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两朵花

      宁小春跟李姥姥一通你争我夺,总算让她裁了十来条颜色漂亮的布条,再多,姥姥就要急眼了。
      
      李姥姥虽护住了大半的布,可望着被裁得更小的布片,心疼的不得了,再加上不知道小春编的花究竟有没有人要,忍不住冲着她一通数落。
      
      宁小春早就被骂得皮实了,浑不在意,手上兀自编着花,对于那些话左耳进右耳出,切实贯彻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八字箴言。
      
      李姥姥见她这般无所谓的态度,心中一塞,可对付这等没脸没皮的,还真没办法了,视线一转,见钱氏还在那慢吞吞地缝着第一朵花,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无外乎缝上几针固定牢了,贤娘几朵都缝完了,你一朵还没做好?”
      
      她这一嗓子,吓了众人一跳,钱氏针一歪,噗地扎进指肚里,立刻就冒了几个血珠。
      
      李姥姥见了,反而更气,“笨手笨脚的,别弄脏了那花!”
      
      说着,一把抢了过来。
      
      钱氏见那花到了婆婆手中,张了张嘴想拦,可斜眼瞧了瞧婆婆黧黑的脸色,终没敢开口,委屈地扁着嘴,心中大呼后悔,怪自己拖沓磨蹭,失了先机。
      
      李姥姥抢过花,三两下收了尾,嘴里仍不停数落着,“不就这么点活吗?何至于缝这么半天?刚还说好好学了,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就开始躲懒……”
      
      她不知钱氏小心思,还当她故意磨蹭,为了少做点活。
      
      宁小春知道姥姥是迁怒,起因又是自己,她心中过意不去,忍不住开口道:“姥,你看唯独这花大,编法不一样,这是我特意给你编的,赶紧戴上瞧瞧,保管村里老太太羡慕。”
      
      “多大人了,还戴红花?不被人笑话,骂我老妖妇?”李姥姥虽然这么说,可面色终于缓了下来。
      
      “管他别人说什么?那是嫉妒姥姥有花戴。”
      
      “呸,我可做不来你这么厚脸皮,别人说什么都当听不见。”李姥姥伸手戳了戳她脑门,“再说这花我哪舍得戴啊!”
      
      说完,又看向小夏和小秋,“你俩也快摘了,美会得了,回头弄脏了,该卖不出去了。”
      
      小夏和小秋闻言,脸上的笑容立刻褪去,后者可怜兮兮望着母亲,眸子里全是不舍。
      
      贤娘见女儿这般模样,不禁心软,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李姥姥早一步看出俩人的意图,板起脸猛地扬声,“不省心的东西,光顾着自己美,也不替你们娘想想,就知道抢着戴花。”
      
      宁小春见两个小的被数落得可怜,忍不住说道:“不过两朵花,回头我再扎,就让她俩戴吧。”
      
      李姥姥翻了个白眼,“哼,你倒是大方,那花要真像你说的能卖两文钱一朵,两朵就是四文钱了!她俩戴朵花,是能抗饱还是咋地?”
      
      “不就是四文钱……”
      
      “好吃懒做的败家玩意?你们娘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你们这倒是大手大脚,连四文钱都不放在眼里,果然是宁家做派,咱们这小门小户泥腿子可供不起,既如此,不如趁早归家,叫宁家给你们买花戴。”
      
      宁小春听她提起回宁家,吓得立刻不敢多言语,唯恐姥姥一气之下下真将她们送走。
      
      宁小夏见姥姥脸色阴沉,又要骂起来,赶紧摘了头上的花,忙不迭塞到姥姥手里,“姥姥,这花我们不要,就是戴着顽顽,这就摘了,这就摘了。”
      
      小秋见状,也只能红着眼圈,跟着抬手去拉扯头上的花,只是她越想快点,下手越没个轻重,刚刚绑在一起的结反而越勒越近,连头发都弄的乱糟糟的。
      
      李姥姥赶忙一把上前,掰正小秋脑袋,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没轻没重的别揪坏了!”
      
      宁小秋僵着身子,立刻不动了。
      
      李姥姥小心翼翼解了她头上的花,见那花瓣没乱,松了口气,“还怕这玩意不结实,随便揪两下就坏了,那不是骗人吗?即便是卖出去,没两天也要叫人找上来退了,反而惹得有架要打。”
      
      说完,便将缝好的花搁在一起。
      
      李贤娘见女儿可怜,心中不是滋味,悄悄道:“回头娘寻些布条,叫大姐给你们编。”
      
      宁小夏心想,娘只带回来些寻常旧物,哪里有富裕布条,知是娘安慰的话,勉强笑了笑。小秋却没想这么多,低低欢呼一声,又意识到自己太大声,赶紧捂住嘴,脸上重新扬起笑容。
      
      李姥姥对这边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钱氏见那朵花是真的要不回来了,心中彻底失望,寻思着也只能回头找块布条,自个编来,于是凑到宁小春身边,眼睛睁大,看得仔细,“小春,你教教舅娘,这花是怎么编的。”
      
      “这花挺好编的啊,就是折来折去,然后再一抽……”
      
      “我说的不是这种,是你刚才编的那朵大花。”
      
