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来啊,互相伤害啊

      “你要干什么?”
      
      手臂上传来巨大力量,宁小春正是浑身虚软茫然,一下子被拉得趔趔趄趄后退好几步,险些摔倒,幸得胳膊上的力量猛地一撑,扶她站住,宁小春机械地转过头,好半天,才将对方模样映入眼帘。
      
      “谢麒啊……”
      
      谢麒一脸焦急,一路拉着她远离河边,“你想干什么?”
      
      宁小春愣愣地回头看向波光粼粼的河边,又转过来盯着谢麒担心的脸,“你以为我要自杀?”
      
      谢麒眼睛越瞪越大,“你……你哭了?卧槽,你别哭啊。”
      
      谢麒忙伸出袖子在她脸上乱抹了一把。
      
      宁小春被抹得两颊生疼,才意识到自己流了泪,她总算理智回笼,恼羞成怒推开谢麒,背过身去,还不待将眼泪拭去,谢麒却猛地一拽,将她重新转了过来,两只手紧紧攥着她的胳膊,着急地问:“你说话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提起这个,宁小春就一肚子气,嘴里火辣辣的,每说一个字,都仿佛带着火苗,她咬着后槽牙,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谢麒听了,满脸震惊,“宁家竟做出这种事来?”
      
      “狗日的!”
      
      “你爹也同意?”
      
      “别提他了。”
      
      谢麒看着她欲言又止,“其实,他们这么做未必是真想让你去冲喜。”
      
      宁小春急问:“你什么意思?”
      
      “我之前听说件事,不知是真是假,你爹他……”
      
      不等他说完,宁小春就愤怒打断,“别说什么我爹,他还不如我上辈子的渣爸了,好歹他供我读完大学。”
      
      “好好好,不是你爹不是你爹!”谢麒见她在气头上,只得顺毛哄着,“我听说有人给宁大郎说了门亲事,对方是镇上的商人之女,家境十分富足,会不会是女方提出的条件,让宁家跟你们姐仨断了关系?”
      
      宁小春眼睛一亮,“真的?”
      
      谢麒点头,“说亲那个九成是真的,张先生也曾提过一句,感叹宁大郎运气好。”
      
      宁小春低头沉思,若真是这样,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虽然之前舅娘也曾说过,宁家是为了撇下她们姐仨,但当时宁小春在气头上,压根听不进去,又或者对于“不知嫁给谁”是她穿越以来唯一惧怕的事,以至于她总忍不住往最坏处想。
      
      “宁家并非大富大贵,宁大郎又成过亲,还有三个女儿,对方嫁过来图什么?无外乎就是看中他读书人身份,想着以后若能高中跟着沾光,可宁大郎毕竟有三个女儿,谁也不想嫁过来直接当后妈,也许提了这么个要求,宁家无法,又不愿撕破脸,只得使计让你娘主动说要你们,毕竟宁家若真是为了将你嫁去给人冲喜,更该藏着掖着瞒得密不透风,哪有大张旗鼓声张的?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说到这,谢麒忽然感叹一声:“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宁小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同时越听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中豁然开朗,她之前一直担心有一天会被迫回宁家,如今能和对方撇清关系,正合她意。
      
      “麻了个鸡的,要真是如此的话,这次就分个彻底!”宁小春反手一抹,直抹得眼角都红彤彤的,“我先回去了,这事早了结早完。”
      
      谢麒却一把抓住她的手。
      
      “恩?”宁小春回头,狐疑看他。
      
      谢麒虎着脸直直望进她眼中,“咱俩可是约好一块走上人生巅峰,你记住无论如何我都会站你这边,所以以后不许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哭!”
      
      “你……”
      
      ……
      
      宁小春往家跑,脑里反复都是谢麒刚才的那句话,啊啊啊啊啊,要死啊,难为刚才她心脏还漏跳了一拍,尼玛外院泰迪的人设果然没崩。
      
      她急匆匆跑回家,一进门,就见娘满脸慌张无措,没头苍蝇般乱转,看她回来,一个箭步冲过来,扬手就在她身上掴了起来,“你去哪了?”
      
