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狠心

      “宁家又找上门了。”
      
      李姥姥听说宁家来了,立刻如炮仗似的,蹦了起来,“啥,已经跟那猪狗不如的人家断了关系,他家还上门来干什么?”
      
      钱氏虽有些不靠谱,但还没到不着四六的地步,她若有似无扫了眼宁小春,支支吾吾。
      
      宁小春见状心里咯噔一声,一颗心不住往下坠。
      
      李姥姥气急攻心,没察觉出钱氏异样,大骂声如爆了豆的锅,噼里啪啦往外冒:“你倒是说啊!这会被剪了舌头似的,他家还想干啥?”
      
      李贤娘也在一旁急得不行,难得语气加重,“弟妹你快说啊!”
      
      钱氏将俩人拉到一边,正要覆在婆婆耳边悄声告知,后者没好气猛地一推,将她推得一个趔趄,“你还在装神弄鬼作什么妖?”
      
      钱氏挨了数落,又气又委屈,原本想悄声说的,不叫孩子听见,这会被误会,反而带着一股报复,故意扯开嗓门大骂几句,“宁家猪狗不如,蛇鼠一窝,我就没见过这么狠的人!今个宁家那骚蹄子来,说是给小春说了门好亲事,对方有地有屋,过去就是享福的命,我哪信他家能这么好心?一细问才知道,那是给人冲喜去的,那郎君一只脚都踏进棺材了,若是死了,小春在婆家还能有好果子吃?怕是一辈子都要做牛做马守寡!”
      
      李贤娘闻言,如遭雷击,整个人摇摇晃晃,李姥姥气得咬牙切齿,大声骂着宁家。
      
      宁小春脑子嗡的一声,头皮都要炸了,只觉浑身发冷,如坠冰窟。穿越到古代,她不怕穷,也不在乎亲爹不疼,她心底最最害怕的,就是婚姻之事被长辈随意做主,落个凄惨半生的下场。此刻宁小春一股邪火直冲脑顶,太阳穴咚咚跳着,让她恨不得去厨房拿把刀,跟姓宁的同归于尽,幸而舅母接下来的话,让她慢慢冷静下来。
      
      “你当那宁家真是为小春说亲事来的?”
      
      李贤娘泪眼汪汪看了过去,“他家是什么意思?”
      
      李姥姥脸色铁青,抬手就在钱氏身上狠狠拍了一下,气疯地大骂,“都这会了,你还卖什么关子?”
      
      钱氏没想到婆婆说动手就动手,立刻委屈起来,却不敢再卖弄,竹筒倒豆子般都说了出来,“虽然大姑姑不在,但我们看这门婚事不靠谱,就拒了,那骚蹄子也不吃惊,反而阴阳怪气说什么‘这也不同意,那也不同意,小春那丫头还想嫁高门大户啊?本来小春她姓宁,这婚事她亲爹就做的了主,可念在李贤娘是她娘,才特特过来问一声,你们若是执意不肯,那以后她们姐仨的事,我们宁家可不管了!’,直娘贼,倘若给钱,他们宁家连亲娘都能卖!”
      
      李姥姥勃然变色,“他家什么意思?”
      
      “哼,能有什么意思?那骚蹄子后来才露出了真面目,非让大姑姑写份保证书,说是往后三个女孩跟随大姑姑,他们宁家就不再管了,若不然,小春的婚事就他们宁家做主,赶明接回去,过两天直接嫁过去。”
      
      说到这,她偷偷看了眼摇摇欲坠的李贤娘,又看向婆婆,“事关重大,我俩没敢应承。”
      
      李姥姥脸上血色褪了干干净净,气得脚下踉跄,阵阵发昏,李贤娘已自顾不暇,钱氏见状,赶忙伸手去扶她。
      
      “好狠的人!”
      
      李姥姥胸口急促起伏,好半响才睁开双眼,哑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虎毒不食子,宁家竟然连畜生都不如,小春她们再怎么说也是宁家的种,如今竟然急着撇下,咱家姓李,凭什么给他们宁家养孩子,走,这就给小春她们送回去,爱嫁给什么人家,都是他家的孽。”
      
      宁小春面如纸色,扭脸想跑。
      
      下一刻,只听噗通一声,李贤娘直直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喊道:“娘!”
      
      她脸上悲痛欲绝,眼泪更似断线的珠子,滚将下来,一时间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先是梆梆梆磕了几个头,再抬起头,脑门上一片深深的青色,混着丝丝血线,“小春是我亲闺女,我不能看着别人给她往火坑里推啊!”
      
      “那是别人吗?啊,那是别人吗?那是小春的亲爹亲奶啊!”李姥姥气得浑身震颤,等吼完这句,也流起了泪,她狠狠捶了下胸口,“你还没听明白宁家意思?他们是不要小春姐仨了!”
      
