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道法

      
      半个小时后,顶着薛定山呆滞又复杂的目光,玄鱼将洋洋洒洒写满了两页的纸塞到他手中。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出去玩儿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她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如果不是外公突然袭击,这个时候的自己早就跟小伙伴们一道进山了。
      
      没来得及打招呼,估计他们现在都已经等急了。
      
      和玄鱼猜的差不多,她这边一出门,接着就看到了不远处鬼鬼祟祟躲在角落里偷窥的几个小萝卜头。
      
      慑于薛定山的凶名,没谁敢真的去敲庭院的大门,他们相互推搡着,一脸的纠结。
      
      好在没等多久,玄鱼就自己走出来了。
      
      一群小孩见状,当即松了口气,在得知玄鱼今天是被关在家里读书才没有准时赴约后,几个有相同经历的再看向她时,眼中充满了同情。
      
      还以为瓷娃娃这么好看,在家一定是被小心呵护的存在。
      
      没想到其实大家都一样嘛。
      
      本就对薛定山充满了畏惧的小孩听到这话,心中的阴影更是加深了几分。很快,抛却那点小烦恼,一群小孩儿叽叽喳喳的簇拥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小人儿往山上走。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玄鱼在,蛇虫野兽横行的深山老林就特别安全。
      
      好奇心重还特别喜欢探险,久而久之,他们都喜欢跟玄鱼一起玩儿。
      
      中午放学回来,堪堪赶上聚会的刘洋:“……”
      
      被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他们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猛地拐了个弯,刘洋的脚有点不听使唤:“你们等等我啊!”
      
      书房里——
      
      捏着手中的两页纸,逐个看去,片刻后,薛定山的脸皮莫名的抖了抖。
      
      一个字都没错。
      
      这是多么恐怖的记忆力啊!
      
      心下骇然,薛定山好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再仔细观察上面的字体,虽然看起来和别的初学者一般无二,但不知道为什么,视线停留时间久了之后,薛定山只觉得似乎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攥住了自己的心脏,连同他的眼前也一阵阵发黑。
      
      一眨眼,这些又仿佛只是自己的错觉。
      
      心随意动,字随手成。
      
      尽管已经竭力克制,但玄鱼字里行间还是不可避免带上了一丝丝规则的气息,金仙以下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如果强行参悟,怕是会有陷入疯魔的危险。
      
      境界不够,薛定山的大脑自动进行对其进行屏蔽,很快将这不到一个呼吸的感觉抛到脑后,坐在椅子上,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薛定山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外孙女竟然会是个天才。
      
      明明幺女的天赋那么差,难道说,那个总共没说过几句话的女婿,家里的基因特别好?
      
      说不清是欣喜多还是忧虑多,薛定山心中的某个角落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丝期许。
      
      玄鱼的存在让年过六旬的老者重新燃起了希望,或许,当年的旧怨可以做个了结了。
      
      只要好好培养,自己的外孙女未必不能后发先制,将那些十几年前就成名的天才们踩到脚下!
      
      完全没想到自己今天小露这么一手会让外公生出这么大的野心,隐约感觉到了有人在背后念叨自己,正在深山老林里玩探宝游戏的玄鱼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将这两页纸张放下,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彻底冷静下来的薛定山心中隐隐有些后悔。
      
      这样好的天赋,每浪费一天都是在犯罪!
      
      然而可惜的是,他已经答应过玄鱼了,现在就是想反口也晚了。想到这里,老者眼中满是扼腕。
      
      之后的半个月里,玄鱼总觉得外公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里面既有谴责,又有恨铁不成钢,以及……恨不能以身相代的迫切。
      
      话说,他最近的感情是不是过于丰富了?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天下午,见玄鱼午睡醒来后拖着自制的钓鱼竿,还有一盒蚯蚓就要往外面走,实在是没忍住,薛定山开了口。
      
      目光穿过书房的窗户,正在洗碗的刘淑芬能够清楚的看到老者咬紧的牙关。
      
      推开庭院大门,玄鱼头也不回:“不痛,我没有那东西。”
      
      跟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几十万年的上古神讲良心,就算她好意思承认,也没人敢信呐。
      
      彻底没心情看书了,薛定山差点拍案而起。
      
      不气不气,明天这小丫头的假期就结束了,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半个月里,她压根就没进过书房一步,更别提背什么《道德经》了!
      
