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试试

      完全不知道两人心中是怎样的惊涛骇浪,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将鲈鱼剖洗干净以后,玄鱼飞快的站了起来:“走,我带你们去摘松塔。”
      
      如果她的记忆没出差错的话,附近正好有几棵松树。
      
      或许是树龄比较大的缘故,那几棵松树上面结的松子特别好吃特别香甜。
      
      恍恍惚惚的跟在玄鱼身后,很快,更毁三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小女孩这边刚在挂满了果实的老松树下站定,接着松树就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疯狂的颤抖起来。
      
      没一会儿,雪地里就掉满了足够三个人吃的松塔。
      
      光从大小上来看,落地的松塔应该就是整棵树上长的最好的那些了。
      
      “真聪明。”抬手摸了摸面前的松树,玄鱼觉得它怕是过不了几年就能诞生灵智了:“到时候我一定来看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何媛和卢亮总觉得这松树似乎抖的更厉害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明白,为什么面前的小女孩敢孤身一人来这深山老林耍了。
      
      如果他们有一伸手就有鱼上钩,一翻石头就能找到蘑菇的技能,他们哪儿会像现在这样惨!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见玄鱼觉得东西太多,接着把外套脱下来当袋子用,看着小女孩熟练的动作,何媛总觉得这事儿她肯定不是第一次干了。
      
      一开始的时候,两个成年人还只是一脸麻木的看着,到了后面,眼睁睁的看着玄鱼将两朵色彩异常艳丽的蘑菇丢进去,他们终于坐不住了。
      
      虽然他们对身处的群山不是很了解,但基本常识还是在的。
      
      不是说森林里颜色越鲜艳的东西,毒性就越大吗?
      
      “那个……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吞了吞口水,何媛瑟瑟发抖。
      
      “没关系。”玄鱼单独将毒蘑菇隔开:“这不是给你们吃的。”
      
      何媛:“!!!”
      
      卢亮:“!!!”
      
      更可怕了好吗!
      
      短短几个字,信息量就如此巨大,差点没把两人吓出个好歹,无视他们瞪大的眼珠子,就在玄鱼准备奔向下一个采集地点的时候,一阵为不可闻的清香伴随着冷风,就这样钻进了她的鼻腔。
      
      那边似乎有情况啊。
      
      “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玄鱼三下两下就不见了踪影。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明明身高就只到他们腰部往上一点点而已。
      
      本能的追了两步,眼见实在是跟不上,对视了一眼,何媛和卢亮只能苦笑着找个地方坐下来。
      
      另一边,等玄鱼悄无声息的扒开树下的草丛时,里面渡劫失败的人参精就只剩下半口气儿了。
      
      最多不超过半天,它就会彻底灰飞烟灭。
      
      “把你的本体送我,我保你魂魄不灭。”没有任何铺垫,玄鱼直截了当的开口。
      
      本体没了还能重修,魂魄散了就真的死了。
      
      这是一桩完全不需要考虑的买卖,况且面前的人根本不需要跟自己商量,她明明可以直接下手抢的。
      
      感受到那抹不经意间泄露出的神力,小人参精先是一滞,接着它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下一秒,感觉到自己的魂魄离体而出,经玄鱼的手后,它的魂魄甚至比渡劫之前更为凝实。
      
      以为面前的人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帮助自己,小人参精不由满脸感激的朝玄鱼行了一礼,然后,它的魂魄飞快的投向不远处的野山参。
      
      这株野山参虽然比自己的本体差远了,但好歹也算是个不错的替代品。
      
      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小人参精已经计划好了卷土重来后的修炼步骤,然而还没等它再次落地,那边玄鱼那边就又开口说话了:“你换个身体,那个我也要了。”
      
      “………………”
      
      所以说,真就是自己想多了,这位大佬单纯的就是馋它的身子而已!
      
      无形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小人参精以手掩面,嘤嘤哭着,最后它头也不回的扎进了深山之中。
      
      玄鱼:“……”
      
      这颗小破球上的妖物,感情真的好丰富,比起他们那里真是有趣多了。
      
      一点没有顾忌,更没有什么专业的手法,玄鱼一手一个将这两株人参采下,在此期间,人参周身的灵气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牢牢封锁住了一般,最后完完全全的保存了下来。
      
      等玄鱼再找到何媛和卢亮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又冻的快说不出话了。
      
      没有再多耽搁,玄鱼带着他们回到了之前的那个背风口。
      
      ……好好燃烧的火堆也能被弄熄了,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大概十几分钟后,看着拼命对着火堆吹气,结果把自己呛个半死的三人,玄鱼深深的叹了口气。
      
      仿佛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留守在这里的三个青年脸色涨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你们走后,这火就变得越来越小。”又急又气,其中一个一米八多,将近一米九的北方汉子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起了自己儿时去乡下爷爷奶奶家的日子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
      
      明明小的时候生火生的那么溜,怎么一长大反倒是不行了呢?!
      
      亏他刚刚在同学面前那么吹牛,这点小事都没能做好,真是啪啪啪打脸。
      
      看着堆放在脚边湿漉漉的木柴,何媛和卢亮觉得这可能不是自己同学的问题。
      
      等眼睁睁的看着玄鱼把同样潮湿的木头塞进火堆里,那奄奄一息的火苗就像是嗅闻到了什么香味一般,“腾”的一下窜到半米来高,何媛和卢亮确定,这真的不是自己同学的问题。
      
      是面前这个小女孩太神奇了好吗?!
      
