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作者:山海泡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钱的快乐

      当着老师的面,还是一个时常把挂科挂在嘴边的老师,棠星好歹是把这堂课熬到了尽头。
      
      期间他裤兜里的手机不停震动着,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私人群里在狂轰乱炸。
      
      想着自己在这头战战兢兢,然后群里的其他少爷们在对面的商学院里……自在逍遥?哦,这个词可能不太恰当,但是棠星还是感到了忿忿不平。
      
      但等下课后,他打开群消息后,发现对面的少爷们比他还忿忿不平。
      
      魏廉:【小星星这是怎么回事?】
      魏廉:【小星星人呢?】
      成飞:【我听说D大经管院如果上到院长的课时,没有人敢看手机,连睡觉都不行。】
      
      魏廉:【那这是人待的地方吗?我怎么感觉像监狱。】
      魏廉:【不对,你先不要打岔,问不到小星星,那就问能问到的,毕二少这怎么回事啊@毕澜言】
      魏廉:【你怎么拉了个学霸进来。】
      
      毕澜言一时间无法回答,因为他自己都有点懵逼。
      
      他觉得棠星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越发的矛盾了,无论何时脸上都一派的纯真和没心没肺,而这两个词叠加在一起的效应,和愚蠢并没有很大的区别。
      
      尤其之前他还在酒吧打工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哪里来的时间学习的?毕澜言觉得他和努力这个词看起来毫无关联啊。
      
      可事实又是如此,这个看起来毫无斗志、散漫又无厘头的棠星,居然还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考上了D大??
      
      要知道如果D大是可以花钱进去的,那么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所在的D城商学院大概也就不会存在了。
      
      毕澜言打开了和棠星的私聊。
      
      毕澜言:【……】
      毕澜言:【你解释一下吧,我等你下课。】
      
      在群里,毕澜言只发了一条消息:【等他下课再说吧,我也才知道。】
      
      魏廉:【哇哦,海王翻车了。】
      毕澜言:【闭上你的嘴。】
      魏廉:【干嘛迁怒我?】
      
      成飞:【我就溜了个神,你们怎么就吵起来了?】
      魏廉:【哦对,我现在的目标应该是小星星。】
      魏廉:【他居然是个隐藏的学霸,这实在太过分了!】
      
      成飞:【所以孟家是怎么回事……两个孩子都成绩好。】
      毕澜言:【一会儿看他怎么解释吧。】
      ……
      
      棠星感受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边收拾好书包顺着人潮往外走,边打字回复。
      
      棠星:【我不是学霸啊,我是踩底线进的医学院,孟家只是帮我转了个专业。】
      比起花钱要进D大来说,转个专业显然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毕澜言:【医学院?】
      魏廉:【你是故意气人的吗?考进医学院了还不算学霸?】
      成飞:【好厉害啊。】
      
      棠星:【各位少爷,冷静一下先,我原来的专业是医学心理,不是正经医学,也不是正经心理学,所以分数线不高,也可以说是D大的一个底线了。】
      
      毕澜言:【这还差不多。】
      魏廉:【+1】
      成飞:【那还是很厉害啊,我们高考就是走个形式。】
      
      魏廉:【成事不足,非常有余!你怎么回事,破坏了队形。】
      成飞:【……】
      
      最终这件事情的结局就是棠星又被拽着打了好几把游戏,期间仍旧被追着问。
      
      毕澜言觉得学医的都不是普通人,考上之后就这么轻易转系的人就显得脑回路特别不正常。
      
      “这怎么说呢……”棠星大概可以理解毕澜言今天的心情,这就好比打游戏一样,一个队伍里四个人,你也菜鸡我也菜鸡,结果突然有一天菜鸡横扫战场时,你也会觉得接受不了。
      
      所以棠星就努力说一些比较真诚的话:“我自己的话,当然是不会学医的,是以前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他一直想学医,我们曾经约好了都要考D大医学院的。”
      
      有些话会出现问题,是因为它出现了一些有问题的词,比如“曾经”,毕澜言一下子就听出了问题的关键,并且指了出来:“你别跟我说结局是你考上了然后对方落榜了?”
      
      棠星游戏里的人物死翘翘了,也让他可以专心回想起一些事情:“他成绩很好当然不会落榜了,两年前他该高考的时候,他和我说,对不起了,我不能报考医学院了。”
      
      这种好像你和人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的约定,忽然对方反悔了,而且对于棠星这种人来说,让他好好学习去考医学院本身就是个不小的挑战。
      
      所以,被爽约的滋味儿肯定不好受。
      
      “为什么?”毕澜言问道。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要是知道为什么了,我当时可能就不会那么难过,他什么也没告诉我,后来整个人都隐了。”棠星觉得自己对这几个富二代真是掏心掏肺了,这可是老棠都不知道的故事。
      
      “等等,你说隐了?他失踪了?”毕澜言现在对棠星的话下意识会刨根问底。
      
      棠星说“不是,”但说到这里他那张厚脸皮多少有些绷不住了,有些不好意思:“那是我网友。”
      
      其他三人皆震惊脸。
      
      三人在游戏语音频道里沉默半晌,忽然毕澜言郁闷说了句:“我死了,你俩……”继续苟。
      成飞:“我也阵亡了。”
      魏廉:“我也是。”
      
      棠星刚才死的时候,这局游戏就剩下十个人了,还想说终于能躺赢一把了,“你们怎么回事,这局形势多好啊。”
      “我们只是没想到你还挺……前卫的,网友?你别告诉我是个女的?你不会还芳心暗许多年了吧?”毕澜言问道。
      
      “男的啊,”棠星回忆起往事,心情还是挺愉快的,“我那时候中二,因为经常搬家,所以没什么朋友,然后就在网上嘛,刚开始流行漂流瓶的时候,我捡到的第一个瓶子就是他的,这肯定是缘分吧,然后他的内容是:祝你生日快乐,那一天刚好是我的生日,我一想,这特么简直是命中注定啊!”
      