      薛定山就不信了,她这回还能顺利过关。
      
      不过短短半天时间而已,自己还等得起。
      
      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大人还有这样一个通病,等玄鱼趁着钓鱼的空当和小伙伴闲聊,通过小伙伴的提醒,她才渐渐明白自己外公险恶的用心。
      
      “你可一定不能输。”尽管不知道《道德经》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小伙伴传授经验:“大人就是这样阴险,但凡你错一点,后面肯定是变本加厉的压榨。”
      
      “咦?是这样吗?”玄鱼若有所思。
      
      “你外公现在就是想找个机会,让你听他的话好好学习。”面前的小人儿才三岁,她外公也太严厉了吧?
      
      眼中隐隐有些担忧,一旁的刘洋也忍不住开了口:“五千字的古文,你真能背下来?你不会以后都没时间出来跟我们玩儿了吧?”
      
      “放心,我不会给我外公这个机会的。”感觉似乎是有鱼上钩了,玄鱼眯眼微笑。
      
      “那就好,那就好。”一众小孩欢呼。
      
      *
      
      第二天一早,玄鱼被薛定山叫起来的时候,她轻易的捕捉到了自己外公眼中一闪而过的轻松。
      
      原来,那刘洋他们说的是真的啊……
      
      还以为外公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结果,唉……
      
      小丫头这回可算是落在自己手上了!
      
      这个时候,薛定山已经想好待会儿没收她那副自制的小鱼竿时,该用怎样的语气才不会把她惹哭了。
      
      四目相对,两人各怀心思。
      
      最终,还是作为长辈的薛定山沉不住气,先开了口:“你应该清楚,还有三个小时,你的假期就要结束了。”
      
      玄鱼点了点头。
      
      “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薛定山语重心长的说:“希望这件事之后,你能长点教训吧,天赋再好,如果不努力,最终也还是一事无成……”
      
      道理她都懂,毕竟曾经也是拼命挣扎过的人。
      
      但是……
      
      “外公,我还没输呢。”玄鱼觉得是时候让他更深刻的了解一下自己了。
      
      都这个时候了,小丫头不会还以为自己能翻身吧?
      
      薛定山本能的否认着,但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在接触到玄鱼淡定的神情时,他的心顿时咯噔猛跳了一下。
      
      原本慈爱的笑容,也逐渐变得僵硬。
      
      不会的,不会的,世界上没有这么妖孽的人!
      
      没有再开口解释,玄鱼踮着脚,将书架上摆放的《道德经》拿下来。翻开第一页,刚开始的时候,玄鱼每记住一页需要差不多十秒钟的时间,越往后,她用的时间就越少。
      
      从十秒,降到八秒,从八秒,最后又降到六秒、四秒……
      
      整个书房,最后只剩下哗啦啦的翻书的声音。
      
      “咕咚”,薛定山吞了口口水,冷不丁的,他心中蓦然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你在、做什么?”眼见自己看的速度已然是跟不上玄鱼翻页的速度了,老者的声音渐渐变得干涩。
      
      一心二用毫无压力,玄鱼一边飞快的记下书中的内容,一边抽空回答自己外公的问题:“别着急,最多两分钟,马上就好。”
      
      薛定山:“???”
      
      不、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她这是来真的???
      