      “你们不要吃东西么?”转过头来,玄鱼问:“总看着我做什么?”
      
      “这、这就来……”干巴巴的笑了笑,五人飞快的围聚到一起。
      
      当衣服做成的袋子被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既有鱼还有蘑菇,甚至连松子都有,这也太丰盛了吧!
      
      然而开心的表情还没有维持多久,等玄鱼将属于自己的那份挑出去以后,除了何媛卢亮以外,其他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这些是我的。”将零星的几颗小蘑菇推过去,玄鱼面露同情:“这些才是你们的。”
      
      自己那不争气的同学啊!
      
      被剩下三人看的有点脸红,好一会儿,脸皮最厚的卢亮忍不住咬牙:“有的吃就不错了,你们好意思挑三拣四?你们知道外面有多冷吗?”
      
      “唉……”深深的叹了口气,三人最终选择接受现实。
      
      既然出门就是为了吃吃喝喝,玄鱼当然不会没有准备。
      
      细腻的烤料撒到鲈鱼身上,“兹拉”、“兹拉”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咕咚咕咚的吞咽声也跟着在这方避风港回荡。
      
      玄鱼不为所动,最终,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吃完了整条鱼。
      
      残忍!
      
      无情!
      
      含泪补充了点盐分,又吃了两口烤蘑菇充饥,稍微恢复了点体力的五人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我们想办法回去吧。”
      
      再这么下去,他们非得疯了不可。
      
      几人虽然面上看上去满是哀怨,但在玄鱼用雪将火堆扑灭的时候,他们微不可闻,却异常郑重的说了一句:“这份恩情,我们会想办法回报的。”
      
      如果没有她的突然出现,别说是烤蘑菇了,他们的尸体现在都凉透了。
      
      “麻烦你了。”
      
      她可没什么地方需要这些人帮忙的。
      
      就算是未来的某天里自己遇到困难了,想必这些人也帮不上忙。
      
      不过,有这份心意总还是好的。
      
      玄鱼不置可否的点头,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进去:“既然你们休息好了,那就跟我来吧。”
      
      之后的一整天里,众人停停走走,而玄鱼口中的山村就像是幻想出来的一样,总也看不到。
      
      几十公里山路,最后五个人一边走一边哭,就连里面最坚强的卢亮也不例外,因为实在是太远了,而且他们的脚也太疼了。
      
      可是这五个青年完全不敢停下,因为这次一旦停下,除了死亡,不会有别的结果了。
      
      途中又补充了两次盐两次水,还有一点食物,头顶的天空不知道黑了多久,他们的眼睛都要被茫茫的白雪给晃的看不见了。
      
      “还有多远啊……”握着拐杖的手微微发颤,何媛嗓子都快渗出血了。
      
      玄鱼一脸淡定:“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
      
      她已经是第三十五次说这句话了!
      
      明明同样都是人类,怎么这小女孩就跟铁打的一样,好像永远也感觉不到累,真是白瞎了那一副好似天生的病容。
      
      仿佛察觉到了众人的哀怨,轻咳一声,玄鱼果断伸出三根手指:“最后一次,我保证。”
      
      那……那就再信她一次好了。
      
      半个小时后,当看到半山腰上连绵的灯火时,先是狠狠一怔,五人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再也支撑不住,他们登时膝盖一软,瞬间跪倒在地。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们得救了,我们有救了唔唔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妈妈,我不用死了……”
      
      几人又哭又笑,最后彻底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映鱼,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都打算去报警找人了!”刘淑芬咬牙切齿的捏了捏玄鱼的脸,随后察觉到不对劲儿,她的视线跟着往下移。
      
      “咦?这些人是谁?”
      
      玄鱼耸了耸肩,然后将五个青年的来历讲了一遍:“等会儿可能要麻烦你丈夫开车把人送到医院去了。”
      
      “这恐怕不行。”在玄鱼不解的目光中,刘淑芬不由得开口解释:“你还不知道吧,出村的路今天一大早就封了,雪下的太厚,根本没法过人。”
      
      所以,就算是她把这些人活着带回来,他们也避免不了被截肢的命运了?
      
      见玄鱼皱眉,刘淑芬也觉得这几个孩子可怜:“要是你外公还在,说不定还能有点转机。”
      
      毕竟,薛定山的医术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玄鱼:“……”
      
      沉默了一瞬,她迟疑着开口:“要不,让我试试?”
      
      刘淑芬愣住:“你现在已经连这个都会了?”
      
      她还不到八岁,这也太天才了吧!
      
      “不会。”淡定的吐出这两个字,玄鱼一脸认真:“但我可以现学。”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就没有好榜单啦,再推一遍自己的预收吧~
    文名:《大魔王渴望种田》
    文案:
    投胎而来,成为被拐卖到山里的孩子,把养父母一家都克死之后,雪衣在村民们幸灾乐祸的表情下,用全部身家换了一间瓦房,两三鸡鸭以及……几亩薄田。
    作为异世界的魔祖,两次量劫过后,雪衣彻底厌倦了打打杀杀。
    她觉得,种地挺好的。
    劫掠来的宝物,如今也有了用武之地。
    三光神水浇地,上宝沁金耙松土,盘古斧砍柴,南明离火煮饭……
    山里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枯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