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挨教训

      李贤娘母女几人沉默地回了屋,宁小春怏怏走在最后头,明明刚才还因可能有了赚钱法子而雀跃不已,如今却弄成了这样。
      
      宁小夏走在她前面频频回头张望,想宽慰大姐一番,可又不知说什么,再加上刚刚的委屈,教她还未开口,眼中先蒙上一层雾气。
      
      直到进了屋,李贤娘坐在床边,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
      
      她一哭,两个小的也跟着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娘,我们回家好不好,呜呜呜,我想爹爹了……”小秋到底年岁小,还不懂和离为何,几日不见,自是思念起了父亲,一头扎进母亲怀里,越哭越伤心。
      
      “小秋,别瞎说!”宁小夏到底年岁大些,闻言脸色白了白,一把将小妹拉起来,紧张说道。
      
      李贤娘闻言,自是伤心欲绝,她也想骂一骂小春,可她又知女儿拿花,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两个妹妹,于是到嘴边的责骂也吐不出来,只在心中反复责怪自己没本事。
      
      宁小春听了这话,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她刚才拿花并未多想,只想着偷拿两朵,姥姥看不出来,回去后哄两个小的开心,没想到姥姥心中门清,最后还连累娘跟着挨训。
      
      她期期艾艾凑过去,“娘,我错了。”
      
      “不怪大姐,大姐也是为了我们。”小夏急道。
      
      “小春……”贤娘搂住大女儿,好半晌,长长吐了口气,“娘知道你疼妹妹,只是你姥姥怕你以后学坏……小春,以后这种事咱不做……”
      
      宁小春连忙点头,“娘,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李贤娘见她乖乖认错,抹了抹眼泪,勉强挤出个笑来,“你也别生你姥姥的气,她是怕你学坏了,这偷啊,有了一回,就有二回。”
      
      宁小春先是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小春,给娘看看手。”
      
      “娘,没事呢,姥姥刚才没使劲呢。”宁小春将手背到身后,扭着身子躲开。
      
      李贤娘却是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捧在眼前,她看着上头肿起一条条的红绺子,跟抽她心似的,暗想若自己争气,也不至于女儿戴花,都要小春偷偷的拿,想到这里,她心里更难受的厉害,几欲喘不上气。
      
      小夏和小秋也扒头看着,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轮番给他吹气。
      
      宁小春故作无事,举着手笑了笑,“娘忘了我身子就这样?随便碰几下都红成一片,只是看着唬人,实际上一点都不疼。”
      
      她为了让众人相信,故意用另一只手去戳了戳手背上发红的地方,忍着火辣辣的疼轻松道:“你们看,真没事。”
      
      两个小的倒吸一口气,仿佛光是看就觉得疼,李贤娘连忙按住她不老实的手指,嗔怪瞪她一眼,“你这孩子……”
      
      然后,捧着女儿的手轻轻吹了吹,又想起上次还剩下的药酒,取了出来,给女儿擦上。
      
      晚上吃饭时,李姥姥仍是板着脸没好脸色,其余人大气不敢喘,气氛十分僵硬。
      
      等都吃完了,李姥姥站起来,冷冰冰地说:“明个一早去镇上,看看那花究竟卖不卖的出去,省的有人以为编了两朵花,就得意忘形了。”
      
      宁小春被说得尴尬,将头压得低低的。
      
      “哼!”
      
      李贤娘见女儿伤了手,没让她跟着收拾,哄她回去陪着妹妹玩。
      
      过了一会,李贤娘回屋,脸上带着些笑意,“你姥刚才还问我你手怎么样了,还提醒我给你用药酒擦擦,她还是关心你的。”
      
      “恩。”
      
      李贤娘说完这句话,又给宁小春手上擦遍药酒,然后就抱着针线筐去屋外做绣活了。
      
      姐仨无事可做,躺在床上,看着斑驳发黄的窗纸,映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半垂着头,几乎一动不动,只能看见扬起的手,一下下穿针引线。
      
      直到外面天都有些暗下来了,也不见娘回来。
      
      “我去叫娘回屋吧,外面都快黑了。”宁小春说着,坐了起来。
      
      小夏却更麻利地蹦起来,趿拉着鞋往外跑,“大姐,你躺着,我去!”
      