      钱氏急忙打断,见过大花,这指肚大的小花就有点瞧不上眼了。
      
      “那个花瓣饱满,比较费布料,像这种短的,编不了。”
      
      本就是买的布头,稍大点的,都让成衣铺子自个收走了。
      
      钱氏心中着急,简直恨不得立刻戴上一朵,“我去找找我那还有没有长点布条。”
      
      李姥姥抱着肩膀,视线慢悠悠跟了过去。
      
      钱氏心中咯噔一声,暗忖就算能找到布条,那也是平时买布头剩下的,若是现在拿出来,哪怕编出花来,婆婆也一准让卖了,可她既然开口了,也不能立时反悔说不找了,于是回屋装模作样转了一圈,回来后说都只是些巴掌大的布片,没有合适长短的。
      
      李姥姥冷笑一声,却没说什么。
      
      这花编法简单,姥姥让除李安平外所有人都学会,连宁小秋都不放过,还说什么女红要从小学起,若不然就成了宁小春那般笨手笨脚,顺势的,宁小春自然又挨了一通突突。
      
      眼见小花装满了一笸箩,圆滚滚的各色各样,看着就让人喜欢。
      
      宁小春仍是觉得太少,视线游到剩下的那堆布头上,李姥姥早有所觉,立刻像护着鸡崽的母鸡似的,将那堆布头抱进怀中,“你想都别想!”
      
      说完,抱着布头,踩着重重步子回屋了。
      
      宁小春当即出手,闪电般从笸箩里拿出两朵小花,藏进袖子里。
      
      众人吓了一跳,宁小春冲着舅舅方向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跟小夏小秋挑眉挤眼,两人立刻明白这是大姐给自己拿的,一边提心吊胆,一边窃喜有花戴。
      
      宁小夏想的更多,她见大姐只拿了两朵,就知大姐是想让她俩戴,自己不戴,又猜大姐是怕拿的太多,叫姥姥发现,一时间满脸动容,想说自己也不戴了,让大姐再放回去一朵。
      
      钱氏见状,心里便开始痒痒起来,也想偷偷拿一朵,哪怕不戴出去,自个在屋里美也好,可又怕被发现,犹豫来犹豫去,婆婆已经放好东西,自屋里转出来了。
      
      她暗唉声叹气,后悔自己犹豫不绝,早知道刚也伸手拿一朵了。
      
      李姥姥走过来,径自去拿盛花的笸箩,揽在怀里,状似无意地扒拉着,小夏和小秋见状,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花数量怎么不对了。”李姥姥敲了敲笸箩,看向宁小春。
      
      宁小春跟没事人一样,“姥,你看我做什么?花不都在这了吗?我还能偷偷拿了去啊?”
      
      “除了你,谁还有胆子偷拿?”
      
      “姥,你可冤枉我了!”
      
      “怎么着,以为我诈你了?”李姥姥怪笑一声,“原本是二十八朵花,现在只剩下二十六朵了!”
      
      宁小春一愣,众人皆是一脸蒙圈。
      
      “裁布条时候我就数着了!还不承认?”李姥姥忽地板起脸来,一声大喝。
      
      宁小春自知瞒不住了,赶紧将袖子里的花拿出来,扔回笸箩里,笑嘻嘻地揽着姥姥袖子,“姥,别生气了,我就是看这花好看,想玩一玩。”
      
      谁知李姥姥这次并没轻易揭过,放下笸箩,脱了鞋就照宁小春手上抽去,“贼妮子,还学会顺手牵羊了?刚才说的跟真的似的,撒谎脸色都不变的,我不管你们宁家怎么教的规矩,我可是没有贼孙女,省的你以后再犯这毛病,今个我就给你手抽下来。”
      
      “啊……擦……”宁小春猝不及防,被抽了好几下,缝的密匝的鞋底子跟鞭子似的,抽的手上火辣辣疼,登时浮起一片红绺子。
      
      “娘,你消消气。”
      
      “娘,小春也是为两个妹妹,你就别打他了。”
      
      “是啊,娘……”
      
      “姥姥别打大姐了,大姐是为了给我们才拿花的。”
      
      “呜呜,姥姥别打大姐了。”
      
      众人都被李姥姥的忽然发作吓了一跳,李贤娘并李安平夫妇连忙去拉开,小夏和小秋也上前护着大姐。
      
      “哎呦,姥,我错了我错了,疼……”
      
      宁小春拧着身子一个劲躲,但姥姥那双大手就跟钳子似的,给她牢牢夹紧。
      
      李姥姥又打了一会,方气喘吁吁住了手,但脸色仍黑的欲滴水,这次矛头却直指女儿,劈头盖脸一通臭骂,“这就是读书读出来的女孩?别的还没会了,倒学会偷鸡摸狗了?”
      
      李贤娘张嘴欲分辨。
      
      李姥姥却根本不给她说话机会,“管好你女儿,把从宁家带来的臭毛病给我去了,若不然别怪我给她轰走!”
      
      李贤娘眼中含泪,脸色涨成猪肝色,喏喏点了点头。
      
      屋中其余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之前还后悔没偷拿一朵的钱氏站在后边悄悄拍了拍胸口,无比庆幸自己刚才没伸手。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