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迷路

      
      “滚开!”见那小蛇一动不动,以为它是不甘心,薛定山双眸倏尔眯起。
      
      蛇类身上那么多块肌肉,现在竟没一个能用!
      
      原地僵直了好一会儿,在如刀子一般的眼神中,银环蛇艰难的往庭院外面爬。
      
      这地方太可怕了!
      
      果然灵气越足就越危险!
      
      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丝毫不敢耽搁,银环蛇一溜烟就不见了。
      
      离的远,完全没看到发生了什么,赵锦水还以为对方是在骂自己呢:“你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唔唔唔唔……”
      
      三步两步上前,从头看到尾的王梅一把将丈夫的嘴捂住:“不好意思,耽误你教小映鱼练功了,你们继续,马上到吃饭时间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刚刚那一幕,无论从哪个受力角度分析,都相当的不物理。
      
      几十年树立的三观被震的稀碎,王梅决定回家跟丈夫研究研究再做决定。
      
      胡说!
      
      现在才十点半,哪儿就要吃午饭了?
      
      察觉到了丈夫的视线,王梅迅速做了个口型:‘信我’,一下子,赵锦水就不吭声了。
      
      路过门口的时候,王梅将那根还插在地上的树枝指给他看,经过粗略的解释,瞬间明白刚刚发生什么的赵锦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刚说过世界上没有摘叶飞花就能伤人的武功,现在立刻就被打脸了。
      
      “马上要下雨了,记得把家里的衣服收一收。”抬头看了看天,远远的,薛定山提醒了这么一句。
      
      这就纯属瞎说了。
      
      现在天晴的好好的,方圆几公里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哪儿就有要下雨的样子了?
      
      虽然他们都是理科生,对气象没有任何研究,但最起码的生活常识还是在的吧!
      
      这么想着,回到家中的王梅和赵锦水并没有把薛定山那句话放在心上,他们只是用刀子将树枝切开,然后摆在餐桌上仔细研究了起来。
      
      确实就是外面那棵大榕树上掉下来的,上面还带着青皮哩!
      
      实在是没办法用科学的解释给出答案,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只能无奈放弃。
      
      就在赵锦水无奈的站起身来想要去倒杯水的时候,“吧嗒”一滴水落在了外面的塑料雨挡上,听到这个声音,他顿时一愣。
      
      接着,哗啦啦的大雨落下,铺就青石板的小院顿时泥泞一片。
      
      艰难的转过头去,赵锦水不出意料的发现,妻子整个人已经彻底呆住了。
      
      这场雨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赵锦水和王梅搬着板凳坐在廊檐下,安静的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
      
      唯二两个会为自己说话的人已经在怀疑人生了,其中赵锦水甚至还沉迷起玄学,玄鱼每天练拳的时候,都能看到他捧着薛定山珍藏看的场景。
      
      主攻桥梁和隧道工程的赵锦水之前确实是懂一点风水学,当年和薛定山认识也是因为他有帮忙给自己学院代过几节风水学的课。
      
      但那也只是作为了解而已,毕竟这么多年了,赵锦水还没碰到过一定要用到这方面知识的情况。
      
      同样是学这个,赵锦水这个老学员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弄懂的事,玄鱼这个新手基本上看一眼就会了。
      
      没办法,有些东西就是一通百通,就好比顶尖的数学家去做小学的算术题,假装不懂简直是在侮辱自己和别人的智商。
      
      然而就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举动,直接就让赵锦水开始自我怀疑了。
      
      难道说他真的是年纪大了的缘故?不然学起东西来怎么这么慢!
      
      一旁薛定山看出了他的想法,但是薛定山并没有说,其实他学习的速度才是正常的,甚至都算相当快了,只是旁边有玄鱼做对比,才显得慢吞吞的而已。
      
      不能自己一个人受刺激,能坑一个是一个!
      
      日子就在几人心照不宣之下渐渐过去,秋收之后天气越发的凉了,到了农历十二月下旬,山里下了第一场雪的时候,由于地面湿滑怕学生来回上山下山太过危险,加上马上就要过年了,学校直接就放了寒假。
      
      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可能是发现玄鱼的体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差,薛定山终于不再背着她上下学了。
      
      以往玄鱼都是跟赵锦水和王梅一道回村子的,但最近这段时间山里实在是太冷了,身体稍微弱一点的根本抗不住,所以早在两周之前,他们就暂时搬到市里通了暖气的酒店里去了。
      
      原本薛定山也想带着玄鱼去的,但最终被她给拒绝了。
      
      区区冬天而已,如果不是怕外公看出端倪,她穿短袖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背着书包走在渐渐被白雪覆盖的小路上,就在玄鱼准备抄近路穿过让村民畏之如虎的丛林时,旁边一道男声突然打断了她的思绪。
      
      “有事?”停下脚步后,玄鱼不解的看向对方。
      
      原本以为自己随口叫住的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小孩儿,但等青年走近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要说这原生态的山水就是养人,大城市哪儿见过这样水灵的小姑娘?
      
