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奢侈

      
      一开始定坤盘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现在它却觉得自己准备的还是太少。
      
      定坤盘已经无限制的将玄鱼的高度拔高了,只是……见识限制了它的想象力,它以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不过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持的法器。
      
      然而,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反正普通的仙家法器肯定不长这样,说不定面前这位在仙家法器里都属于精品那类!
      
      完全没往混沌那个级别想,对比人对法器的感知,法器和法器之间的感知自然更为灵敏,那种从器魂深处传来的压迫感,差点让定坤盘崩溃。
      
      这样的大佬需要自己教???
      
      就跟Top2高校的校长去问小学生数学题,这不寒碜人么?
      
      可惜,答应的话已经撂出去了,它就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玄鱼随随便便就掏出一个这样级别的宝贝,怕是给薛定山换个更好的罗盘也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自己的小身板,定坤盘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既要完美的把面前的这方小戟教会,又要在对方手中成功保命,它活了三千年都没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过!
      
      见面前的小戟似乎是在打量自己,顾不得其他,定坤盘赶忙战战兢兢的打了个招呼:“你、你好……”
      
      ‘你好。’小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
      
      大佬竟然还挺懂礼貌!
      
      完全不知道对方捅死过无数上古神魔,见他竟然回应了自己,定坤盘差点没感动的哭出声来。
      
      误会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稍稍放下心来,定坤盘道:“从今往后,我会教你一些基本常识和人类的交流方式,直到你学会为止,请你做好准备。”
      
      ‘多谢。’见一旁熟睡的主人似乎是没有跟这个世界开战的打算,戮神戟也跟着表现的彬彬有礼,全然不见当初凶戾残暴的模样。
      
      很久很久之后,初窥端倪的定坤盘好悬没当场昏过去。
      
      第一天的教授十分顺利,因为两个都不是人类,也不需要睡觉休息,所以效率还是很高的。
      
      头一次,被人称为玄门最强法器的定坤盘尝道了嫉妒是什么滋味。
      
      这种学习速度是真实存在的吗?
      
      短短一个夜晚,定坤盘学了一年半的知识就被挖走了十分之一,照这个速度下去,最多两周,它就没什么东西可教的了。
      
      难道说,之前那些所有者说自己是天生的天才,都是哄盘的?
      
      如果它这样的都算是天才了,那面前的这位算什么?
      
      经过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等玄鱼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发现不远处的罗盘变得异常的萎靡。
      
      难道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眉头微皱,玄鱼不解的问自己的同伴:“你欺负它了?”
      
      ‘没有。’戮神戟大感冤枉,‘我什么都没做,它就成这样了。我要是真动手,它现在骨灰都剩不下。’
      
      定坤盘噎住:“其实……我也没你们说的这么差……”
      
      一人一戟下意识的转头看过来。
      
      小东西自尊心还挺强。
      
      “……嘤。”秒懂他们的意思,定坤盘瞬间泪奔。
      
      这一夜,定坤盘倒也不是全无收获,毕竟像戮神戟这样在天地初开之时就诞生的混沌级别的宝物,就算稍微指点上那么两句,都足够让它受益匪浅了。
      
      痛苦并快乐着,出于客套,定坤盘随口道:“神戟大人很厉害,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不需要我了。如果以后您还有这方面的需要,可以随时招呼我。”
      
      “好啊。”似乎是没想到它会这么说,玄鱼愣了一下,接着就愉悦的笑了起来:“我本来是打算让戮神戟学会之后再去教他们的,既然你开口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这罗盘本事不大,人倒是挺上道。
      
      它是开玩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戮神戟?
      
      这个名字一听就很凶残好吗?!
      
      万万没想到她手中还有这样级别的神器,而且听语气数量恐怕还不少,心中疯狂的尖叫,定坤盘语气都变得僵硬了起来:“那个……我能打听一下,总共有几位么?”
      
      想了想混沌珠里零零散散分布的各类宝物,好一会儿,玄鱼摇头:“我也不清楚,具体多少我没仔细数过。”
      
      卧!槽!
      
      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定坤盘开始疯狂颤动。
      
      “你放心好了。”玄鱼安慰道:“戮神戟是所有神兵之中最厉害的那个,剩下的都是实力比他差的,不足一提。”
      
      定坤盘小心翼翼:“真的么?”
      