      “我……我出去转转。”宁小春心虚地缩缩肩膀,头一次见娘发这么大的火,雨点般的巴掌落在后背,打得她身上隐隐疼了起来。
      
      “你这不让人省心的东西,我还以为你去地里找你娘了,谁知道你又出去瞎跑。”李姥姥走了过来,恨声骂着。
      
      李贤娘一边骂一边哭,她还以为小春自己跑了。
      
      她见女儿一声不吭忍着,反而越加心疼,忽地将人整个搂进怀里,“小春你别怕,娘这就去宁家写保证书。”
      
      宁小春看着娘几欲崩溃的脸,眼中泛起雾气,张开手臂,将头紧紧埋在娘的怀中。
      
      李贤娘说完,下意识望向母亲,眼中充满恳求。
      
      李姥姥哼了一声,将手里东西重重扔在桌上,“你的事,我不管,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养着三个活人,可不像养着三个小猫小狗,有吃的给一口,没吃的就饿着。”
      
      “娘,我知道。”
      
      “哼,将来可不要后悔。”
      
      钱氏见婆婆端着肩膀,当真不再劝说,心中却怕小春三人以后成了拖累,本来拖累不拖累的,跟她无关,可就怕因带着小春姐仨,大姑姑不好再嫁,那以后少不了自家帮衬。
      
      她心中焦急,围着李贤娘身边团团打转,“大姑姑,你可想好了,那宁家就是吃准了你舍不得小春才故意这般说的,我不信你不同意,他家真会给小春嫁给那病秧子冲喜。”
      
      李安平也蹲在门口,愁的直嘬牙,“是啊,大姐,你想清楚了,这样轻易答应了,宁家怕不是要拍手称快了。”
      
      似乎终于认清了宁家的本质,李贤娘眼神慢慢坚定,“我想好了,不会将三个女儿给宁家的。”
      
      “大姐……”
      
      “大姑姑……”
      
      李贤娘见娘不再反对,唯恐她一会后悔,连忙让弟弟去宁家送信。
      
      李安平望向母亲,见她始终绷着嘴不开口,知这算是默认了,顿时皱起五官,满面愁容,他不想让大姐答应,也不愿跟宁家打交道,可没办法,谁让他是李家如今唯一的男人?李安平只得硬着头皮出门,却是磨磨蹭蹭的,又找了个树根底下坐了会,直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
      
      “大姐,宁家让你现在过去。”
      
      李贤娘理了理发髻,站了起来。
      
      钱氏在心里大骂宁家动作忒快,一边在旁做最后努力,“大姑姑,你可要想清楚啊!”
      
      见李贤娘不为所动,又看向婆婆,“娘,你也劝劝大姑姑,别让他中了宁家的计!”
      
      “哼!”李姥姥将手里东西弄得震天响,既不愿意让女儿去签什么保证书,又清楚钱氏心中所想。
      
      李贤娘也知钱氏的担心,“放心吧,实在不行,我找户人家当绣娘,也能养活三个女儿。”
      
      钱氏见贤娘果真丝毫动摇都没有,只得苦了一张脸,暗自祈祷早些给大姑姑找个合适的嫁过去,她原本也欲跟着,还打着到时搅合的主意,却叫李姥姥先一步出声,将她留在家中,照看孩子。
      
      李姥姥终归不舍得女儿一人去宁家那狼窝,铁青着脸,站了起来,“我跟你一道去。”
      
      再加上李安平,三人欲往外走,这时宁小春默默跟在后头。
      
      李贤娘见状,吓了一跳,忙给她往屋里推,“你老实在家呆着,娘签完文书就回来。”
      
      宁小春摇了摇头,“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李贤娘扬声,转而又以为女儿是害怕,不由得蹲下来,轻声哄道:“放心吧,娘保证不给你送回宁家。”
      
      “我要将他们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记在脑里。”
      
      众人听她说出这番话,皆吃惊地张大嘴,李姥姥却忽地大喝一声好,气呼呼拉过宁小春,紧紧钳着她胳膊,“小春,你跟着一块去,今天你将他们的嘴脸,好好记在脑中,永远不要忘记他们是怎么对你们母女的!”
      
      宁小春顾不上疼,重重点头。
      
      李贤娘仍是一脸不认同,李姥姥不再管她,拉着宁小春径自往外走。
      
      李贤娘唯恐自个再反对,娘就不同意她签保证书,只得惴惴不安地跟在后面。
      
      四人满脸阴沉,神情严肃,自然吸引了不少人指指点点,还有人自诩跟李家相熟,上来问一句去哪?
      
