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赔不是

      “来,婶子给你们送回去。”
      
      宁小春少不得谦让两句。
      
      “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做什么?再说是我家小子伤了你,我也得跟贤娘好好赔个不是。”
      
      “婶子你实不必如此,之前我生病卧床,婶子来看望,我娘就常跟我说韦三婶子最是个热心肠,今天这事,本就是孩子间的玩闹,只不过一下子都冲动了,没了轻重,我娘不会放在心上的。”
      
      韦三婶子像是才认识宁小春,张着嘴一脸讶异,认认真真打量她几遍,心想真不愧是在家读书的,气量大不说,说出来的话跟大人似的,听着让人舒心,反倒叫人越发过意不去。
      
      “你这张小嘴啊,跟抹了蜜似的,贤娘咋生出你这么个宝儿啊?”
      
      宁小春被那称呼雷了下,悄悄在心里扶了扶额。
      
      众人出了屋,刚走到院子,正好和韦四婶子打了照面,她手里端着个瓷碗,里面码放着冒着热气的饼子。
      
      “我猜几个孩子坐不住,摊了几张鸡蛋饼,咋这么快就要走啊?”
      
      韦三婶子摆摆手,“你也别为难她们,刚才我也劝过了,三个丫头怕贤娘担心,我一想也是,这都过去半天了,说不准消息已传进了贤娘耳朵里,免得她着急,我这就送三个丫头回去。”
      
      韦四婶子一想也对,叹了口气,“这几个鸡蛋饼我给你们装上。”
      
      她见宁小春张嘴要拒绝,先声抢道:“说什么都要尝尝我手艺呢。”
      
      韦四婶子一溜烟重新钻进了厨房,韦三婶子带着她们来韦奶奶屋子打招呼,一进去,不止韦五郎、韦六郎在,还有四个小姑娘,由小到大排排站。
      
      这是穿越以来,宁小春第一次见到的非亲人的小姑娘,她发出一声喟叹,不禁多看两眼,这些小姑娘虽没多漂亮,却有种淳朴的娇憨。
      
      韦奶奶介绍了一遍,那几个小姑娘皆好奇地看着她,其中一个不住捂嘴偷乐,又冲她眨眼睛,宁小春不解其意,却也不妨碍冲对方抛个媚眼。
      
      韦奶奶道:“我看着你们姐仨精神不济,便没让她们过去吵你们,小春倒是和我家三丫头年纪相仿,以后小姐妹间还是多走动走动,我可说好了,你们可能不像五郎似的,再欺负人家。宁家仨丫头啊,以后五郎要是再欺负你们,你们就直接找我来,看我怎么教训他。”
      
      四个小姑娘点头应是,唯那个表情最丰富的,忍不住道:“往常五哥仗着奶奶偏疼,在家都是小霸王的存在,难得今日见他吃瘪,被奶奶揍得鬼哭狼嚎,连奶奶屋里都不敢进了,小春姐姐你回来教教我,省的他以后再欺负我们姐妹。”
      
      一番话,将众人都逗笑了,韦奶奶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三丫头,小没良心的,咱家都道奶奶最偏疼你,你反而还跟你五哥吃味。”
      
      “谁跟他吃味?谁跟他吃味?”韦三娘闻言,扭着身子直撒娇。
      
      不多时,韦四婶子进来了,韦三娘忙抻头望去,又道:“好香啊,娘做什么好吃的了?”
      
      “就知道吃!”韦四婶子好气又好笑地瞪她一眼,然后举起手中篮子,递到宁小春面前,“我知你们唯恐贤娘担心,就不留你们在家玩了,今个到底是五郎做的不对,小春丫头,这些鸡蛋你拿回去补补身子,还有些菜干和刚摊的鸡蛋饼,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嫌弃。”
      
      宁小春有些惊喜,又有些心虚,却还是发挥出“使不得”演技,连连摆手,将篮子往回推,“婶子,不用,真不用。”
      
      韦奶奶坚决道:“小春丫头,你要是拒绝,就是嫌弃这些东西寒酸。”
      
      “韦奶奶,我不是。”
      
      “奶奶知道你不跟我们五郎生气,可看你脸上这样,我心里不好受,你若是不收下,不是让我这老婆子一直惦记着吗?”
      