      “娘,你消消气。”李安平夫妇皆是惶恐,一左一右搀扶着李姥姥,轮番劝着。
      
      钱氏道:“这事咱们就不同意,他们还能强让大姑姑写捞什子的保证书?。”
      
      李贤娘平时看似过的浑浑噩噩,可一遇见跟女儿有关的事,立刻不糊涂了,“宁家虽然无法强迫我同意,可他们有的是法子磋磨我三个女儿,随便找个腌臜人家一嫁,我女儿们的后半辈子就毁了,她们仨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说到这,她膝行上前,紧紧抱着李姥姥的腿,“娘,娘我愿意写保证书,我只要三个女儿,我只要三个女儿跟我,与他们宁家再无任何干系。”
      
      宁小春定定地望着跪在地上的人,眼睛发酸,直到视线变得模糊,嘴里尝到咸苦,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你……”李姥姥脸色铁青,指着她,风抽杨柳般索索抖个不停。
      
      李安平没说话,钱氏却忍不住担心,若贤娘带着这三个拖油瓶,将来再嫁可是不易,“大姑姑,你三思啊,那宁家就是看准了你舍不得小春她们,才故意这般行事,我就不信自家的种,真舍得往火坑里推。”
      
      这一刻,每个人心底都清楚,宁家真的做得出这种事。
      
      仿佛被抽去灵魂的宁小春,飘也似的来到贤娘身边,膝窝一软,扑通跪了下来,哭得不能自已的小夏和小秋见状,也跟着软在地上,趴伏在一边。
      
      “姥姥。”宁小春仰头,任眼泪流在脸上,她狠狠咬了下舌尖,接着反手一抹眼泪,“宁家对我们姐妹三人无情,从此我们跟宁家断绝关系,我们仨人必自力更生,不拖累娘亲,恳请姥姥怜悯。”
      
      李姥姥望向孙女,好像第一次见她似的,细细打量,小小的身板,背脊却挺得笔直,跟棵树似的,直直戳在地上,眼中没有伤心,直勾勾的,笔直而无畏,仅剩下一股子恨劲,她仿佛被那眼神蛰了,逐渐冷静下来,连带着,小春种种好,也慢慢浮现,李姥姥此刻像是对待一个大人,说话没了别的顾忌,也不再遮遮掩掩,“小春,你娘只是个妇道人家,养活三个孩子不易啊!”
      
      李贤娘张了张嘴,宁小春却先一步开口,“我和妹妹们,定自力更生。”
      
      “可是带着你们仨人,你们娘想再嫁,必然困难重重。”
      
      贤娘听娘说这个,立刻高声叫道:“娘,我只要三个女儿。”
      
      宁小春举起三根手指头,直直冲天,“我宁小春在此发誓,日后定让娘过上好日子,锦衣玉食,丫鬟环伺,再没人能欺她负她,若有违誓,天打雷劈!”
      
      “大丫头!”贤娘尖叫一声,一把包住宁小春的手,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失声痛哭,她此刻像是濒死的动物,恨不得将女儿重新融进自己的骨血里,喉咙里溢出的呜咽,压抑、绝望。
      
      “罢罢罢。”李姥姥摆摆手,似泄了浑身力气,“你毕竟是我孙女,宁家绝情,我却做不来将你们姐仨往火坑里推的事来,只是你要铭记宁家是如何对你们,如何对你们娘的!”
      
      李贤娘满面泪痕,哭得凄惨,却露出喜悦神情,“多谢娘成全!”
      
      宁小春眼中一亮,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让她浑身发软,一下子栽倒在娘的身上。
      
      李贤娘惊呼一声,又重新将宁小春搂进怀里,低头见女儿脸色惨白如纸,嘴唇上一圈细细牙印,渗着血丝,她心中疼惜,将人抱了起来,一只手绕到宁小春后背,轻轻拍着,“乖小春,不要怕。”
      
      宁小春已经顾不上害羞,听着软声细语的安慰,委屈漫上心头,眼中重新蓄满泪水,一头扎进娘了怀里,呜呜道:“娘,我绝对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李贤娘含泪点头,自责自己没本事生儿子,让婆家厌弃,连女儿都跟着受了牵连,“别怕别怕,娘不会丢下你们的。”
      
      李姥姥不愿意再看,道一声造孽,步履蹒跚回了屋,李安平夫妇左看看右看看,心想这会无论说什么,大姐(大姑姑)都听不进去,也跟着进去了。
      
      母女四人抽抽噎噎,互相搀扶着回了屋,回到屋中,又是一通抱头痛哭。
      
      姐仨都哭累了,相继睡着。
      
      宁小春睡得很不安稳,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正跟人拜堂,她知道自己该逃跑,可浑身僵硬,一动都动不了,只得让人押着拜了三拜,等送入洞房,掀开盖头,发现床上直挺挺躺着个穿红衣的男子,只是那男人一动不动,早没了气息。
      
      宁小春吓得啊地一声,猛然从床上坐起,心跳如鼓,大口大口喘着气,好半响才意识到刚刚仅是个梦,不由得一阵后怕,又一阵庆幸。
      
      床上只躺着小夏和小秋,遍寻不到娘,她心中慌乱,趿拉着鞋踉踉跄跄跑出去,见姥姥在屋中抹泪,忙问:“我娘呢?”
      
      李姥姥没好气道:“去地里忙了。”
      
      原来是李贤娘自知带着女儿在娘家住着站不住脚,便卯足劲干活,刚刚只稍微缓了缓,就忙不迭去地了。
      
      宁小春心中微松,但很快又重新烦闷起来,“我出去转转。”
      
      李姥姥此刻不愿看见她,哼了一声,背过身不理她。
      
      宁小春幽魂般地出了家,不知不觉走到常来河边,她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失神,此刻她脑子乱糟糟的,一会担心姥姥反悔,一会又怕宁家狠了心将她卖去给人冲喜,简直如乱麻一般。
      
      就在这时,她胳膊上传来一股巨大力量,将她猛地向后拉去。
      
      “你要干什么?”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