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作者:山海泡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于变态

      
      毕澜言没有说话就等于是默认了,但他在车上信号不是很好,加上棠星这时候反应过来,自己还有课要上。
      
      说明这实在不是个推心置腹的好时机。
      
      这通电话被迫中断。
      
      棠星把特产装进包里,跑下楼碰见了董棉,只来得及打声招呼,就一溜烟冲到外面坐上了家里的车。
      
      毕澜言已经在车上,就意味着棠星和自家的狗子,在这次他们人生中最长的分离后,也马上就要重逢了。
      
      一想到要见到傻狗了,棠星还是开心的。
      
      车子到学校的时候,棠星喊住了管家伯伯。
      
      “管家伯伯,我之前养了一只狗。”棠星这么说。
      
      管家:“是么?那怎么没有一并带过来?”
      
      棠星似是而非地说:“之前放我朋友家一段时间,今天狗会回到我这里。”
      
      管家:“告诉我品种,我会准备好所有的东西。”
      
      棠星露出两个梨涡:“阿拉斯加。”
      
      养阿拉斯加是个技术活,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只阿拉斯加猪,又因为这种狗天生娇贵,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是外来品种,所以水土不服,它的胃尤其娇。
      
      养起来很费钱,其实很不适合棠星这种……没有固定收入来源,还要养活自己的粗糙男孩子。
      
      但如果棠星那天不是刚办完丧事回来,没有被铺天盖地的孤独和寂寞袭来,如果他没有因为一声呜咽就扭头看了眼宠物店里打开的门,如果他没有看到那双带着悲伤和恳求的眼睛,如果没有他和网友happy一个随意的约定。
      
      虽然这个约定早就该过期了。
      
      可我们经常去说这个如果,大概很多事都没有这个如果。
      
      因为这些事,要么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要么就是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事。
      
      棠星在无比的孤独中将它带回家,倒也没有太为怎么养活它而发愁,但是心底某块塌陷的地方却一点点地又被填满了,他没有时间去想很多事情。
      
      棠星很庆幸他家的狗子没有长成一只猪,它长大之后,不但体格健壮还有一身漂亮的狗毛,唯一遗憾的是,拥有一颗比蚂蚁还小的胆子。
      
      这一点一直让棠星觉得不可思议,每次出门遛Sun遇到别人家的狗,不管体格大小,只要对面嚎叫一声,Sun就会二话不说扒在棠星的身后,有时候还会瑟瑟发抖。
      
      养狗千日,要它何用。
      
      说不定毕少爷提前结束离家出走,也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这只狗?但有再多毛病也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狗,棠星思考Sun第一次坐车去这么远的地方,会不会害怕。
      
      棠星边往教室走,边操心自己狗子的小狗胆,它跟毕少爷的相处时间加起来甚至还不到一百个小时,此时它的出行,用绑架来说也不为过。
      
      估计又得吓够呛。
      
      棠星给管家发了条信息过去,告知对方不要买太好的狗粮,他真的挺怕把狗子的胃养刁的,毕竟以后真的要离开孟家,他可不想没了命的赚钱就为了养活这只狗。
      
      棠星到了教室上课,今天的课还行,没有昨天那么晦涩难懂。
      
      经管院的课表还排得挺满的,只有周一和周五松一点,中间三天都是满课。
      
      中午就没有回家,去对面商学院蹭饭吃。
      
      魏廉和成飞其实都没怎么吃过食堂,他们甚至很少中午还留在学校,今天不过是为了等棠星。
      
      还好食堂还有包厢,三个人进去之后,就开始点餐,顺便等毕澜言。
      
      从早上之后,棠星就再也没收到毕澜言的消息了。
      
      但是魏廉和成飞说,毕少爷要回来的时候就跟他们约好了在学校里碰面。
      
      趁着等菜的功夫,棠星想起什么,问旁边两人。
      
      “我感觉毕澜言怎么对孟云舟敌意满满的,那个态度到好像和孟云舟一起被抱错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一开始棠星还觉得是朋友义气,渐渐发现他似乎是想多了。
      
      魏廉和成飞对视了下,成飞抿着嘴唇,给棠星倒了杯茶:“星星,你先喝点水。”
      棠星接过杯子来,喝了口水,就听魏廉说道——
      
      “你知道他有个称呼也叫‘毕二少’吗?”
      