      韦三娘子:“是啊,小春姐姐,你收下吧,要不然我奶奶该一直记挂着,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韦奶奶笑着点了点头。
      
      又谦让两三遍过后,宁小春顺水推舟收下篮子,然后跟众人一一道别,韦三婶子送她们归家。
      
      走了一会,便到了李家那下坡处,刚看见房子影儿,就见贤娘旋风一样冲来,脸上惊慌失措,闷头往外跑。
      
      韦三婶子叹道:“还真让你给猜着了。”
      
      然后扬了扬手,高声喊道:“贤娘,我们在这,我给你家三个丫头送回来了。”
      
      贤娘茫然转了半天,才看见几人,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一见着女儿脸上的伤,眼圈顿时红了,蹲在宁小春跟前,紧紧给她搂住,“大丫头,你是咋地了啊,哪个挨千刀的给你伤成这样?”
      
      韦三婶子站在后面略有尴尬,这时,李姥姥也气喘吁吁赶来,她身后还跟着个中年妇人,神色讪讪,时不时地抬手摸摸头发。
      
      李姥姥咳了一声,“人家都说了是让韦三家的带回去了,你瞧你,刚听了孙娘子两句话,就风风火火跑出了来。”
      
      接着她又看向韦三婶子,“韦三家的,多谢你把她们仨送回来。”
      
      韦三婶子连忙摆手,“快别这么说,臊的我都没脸见你们了,今个欺负你们家丫头的,也有我家那臭小子,我是来登门赔不是的。”
      
      说着,深深福了福。
      
      李姥姥摆摆手,“嗐,都是小孩子间的玩闹,小春这丫头,别看行老大,性子却是最冲了,还不如小夏稳重呢。”
      
      一直跟在后头的孙娘子这会插话道:“冲点好哇,总好过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闷货,擎等着挨欺负。”
      
      韦三婶子也附和,“正是这理,我看小春这丫头机灵懂事,知道保护妹妹,这样才是当大姐的。”
      
      这话倒说进了李姥姥心坎里,她面上立刻挂起笑来,嘴里却说:“她不出去惹祸,我就阿弥陀佛了,我倒宁愿她像二丫头似的,安安静静,你是不知道,在家里,小夏倒像是姐姐。”
      
      孙娘子说:“这三个丫头我看都是顶好的,小春身为老大,冲点保护妹妹,小夏是老二,稳稳重重,最小的小秋,瞧着也乖巧可爱。”
      
      宁小春身上挂着李贤娘,浑身僵硬不自在,恨不得快些进屋。
      
      李姥姥也意识到,女儿还抱着小春搁那掉眼泪呢,实在不好看,手上一用劲,给她从小春身上拉了下来,“好了,小春这丫头不是没事吗?有什么进去再说,让人都站在门口叙话,像什么样子?”
      
      李贤娘反应过来,抹了抹泪,冲着韦三婶子和孙娘子歉意笑了笑,“让俩位嫂子见笑了,你们不知道,前一阵子,小春这丫头摔了一跤,看着也没什么外伤,却是立时没气了,可给我吓着了,打那后我便总是提心吊胆的。”
      
      韦三婶子和孙娘子听她说得玄乎,心中半信半疑,倒是前者知道宁小春前一阵子身体虚弱,躺床上将养好几日,却是不知还有没了气这一茬。
      
      众人转移到屋中,宁小春眼尖,见地上也放着个篮子,里面装了几棵萝卜,当然此时的萝卜跟现代的萝卜很不一样,她立刻联想到应该是孙娘子送来的赔礼,暗想动作倒是快,又见这东西太过家常,猜想应是将家中晚上要用的食材直接拎来。
      
