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酒心累的职业生涯

作者:冰凌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啪!啪!啪!啪!啪!
      琴酒站在组织的靶场中央,左臂平抬,手上一把伯0莱0塔对着靶心,毫不犹豫地打空了弹匣,然后退换弹匣一气呵成。
      先是固定靶,再是移动靶,琴酒在打空了十把弹匣后,低头看旁边电子屏幕上的数据汇总。
      数据非常好,分数最低的也有九点五,琴酒却依旧皱着眉头。
      
      经过这段日子的生活,琴酒发现他的五感、力量、伤口愈合速度都增强了一倍不止。这种变化的好处显而易见,坏处……例如听力太过敏锐等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也意味着他对自己的身体不再了解。对于他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来说,一点失误带来的可能就会是致命的危险。
      正是因为这个,琴酒才会回到这里重新训练自己,训练项目包括但不仅限于枪法、格斗等。枪法可以自己训练,格斗……如果找的陪练与他相差太多,现在的他可能会失手把人打死。不过今天正巧有合适的人选。
      “波本。”
      因为训练的缘故,琴酒难得脱下了那一身标志性的黑风衣,露出里面容易活动的蓝色高领毛衣和工装裤。琴酒抬手把银色长发束成马尾,气定神闲地说:“过来,我们打一场。”
      
      安室透本来是听说最近琴酒大多时间都在训练场,特意跑过来‘偶遇’。他到的时候琴酒已经在练枪了,秉承人设不敢上前打断的安室透选择去找旁边明显是来围观的贝尔摩德搭话。
      “这样的成绩琴酒还不满意?”安室透探着头看贝尔摩德手上拿着的平板上实时更新的电子数据,几乎要被琴酒的分数闪瞎了眼。这个数据也太逆天了,单看枪法的话他也可以达到,但是加上其他的,尤其是格斗……他没有看到过琴酒枪法之外的训练,但只看数据的话,琴酒一个人打他跟赤井秀一两个都不是问题。
      
      然后安室透就听到了来自恶魔的呼唤。
      他抬起头,惊讶地看向琴酒的方向。他是来找人的,但不是来做沙包的啊!
      “我觉得还是……”
      “过来。”琴酒不耐烦地说,“我不会打死你的。”他要是只想发泄的话,组织里有的是人可以用,何必用朗姆手下的。
      
      这种保证一点都不让人安心!
      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安室透转头看向贝尔摩德,眼含期待。
      贝尔摩德回给他一个艳丽的笑容,“放心,我会给你叫医生的。”
      
      行吧!安室透跟在琴酒身后,放下担忧之后浮上来的就是跃跃欲试。比起数据,对练自然是一种更直观的对于武力值的判断。安室透能被安排为卧底就已经可以证明他的优秀,成为卧底后他从众多人中脱颖而出到现在这个地位,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也不为过。这样的人自然是傲气的,但琴酒却无论从哪边算都压他一头。
      如果说安室透对跟他地位相近的赤井秀一是不服气,那对于琴酒,安室透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差多少。今天正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组织的训练场很大,从上空俯瞰,整体呈田字形,左上角是靶场,右上角就是练习格斗的地方。琴酒熟门熟路的找了个房间推门而入。除了安室透,贝尔摩德也跟着进来,胳膊上还挂着琴酒的风衣。
      
      安室透每次目光扫过那件风衣就觉得别扭。贝尔摩德和琴酒有关系这件事在组织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以前还奇怪琴酒怎么会去碰BOSS的情人,但现在看来……安室透默默唾弃这些美国人太不讲究了,卧底就卧底,怎么还一个两个的都朝女人下手!但比起赤井秀一的诱骗,琴酒和贝尔摩德这种大人之间心知肚明的关系还是好的多了。
      再次验证完赤井秀一是个人渣的安室透心中舒爽的开始活动手脚,看着琴酒的目光战意十足。
      
      对于安室透这种态度,琴酒欣赏地勾起了嘴角,并且选择了率先攻击以表达他的赞赏。
      
      安室透被一次次打倒在地的时候,都在想自己做错了什么才招来这顿毒打。但这的确可以算是一场指导战,因为每次安室透倒下的时候,琴酒都没有乘胜追击,趁他病要他命,而是用他特有的冷冽的嗓音说:“站起来,再来。”
      安室透咬着牙起身,觉得刚刚自己正面挨了琴酒一脚的小臂骨头隐隐作痛。他现在也明白为什么琴酒要找他过招了,就连之前他们关于琴酒是不是服用了药物都有了答案。答案必然是肯定的,不然琴酒不会控制不住力道,揍他的时候时轻时重。
      