      李姥姥每每都冷笑地回答:“宁家不愿意要三个女儿,非要我们贤娘签什么保证书,以后再不管她们了!”
      
      众人听了无不面露吃惊,当着李家的面,纷纷声讨宁家几声。
      
      李姥姥听别人大骂宁家,起先气顺了些,后来又越听越生气,恨不得冲到宁家,砸个稀巴烂。
      
      这一路上,宁小春什么都没想,甚至连遇上过谁都没注意,只是机械地摆动双腿,仿佛眨眼间就到了地方。
      
      说也奇怪,明明差点被宁家卖了,宁小春此时此刻站在宁家厅中,反而不害怕了。
      
      宁家有备而来,这么一会功夫,请来了不少宁姓的长辈,显然是要当个证人,唯恐李贤娘将来反悔。
      
      宁小春冷笑一声,这宁家为了摆脱她们姐仨,可真是连脸面都不顾了,她视线在众人身上缓缓扫过,众人没想到李贤娘会带着孩子来,被那双清澈眼神一扫,不禁尴尬心虚,纷纷不满地小声嘀咕,“这是怎么当娘的?还把孩子带来?”
      
      在人群中,还有个面如白玉的男人一下子吸引了宁小春的注意,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贤娘的前夫,她们的父亲。
      
      如记忆中一样,宁大郎是个身形单薄的青年,细长眉丹凤眼,头戴方巾,身穿衫袍,倒符合书生的形象,有种文质彬彬的气质,只是谁能想到,俊美的外表下,竟是如此无情的一颗心。
      
      宁大郎也没想到,大女儿会跟着来,面对着亲生女儿怨怼般的视线,顿时心虚地移开了眼。
      
      宁大奶奶自知理亏,难得没有横眉冷目,仅是平静道:“贤娘,我知你舍不得三个女儿,又总是不满意我们的安排,既然如此,你写份文书,写明女儿以后跟你,对她们三人终身大事,我们再不多嘴。小春她们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宁家种,我收拾出几箱她们往日的衣物用品,和我们给她们将来的添妆,你一并带走吧。”
      
      这情况比李贤娘预想中的要好,她想也没想就点头,李姥姥想法类似,只是她心中仍旧气难平,不禁甩了几句难听的话,“你那张嘴,是不是在太上老君的丹炉里炼过?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还不是不愿意养小春姐仨,要我们替你家养孩子?”
      
      宁大奶奶眼含怒意,却强忍着没发作。
      
      这事不比和离,周围人,哪怕是同样姓宁的,也没人出来劝说,只默默等待两家商讨出一个结果,他们当个见证。
      
      李姥姥骂了几句,心想事已至此,没力气再跟他们大吵一架,想要快些签完早早离开这畜生窝,哼了哼,就扭开头,显然是表示听女儿做主。
      
      李贤娘刚要上前,却忽听一道无起伏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慢着!”
      
      在场众人循声望去,吃惊地看着站出来的宁小春。
      
      李贤娘脸上白了白,唯恐女儿节外生枝,忙将她往身后拉,“你听话,莫胡闹,签完文书咱就回去。”
      
      宁小春轻轻挣开,环视一圈,“不知在场乌拉拉围了这么多人是干什么的?”
      
      有人随口道:“是来当见证的。”
      
      宁小春冷笑,“都是姓宁的,恐怕不合适吧?”
      
      宁大奶奶勃然变色,面对李姥姥的辱骂她能忍住,可面对孙女的讽刺,她一句都忍不了,立刻原形毕露,直眉瞪眼大吼:“哪个允你说话了?你睁大眼睛看好,在场的皆是你的长辈,他们不合适谁合适?”
      
      “如今事关我们姐仨的养育问题,我没资格说话,谁有资格说话?”她望向人群,“是二爷爷还是三爷爷?”
      
