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功夫

      
      冷静,一定要冷静!
      
      一边死死盯着那两张泛黄的报纸,校长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
      
      但是很快,他就破功了。
      
      冷静个屁啊!
      这特么谁能冷静的下来!
      
      没过多久,抱着课本准备给学生上课的老师们就看到一向稳重的校长绕着操场狂奔的场景,一边跑,他还一边时不时吼两嗓子,就像是抽风了一样。
      
      “你发什么颠?”实在是看不下去,其中一个女老师上前给了他一巴掌。
      
      “嘶——”猝不及防间,校长差点一头栽地上,然而他现在根本顾不得生气,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妻子,他脸上满是激动:“你知道今天来的那两位是谁吗?!”
      
      一开始校长以为薛定山推荐过来的两人真就是像他说的那样,单纯只是大学教授而已。
      
      如果不是无意间发现了真相,校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会跟这样的大人物在一个地方教学生!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张张嘴就能把这两位请来的薛定山,又该是什么背景呢?
      
      细想之后,校长被狠狠的镇住了。
      
      “是谁?”听丈夫这么说,老师也来了兴趣。
      
      校长想也不想,下意识就要开口:“你知道赵锦……”
      
      不,不对。
      
      像他们这样的人物,身份应该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的吧?万一有人起了歹心该怎么办?一旦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是国家的损失。
      
      就算周围都是好人,那两位老者也不一定希望平静的生活被打扰。
      
      眼中的兴奋之色渐渐褪去,校长飞快的闭上了嘴:“没、没什么,我瞎猜的,不一定对,你别往心里去。”
      
      见他死活就是不开口了,原本还有所期待的老师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神经。”
      
      把自己的胃口吊起来又没有点实质性的内容,这不是耍人玩儿么?
      
      “你今晚就睡办公室吧!”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她果断去教室上课了。
      
      唉……
      知道太多秘密却不能跟别人分享,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怕拆穿赵、王两人的身份会引起他们的不悦,数遍整个学校,能理解自己心情的怕是只有那个小女孩了。
      
      这么想着,来回巡视的时候,校长看向玄鱼的眼神郑重之色稍减,里面的亲切倒是与日俱增。
      
      无辜被牵连的玄鱼:“?”
      
      这又是什么情况!
      
      总之,她这学上的也是够艰辛了。
      
      *
      
      人都是健忘的,就算是小小的山村之前因为赵锦水和王梅的到来而轰动了一把,但由于实在是打听不到他们的身份,没几天村民的生活就又恢复了平静。
      
      市里的大领导都亲自来了又怎么样,不当吃不当喝,更不能当钱花。
      
      有眼高于顶的薛定山做对比,村民们对新来的这对性格随和的老夫妻还是十分欢迎的,毕竟对方现在是教自家孩子的老师,而每一个家长对老师都有种天然的崇敬。
      
      没过多久,赵锦水和王梅再出门的时候,就有村民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了。
      
      这待遇,比在这里定居十几年的薛定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两个月后,天气渐渐转凉,在粮食即将成熟的时节,校长大手一挥,果断给学生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家充当劳动力去了。
      
      而没有地可以耕的玄鱼,则在家跟薛定山一起学习……武术?
      
      看着面前新打的木头桩子,玄鱼默默的跟在薛定山的身旁,薛定山每做一个动作,她就跟着学一下。
      
      “看会了么?”五分钟后,打完了一整套拳法的老者侧头,深色宽松的练功服衬得他越发高深莫测。
      
      没有多想,玄鱼随意的点点头:“会了。”
      
      “……演示给我看。”
      
      话音落下,就见面前的小丫头眉目一敛,她双手握拳,脚下跟着快速移动,其攻势,竟然比自己刚刚还要潇洒凌厉上几分!
      
      万万没想到,自己外孙女不止对文字过目不忘,就连身体的协调性也这么出类拔萃。
      
      默默的咽下一口老血,薛定山再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天才了。
      
      怎么跟这小丫头比起来差了这么多!
      
      明明才刚开始,他就有种教无可教的预感了,什么东西看一眼就会,再多的本领怕也是不够用的。
      
      薛定山呆愣期间,那边玄鱼缓缓收了势:“外公?”
      
      “咳咳咳咳咳!”清了清嗓子掩饰住自己的尴尬,薛定山佯装淡定:“……继续。”
      
      念在她是第一天开始正式修炼,运动过度怕伤了肌理,薛定山最终只让玄鱼先独自练上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搭配师门祖传的内功心法以及调理身体的药浴,一年之内打好基础绝对没问题。
      
      自信满满的老者等外孙女的练习上了正轨之后,就去廊檐下的藤椅上躺着了,而玄鱼在他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原本专注认真的表情骤然松懈了下来。
      
      这些花里胡哨的招式真的管用么?
      
      一个拳头一个神术能解决的事,干嘛要费这么多功夫!
      
      就在玄鱼心中暗自感慨的时候,那边赵锦水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门了。
      
      看着他抬脚就要往隔壁走,原本正在二楼楼顶晾衣服的王梅及时开口叫人:“你做什么去?”
      
      “给那小丫头补课。”晃了晃手中的初中课本,赵锦水道。
      
      如果说一开始他是因为薛定山的缘故才会收他的外孙女当学生,那么等玄鱼展现出过目不忘的天赋时,赵锦水突然就不这么想了。
      
      头脑聪明智商高的学生他这些年见的多了,这么说吧,但凡是能考进帝都大学的,就没一个笨的。
      
      然而饶是被这么多天才环绕,玄鱼依旧是里面最耀眼的那个。
      
      小小年纪天赋就这么高,如果能好好教导,将来绝对是栋梁之材!
      
