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震惊

      
      八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虽然期间刘淑芬经常会占她的便宜,但说到底也没有太过分,玄鱼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盛夏时节,太阳落山之后,刘淑芬从屋子里拿了一块凉席铺在门口一人抱粗的榕树下。
      
      知道玄鱼到了学说话学走路的时候了,见她动作,就连一直在躺椅上看书的薛定山都偷偷把注意力放到了凉席上。
      
      这八个月里,刘淑芬可以说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的在喂养玄鱼,如果不是怕奶粉辅食喂太多再撑出病来,她恨不得把全天下的营养都抓起来塞到玄鱼的嘴里。
      
      然而无奈的是,玄鱼的身体实在是太不给力,无论怎么吃都不会长肉,这让刘淑芬挫败不已。
      
      同样心有疑虑的薛丁尚更是等玄鱼睡着之后,偷摸去给她诊脉。
      
      虽然老者的动作很隐蔽,但每次都瞒不过玄鱼的眼睛。
      
      除了天生身体比较虚弱,其他倒也没什么大毛病,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放弃。
      
      按理说,八个多月大的孩子肉嘟嘟的是最好看的,但是到了玄鱼这里,似乎就不那么适用了。
      
      她无论什么样子,都漂亮的扎眼。
      
      真不知道父母得长成什么样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薛老先生的五官看着也不是特别出彩啊……
      
      轻车熟路的将玄鱼从屋子里抱出来,不得不说,怀中的小婴儿是刘淑芬带过最好带的孩子,尤其是有了自己儿子作为参考,刘淑芬才更加觉得惊奇。
      
      虽然有的时候看起来不像个婴儿,但她观察周围一切时的新奇,却不似伪作。
      
      “来小映鱼,到刘姨这里来。”
      
      等刘淑芬的儿子刘洋放学回来,看到的就是自己母亲一脸慈爱在呼唤小女婴的场景,顿时,八岁的小男孩就体会到了他这个年纪不该体会的滋味——
      
      扎心。
      
      尤其是在小女婴明显兴致不高的情况下,他妈依旧乐此不疲,表情甚至都变得越发的温柔了。
      
      好的,是他体会不到的快乐。
      
      想到这大半年里妈妈提起玄鱼的次数与日俱增,时间也逐渐增加,最过分的是,如果自己跟爸爸不捧场的话,他妈还会不高兴!
      
      在心中沧桑的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刘洋也没办法讨厌面前的这个小女婴。
      
      谁叫她长得真的太好看了。
      
      “小映鱼,叫哥哥。”八岁的小男孩已经有属于自己的审美观了,把书包一脱,鞋子一丢,刘洋也坐在了凉席上。
      
      一般时候,薛定山只会无视,并不会管他,但是今天仿佛提醒一般,薛定山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目光也轻轻在他身上划过。
      
      “先学叫外公。”
      
      刘洋一僵,顿时就萎了。
      
      刘淑芬捂嘴偷笑,好一会儿,她试图拿玩具来吸引玄鱼的注意:“这里这里,到刘姨这里。”
      
      刘洋不甘示弱,“她应该会更喜欢我手里的小面包。”
      
      沉默了一瞬,薛定山把手中的书翻的哗啦啦作响。
      
      看着表情或热切或期待的三人,玄鱼嘴角一抽,接着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缓缓站了起来。
      
      向前走了两步,见效果已经达到了,她又懒洋洋的坐下,继续漫无目的的掰脚趾头玩。
      
      围观的三人:“……”
      
      “妈,她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的。”刘洋猛地回头。
      
      刘淑芬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
      
      随后,她看向不远处看似淡定的老者:“您偷偷教她了?”
      
      “……”薛定山沉默:“没有。”
      
      “这可能就是天赋问题吧……”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可是,好没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玄鱼再怎么样也应该演一段的,但是,她不会!
      
      上辈子一直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风格,玄鱼本质上来说是个脾气暴躁又耿直的人,这辈子因为害怕伤害到这颗小破球,已经收敛了很多,但她依旧不擅长迂回和演戏。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玄鱼从不勉强自己。
      
      又过了一个月,见时间差不多了,趁着薛定山在书房即兴挥毫,陶冶情操的时候,一旁正在地上盘腿坐着吃水果的玄鱼冷不丁的喊了一声:“外公。”
      
      女婴的声音又轻又软,跟小时候街角卖的饴糖似的。
      
      薛定山手一抖,原本就差最后一笔就完成的字帖顿时毁于一旦。
      
      似乎是察觉到了玄鱼的坏心眼,强压下不断上扬的嘴角,薛定山艰难的板着一张脸:“再这样,我就把你丢到山里喂狼了。”
      
      他这样对别人还行,对玄鱼却一点用都没有。
      
      别说是假生气了,就算是真生气,玄鱼也不可能升起畏惧之心。
      
      “外公。”无辜的回望,她又叫了一声。
      
      绕过桌案走过来,一把将她抱起,四目相对,好一会儿,薛定山清了清嗓子,看似冷静道:“再叫一声。”
      
      “外公。”
      
      “再叫。”
      
      “外公!”
      
