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卖竹海幅面

      被谢麒赶出来的宁小春不禁郁闷,想谈个恋爱怎么就这么难呢?
      
      宁小春一路踢着石子回了家,姥姥早等着她了,见她回来,先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送个花样咋这么半天?”
      
      “跟巧儿顺道学了学绣法。”
      
      “都学了些什么?”
      
      宁小春五官皱起,绞尽脑汁,总算将巧儿刚说的一些小技巧,生硬又磕巴地背了出来,李姥姥见都是些实用的东西,心中稍霁,但仍耷拉着脸,“哼,这些东西会说不一定会做,你最近太懒散,好几日没动针线了,正好绣点东西,将谢巧刚教的绣法验证一遍。”
      
      宁小春听说让她绣花,头都大了,“姥,我之前不说要画芝兰玉树吗?正好有了构思,我现在回屋就去画,保管好好地画。”
      
      说完,就风也似地跑回了屋。
      
      李姥姥看着小春背影直拧眉,“这丫头,是以后不惦着碰针线了怎么地?一说让她绣花,跟要她命似的,回头得让贤娘好好管管,女孩家的,绣活不好,不被人笑话?”
      
      从旁绣鞋面的钱氏察觉到婆婆射过来的视线,头皮发麻,不敢应声。
      
      “哼,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你瞧你绣的梅枝都是歪的。”
      
      为了堵姥姥的嘴,这回宁小春可是下苦功夫了,足画了一天才画出来。
      
      这一日,李贤娘总算将竹林的幅面绣完,比起宁小春用木炭画的,绣出来的竹子少了分冷清,多了分青翠,李姥姥见了爱不释手,“绣的可真好啊!”
      
      “大姑姑的手艺没话说!”钱氏在旁连连点头,她看了都恨不得做成绣屏,摆在屋中。
      
      李贤娘腼腆笑了笑,“还是小春画的花样好。”
      
      李姥姥撇了撇嘴。
      
      宁小春不敢邀功,“还是娘绣的好,要不然花样再好看,也是白搭。”
      
      李姥姥这才满意笑开,顺道也夸了宁小春两句。
      
      幅面绣完了,距离上次去镇上也过了小半个月,李姥姥便说:“明日去镇上,将东西卖了,顺道看看绣坊还收不收布花。”
      
      众人没有异议,纷纷将明日要卖的东西准备出来。
      
      转天,宁小春照例起了大早,忙完后,抢先背起竹篓。
      
      李姥姥斜眼睨她,“上次跟着去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现在倒成了理所当然了?”
      
      宁小春讨好笑着。
      
      李姥姥照例数落几句,幸而没强硬拒绝。
      
      收拾好东西后,三人出了家门,等到了镇上,也不去别处闲逛,直奔绣坊。
      
      秀坊掌柜见了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你们啊,又来卖花?”
      
      “是呢是呢。”李姥姥陪着笑,也不问对方是不是还收,直接拿了出来。
      
      掌柜叹了口气,“那花倒是有人要,只是没你们想的卖那么快,以后半个月来一次就成。”
      
      李姥姥听说还要花,心中大石落地,忙将东西推过去,让对方数一数。
      
      掌柜点完数,仍是一文钱两朵收的,之前李姥姥没敢买太多布头,怕绣坊不收花了,白糟蹋钱,只买了上回一半的布头,编出四十八朵花来,接过钱来时,李姥姥后悔布头买的少了,对方只说半个月来一次,没说一次收多少,打定主意这回多买些布头,下次一口气多卖些。
      
      “哦对了,以后你们半个月来一次,一次送来五十朵花,大花三十朵,小花二十朵,多了我们这也卖不出去。”
      
      见自己主意落空,李姥姥暗自叹气。
      
      等买完这些小零碎,李姥姥又道:“掌柜的,我女儿又绣了个幅面,劳烦看看。”
      