      提起那个小丫头,王梅对她也是非常的喜爱,只不过……
      
      “薛老不是说今天要教小映鱼习武么,你现在去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对方一怒之下把正在进行的治疗给中断了怎么办?
      
      “如今这个社会,练武术还能有什么前途,科学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赵锦水承认,自己就是故意的,仰着头,他嗓门不自觉放大:“你难道忍心看着好好的一个苗子,就这么被埋没了吗?”
      
      如果薛定山教的是医术,那他也就不说什么了,但如果是武术,那还是算了吧。
      
      在赵锦水眼里,一个人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儿去?
      
      总不能像武侠剧里那样飞檐走壁,甚至摘叶飞花都可以伤人。
      
      有这个功夫,不如多读两本书。
      
      想到这里,赵锦水认真道:“这事儿我得想办法跟薛老商量商量。”
      
      短短几句话,把同样信奉科学的王梅也给说服了,将衣服随手往绳子上一搭,她跟着下了楼:“我也去!”
      
      差不多二十米的路程,两人一直在讨论待会儿该怎么开口会比较好。
      
      再怎么说,那也是人家的孩子,如果他们没有当这个老师,无论如何都是管不到薛定山头上的。
      
      可也正是因为他们当了这个老师,为了玄鱼的前途考虑,就算是冒一点风险,他们也得好好劝劝薛定山。
      
      推开庭院的大门,“吱呀”一声后,赵锦水率先走向廊檐下的躺椅,至于王梅,则准备先看看情况,等丈夫败下阵时,她再对症下药。
      
      薛定山不是那么好说服的,总要有套备选方案才行。
      
      其实如果只是单纯的锻炼身体的话,让小姑娘每天练练也没什么,怕就怕薛定山会让她把大量的时间都花费在这里。
      
      不划算,真的不划算。
      
      宛若春风拂过地面,玄鱼脚下步履无声,手上出拳无痕,留下的阵阵残影凭空叫一旁的王梅生出几分惊艳来。
      
      这一看,就让人忘了时间。
      
      另一边,完全不知道看似靠谱的队友一进门就掉了线,搬了把椅子坐在薛定山右边,想了想,赵锦水问:“你打算每天让小映鱼练多久?练到什么程度为止?”
      
      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关心玄鱼,薛定山眼都没睁:“前三天半个小时,后面慢慢增加到六个小时吧。”
      
      每天三个时辰,他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饶是有所准备的赵锦水也不禁有些惊了:“这么久,你是想累死她吗?!”
      
      “怎么会?”自己师门的传承薛定山能不清楚么?
      
      药浴按摩加上内功心法,不会浪费天赋,也不过分压榨潜力,六个小时是绝对完美的修炼时间。
      
      不出十年,以自己外孙女超强的天赋,她几乎百分之百会成为内外兼修的高手。
      
      一拳撂倒一个成年男性什么的,完全不成问题。
      
      “就算是你说的对,那其他方面呢?”对身体机能的了解自己确实不如他在行,最终赵锦水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她还得上学,没有充足的时间,就算是天才也没办法更进一步。”
      
      “我又没打算让她像你们一样去搞科研。”薛定山愣了一下:“学历方面,她只需要比大部分人高就行了。”
      
      暴殄天物!
      
      赵锦水又惊又怒:“你这是在误人子弟!”
      
      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前同事愤怒的情绪一样,薛定山原本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藏在草丛中的细长身影给吸引了。
      
      或许是实在是抓不到猎物狗急跳墙,饿急眼的银环蛇从山里出来,接着就随便钻进了某个院子。
      
      它现在,正贪婪的吐出信子捕捉周围的热量。
      
      玄鱼显然也注意到了距离王梅不足五米的银环蛇,这小东西对自己来说完全没什么威胁,就算是让它把毒液全放干了也无关痛痒。
      
      但是像老师这样的普通人类就不行了,一旦被咬事情就会变得特别麻烦。
      
      没有犹豫,玄鱼上前一步就要将一无所觉的王梅拉开。
      
      这小丫头,难道不知道遇到毒蛇最应该避免的就是惊扰到它吗?!
      
      猛地坐直身体,再顾不得维持表面上的淡定,薛定山随手在地上捡了根树枝,手腕一抖,树枝宛若利箭一般,朝着银环蛇激射而去。
      
      半个筷子粗细,十公分长、还带着绿意的软枝几乎是擦着蛇头过去,接着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地面七分。
      
      先是被突然动作的小女孩身上散发的气势压趴在地,接着又差点被爆头,饶是脑子只有绿豆大小的银环蛇也几乎被吓的魂飞魄散。
      
      出于野性的本能,它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玄鱼骤然爆发的威压作为普通人的王梅感受不到,但是从薛定山那个方向飞过来的树枝王梅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她表情破裂、久久难以言语的空当,浑然不觉的赵锦水忍不住狠狠的皱起了眉:“薛定山!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定山:我有在听啊!
    赵锦水:你放p——唔唔唔唔!
    王梅(一把捂住倒霉丈夫的嘴):对不起,打扰了!
    抱歉抱歉,今天的更新迟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