我便说给你送来。”
      
      说完,得意地在他跟前晃了晃。
      
      谢麒见了那手抄本,眼中一亮,感激张先生的偏爱,不禁眉目放柔,“明日再给我也一样,何必让你多跑一趟?眼见天色渐暗,摔了跤可怎么办?”
      
      张三娘听了那话,只觉比喝了蜜还要甜,半垂着头,娇羞地攥着衣摆,“这不是……想顺道跟你说说话吗,自打你功课越来越忙,咱俩都好久没说话了。”
      
      到后来,声音若蚊,满脸通红。
      
      谢麒看着张三娘的模样,一时间无比复杂,张了张口,“张三娘,我……”
      
      “恩?”张三娘见谢麒有话要说,忙抬起头,一眨不眨看着他,眼中仿佛装着星星。
      
      “没事……你快些回去吧,一会天该黑了。”
      
      张三娘眼睛黯淡下去,暗地里绞着手指,“那好,你也早点回去吧。”
      
      “恩。”
      
      ……
      
      另一边,宁小春正背着竹篓往家走,低头思考着春宫图的事,忽地,一个人影蹦到他跟前,吓得她差点蹦起来。
      
      “诶!”
      
      宁小春的反应也将对方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待看清来者是常大郎后,宁小春气不打一处来,“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嘿嘿,你最近可和谢二郎走的近。”
      
      “没有,不是我,你胡说八道!”宁小春倏地一惊,连忙否认三连。
      
      常大郎坏笑,“别装了,我都看见好几次了。”
      
      宁小春一下子想到春宫图的事,心跳不由得加快,她和谢麒每次碰头都十分小心,说话也不会太长时间,常大郎也许真看见过,但应该不会听见他们说什么,无论如何,她不能表现出心虚,打定主意后,她故作镇定,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又怎样?”
      
      常大郎见她不像一般小娘子似的害羞脸红,顿觉无趣,撇了撇嘴,嘟囔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姑娘。”
      
      宁小春翻个白眼,“你找我干什么?”
      
      常大郎忽然有点不自在,清了清嗓子,“我之前又将戴三根教训一顿,他必然记恨在心。”
      
      宁小春心中骂了声活该,脸上却无甚表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这人心胸狭窄,上次便以为我是为了你,这次八成还要迁怒于你,只是因为怕我,老实了一阵,但我过几天要离开村子,我怕他又找你麻烦,好心提醒你一声。”
      
      宁小春听了,当真郁闷起来,心说她招谁惹谁了?你俩之间打架,凭什么每次都要让我躺枪?不过她见常大郎好心提醒,对他那点怨气,也烟消云散了,俗话说的好,男人嘛,就是打出来的友情。
      
      “放心吧,那孙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常大郎一脸古怪,“也是,他打又打不过你,胆子还没你大,只是他这个人最会在背后搞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
      
      宁小春见他说的诚恳,渐渐放下心房,上次他没头没尾说的那句话一直梗在心间,正好这次有机会问一问,“你上次说你叫萧贺是什么意思?”
      
      常大郎忽地沉了脸,双目忿忿,浑身竖刺,简直像俩人第一次打架时的模样。
      
      宁小春心想这人是属狗的吗?说变脸就变脸,刚要说你不愿说就算了,就听常大郎开口,“我姓萧,叫萧贺。”
      
      她越听越迷糊,“可是,你不是常家长孙吗?”
      
      “哼!那我也不姓常!以后不许管我喊常大郎。”
      
      眼见对方像爆竹似的要炸,宁小春心想你爱叫嘛叫嘛,赶紧换个问题,“对了,你上次说你有喜欢的女孩,是谁啊?”
      
      不是宁小春多八卦,而是眼前萧贺忽然主动来提醒他小心戴三根,化干戈为玉帛都没这么快的,别在这小子看上自己了吧?
      
      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抖,那头萧贺听了这个问题,脸上愤怒瞬间消失不见,忽地支吾起来,“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对方越是扭捏,宁小春越是方,她能说我怕你看上我吗?只得随便扯了个借口,“我看我要是认识,帮你探探口风,毕竟你也不小了,若是因你害羞腼腆,错过了这段姻缘怎么办?”
      
      萧贺听了,竟真的认真思索起来,过了会,他犹豫道:“我说了,你不许说出去,女孩家的名声可不容你糟蹋。”
      
      “我是那种嚼舌根的人吗?”
      
      萧贺点点头,“若让我听见有什么风言风语,我便放出风声说你和谢二郎密约偷期。”
      
      这阴险小子。
      
      “我……我心仪谢家大娘子。”
      
      卧槽,情敌,拔剑吧。
      
      这头,萧贺一脸害羞,那头,宁小春脸色渐黑。
      
      她总算明白了,萧贺为什么主动来示好,原来是看她最近和谢巧走的近,指不定早就打好主意来跟她套近乎。
      
      “巧儿娇憨可爱,你倒是有眼光。”宁小春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听见心上人被夸奖,萧贺的嘴角跟着咧到了腮帮子,“巧儿生性单纯矜持,在村中没什么合得来的小娘子,我不在的时候,你多照看她别被人欺负了。”
      
      “擦,谁让你喊她巧儿的?”
      
      萧贺脸上一红,“你还喊呢。”
      
      “我能喊,你不行!”
      
      “凭什么凭什么?”
      
      宁小春没好气地看着萧贺,心想我跟你有这么熟吗?你这口气跟托孤似的,“你是要去哪?还回来吗?”
      
      “我不回来我去哪?”萧贺翻个白眼,“过几天,我跟着表舅去外县贩些东西,一个月左右就回来。”
      
      宁小春原本想敷衍应是的,听他去哪后,顿时来了精神,“你说你去外县贩卖东西?”
      
      萧贺一脸得意,“恩。”
      
      “正好我这有些东西,你收不收?”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