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村

      
      “三十一日后的今天,上午八点紫气东升,让你丈夫准时沿着公司门口的那条路一直向南走,如果遇到上前寻求帮助的人就把他带回去,对方是你丈夫命中的贵人,有了他的帮助,你们公司的危机差不多就能解了。”好多年没有抱过孩子了,尤其还是刚出生的这种。
      
      生怕被人看出自己的窘迫,薛定山试图用语言来转移女儿和女婿的注意力。
      
      下意识的转头,察觉到不对的林青锋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开口询问,但下一秒,薛悦心死死握住了他的手。
      
      肌肤上传来的堪比冰块的温度,瞬间就把男人的话给堵了回去。
      
      死一般的寂静蔓延开来,没有收到任何回应的薛定山倒也不觉得尴尬,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幺女对自己的厌恶、惧怕还有排斥。
      
      隔着厚厚的窗帘,老者眼中不甚明显的落寞就只有玄鱼捕捉到了。
      
      “十八年后,我会把她平安送回来的。”想起刚刚幺女的不信任,薛定山特意强调了平安两个字。
      
      病房门关上的瞬间,薛悦心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好一会儿,她当着儿子女儿还有丈夫的面,缓缓地、一点点的将自己成年之前所有的遭遇都说了一遍。
      
      就算是年幼天真的林溪亭,听完后眼中也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恐惧,上辈子在蜜罐子里长大,死时就是个普通女大学生的林映月更是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爹!
      
      打人骂人也就算了,还把亲生女儿锁起来是什么操作?!
      
      倒是林青锋,瞳孔一阵猛烈的骤缩,他想也不想就往外跑,情绪崩溃,他连之前的取好的小名都叫出来了:“我看你是昏了头了!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你怎么还能把小乖送到他手上?!”
      
      想到孱弱的小女儿,薛悦心也快疯了:“我真的没办法,除了小乖,我还有映月,我还有溪亭,我还有你。如果有可能,我宁愿是我自己!”
      
      林青锋的背影一僵。
      
      “忤逆他是会死的。”薛悦心下唇咬出了血:“……我看到了,他杀过人。”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漫卷全身,林青锋一阵恍惚:“可是……我才只抱过小乖一下啊……”
      
      心肝剧颤,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婴儿,薛悦心泪流满面:“映月,我们只剩下你了。”
      
      由于薛定山前科太多,包括薛悦心在内,所有人都本能的觉得被抱走的妹妹/小女儿不会好过。
      
      甚至……还会丢掉性命。
      
      林映鱼那样虚弱的身体,怕是撑不了多久。
      
      难道说,命运真的会自我修正?就算顺利出生了,老天爷也要想方设法搞死她?
      
      后悔和愧疚一闪而逝,不过很快,林映月就没空理会这个了。
      
      剧情姗姗来迟,女主角终于出场了。
      
      警察找上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们的到来刚好打破病房里低迷的气氛。
      
      在听到肇事司机已经死亡,并且对方的妻子和孩子就在楼下的普通病房的时候,饶是已经成了公司老总的林青锋也不禁有些愕然。
      
      收拾了一下心情后,他道:“你们想要问什么?但凡是我知道的,一定配合。”
      
      “你不用紧张林先生,我们查过监控,是对方的车辆违反了交通规则。”警察宽慰道:“不仅如此,我们还在肇事司机遗体上嗅闻到了酒精味儿。”
      
      对方可能是因为老婆刚生了孩子,一时得意忘形才会闹出这档子事儿。
      
      酒驾加上严重违反交规,林青锋几乎没什么要承担的责任。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警察眉头微拧:“就是对方的妻子,现在正抱着孩子又哭又闹……”
      
      “带我过去看看吧,再怎么说,那也是一条人命。”说这话的时候,林青锋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死死抿紧的双唇和恍惚的神情。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一个刚刚失去了小女儿的家庭,遇到一个完全不顾自己孩子,全程都在撒泼的女人,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女主郑婉可怜兮兮的模样,正正好戳中了林青锋和薛悦心的敏感神经,而年幼的林溪亭更是愧疚难言。
      
      不得不说,《痛爱》这本言情小说的逻辑性还是挺强的。
      
      出于人道主义和一点个人感情,林青锋表示可以承担小孩成年之前的基本费用,可是年纪轻轻的郑母并不愿意带上这个拖油瓶,她甚至扬言说老公死了,这个孩子她一个人养不活,过些天就要送到乡下的婆婆家里。
      
      而她口中那个婆婆,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重男轻女。
      
      这下子,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出郑母的潜台词——我要钱!
      
      如果没法说话,林映月真想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等女主成年后丢给她看,省得对方被这样一个女人愚弄,认为林家是故意见死不救的。
      
      一旁的薛悦心更是气的恨不得上前给她一耳光,自己求不得的女儿,在别人眼里竟然这么轻贱!
      