      “我们就靠着漂流瓶一来二去聊上了,后来加上了企鹅好友,不过我俩都默契没有跨越网友的这条界限,直到我知道他想学医,所以跟他做了那个约定,这都是两年前的事了,我报志愿的时候也实在没什么想法,就填了个试试,结果还真让我进来了。”
      
      魏廉哇哇大叫道:“我怎么感觉你在炫耀?”
      
      棠星笑着说:“你说对了,我在炫耀我的运气!”
      
      毕澜言打击他:“出生就被抱错了,你有什么运气可言?”
      
      说到这里,毕澜言才想起来正事儿了:“先别追忆你的网友事情了,你现在既然回到了孟家,那就该想办法拿回自己被夺走的一切啊,不然你也太好欺负了吧?这就是你所谓的好运气?”
      
      棠星:“但我实在对这个家没有感觉,尤其是我爸那张脸,一看他就也不情愿认我啊,我干嘛要受这份气?”
      
      不仅毕澜言,魏廉和成飞也对他这话理解不了。
      
      成飞:“可是你不待孟家的话,不就是一个人?”
      魏廉:“你怎么那么傻?你不喜欢他,但是还可以花他的钱这个感觉不是更爽吗?”
      
      毕澜言道:“魏廉,说棠星呢,你别说自己。”
      魏廉:“……”
      
      但是毕澜言也觉得魏廉的话似乎给了他一个全新的方向,他开始从有钱好办事这件事上来引诱棠星。
      
      “其实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当你生了重病,活不下去的时候,钱就变得格外的重要了。”
      
      棠星却不以为然:“你说的对,可是但凡要大价钱才能看好的病,就算好了也会留下点什么后遗症,我问你,如果有天你出了车祸……”
      
      毕澜言:“……”这感觉不大好。
      
      棠星反应过来后:“呸呸呸,如果有一天某位少爷出了车祸,他家里有钱足够给他看病,就算看好了如果瘸了聋了甚至一直是个植物人呢?”
      
      “我最大的障碍是,假如我得了重病而后却无法再吃我喜欢的食物,去我想去看的风景,我不能自在安然的呼吸,那生命于我已经没有了意义。”
      
      他是个享乐主义者,而这种享乐更大程度上在于心态。
      
      棠星补充道:“而且我心态超好,得稀奇古怪病的几率肯定比你们低。”
      
      这回魏廉和成飞也觉得不太好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棠星见他们都不再说话,就关掉手机,决定洗洗睡了。
      
      他洗完澡想起什么,打开门看了眼孟云舟的房间,房门闭着,里面没有光。
      
      睡了?但好像都还没看他回来呢,棠星这么想着,已经走到了孟云舟房门口,然后轻手打开了门。
      
      房间没有开灯,所以棠星适应了一会儿黑暗,发现房间里确实没有人。
      
      好吧,他收回之前脑海里的那句话,他也不是天天都可以见到孟云舟的。
      
      第二天一早就有课,棠星又卡着点睡醒,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收拾完准备抓起书包出门的时候,看到自己沙发桌上摆着一盒东西。
      
      他走过去拿起来,发现是一盒糕点。
      
      棠星想到什么打开了手机,一晚上过去,又多了无数条信息。
      
      他点开孟云舟的头像进入聊天界面。
      
      孟云舟:【昨天去兰城出差,给你带了点特产回来。】
      孟云舟:【课表上的红圈是我给你画出来的,院长是我本科和硕士的老师,刀子嘴豆腐心,校门口的福莱糕点店,有无糖点心。】
      孟云舟:【顾教授是轻微糖尿病。】
      
      棠星不傻,当然明白孟云舟这是在教自己怎么和这位顾院长打好关系。
      
      他不禁回道:【你什么时候进我房间的?】
      
      发出去又觉得这话有些生硬像是质问,跟着说了句:【我昨晚睡的时候你还没回来,你很忙的吗?】
      
      发过去半天没有收到回复,棠星这才退回去看另外的消息。
      
      毕澜言发了张照片给他。
      
      照片背景是在车上,毕澜言靠在后座靠背上,一只手端着手机自拍,另一只手搭在一只大狗的脑袋上,大狗还配合地吐出了舌头。
      
      正是棠星的狗子。
      
      棠星:【毕少爷!你这是……】
      
      毕澜言:【为了拯救你这个傻逼,少爷我决定暂停离家出走的计划,你这狗,放我这养还是给你送孟家去?】
      
      翻译成人话其实是:在外面活不下去了,只能回来了。
      
      棠星一下子就懂了,不由回了个电话过去:“我回来不带狗的原因,主要是由奢入俭难啊,我自己可以抵挡住诱惑,不代表我的狗可以啊?”
      
      毕澜言散漫道:“我劝你,立刻马上,给我打消掉还想离开的想法。”
      
      棠星愣了一下:“为什么?”
      
      毕澜言道:“因为我要亲自出马帮你赢,你也只能赢。”
      
      这样的毕澜言棠星很陌生,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小心地抽了口气:“我发现你对孟云舟的敌意,格外的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人群还没有固定的名字,因为他们话太多了,我决定叫——话痨群。
    成飞:我也没有话很多吧?
    魏廉: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我反对。
    毕澜言:反对有效,让主角起一个吧。
    棠星:棠星星和他的臭皮匠们?
    大家:……
    【棠星是什么专业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专业比较边缘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