      “当然。”玄鱼十分肯定。
      
      不过除却神兵,还有辅助类、功德类、储物类等等不同类别的宝物,毕竟是集一方大世界的资源于一身,和戮神戟齐名的混沌至宝玄鱼也有好几件。
      
      与戮神戟这种专门为战斗而生的宝物不同,其他像是混沌青莲这些,脾气都相当的温和,就算定坤盘惹到他们了,他们也不一定会生气。
      
      并不觉得这是多么重要的事,玄鱼也就没提。
      
      等定坤盘醒悟过来以后已经太晚了,那时它已经被各类混沌至宝团团包围了。
      
      经此一事,定坤盘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大佬说的话一定一定不能信,她口中一粒灰尘落下来,指不定就能把像它这样的菜鸡给砸死。
      
      向玄鱼辞别,定坤盘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薛定山所在的房间。
      
      看着床上一无所觉的老者,定坤盘心下感慨。
      
      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啊。
      
      时至今日,玄门逐渐凋零,这一任的所有者借连助神仙留于下界的力量都及其困难,更别提直接与神仙对话沟通了,就这样他还能算是百年不遇的天才外加玄门泰斗级的人物,可想而知其他人得有多弱。
      
      已经彻底认定玄鱼是天上哪个神仙转世的定坤盘,定坤盘突然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沧桑感。
      
      发现了大秘密却不能跟别人分享。
      
      真烦。
      
      之后的一段时间,察觉到了定坤盘态度的变化,薛定山可以说是一头雾水。
      
      然而无论他怎么问,定坤盘都坚决不发一言,只是用特别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久而久之,薛定山也就放弃了。
      
      *
      
      春去秋来,转眼玄鱼就三岁了。
      
      离薛定山之前说过的两岁开蒙已经过去了一年,期间薛定山不是没有坚持过,但都被玄鱼顺利的滑过去了。
      
      软的硬的薛定山都来了一遍,以往对幺女无往不利的招数,落在外孙女身上还没放个屁有用。
      
      有的时候吼声之大,连老者自己都觉得过分了,面前的小人儿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外公你累不累,要不先喝口茶再说吧?”轻而软的小奶音加上温热适宜的大红袍,瞬间就把薛定山身上的火气给浇灭了。
      
      不明真相的刘淑芬听着屋子里传来的阵阵呵斥,还以为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姑娘受欺负了,第二天她看自己恩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么柔顺又懂事的孩子都舍得骂,他难道是铁石心肠吗?
      
      “淑芬你别生气了,外公只是吓唬吓唬我而已,他不会真动手的。”
      
      “噗……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刘姨!”
      
      ……没有血缘关系还叫姨,她怕叫完之后面前的人的寿命瞬间就清零了。
      
      为了一个称呼,不值当啊不值当。
      
      远远站着,看着雪团子一样的小人儿,好一会儿,薛定山才转身回到了屋内,算了,再等等吧。
      
      谁知道这一等,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被糖衣炮弹腐蚀了脑子之后,在玄鱼三岁生日的第二天,薛定山痛下决心,这次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这丫头的糊弄过去了。
      
      上山采野果,下河捞鱼,再不管管,她马上就要跟着刘洋玩儿疯了!
      
      这么想着,薛定山一把推开了面前的房门。
      
      三年时间,原本简陋的客房如今已经大变了模样,最安全的环保材料加上昂贵的大理石地砖,刘淑芬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滞了。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本能提醒她,光是这两样都不是自己能够消费的起的。
      
      更别提后面陆陆续续添置的全套黄花梨木家具还有看着就古韵十足的各类摆件,以及桌子上放着的茶壶茶杯,刘淑芬拿起来观察过,上面隐约可辨的几个繁体字立刻闪瞎了她的眼——
      
      “大清康熙年制。”
      
      尽管不知道真假,但是从那以后,她就没敢再在玄鱼的房间里喝过一口水。
      
      出于好心,刘淑芬隐晦的提醒过,眼前的这些可能都是古董,但无奈碰上的是玄鱼这个不识货的,她压根不知道古董是个什么东西。
      
      只是单纯的听刘淑芬说,古董就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物件,十分罕见。
      
      然而在活了将近百万年的玄鱼眼中,几百年上千年的东西再罕见能罕见倒哪儿去?
      
      就算已经非常设身处地的想象了,她还是体会不到其中的珍贵。
      
      见房间里连个能放杂物的盒子都没有,玄鱼毫无心里负担的把角落里那个半人高的缠枝大缸拖出来放卫生纸了。
      
      薛定山来了看了也没吱声,只是过段时间叫人不知道从哪儿又弄了两只过来,同样放进了玄鱼的房间里。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刘淑芬被刺激的心脏都停跳了。
      
      原来,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啊……
      
      就算是做梦,这也属于她梦不到的画面!
      
      彼时,薛定山进来的时候,玄鱼还在呼呼大睡。
      
      隐约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妙,挣扎了好一会儿,她艰难的翻了个身。
      
      眼见都这样了,面前的小人儿连眼睛都没舍得睁开,薛定山面色铁青:“现在、马上,给我起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定山:古董算什么,只要外孙女喜欢,我给她弄一车都不成问题!
    玄鱼:才几百年上千年,这玩意儿也能称得上珍贵?
    刘·唯一的普通人·淑芬:????????
    虽然我穷,我没有古董,但我特能吹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