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幻想类短篇作品
内容标签: 恐怖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幻想类短篇作品


  总点击数: 2700   总书评数:28 当前被收藏数:11 文章积分:2,874,19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奇幻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27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一间屋子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间屋子

      这里有一间屋子。
      屋子里住着三个人。
      今天的天气那么特别,我坐在桌子前面,看着他喝下我亲手泡好的咖啡。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动手?”我黑着脸不耐地问他:“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不动声息,小口小口地吃完面包,看我一眼:“你以为杀人是件容易的事?给我点时间。”
      我闭上嘴巴,疑心地看向庭院,坐在桌子对面的他似看出我的心思,嘲讽地笑了笑,他说:“放心,他听不见。”
      放下餐巾,他拉开椅子向我走来。他永远忘不了他的绅士风度,他优雅地在我脸上一吻,说:“亲爱的,把一切都交给我,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你知道,这屋子容不下三个人。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
      我和他站在门前吻别。他要外出办重要的事,他说。
      但是,我总怀疑,目前对他来说还有比先解决这里的事更重要的事吗?
      他走了,另一个他却自庭院中走来。
      “嗨,他终于走了。”他说。
      我沉静地微笑着,拉起他的手走进屋内。我说:“是的,他终于走了。”
      他迫不及待地抱起我,我按着他的手,提醒说:“别这样,他还没走远。”
      “放心,他看不见。”眼前的他邪恶地笑着,然后懒懒地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怕他起疑心。”
      “你以为杀一个人是件容易的事?”我娇嗔地瞪他一眼:“给我点时间。”
      他闭上嘴巴,抿起嘴唇。我知道他不高兴,于是开始细意地抚摸他的头发,我说:“为了你,我什么也愿意做。我这样爱你,难道你不相信我?”
      “亲爱的,爱情根本容不下三个人,我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你。”他说。
      “我知道。”我倚在他的怀里,说:“我每天亲手泡特别的咖啡让他喝,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只我们,两个。”
      黄昏,外出的他回来了。
      “今天进展如何?”我问。
      他精神看起来不好,看了看屋内,我说:“放心,他出去了,这里只有你和我。”
      “这样很好。”他放下手中的包裹,我立即把它打开来。
      里面装着细小的药水瓶子,那装饰着夸张锻带的盒子看起来就像个华丽的坟墓。
      “这是什么?”我问。
      “你想要的东西。”他说:“今晚让他喝下去。”
      “今晚?”我问。
      “是的,今晚。”他说。绕过桌子走过来,他捉起我的手:“我已经无法忍受看着他每天在我离开时对你动手动脚,别以为我看不见,你太放肆了!”
      我倒退一步:“但你知道那只是做戏,为了让他相信我爱他。你知道的,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当初是谁叫我这样做!”
      他看着我的眼睛,不确定地:“你爱他还是爱我?”
      我已经生气:“别问我答案。我真希望你能死在我亲手泡的那些‘毒咖啡’里!”
      他笑了,过来抱紧我:“别这样,亲爱的。最近我经常怀疑自己。你知道,你的戏做得太逼真了,常常让我分不清你真正想杀的人是谁。”
      “你再敢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不怀好意地瞪着他:“哪天我真把□□放错了杯子也是因为你的指使。”
      他用他的吻堵住了我接下来未及说出口的话。我自他背后的窗外看到另一个男人狠狠的目光仿佛要穿透我的胸膛。
      夜里,他潜入厨房。我正在做着夜宵。
      “他看起来真精神。”他的声音充满不悦:“如果不是我的眼睛有问题就是你的咖啡有问题。”
      “请别这样说。”我转过身去,避开他的视线,幽幽的声线正好映衬着窗外寂静的月。“今晚就是最好的时机。”
      “今晚?”他怀疑地问。
      “是的,今晚。”我过去抱紧他的脖子:“让我来证明我对你的爱。亲爱的。这是他今天带回来要对付你的东西。”
      他看着我手中的小药瓶子,我说:“他一定想不到自己的□□会出现在自己的夜宵茶里,他会惊喜的。或许吧,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顺利地把他解决掉。你也就该相信我对你是真正的一心一意了。”
      “不,我并不相信你。”他似笑非笑:“你在他的面前也说过一样的话。不不不,我已经搞不清楚你爱的人到底是谁。每次看到你走进他的房间我就心里发凉。我总是梦见你拿着刀子对付我和他。”
      “你真是太差劲了。”我不怒反笑,我说:“你连自己也不相信。我又怎能相信你爱我?”