      倒是听过的,棠星点头,“那说明了什么呢?”
      
      “我们几个都是发小,我和你飞哥可能都还好,就算有个别人家的天才做对比,我们顶多就是一两重压力,但是毕澜言就不一样了,他们毕家这一辈儿还有个挺出名的人,虽然不及孟云舟这么变态,但这不是无形中又多了几重压力吗?”
      
      “他爸妈大概就觉得小区里有个孟云舟,家族里还有个毕澜偲,就认为这一代的孩子合该是这个水平的,但偏偏我们几个都爱玩从小不学习,成绩怎么可能好?他爸妈甚至怀疑是我们带偏了他。”
      
      棠星感到匪夷所思:“那他也挺可怜的,我忽然觉得你们富二代也挺不容易的。”
      
      魏廉接着道:“可不嘛,我从小就被说败家子,觉得我长大了肯定要要家里企业都给搞垮,还好我有个亲哥,天塌了他顶着。”
      
      成飞:“我还行,家里对我没什么要求。”
      
      魏廉听此,似乎不满,伸手捏上了成飞软软的脸颊:“你跟朵娇花似的,你家除非疯了,再给你压力。”
      
      棠星还要说什么,就见包厢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毕澜言站在门边,冷笑着看着几人,棠星的狗子本来蔫蔫儿地耷拉着脑袋,试探性地伸出个脑袋,看到棠星后狗眼瞬间亮了亮,就朝着棠星奔了过来。
      
      它一头扎进棠星怀里,在这个时候,它的体格才发挥了真实作用,差点把棠星从椅子上拱下去。
      
      棠星扶住桌子稳住身子,捧着狗头轻柔地拍拍,“日日你还好吗?诶,你怎么哭了?”
      
      狗子把自己的脑袋从棠星手里挣脱,继续把脑袋埋在棠星的大腿上。
      
      棠星瞥一眼旁边毕少爷青紫不明的脸色,疑惑道:“你俩发生什么矛盾了?”
      
      毕澜言没好气道:“你这个狗真的非常好,我带它坐车来找你,因为它太大了,我找了多久的车姑且不说,它还在人家车上大小便了,我当时就是瞪了他一眼,它慌得在车上四处蹦跶,车里全是他的尿,司机差点把我们撂半路上。”
      
      他说完,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他身上,毕澜言心虚地别开眼,强硬道:“当然我身上没有。”
      
      虽然这么说,但是魏廉还是悄悄把自己的屁股往里面挪了一下。
      
      毕澜言吼道:“我已经回家洗过澡换过衣服了!”
      
      魏廉这才稍稍放心。
      
      棠星觉得有些抱歉:“我替我家日日给你道个歉,真是辛苦你了。”
      
      魏廉觉得棠星起的这个名有点意思:“是我想的那个日吗?”
      
      棠星回答他:“不然还有别的?”
      
      魏廉只得对棠星另眼相待。
      
      几个人吃完饭,往商学院的门外走。其他人下午都没有课,这一点让棠星觉得人和人果然不能比。
      
      “明明我们这种到了社会百分之九十九也就是给你们打工的,为什么你们这些未来的管理者还能这么悠闲?”棠星幽怨道。
      
      毕澜言想了想道:“大概因为我们要学的内容少?你们还要学公共课,我们更多要看实战实操,上两年我们还要去国外深造,目的非常明确。”
      