      等琴酒叫停的时候,安室透奄奄一息地坐在地上,脸上身上都是汗水。他感觉自己身体已经被掏空,没有趴下已经是他最后的倔强了。他发誓,等他缓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假。按照今天的运动强度,他估计明天别说上班,可能连床都起不来。
      当然,要是硬起也不是不行,但为什么要那么折磨自己呢?明天又没有什么大事,少去一天咖啡厅而已。要是去了,让赤井秀一撞见了,那就丢大人了。
      
      “别装死。”琴酒看在打得还挺痛快的份儿上没有把累瘫了的安室透扔在这儿,而是尽职尽责的把人拎进了格斗室配备的洗浴间。
      
      安室透惊呆了。
      他看着琴酒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地脱掉上衣,赤0裸的上身因为布满汗水的缘故,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安室透看着琴酒的八块腹肌感受到了深深的嫉妒,可能是因为人种不同,他的肌肉远没有琴酒的看起来这么……雄壮威武,荷尔蒙爆棚,而且他的腹肌只有六块……
      
      安室透默默地看着琴酒进了淋浴间,然后发现自己没有换洗衣物。
      安室透:……
      
      正当他疑惑琴酒的换洗衣物怎么办的时候,洗浴间的木门被敲响了。安室透用酸疼的腿把身体挪过去打开门。门外的贝尔摩德塞给他两个装着干净衣服的袋子。
      安室透:???
      贝尔摩德有琴酒的衣服不奇怪,但哪儿来的他的衣服?
      安室透的脸色乍红乍白,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去思考这种无伤大雅的问题了。
      
      安室透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琴酒早就已经离开了。
      挨了一顿打,想打听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张嘴的安室透:……
      自从知道琴酒是卧底以来,他无语兼无奈的时候就格外多。
      
      不知因为什么没有跟着琴酒离开反而留在屋内的贝尔摩德轻轻一笑。
      “贝尔摩德,”安室透真的超级累,累到没精力兜圈子了,“你留下是有什么事?”他跟贝尔摩德关系还不错,说话直接点也没关系。
      贝尔摩德显然也看出他此刻精力不济,简短地说:“三天后是琴酒的最后一次例行检查。”
      
      恩。
      嗯?!
      安室透眸光一凛,分散的神智立刻回笼,他故作不解地问:“琴酒做什么检查?”
      
      贝尔摩德轻挑眉梢,泛着水色的蓝眸清扫过他的面容,轻笑道:“你真的不知道?”
      安室透泰然自若地反问:“知道什么?”
      贝尔摩德把额头的碎发捋到耳后,语气中多了几分慵懒,“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琴酒怎么会找你陪练。”
      安室透心中狐疑,“是琴酒让你转告我的?他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
      贝尔摩德轻轻巧巧地说:“那你去问他好了。”
      
      安室透沉默了一会儿,像没有与贝尔摩德交谈过一样准备离开,只是在与贝尔摩德擦身而过时略一停顿,轻声问:“贝尔摩德,你站在哪边?”
      贝尔摩德偏头瞥了他一眼,真心实意地回答:“我站在琴酒这边。”
      安室透没再停留,径自离开。贝尔摩德看着他的背影,蓝眸中浮出满意的笑意。
      
      已经回到自己家的琴酒,看完手机上贝尔摩德发来的短讯,把手机扔回桌面上。关于APTX4869的资料,他已经请示过BOSS了。
      琴酒靠在沙发背上,从兜里拿出烟盒和火柴,手腕一抖把烟叼在嘴里,划开火柴点火,点完火后把火柴扔进面前茶几上摆着的烟灰缸里。琴酒边吞云吐雾边回想着与BOSS的对话。
      