      “不。”他又陡然垂下眼睛:“我爱你。你知道的,我爱你。真的,我太爱你,所以我才那样说。因为我妒忌。你永远也无法理解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你不必妒忌。”我捧起准备就绪的点心:“过了今晚,我将只属于你一个人。相信我。这屋子实在太小了,爱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三个人。”
      他目送我一步一步,走上二楼的房间。那是他最讨厌的房间。另一个男人,在门后等待着我。
      我刚一拉开房门,就有人一把将我拉扯进去,我的眼睛仍未习惯黑暗,一把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太慢了,那家伙磨磨蹭蹭地在跟你说些什么遗言?”
      我放下手中的托盘,紧紧地抱着黑暗中的人:“他想杀你,他那么想要杀死你。我的天,我真受不了。”
      “你这个虚伪的女人,”他一把将我拉开:“他是叫你上来杀我的吧,那你还不快动手。”
      我紧皱着眉头,挣开被他握痛的手:“你急什么,你马上就要死了,死在他的面前,好让他相信我。”
      “一切都会如你的计划。”我说:“他看见你的尸体,就不会再怀疑我。然后按照约定,他会把那东西拿出来。”
      他有点着急,又有点狂躁。最后他无奈地坐在床上叹了一口气。
      “亲爱的,一切很快就会过去的。”我安慰他:“你知道我爱你,你知道的,是不?我一直爱你。”
      他看着我的眼睛,那怀疑的目光如出一辙。他说:“不,我不相信你,你说过太多同样的话,对我,也对他。”
      是的,他们都怀疑我,他们都怀疑他们自己。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把茶递给他。他慢慢地伸手接过,面色苍白目光悲惨。
      “你必须喝下去。”我说:“因为这是你安排的一部分,剩下来的,就交给我吧。”
      他颤抖着双手,终于把它一饮而尽。
      楼上传来杯子打破的声音,楼梯上马上响起蹬蹬蹬的脚步声,他兴奋地打开大门,看到一地狼藉。
      他有点不敢确信:“他死了?”
      我微笑地确定:“他死了。”
      “你真的杀了他?”
      “是的。”
      “你爱我?”
      “是的。”
      “这屋子,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
      “是的是的是的。”我飞跑过去,他抱着我在空中旋转:“以后就只有我们,对,我们,我和你。”
      他低下头来,深深地吻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在怀疑你。”他说。
      “不要紧。”我微笑地说,“你现在终于相信我爱你了吧?”
      “是的,我相信我相信。”他喃喃地,陶醉而迷恋地看着我。
      第二天,我们为死去的他举行了简单的葬礼。
      棺木就下葬在屋子的后院里,邻居巡回瞻仰后散去。
      是夜,我和他在烛光中举杯庆祝。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计划无懈可击,但他永远想不到自己才是那个殉教的人。”
      我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神色妩媚:“我们不该如此谈论死去的人,这是不礼貌的。”
      但他太兴奋了,一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我对此感到万分遗憾,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看看他此时的表情,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已经死了,虽然他曾幻想自己会神奇地苏醒过来。”
      “噢,是。如果计划真如他所设计的那样。”我一点也不在乎:“可惜我把解药弄丢了,我迷糊的毛病就是怎么也改不掉。亲爱的,如果你知道我把它掉在哪里了,请告诉我。”
      他用自己的杯子轻碰着我的:“可惜我并不知道。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是不?”