      “哎,这绣屏买的人也少,毕竟摆的起绣屏的人,宁愿自己出花样找绣娘去绣……”掌柜的正说到一半,忽地被眼前的幅面吸引了注意,后面的话便没说出来。
      
      像是绣幅面的,一般绣鸳鸯、牡丹的多,又或是喜鹊登枝、小儿嬉戏这种偏柔和的东西,不是没人绣竹子,只是很少,毕竟绣出来的竹子,颜色单一,总少了股傲然,而眼前这片幅面,竹子挺立,多而不乱,每一片叶子各不相同,十分逼真,颜色由浅至深,远处笼罩在一片葱茏幽绿的云烟之中,不止是手艺,连这样子都十分别致。
      
      李姥姥见对方一脸惊艳,忍不住洋洋得意,“这是我女儿绣的。”
      
      掌柜的见识过对方绣工,所以对于绣工并不惊讶,只是忍不住对着竹子看了半天,问:“不知这花样是从何买到的,瞧着新鲜。”
      
      李贤娘听说花样被夸,不禁笑开,比夸她手艺好还要高兴,刚要拉过女儿夸耀一番,却叫老娘抢先接过话头。
      
      “这是请村中秀才画的花样。”
      
      李姥姥想的多,小春会画画,说到底还是宁大郎教的,万一以后叫宁家知道,说不定又要掰扯,不如干脆不说,她忽然想起宁小春送给谢巧的花样,也不知小春是如何说的,回头可得嘱咐她不要四处炫耀,想到这,她警告地瞪了孙女一眼。
      
      宁小春被瞪得莫名其妙,只当姥姥警告她别多嘴。
      
      李贤娘不知母亲用意为何,却也没开口拆穿,只是心中暗自着急,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女儿的好,女儿也能因此有个好名声。
      
      掌柜的听对方这么说,倒也没怀疑,毕竟这种花样,也只有读书人画的出来,且读书人大都爱画竹子之类的,一看就跟女子喜爱的花样不同。
      
      “这幅面不错,就还按上次的价格,我记得是……是四十二文吧?”
      
      掌柜的记忆当真好,连宁小春都有点忘了上次幅面卖了多钱。
      
      李姥姥却不满意,“掌柜的,上次不过是寻常的花样,那价钱也说的过去,这次是特特请秀才画的花样,那可是秀才啊,能一样吗?”
      
      “这幅面我裱起来拿出去卖,我跟人家说是秀才画的花样,别人也未必信啊。”
      
      “怎么会不信呢?你看看这花样,是寻常能买的到的吗?”
      
      接下来,便是俩人你来我往的讲价,李姥姥一口咬定是秀才画的,掌柜的见她底气十足,信以为真,俩人说了一刻多钟,最后终谈到了五十五文。
      
      李姥姥原本还想卖到六十文了,她见掌柜的这会态度坚决,就知再讲不上价格了,只得妥协。
      
      掌柜的收了幅面,还忍不住抱怨,“给你们幅面的价格,可是开店以来最高的价格。”
      
      无论真假,几人听在耳中,俱是欣喜不已。
      
      李贤娘见幅面卖了这么高的价钱,眼中发亮,爱怜地看着女儿,恨不得当场搂过来亲一口。
      
      出了铺子,又去隔壁成衣铺买了布头,布花这营生,也算暂时稳定下来,李姥姥虽然嘴上不说,却也知贤娘能赚这些钱,多亏了小春,于是脸上始终挂着笑,冲着宁小春都和颜悦色,还破天荒说了句,“小春,姥姥给你买糖吃。”
      
      宁小春听了,简直受宠若惊,不敢置信地看着姥姥。
      
      李姥姥见她那表情,都要气笑了,忍不住在她脑门上戳了两下,“姥姥平时亏待了你不曾?”
      
