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友

      “周末有觉尽情睡!”
      
      “呃……莫使枕头空对被?”宁小春还没反应过来,话却先下意识脱口而出,待她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后,整个人一个激灵,头发丝都要炸起来了。
      
      她瞪大眼睛看了过去,只见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个和她差不离大的男孩,身穿粗布麻衣,打扮和村里其他孩子别无二致,但皮肤偏白,眉眼俊秀,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最关键的是,那五官十分眼熟。
      
      “谢……麒?”
      
      那男孩脸上“果然是你”和“竟然真是你”的表情变来变去,“卧槽,你怎么成这样了?”
      
      宁小春只觉心头一股血直往头上涌,嗡嗡嗡地撞着脑仁,半响,从齿缝挤出一个字“操!”
      
      谢麒立刻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直笑得宁小春火冒三丈,提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捶,谢麒不以为意,仍站在原地不曾躲闪,直到挨上宁小春小小的拳头,砸得他倒抽了一口气,“我靠,你吃大力丸了?”
      
      宁小春嘎嘣嘎嘣捏响了拳头。
      
      迫于淫威,谢麒不敢大笑出声,却忍不住眉眼弯弯,嘴角上扬憋着浓浓笑意,“要不是之前看你跟戴家叫板,我还真不敢认你,行啊,美院哈士奇,挺有当年风范。”
      
      宁小春甩了甩头发,“那必须!”
      
      谢麒:……
      
      谢麒忽然觉得这动作太辣眼,他有点不敢直视。
      
      “咳,对了,之前你跟戴三根是怎么回事?”
      
      提起戴三根,宁小春就气不打一处来,“操,那孙子就是欠教训……”
      
      宁小春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果然谢麒跟着同仇敌忾,一脸忿忿。
      
      “三人言成虎,众口铄金,该子恶毒,其心可诛!狗日的,你等我回头帮你削他!”
      
      宁小春听他言语间不觉流出一股文邹邹,心下止不住怪异,“谢麒,你是什么时候穿来的?”
      
      谢麒忽地露出古怪神情,看着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恩?”
      
      “实际上我是胎穿。”
      
      “???”宁小春惊恐地瞪大眼睛,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打量他几遍。
      
      谢麒叹了口气,“村南头谢家大房次子,名字倒是没变,穿越到此,已经有十二个年头了。”
      
      眼见宁小春双目圆睁宛如雷劈,已一句话说不出来,谢麒开口徐徐讲道:“我一开始就带着记忆,后来大点,还在村里找过你,可惜没找到,我就想,你可能是投胎到别处去了……又或许没带着记忆。”
      
      他说到最后一句,声音中带着几分古怪,两眉也不觉往中间蹙了蹙,接着喃喃:“宁家大娘子,我以前去宁家也曾见过她,虽跟其父亲读书认字,和一般乡野姑娘不同,但决计不是你,恩……我听闻前些日子她摔了一跤,又有人说她立时没了气息,原本还以为是夸大,你不会是那时穿来的吧?”
      
      宁小春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又见对方猜的分毫不差,大为佩服,点头如捣蒜,这会她再次打量好友,见对方虽小了一号,比自己还矮半头,但五官已有了上辈子的影子,一双丹凤眼狭长有神,鼻梁高挺,不难猜测,用不了几年,就能长成曾经英俊冷酷的模样,再对比自己情况,鸟都没了,宁小春又想吐血了。
      
      “你小子运气好,还是大帅哥一个,用不了几年,又能去祸害女孩了。”
      
      “我呿,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酸呢?”谢麒冲她挑了挑眉,“再说了,祸害女孩子一直是你干的事,我向来绅士,估摸着是老天爷看不惯你,这才惩罚你变成个女的。”
      
      “呸!你当你那外院泰迪的名号是白叫的?”宁小春越看他那张脸越气,又要挥拳头,这次谢麒学聪明了,向后一倾便躲开了。
      
      宁小春翻了个白眼,不再跟他瞎逗,连忙将困扰自己多时的疑惑问出,“对了,咱俩是怎么穿越的?从烧烤摊出来,被你扶上车,之后我就断片了。”
      
      “教科书的穿越法——出车祸了呗。”
      
      “啊?”宁小春不曾有那段记忆,不过一想到因为自己嚷嚷着出来喝酒,结果连累谢麒跟着一道出了车祸,来到这个还不知是哪里的古代,愧疚之情几欲将他淹没,她想若当初俩人不曾出来喝酒,不曾和女朋友吵架分手,甚至当初逛街时,不曾多瞄对面美女一眼,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这一系列的事?
      
      如今再回想当初逛街多看的那个美女,竟是怎么也想不起模样,只记得是个暑气蒸腾的下午,街上行人三三两两,日光刺眼,让人阵阵恍惚。
      
      “抱歉……”她低着头,不敢去看谢麒。
      
      谢麒却大剌剌拍了拍她肩,“你变成女人,性子咋也娘们兮兮,多愁善感起来?”
      