      我们对杯共饮,夜越渐深沉。我轻舔着嘴唇,说: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我已经自他那里取走钥匙的缺片,再加上我手上的部分和你手上的部分,我们就可以用它打开保险库的大门。”
      “当然,”他毫不怀疑,把一直藏在身上的另一缺片取出:“明天我们就去买栋大一点的房子,我实在不愿意再呆在这三个人的屋子里了。”
      我的眼睛发出亮光,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拼凑完整的钥匙,它在我手中发出不可思议的璀璨光芒,在那令人无法逼视的光茫中,我看着桌子对面的他一点点地倒下去。
      他躺在我的脚边,一动也不动。他一定在做着无比幸福的美梦,因为我为他精心安排的□□就叫“美梦”。
      另一个他自外间慢慢走进来,他轻轻地接近我,问:“一切都结束了?”
      我微笑地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他,说:“对,一切都结束了。你看这是什么?”
      “你终于把它弄到手了。”他说。他的额抵着我的额,他脸上有抑止不住的幸福笑容:“并,最终你选择了我。”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最爱的人是你。”我说。
      “抱歉我曾怀疑你。”他感叹了一声:“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亲爱的。”我握紧他的手,痴痴地凝望他:“他不知道,那天下土时他洒在你身上的东西就是解药。他不相信任何人,但他的确亲眼看着你在他面前死去。”
      “为了答谢他,我们为他安排一个豪华的葬礼吧。”他不屑而嘲讽地说。
      第二天清晨,我自邻居同情的目光中哀怨地站了一整个上午,他们都说这屋子受了诅咒,男人们一个一个地死去。我表示出无比的伤痛,自会节哀顺变。
      我在夜里阴暗的角落与他拥抱。他在我的耳边温柔地呢喃。他说:“我们得到那笔财产之后,就去买间大一点的房子吧,我也受够了这三个人的屋子。”
      仿佛真的受到了诅咒似的,他们都不喜欢这里。这屋子太小了,根本容不下三个人。爱情的世界里,是不欢迎外来者的绝对领域。
      我倚在他的怀里,幸福得像整个世界也沉沦下去。
      在慢慢飘浮起来的意识中,他把我抱去他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映照在我的眼睑上。但我却疲倦得睁不开眼。
      有两把声音在门外徘徊。其中一个在说:
      “我们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吗?”
      另一个说:“当然,你喜欢的话,我并不反对你把她搬到你昨晚睡过的单人卧铺里去。”
      “那口棺材谁订造的?难睡死了,我真不敢相信你在那里撑过一晚。”
      “别抱怨,快点收拾。邻居们很快就会出门了。”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她选择你而不是我。”
      “只要结果不改变,你又何必介意这点小眉小眼。”他顿了一顿,又说:“你知道,要骗过她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一定会恨你,一定。”他笑:“你连最后的葬礼也不给她。”
      “希望好心的邻居会完成她心愿。”他也笑:“为着痛失挚爱而殉情的女子总是容易得到同情票。她最后喝下的□□就摆在床前,上面还有她留下的指纹,所有人会为她伟大的爱情哀悼,没有证人,也没有凶手,别忘了,你和我都曾死在她的手里。没有谁愿意相信死人会自棺材中爬出杀害这美丽的屋主。”
      “这果然是间受到诅咒的屋子。我真是一秒也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亲爱的,等我们拿到了钱,就去买间大一点的房子,这屋子实在太小了,根本容不下三个人。我们必须舍弃一个。”
      我躺在床上,发不出声音。一切已经没有希望。解药就在床头柜第三格的抽屉里。但没有人会知道,除了我。
      听着他们的脚步逐渐远去,似乎过了一阵,又迎来另一批纷沓杂乱的脚步闯进房间,期间混着哭声和哀叹,有人把我抬起检查呼吸和脉搏,最后失望地摇了摇头。
      他们合力把我抬进一个阴暗的盒子里。
      我惊慌尖叫——如果我还能叫就好了。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