      或许是身体不好的缘故,她的脸几乎和天上落下的雪一样白了。
      
      就在这几秒钟的空当,青年的同伴们也陆陆续续的背着登山包从车里下来了,一共三男两女,口中咒骂的同时,他们不禁感慨自己这个运气真的是没谁了。
      
      刚进山就遇到了大雪天,这也就算了,车子竟然还在半路抛锚了。
      
      手机手机没信号,鬼知道还要走多远才能到目的地!
      
      很快,在看到玄鱼的时候,四人先是和青年一样愣住,接着飞快的闭上了嘴巴。
      
      尤其是刚刚那两个骂的最凶,时不时还吐露出几个脏字的男生,更是抬头望天,佯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在小孩子面前爆粗口什么的,真的太尴尬了!
      
      在同学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露出了生平最温柔的笑容:“小朋友,你别紧张,姐姐和哥哥们都没有恶意的。”
      
      玄鱼:“……”
      
      深吸了一口气,她无奈道:“有什么事直说吧。”
      
      “是这样的……”粗略的将自己的窘境交代一遍,接着女生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地图:“你能告诉我,这个地方离这里有多远么?”
      
      “差不多七公里左右吧。”这几年时间里,玄鱼早就将周围的群山给摸透了:“你们要到这里去?”
      
      这么近的吗?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突然又振奋了起来:“那你知道具体该怎么走么?”
      
      “……我建议你们还是先把车子修好再离开吧,刚好我认识一个人,他比较懂这个。”玄鱼说的不是别人,正是刘洋的爸爸,刘淑芬的丈夫。
      
      他经常在村子和外面来回送货,汽车方面的小毛病,他还是能搞得定的。
      
      “雪越下越大了,万一迷路的话会很危险。”玄鱼好心提醒。
      
      “放心吧,更远的山路我们都走过,这根本不算什么。”要是耽误了实习报到的时间,后果那才叫一个严重呢。
      
      这次机会是他们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为了这个,他们连过年都不打算回家了!
      
      等到了地方,那边有专业的修车员,到时候让修车员过来解决就可以了。
      
      见几人坚持,并且脸上满是自信,玄鱼也觉得这对他们来说可能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这条路能走,这条也可以,还有这条……至于这些区域,你们最好别轻易涉足。”这些地方可都是有野兽出没活动的。
      
      玄鱼在地图上写写画画,没一会儿,她就将所有危险的元素都排除出去了。
      
      拿着这个,猪都能顺利抵达目的地。
      
      一开始的时候,五个大学生并不是十分相信一个小孩子,然而山里人烟稀少,能找到一个人问路相当的不容易。
      
      等了半天就只有玄鱼出现,没奈何,他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把希望都放在面前这个小女孩身上。
      
      事实证明,他们赌对了。
      
      这么详细的路线图,根本就不可能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谢谢!”临走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几个还未踏足社会的青年把路上解馋的零食分了一半给玄鱼。
      
      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玄鱼将零食往书包里一装,接着就抄近路回了家。
      
      生平头一次,薛定山竟然不在。
      
      【我出去一趟,刘淑芬会过来照顾你。】
      
      其实,她自己一个人完全没问题。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外公留下的纸条放到抽屉里,玄鱼打了个呵欠,接着就去睡觉了。
      
      趁着没人管,她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当天晚上,玄鱼就招了只下山觅食的大老虎,洗净烘干之后放进了自己的被窝。
      
      可怜的老虎,一整夜缩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三天后,带着老虎漫山遍野撒欢的玄鱼无意间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示意老虎先别过来,走上前去,她不解的开口:“你们已经开始工作了?”
      
      这几天的雪就一直没停过,指望过年杀猪赚钱的杀猪匠都被迫休息了。
      
      “别太拼命了,小心落下病根。”玄鱼破天荒的劝了一句。
      
      “…………………………”
      
      不。
      他们压根就没找到地方。
      
      之前问路的五个大学生相互依靠着抵御猎猎作响的寒风,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他们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已经被冻僵了。
      
      “救、救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玄鱼:你们说话啊,为什么不出声!
    五人:……猪不会说话。
    大概周四左右V,届时会有万字更新掉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