      棠星顿住了脚步,他们站在商学院门口,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校门口。
      
      “你们这个商学院为何一定要建在D大的门口?”棠星觉得对于D大的普通学生来说,每次到这个门口,就能看到对面的豪车进出,实在是很受刺激的一件事。
      
      “这个事是很有说法的,”开口的是毕澜言,“D大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校学府,每天面对这样的差距,最后只会出来两种人,一种长期心里不平衡而疯掉,而另一种就是像孟云舟这种变态。”
      
      魏廉强调道:“是变态中的佼佼者。”
      
      棠星“嗯”了一声,他发现原来“变态”这个词似乎还是个褒义词啊。
      
      带着狗肯定不能上课啊,而且看起来毕少爷应该也不想再帮他带狗。
      
      魏廉和成飞他们还在讨论着一会儿去哪里搞点娱乐活动,这大大左右了棠星上课的热情,于是他翻出背包里的课表,在看到下午两节课并没有被红笔圈起来之后,莫名松了口气。
      
      “我先带着狗回家。”棠星说。
      
      毕澜言听后,忽然改了主意,打算带着魏廉和成飞去他家里。
      
      “我们决定要好好给你上上课。”毕澜言说。
      
      棠星莫名其妙的:“上什么课?”
      
      毕澜言说:“当然是关于你要留在孟家的课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肯定能想出最省事省力就把孟云舟赶走的策略来。”
      
      魏廉也说:“毕竟你的对手太强大了,你要正视起来。”
      
      成飞也小声说:“小星星,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和我们做朋友。”
      
      棠星摸摸自己的脸,觉得这份友情难能的可贵,他虽然不认为自己和孟云舟是对立的关系,但是他好奇这三个朋友能给他碰撞出什么精彩的策略来。
      
      四个人打了辆车直奔棠星家。
      
      棠星原本还平静的内心,在一进院门就看到一个精美的狗窝时,眼睛不由亮了。
      
      啊这种款式!这种款式!他曾经看到有网红推荐过,但因其价格而望而却步,多一眼都觉得痛心疾首。
      
      不仅如此,管家说屋子里还有两个狗窝,一个在楼梯拐角附近,然后在棠星的卧房里也有一个。
      
      棠星面上除了急切地拉着Sun进屋去看,内心是:啊啊啊居然还有三个!
      
      原来有钱真的可以让人快乐,前提就是钱足够多!
      
      棠星楼下跑楼下,欣赏完狗窝又查看了下狗子的新粮食,还有些奢侈的零食,棠星忍不住“啧啧”,虽说已经告诉管家伯伯不要买贵的,但显然两个人对贵的理解还不太一样。
      
      说不定管家还以为他故意在客套!
      
      Sun也很兴奋,眼睛瞪得圆圆的伸手扒拉扒拉狗粮的外包装,开心地围着棠星转圈圈。
      
      棠星拿了个玩具逗他玩。
      
      董棉晚上有个姐妹聚会,正在敷面膜为出门做准备,她去了趟厨房出来,就看到棠星腿边一只巨大的家伙,多少还是被吓了一跳。
      
      饶是管家提前和她知会过了,说是棠星养的是阿拉斯加,猛然看到还是会有些怕。
      
      董棉说:“也太大只了吧?”
      
      棠星给她介绍自己的狗子:“看着吓人而已,其实胆子可小了。”
      
      董棉又问:“它叫什么呀?”
      
      棠星乖巧道:“Sun。”
      狗子看着自己的主人:“汪。”
      
      董棉慢慢伸出手,摸了下Sun的脑袋,见它确实乖巧,拍了拍:“挺好的。”
      棠星:“你是说我起的名字吗?”
      董棉点头:“都挺好的。”
      
      被棠星遗忘在院子里多时后,毕澜言带着另外两人进来,听到这句对话,只觉得天灵盖突突突的。
      
      毕澜言:“……”牙有点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毕澜言:希望大家看完这一章,可以忘掉一些事实,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
    棠星:是说你被尿了的事?
    毕澜言咆哮:都说了请忘掉它,谢谢!
    棠星:好的,我会保密你被尿了这件事的。
    毕澜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