      说着,吱呀一声推开了门,“娘,进屋吧。”
      
      “还有点光亮,等我把这朵花绣完的,就还几针。”
      
      小夏劝了半天没劝动,只得无奈进屋。
      
      又等了一刻钟,三人频频张望,小夏再次出去,原本贤娘还要再绣会的,直到小夏说:“那我也出来绣吧,正好我绣的帕子也能卖钱了。”
      
      “哎呦,你在这正挡我亮。”
      
      “那我就坐远点。”小夏边说边往回走,作势要翻找自己上次绣一半的帕子。
      
      “行行行,娘不绣了不绣了,你快别折腾了。”
      
      小夏冲屋中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娘快进屋吧,早些歇着,明天还要去镇上了。”
      
      “好好好。”
      
      李贤娘宠溺地看着三个女儿,收拾好针线筐,脱了衣服睡在外侧。
      
      万籁俱寂,整个屋子被黑暗笼罩,看不见一丁点光亮。
      
      宁小春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黑,明明赶了半天路,已经十分疲惫,她却没什么困意,脑子里使劲想着怎么样才能赚到钱,又拼命回忆着之前没想起来的那种复杂的编花方式。
      
      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许是心里装了事,转天,宁小春早早就醒了,困意全无,她越过娘轻手轻脚下床,暗下决心,赶明自己睡在最外侧,披上衣服出了屋,照例晨练起来。
      
      练着一半,忽地传来一道吱呀开门声,在寂静清晨听来十分刺耳洪亮,仿佛敲在耳膜上。
      
      她下意识望去,只见姥姥披着衣服出来了,俩人视线交上,宁小春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姥姥。”
      
      李姥姥拧眉,“又练这些破玩意了?”
      
      “呃……”
      
      “哼,你往后洗衣费的柴和水自个担来,不许你使家里的。”
      
      “知道了。”宁小春见李姥姥和平常无异,反而松了口气。
      
      李姥姥数落她几句,就提着裤子,匆匆去了茅厕。
      
      宁小春练完,去厨房烧水洗漱,又帮着熬上粥,一切如常。
      
      等众人吃完饭,三人就出发去镇上,宁小春背着竹篓,心中十分雀跃,翻来覆去想着卖花的事,走了一个来时辰,总算走到镇上,比起昨天,这次宁小春竟丝毫没感到累。
      
      一到镇上,李姥姥便带头走在前面,宁小春看着熟悉的路线,终忍不住问道:“咱们这是去昨天那绣坊?”
      
      李姥姥见她一到镇上又活跃起来,扭过头没好气瞪她一眼,“哼,不去绣坊还能去哪?”
      
      “可是,那绣坊给的价格太低了。”
      
      之前那件水碧山青的幅面暂且不说,宁小春曾亲眼见过娘用彩绳打络子,那手法极为繁复,宁小春自认生出八只手都忙不过来,且非要买专门的彩绳才行,结果那么件攒心梅花的络子,仅卖了三文钱,光是彩绳就要两文钱了!
      
      “你能耐,你找地儿卖去啊!”
      
      李贤娘见娘又要生气,忙捏了捏女儿的手,解释道:“帕子也好,络子也好,寻常人家自个就会做,出来买的人并不多,也是要挑手艺好的,编出来齐整的,整个镇上,只有那家绣坊肯收这些小玩意,再找不出第二家,所以你别看价格给的低,已是很难得了。”
      
      “我不是说找别的铺子。”眼见俩人误会了自己意思,宁小春急道:“我是说与其咱们直接一股脑卖给绣坊,不如咱们自己摆摊,我还特意从家带出块破布呢。”
      
      说着,掀开背篓,从里面扯出布的一角。
      
      李姥姥和李贤娘愣了愣,后者见那块布是以前给三个女儿小时候铺床的,那上面不知蹭过多少屎尿,中间的位置洗的又稀又疏,举在太阳下都能透光,叫她一直压在箱底,如今竟让小春带了出来,一时哭笑不得。
      
      李姥姥反应过来,啐了一口,“你当摊子是这么好摆的?”
      
      “咱们摆个试试吧,就摆半个时辰,要是没人买,咱们再卖给铺子,若万一有人买呢?还能多赚几个钱。”
      
      宁小春都搬出了“多赚几个钱”的终极理由,没想到姥姥仍是不为所动,嘴里骂着她异想天开,宁小春不得不将恳求的眼神投向娘,想让娘跟着劝一劝。
      
      但这一次李贤娘同样没有心软,她叹了口气,解释道:“小春啊,摆摊哪有这么容易?咱们来的不算顶早,来早市买菜的媳妇、娘子多半已经回去了,而且我和你姥都没摆过摊,不会吆喝,最重要的是,咱们在这人生地不熟,也不知有什么规矩,万一叫人挑出毛病,反倒惹来麻烦。”
      
      李姥姥从旁端着肩膀睨她,“一会不管,又得意忘形了。”
      
      宁小春想说自己并没有得意忘形,只是想多卖点钱,哪怕多卖一文钱也知足,不过她想了想娘说的话,又觉得十分有理,就是现代摆摊,说不定还有城管来轰人,搁古代有什么规矩,她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不说有没有类似城管的执法,万一来了地痞流氓,见她们老的老幼的幼,起了欺负之心,到时扒层皮都未必能善了的。
      
      想到这她不禁汗颜,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真有点太想当然了,于是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李姥姥见她终于消停,不再提什么摆摊,哼了一声,“少在这墨迹,赶紧卖完赶紧回家,家里还一堆活等着了!”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