      他想的是当初自己厌烦父亲电话,后来索性关机,撸完串出来叫车,这才没打滴滴,而是在路口直接拦了辆出租车,一环扣着一环,如蝴蝶效应,当真是命中注定如此。
      
      “谁娘们了?谁娘们了?老子生来一颗爷们心!”宁小春猛地挺起胸膛,然后像下定什么决心,反手拍了拍他的肩,“放心,以后哥罩着你,谁欺负你告我一声,保管打的他跪下喊爸爸。”
      
      “哥?”谢麒笑声带着颤抖,一脸古怪看着她,“是我罩着你吧?”
      
      “恩?”宁小春笑得不怀好意,下意识比了比两人头顶,示意对方身高才到自己的眉毛。
      
      “男孩发育比女孩晚你又不是不知道?”谢麒笑着拍开她的手,故意咬重女孩两字,果然见对方捂着胸口,一脸难受地哎呦怪叫,“别看我现在小,等我以后走上仕途,冲咱俩交情,保你不再叫人欺负了。”
      
      “仕途?”宁小春仿佛听了什么天方夜谭。
      
      谢麒慢慢收起嬉笑神情,认真点头,“在这种环境下,想要出人头地,必须好好读书,走仕途一路,要不然一辈子守着黄土地,靠老天爷赏饭吃,就咱俩这五谷不分的B样,早晚得饿死。”
      
      宁小春一想到自己连走仕途的机会都没有,越加郁闷。
      
      俩人正说着,忽然隐隐传来呼喊宁小春的声音。
      
      谢麒眼睛一亮,指了指她身后,“那是……那是你妹妹吧?”
      
      宁小春回头,果然是宁小夏一脸焦急地四处唤着她。
      
      她见谢麒盯着自己妹妹,不禁虎着脸警告,“你少打我妹妹主意。”
      
      谢麒收回视线,冲她怪笑,“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妹控属性?”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是个萝莉控?”宁小春说完,便扬手冲着妹妹挥了挥,“小夏,我在这。”
      
      “放屁,说了多少次,之前那个《小妹妹,叔叔请你吃大香肠》是宋杰下我电脑里的,怎么这屎盆子就一直扣我头上摘不掉了?”
      
      宁小春一边向远处挥手一边歘空冲他翻个白眼,“还说不是你?都多久之前事了,对你来说有十多年了吧?你连片名都没忘。”
      
      “记性好是我的错吗?”
      
      俩人插科打诨间,宁小夏循着声音跑了过来,原本想说些什么的,猛地瞧见谢麒,到嘴边的话生生止住,脸上混着腼腆、戒备、紧张,下意识将大姐往身边拉了拉。
      
      在外人面前,俩人自然不能表现得如此亲密熟稔,谢麒像是川剧变脸似的顿时收起了玩闹表情,他打上辈子就是不爱笑的性子,尤其是面对不熟的人的时候,连嘴角上扬都少,谢麒一敛了笑,顿时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当然,他现在还是个小屁孩,冷是没多少,只让人觉得傲气。
      
      宁小春心里翻个白眼,暗忖一声真是戏精本精,自个只能尽量憋着笑。
      
      谢麒扭头离开,直到人走远,宁小夏长出了口气,然后狐疑问道:“大姐,你跟谢二郎很熟吗?”
      
      宁小春以前常被拘在家中,很少出来走动,别说跟村里的小子了,跟村中丫头都没有交好的。
      
      宁小春含糊而过,“不太熟,只是今天碰上了,说了两句话。”
      
      “谢二郎跟村里其他小子都不一样,不出去胡闹,一门心思在家读书,说起话来也文邹邹的,有一次我去砍猪草,摔了一跤,正好叫他看见,我原以为他冷冰冰的,定然是当没看见,没想到他竟是过来帮我将东西都捡了起来。”
      
      宁小春见说着这番话的宁小夏一脸腼腆害羞,声音若蚊,她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声卧槽,这个禽兽。
      
      “哦,是吗?你对他还挺上心?”
      
      宁小夏听出姐姐调侃语气,脸刷地一下红了,连连摇头,“不是,我不是……哎呀,大姐坏死了,净拿我取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小子长得不错,将来准是个祸害。”
      
      “大姐!”
      
      宁小春有一瞬间竟想,谢麒那小子人品不错,妹妹跟了他也许是个好归宿,但很快又打消了这想法,对方是属泰迪的,还是算了吧。
      
      “好了,不说了他,你怎么出来找我了?”
      
      宁小夏哀怨看她,“还不是娘看你好半天没回去,怕你又在村中跟人争吵起来,便叫我出来寻你。”
      
      宁小春:“……”
      
      她在别人心中得是多爱跟人吵架啊。
      
      “刚才随便转了转,走吧,我打完水就回去。”
      
      宁小春挑起水桶。
      
      宁小夏跟着她走了一会,忽地问:“大姐,你心情很好吗?”
      
      “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是吗?”宁小春下意识摸了摸嘴角,果然大大上扬着,“恩,心情很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点开黄网(浏览器广告),结果连黄网上的弹窗广告都写着“待在家里看片,不给国家添麻烦”,还有什么即刻登录,赠送代币,免费看vip片
    我捂着嘴差点哭出来,这可真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啊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