      “想要APTX4869的资料吗?”BOSS面容苍老,但精神矍铄。他双目微眯,右手食指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那你就帮他们一把吧。”
      琴酒疑惑地看着他,“BOSS?”
      BOSS笑了,他知道正是因为琴酒知道他看重这些实验,所以才会用这种事来叨扰他,可是现在……
      “没必要了。”BOSS轻描淡写地说,“APTX4869的资料可以给他们,然后把剩下的实验数据都毁了吧,反正也只是些失败品。”
      琴酒眉头微皱,思考着说:“也许雪莉可以让实验成功,现在已经有成功的试验品了。”
      BOSS意兴阑珊地说:“无论是返老还童还是青春永驻容颜不老,该活多久还是活多久……嗤!”
      琴酒倒是有不同的意见。他说:“如果没有青春,活不到老就死了。”
      “也对。”BOSS温和地看着琴酒,“随便你处理吧!”他说,“以后这些事都不用再请示我了,琴酒,都由你自己来决定。”
      
      琴酒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雾,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捻灭,眼中闪烁着精光。
      这是Boss的心血,他不会交给外人。
      
      今天和波本打完后,他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的确有所提高,但还没有达到他的标准。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能出个危险性高的任务,实战技巧就应该在实战中磨炼,但是时机不允许。
      
      啧!
      琴酒烦躁又点了一根烟。只是这次他没有把烟放进嘴里,而是把烟放在烟灰缸的凹陷处,静静地看着白雾升腾。
      琴酒放松肌肉,窝进沙发里,看着烟灰缸架着的烟头处明明灭灭的星火,眼神放空,思索计划是否还有遗漏。
      贝尔摩德已经把最重要的一环告诉了波本,现在就看波本能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波本接下来的行动将决定他在琴酒的计划里处于什么位置。
      
      就在琴酒准备早些休息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屏幕骤然亮起。琴酒看着荧幕上显示的来电人称,眉目之间难得放松。
      “中也君。”
      
      “琴酒,怎么突然送酒庄给我?这么大手笔。”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低沉,语调却张扬肆意,一听便知道两人私交不错。
      琴酒慵懒地说:“中也君已经收到了吗?”
      “收到啦!”中原中也爱不释手地看着刚刚拆开的快递里放着的赠送协议,话里带上几分亲昵的埋怨,“这种东西你居然用快递寄过来!”
      琴酒嘴角上扬,“这样更安全。”中原中也是他难得的,或者说唯一的朋友也不为过。既然是卧底,等回去的时候这些黑色资产肯定是不能留在手里的,趁现在送人是个好选择。
      中原中也直率地问:“突然送这么重的礼,有什么事吗?”
      琴酒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回复道:“贿赂你。”
      “贿赂我干嘛?”中原中也疑惑地问。身为港口Mafia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知道港口Mafia和黑衣组织的关系既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也可以说是唇齿相依。
      港口Mafia是依靠横滨港口对外进行贸易的国际化黑手党,而黑衣组织则是掌控着日本本土的黑色势力。双方是天然的盟友,偶尔会进行一些情报交换。琴酒和中原中也就是这么认识的。
      两个人都是组织的二把手,组织之间基本上没有大的利益冲突,兴趣爱好也有重叠的地方。久而久之,两人便私交甚好。
      
      即使如此,琴酒也不会对无关的人吐露计划,只是说:“先攒着,也许以后有事找你帮忙。”
      中原中也对朋友一向大方,他听到琴酒的话只是略一停顿就回应道:“行,能帮我一定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只有一个小伙伴猜对了!
    为什么大家都猜是给水产家族的?家教里有谁是爱喝酒的吗【好奇】
    毕竟是酒庄嘛,我还以为提示很明显呢!
    目前的更新频率是更三休一,更新时间统一是晚上,如果中午显示更新可能是我在捉虫
    感谢在2020-02-22 19:30:00~2020-02-24 18:1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戴草帽的蜘蛛 5瓶;提灯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复联]斯塔克家祖传的……
    盾铁,复联3后,盾铁双重生



    [盾铁]Supernatural超自然力量
    盾铁,ABO,B站同名视频授权文



    [复联]从不知道我自己口才这么好
    动画中的复仇者穿越电影,盾铁,HE



    [复联]该怎么取得XXX的原谅(论坛体)
    内战后,论坛体,盾铁



    [HP]理还乱
    HP/GS、DH 剪不断的续篇



    [HP]剪不断
    HP/GS 理还乱前传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