      单手扶着桌子,隐隐猜到了什么的薛定山只觉得大脑一阵晕眩,他现在看到的这一幕,可比半个月前的遭遇刺激多了。
      
      与其让外公一点点猜,不如干脆告诉他好了。
      
      省得麻烦。
      
      “啪”的一声,玄鱼将手中的古书合上,薛定山的眼皮也随之跟着一抖:“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她真的,全部背下来了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薛定山无论无可都不会相信自己外孙女的记忆力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快速浏览的能力加上实打实的过目不忘,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缓缓抿了一口杯中的果茶,玄鱼抬头:“我背完了,记得给我的假期续上。”
      
      薛定山有预感,自己的这个书房,怕是只有每次考核的时候猜能用的上了。
      
      “光会背没用,你还要理解其中的深意。”实在是有点不甘心,他试图再挣扎挣扎。
      
      玄鱼闻言眨了眨眼,并不打算再刺激他了。
      
      对比这次五分钟不到就结束的考试,外孙女连续一个半月的疯玩儿更是让薛定山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
      
      一开始他只觉得煎熬和惋惜,渐渐的,薛定山开始学着认命了。
      
      不认不行啊,总不能把人抓回来关屋子里吧!
      
      生平第一次,薛定山对一个小孩又爱又恨,一颗心复杂到都扭成麻花了。现在他满心的希望只能寄托于等玄鱼长大,或许她就会改变态度,变得热爱学习了。
      
      虽然,这种可能性无线趋近于零……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假期这种东西永远不够用。
      
      尽管这次薛定山没有来催促的意思,但玄鱼觉得还是把作业提前准备好再说,毕竟外公一把年纪了,天天生气对身体不好。
      
      难得良心发现,趁着夜深人静,玄鱼摊开一张白纸,然后写上了太上老君的名字。
      
      其实塑像和画像的效果比较好,可惜薛定山并没有在家中供奉,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个简单点的办法。
      
      像他们这个级别的都可以相互感应,加上道德天尊前些日子传过一次消息,说明了玄鱼的到来,随时关注着这件事的老君几乎是在玄鱼落笔的瞬间就显露出了身形。
      
      由于准备的油墨纸张太普通,老君此刻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脆弱的仿佛一根手指就能戳破。
      
      没好意思耽误对方的时间,玄鱼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第十八道化身老子,他在写《道德经》的时候心中想的是什么,你方便告诉我么?”
      
      太上老君:“……”
      
      就这?就这?
      
      还以为一戟捅爆了一个大世界的存在找自己来是要问什么深奥的问题呢!
      
      将提前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腹稿咽回肚子里面,好一会儿,太上老君重新伸开一张宣纸,沾了桌案上的松烟墨,手腕一抖,接着两个遒劲有力、意境磅礴的两个大字跃然纸上。
      
      道!
      
      法!
      
      以为是玄鱼参悟要用的,虽然心中奇怪,这部道书对她这样的存在早就应该没有用处了才对,但太上老君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将其中的二字真解写了出来。
      
      因为耗尽了周身的仙力,太上老君落到下界的投影刹那间就消散了。
      
      打死老君也想不到,玄鱼今天叫他来是为了要标准答案的。
      
      “多谢。”
      
      “道友言重了。”
      
      三十三重天上,兜率宫里,重新睁开眼睛,太上老君不由得感叹,不愧是几位圣人都忌惮的存在,那一抹沉睡的神魂不经意间逸散出的神力简直叫人不寒而栗。
      
      完全不知道老君心中所想,天亮之后,玄鱼就把已经干透了的墨宝送到了薛定山的手上。
      
      唯有仙人才能见到的金光一闪而过,淡淡的墨香在鼻尖缭绕。端详片刻,薛定山眉头一点点隆起,看起来不是十分满意的样子:“你这是取巧了。”
      
      “啊?”怀揣十成把握的玄鱼有一瞬间的卡壳。
      
      “不是字数越少就越有深度,你糊弄不了我。”薛定山将这张宣纸放到桌子上,“还有就是,这手字虽然刚劲有余,但优美不足,你要是对书法感兴趣的话,你来书房,我随时教你。”
      
      说白了,这字写的不行。
      
      玄鱼默了默:“我觉得挺好的。”
      
      薛定山摇头:“你的要求太低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君:笑容渐渐凝固.jpg
    薛定山:我觉得,你不行。
    老君:别以为玄鱼是你外孙女我就不敢打死你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