      被点名的两人,立刻板起脸,这事毕竟不是和离,弄不好就惹得一身骚,俩人闻言一个摆手一个摇头,都急着撇清关系,“虽说都姓宁,可我们跟你爷爷那会就已经各过各的,这是你们家务事,还是你们自己协商解决。”
      
      “你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是被你奶奶请来当个证人。”
      
      宁小春混不吝地一笑,“没关系你们还来?族中子嗣沦落到让别家去养,不怕将来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你!”两位被气得不轻,指着宁小春的手微微抖着,可这事毕竟理亏,一时无法反驳,他们当长辈的,平时被人奉承惯了,如今哪里忍得了?立时就要动手,教训这轻狂的小妮子。
      
      “大丫头!”李贤娘吓得脸色惨白,一面赔不是,一面拉过小春数落起来,除了担心女儿挨打,还担心她从此坏了名声,是以格外严厉,甚至先一步地在她身上拍了两下。
      
      宁小春直视那两人,抬手一指桌上文书,“别碰我,等签了那文书我就不算宁家人了,若是碰了我的话,那文书恐怕就签不成了。”
      
      宁大奶奶原本还噙着恶毒的笑等着看小春被教训,如今听她这么说,心中咯噔一声,赶忙将人拦下,“两位叔叔,别跟个贼妮子置气,少了她爹管教,竟成了这般样子。”
      
      说着,偷偷使了眼色。
      
      宁二爷、宁三爷想着得到的好处,总算按捺住怒气,却是也没好气骂了几句,“果然一离了咱家大郎的调/教,就如此没规没矩,若非今个你奶奶护着你,我直接打死你,看谁管得了!”
      
      “别一口一个奶奶的,叫得我心肝都颤了。”
      
      宁大奶奶听她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气得直喘大气,她虽然不想养三个孙女,可心底还是自诩是她们奶奶,该受到尊敬,她以为小春不愿离开宁家而故意撒泼,毕竟宁家富足,且大郎读书认字,将来更是要考科举当大官,而李家呢?一辈子都是泥腿子。
      
      自以为想明白的宁大奶奶顺了顺气,快速瞟了李姥姥一眼,又看向宁小春,故作不在意道:“小春,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若还愿意跟着你爹,你就回来,奶奶家可还是养得起你的。”
      
      她只说了“你”,且她心里倒是真的不反对将小春接回来,毕竟小春识文认字,在她看来跟小夏和小秋很是不同,年纪也不少了,马上就能嫁了,说不准还能给自家添个助力,想到这,她笑容亲切,倒有几分真诚。
      
      “哎呦。”宁小春捂着胸口,夸张叫着,“奶奶你这句话可吓死我了,回来就是给人冲喜的下场,那还不如给我打死来的痛快。”
      
      “你!”宁大奶奶笑容僵在脸上,瞬间换成盛怒,她没想到小春脸面都不要了,连这个都敢当众说出来,这会倒真想直接给她打死。
      
      在场众人并非全部都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要签这个文书,或者不清楚是如何说服李家的,如今总算明白了,一时间意味深长看向宁大奶奶。
      
      宁大奶奶如芒在背,狠狠咬牙,一旁始终没言语的宁家二儿媳,可记得今天目的,忙上前给她揉胸顺气,“娘,莫跟这贼妮子置气,你难道忘了,前些日子,她还拿刀追着我娘家嫂子满村跑,这样的丫头,能指望她说出什么人话出来?真白瞎了叔叔多年来的栽培,几日不管,就成了这样,比泼妇还不如。”
      
      “你这个骚蹄子,说的什么狗屁话?”
      
      宁家二儿媳不顾李姥姥的怒吼,转头看向宁小春,“本来你是孩子,这事轮不到参合,可你今天既然来了,既然开了口,就说说出你的目的,别像狗似的逮谁咬谁,你若想留下,宁家也不会差你一口吃的。”
      
      宁大奶奶在旁连连点头。
      
      宁小春翻个白眼,“你一个当人家弟弟媳妇的,参合大哥屋里的事是怎么回事?还是说给我娘和我们姐妹赶走,你能有什么好处?”
      
      好大一个屎盆子扣头上,宁二媳妇脸上涨红,眼中冒火,“疯狗!”
      
      “我若是疯狗,你们整个宁家也跑不了一个狗窝。”
      
      “你!!!”宁家二儿媳看着宁小春没脸没皮的样子,肺都要气炸了。
      
      其余姓宁的也纷纷拍案而起,对着宁小春怒目而视。
      
      宁小春收了混不吝的笑容,冷冷环视众人一圈,“我什么意思?不过是为了公平起见请个外人当见证,别等着日后我发达了,你们又巴巴地来相认。”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