      孙娘子也是聪明,知道宁小春三人被韦三家的带回去了,想着赶紧过来赔个不是,只说孩子们吵吵起来了,推搡几下,趁着李贤娘还没见到女儿伤成如何,也不会太生气,三言两语就带过了,谁成想还没等说完,对方就回来了。
      
      当着众人面,孙娘子替儿子给李贤娘母女赔了不是,深深一福,嘴里说着歉意的话,又说那些东西是给小春补身体的。
      
      李贤娘虽然心疼女儿,可少不得要说些谦让的话。
      
      韦三婶子和孙娘子见李贤娘心不在焉,频频看向女儿,知她有一肚子话要说,便有眼力价的准备告辞。
      
      韦三婶子:“这次真对不住了,等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们。”
      
      贤娘将俩人送到门口,转过身,一个箭步就冲到宁小春跟前,捧着她的脸仔细检查,又去扒他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出去这么会功夫,咋还跟人打一架,弄得脸上身上都是伤?”
      
      李姥姥也在心里偷偷嘀咕,虽然走的时候,她恨不得姐仨硬气些,别跟鸡崽似的吓吓唧唧,却没想到一下子闹得这么大,直接就跟几个小子干起了架?
      
      宁小春将前因后果说了,这和刚刚从孙娘子口中听到的也差不多,只不过对方小子在家学舌,肯定尽量将自己说的无辜,孙娘子来说的时候,也是避重就轻。
      
      李贤娘听着,敛起一双弯眉,脸色几变,“这群天打雷劈的混小子,竟敢在底下摇树,黑心烂肺的王八羔子!”
      
      李姥姥不敢置信地看着宁小春,“你个姑娘家家的,还爬树?”
      
      李贤娘也想起来,狐疑问道:“你怎么会爬树?”
      
      “呃……”
      
      宁小春心中一紧,忙扒拉本主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些跟树有关的零星片段,于是现场编起了借口,“原来宁家院里不是有棵梅树吗?往常我时不时去上面折枝摘花,不觉间就会了。”
      
      宁大郎附庸风雅,不像别人家,在院子里栽枣树、石榴这种,好歹一年中还能结几个果子解解馋,而是栽了棵梅树,冬天观赏,还经常应景地作作诗,歌颂一番梅的傲骨,借物喻人,比作自己,好像他之所以屡考不中,是因为来自外界阻挠太多,但他仍是坚信,早晚有一天,会璀璨怒放。
      
      “那梅树才多高啊?能跟榆树比的了?”
      
      李贤娘关心女儿伤势,一时也没察觉她的措辞,相反李姥姥听小春说起宁家时,语气疏离,心中十分满意,气也消了几分。
      
      “可能我爬的次数多了,就会了,那榆树不外乎就是高点,我原本只是想试试的,没想到真爬上去了。”
      
      李贤娘脸色转白,心有戚戚,“你这丫头,胆子忒大,万一摔下来咋办?”
      
      宁小春眼见贤娘又要教训她一顿,忙卖乖道:“我不是看着榆钱正是嫩的时候,摘回来给姥姥和娘吃吗?”
      
      李姥姥闻言,忍不住伸手戳她脑门,“呸,我看你就是嘴馋,还有脸扯着我们当幌子?”
      
      “你这孩子,我和你姥宁愿不吃那口,你说你要是摔下来可怎么办?”
      
      李贤娘还要再训,这时又有人来登门赔不是。
      
      一个下午,欺负宁小春她们的那几个小子,除了常家和戴家,其他人家,都上门赔了不是,也都拎着些东西,大多是菜干酱菜什么的,也有的揣上仨俩鸡蛋,每个人拿的不多,但加一块也够吃几天的,收获竟比原本摘榆钱还来的丰厚,宁小春心想怪不得这么多人出来碰瓷呢?
      
      等人都走光了,李姥姥终于想起一直被打断的问题,“你真跟常家大郎打起来了?”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