      看着抱着孩子整整绕了村子一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小孩会说话一样的老者,再看周围敢怒不敢言的村民,刘淑芬和刘大壮差点没笑出声来。
      
      最后还是刘淑芬反应快,夸奖的话不要钱的往外撒。
      
      眼见薛定山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柔和,其他摸到诀窍的村民也有样学样,一时间,整个气氛分外的和谐。
      
      “既然你会走路也会识字了,那么从明天开始,就跟着我打基础吧。”回到家里,薛定山彻底冷静了下来。
      
      “……”安静了一瞬,玄鱼佯装听不懂:“外公?”
      
      薛定山回望她,玄鱼一脸淡定。
      
      最终,还是老的那个最先败下阵来:“最迟到两岁,不能再往后延长了。”
      
      ……他这真是生怕脚下的地球存在的时间太长,一定要增加点危险性不可。
      
      两年时间完全不够自己将身体彻底掌控,到时候真的不会出什么意外么?
      
      玄鱼的表情有点忧愁,说实话,她已经能够想象到自己一个没控制好,然后被几位圣人联手联手围攻的场景了。
      
      好麻烦。
      
      算了,等两岁的时候再说吧。
      
      玄鱼不是那种会为了未发生的事担忧的人,转眼间,她就把这件事给忘的差不多了。
      
      一岁半的时候,手脚逐渐变得灵活起来的玄鱼已经能够自己偷摸跑出去玩儿了。
      
      薛定山想了好几天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五感超乎常人的自己会连一个奶娃娃也看不住。
      
      完全不管他是怎么想,反正玄鱼是挺开心。
      
      一开始的时候,村子里的村民因为畏惧薛定山的缘故,都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去招惹玄鱼,生怕把这个瓷娃娃一样的小人儿给碰坏了。
      
      前车之鉴摆在那里,由不得他们不谨慎。
      
      但小孩子嘛,家长越是不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偏要做什么。
      
      组团围观漂亮的小妹妹,结果被小妹妹当场抓了包,没几天的功夫,玄鱼就跟他们混熟了,并且……被成功的保护了起来。
      
      虽然结果好像有一点点不对,但过程还是十分和谐的。
      
      新年刚过,隆冬正浓。
      
      村头的小河沟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看着在上面撒欢玩儿的正痛快的一群小孩,再看冰面下面蠢蠢欲动的水鬼,玄鱼犹豫了一下,然后好心提醒:“你们小心一点。”
      
      “放心吧,没事的。”众人不以为意。
      
      将准备好的牵引绳套在几只狗身上,满意的看着面前简易的雪橇,刘洋转头道:“我好不容易从把我们家果园里的狗偷偷牵了出来,快上来试试。”
      
      玄鱼很干脆的坐了上去。
      
      “你得先这样,再这样,狗才会听话往前跑……”个中老手刘洋在旁边苦口婆心的传授经验。
      
      玄鱼摇头:“不用那么麻烦。”
      
      稍稍低头,察觉到她的视线之后,几只原本还在闹脾气的大黄狗顿时一个激灵。
      
      看着满河面乱跑,就差没原地起飞的狗子,惊讶的刘洋嘴巴不由得张开呈“O”字型。
      
      这感觉虽然比不上在天上飞,但也别有一番趣味了。
      
      玄鱼半眯着眼睛,任由狂风把她的头发吹乱。
      
      等薛定山火急火燎的找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外孙女被冻的小脸通红的模样,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他怒视着刘洋。
      
      都是这小孩带坏了她!
      
      如果刘洋能够听到老者的心声,一定大呼冤枉。
      
      明明他才是那个小跟班好吗!要带坏也是玄鱼带坏他!
      
      犹豫了一下,没去打扰正在兴头上的外孙女,湖面下藏着的水鬼就这样成了薛定山撒气的目标。
      
      等玄鱼玩痛快以后,周围一只水鬼都找不见了。
      
      “跟我回家。”硬邦邦的丢下这句话,薛定山率先转身,但是下一秒,他的衣摆就被一只小手给拽住了。
      
      人类的体力实在是不太好。
      
      打了个呵欠,玄鱼睡眼朦胧:“抱。”
      
      薛定山:“……”
      
      看着抱着小孩气势汹汹往回走的老者,再回想起对方警告性的目光,刘洋畏惧的缩了缩肩膀。
      
      强制性的灌了一碗姜汤,把小丫头丢回房间盖好被子,薛定山就出去了。
      
      就在玄鱼即将睡着时候,许久没冒头的定坤盘出现了。
      
      现在的定坤盘不敢说是专业的,但它觉得,自己考个研究生应该问题不大。
      
      “大人,我已经准备好了。”
      
      都忘了,自己之前麻烦过它,要它帮忙教几个学生呢。
      
      没有听出定坤盘满满的自信与得意,玄鱼闭着眼睛,随手往一捞,接着将一柄玩具似的小戟丢了出去:“就他了……你看着办吧……”
      
      含混的声音渐渐消失,出于谨慎的原则,定坤盘小心翼翼的接过。
      
      下一秒,感受着混沌至宝戮神戟上面传来的神之煞气,原本还气定神闲的定坤盘差点当场裂开。
      
      卧!槽!
      
      对三带王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事前——
    定坤盘:教一个没开智的武器说话嘛,没问题的~
    事后——
    定坤盘:不行不行!这个我真的不可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