      宁小春连忙摇头。
      
      三人奔街上寻找卖糖小贩,很快就在街角寻着。
      
      那是一个货郎,担着两个方盒,如今卸在地上,周围聚着不少孩子,便是买不起,也愿意多看一会。
      
      三人走近,宁小春见上头卖的吃食种类繁多,摆在一起煞是惹人嘴馋,周围买不起的孩子都露出垂涎表情,悄悄吸溜着口水。
      
      “爷爷,我要吃老虎糖。”
      
      “好好好,爷爷给你买。”
      
      摊上,有人买了块老虎糖,宁小春好奇看过去,那摊主立刻包了块造型抽象的糖块,抽象到如果不是那孩子说,宁小春还以为是派大星了。
      
      李贤娘见女儿直勾勾地盯着,以为她也馋了,虽然有些舍不得,可又不禁想,那图纸是小春画出来的,布花也是她想出来的,卖了这么多钱,女儿想吃糖了,难道都不舍得买上一块?
      
      于是她拉了拉女儿的手,轻声问:“小春想吃兽糖了?”
      
      兽糖即是之前那孩子要的老虎糖,除了有老虎造型的,还有兔子、螃蟹模样的——呃,大概是兔子和螃蟹吧。
      
      宁小春确实馋甜味了,她刚要点头,余光瞄见那对买老虎糖的祖孙,当爷爷的递过去五文钱,她一下子惊了,就这么一小块糖要五文钱?
      
      她不确定那对祖孙之前是不是还买了别的东西,于是问道:“兽糖多钱?”
      
      摊主笑眯眯道:“兽糖五文钱一块,有老虎、锦鱼、蝙蝠样的,小娘子喜欢哪个?”
      
      宁小春:“……”
      
      “这么贵?饴糖不是才一文钱一块?”宁小春沉默一下,接着瞪目,难道就因为做出了造型,就贵了这么多?
      
      摊主见她小小年纪,偏偏一副精打细算的模样,也不恼,反而耐心解释,“饴糖是用麦芽做出来的,这兽糖可是用白糖做出来的,能甜到人心坎里,价格自然不一样。”
      
      宁小春这才理解,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舍得买兽糖,据她所知,五文钱能买半升米了,如果让她选的话,她白愿敞开地吃上一碗米饭。
      
      她抬头看向姥姥和娘,“我不吃兽糖了,咱就买饴糖吧,给娘、妹妹们、舅舅、舅妈,还有姥姥,各买一块。”
      
      李姥姥见孙女如此乖巧懂事,那点子花钱的心疼反而淡了,“没事,小春,你若是想吃兽糖,咱就买一块。”
      
      宁小春摇头,“一块兽糖能买五块饴糖了,不都是甜的?”
      
      李姥姥刚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一块兽糖能抵半升米了,她见孙女果断拒绝,心中烫贴,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好小春。”
      
      说完,便冲货郎道:“郎君,给我来六块饴糖。”
      
      宁小春咦了一声,“怎么是六块?”
      
      “姥姥岁数大了,就不吃了。”
      
      “那不行,说好了咱们一人一块的,姥姥要买六块,那我便不吃了。”
      
      李姥姥立刻笑得合不拢嘴,李贤娘也笑道:“货郎,来七块。”
      
      摊主看看宁小春,又看看李姥姥,忍不住竖起拇指,“你这孙女可真懂事,你也别辜负了孙女的心意,就七块吧,我给你挑七块大的。”
      
      “你这郎君,不愧是卖糖的,嘴上可真甜。”
      
      那摊主一边装糖,一边跟李姥姥打趣,“你家孙女就是懂事啊!”
      
      买完糖,几人都颇高兴,还没吃了,心中已是甜丝丝的。
      
      三人欢欢喜喜回到家,刚要跟众人说买了糖,让大伙都高兴高兴,就见钱氏愁眉苦脸,哭丧般地唤了声,“娘。”
      
      李姥姥心中咯噔一声,笑容瞬间褪去,她看着钱氏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出来,“你这是丧气给谁看?”
      
      钱氏抽抽鼻子,“宁家又找上门了。”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