      一时间,薛悦心又妒又恨。
      
      这个时候,一直十分安静的林溪亭开了口:“爸、妈,要不我们养她吧,反正家里也不缺这一口饭。”
      
      完了,引狼入室了。
      
      如果不是人小体弱,林映月恨不得打爆自己便宜哥哥的狗头。
      
      最后的最后,林家赔了一大笔钱,然后带着郑婉,不,现在是林婉还有林映月一起回了家。
      
      看着旁边吃了睡睡了吃的女主角,林映月一把夺过她的奶瓶,并且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拼尽全力,阻止原著里一切悲剧的发生。
      
      整个林家,除了薛悦心和林青锋,剩下所有人很快就把最小的妹妹给遗忘了。
      
      没有照片,没有回忆,那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婴儿仿佛从未出现过。
      
      没谁把她当回事,也没谁认为她能影响什么,林映月更是把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林婉身上,在她看来,只要斗倒了林婉,幸福快乐的豪门生活还不是手到擒来?
      
      *
      
      完全没兴趣了解自己离开后那边的情况,缩在薛定山的怀里,玄鱼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说实话,当薛悦心的手指指过来的时候,她还真有点生气。
      
      从来不把自己摆在被选择的位置上,从来都是做选择的那个人的玄鱼一时间适应不良,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暴起捅人了。
      
      倒不是因为薛悦心,而是玄鱼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都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普通人类了。
      
      就在玄鱼沉浸在角色扮演里,开始默默反思自己的时候,薛定山犹豫了一下,然后生平第一次走进了……一家母婴店里。
      
      “把你们这里适合她的,最贵最好的奶粉、衣服、还有玩具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冷硬的语气让原本正在聊八卦的导购表情一僵:“好的,麻烦稍等。”
      
      话说,自己外公和妈妈之间,似乎是存在着很大的误会啊,玄鱼这么想着,目光随意的在眼前的瓶瓶罐罐上转了一圈。
      
      薛定山瞥了她一眼,最后但凡是她目光停留超过一秒钟的,最后薛定山都让人帮忙包了起来。
      
      自己这个月的绩效算是有了!
      
      一扫之前的不满,导购夸赞的话不要钱的往外撒:“这是您孙女吧?长得可真漂亮,还有这灵动的眼神,长大一定聪明!”
      
      薛定山虽然没有说话,但从眉心舒缓的纹路来看,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挺不错的:“这几个我也要了,还有那个进口的奶瓶。”
      
      导购大喜过望:“好嘞!”
      
      玄鱼:“……”
      
      所以薛悦心究竟是误会了什么,才会怕自己父亲怕成这个样子?
      
      进来的时候薛定山还两手空空,出去的时候,大包小包就已经挂了他满身。
      
      考虑到刚出生的婴儿现在的承受能力,将火车卧铺的门一关,什么清心符、隔音符、宁气符……这类价值不菲,具有保护和辅助性的符纸贴了玄鱼满身。
      
      话说,这玩意儿真的有用么?黄纸加上朱砂,好像都是这个世界里很普通的东西吧?
      
      一不留神用力过猛,玄鱼直接扯坏了两三张。
      
      薛定山:“……”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隐隐有了预感,自己这个外孙女,脾气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柔顺。
      
      或许是为了潜修,又或许是为了躲避仇家,薛定山住的地方是在一个特别偏远的山村。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但对他又都不是特别热络。
      
      就算眼看他抱了一个孩子回来,在这里居住的村民都没有要上前打招呼的意思。
      
      推开木屋的门,把玄鱼放在柔软的床上,薛定山转头就去烧水泡奶粉了。
      
      人类的躯体其实根本无法容纳上古神明庞大的神魂,就算是投胎转世也不行,尽管玄鱼表面上看起来安然无恙,但是她的身体每一秒都在崩溃,然后瞬间愈合。
      
      她之所以看起来这么弱,并不是把营养都让给了林映月的缘故。
      
      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玄鱼会一直保持这个样子。
      
      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呵欠,她的眼神开始乱瞟,很快,玄鱼被桌子上那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罗盘吸引了目光。
      
      这东西之前被薛定山贴身带着,看的出来,他对这罗盘宝贝的很。
      
      这么想着,玄鱼朝罗盘勾了勾手指。
      
      ‘过来。’
      
      玄门重宝定坤盘自被打造出来开始,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千年了,有历代持有着法力的加持,它早已在漫长岁月中诞生了灵智。
      
      深受世人追捧,向来被当作宝贝的定坤盘哪儿受过这种委屈?
      
      别说这种命令的语气了,单单是要它出手,持有者都得提前三天焚香沐浴斋戒。
      
      然而定坤盘现在压根顾不上什么尊严不尊严的,在玄鱼望过来的一瞬间,它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面对薛定山——
    定坤盘:尔等凡人,竟敢扰本座清净!
    面对玄鱼——
    定坤盘:爸爸!有啥事儿您尽管吩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