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贼灵活

      卢巧云被自家嫂子气疯了,狠狠发泄了一通。周舒侗过来看她笑话,才反应过来,自己闹这么大,定是瞒不住郎君的。故而这夜周旺一回来,便眼红红对他说出娘家嫂子过来的事。
      
      周旺听后直拧眉,他对卢家一向没好印象。当年他还只是一个九品小官,和阿云两情相悦,卢家人嫌弃他贫寒,不同意把女儿许配给他。还好他争气,经此打击并没一蹶不振,反而更加勤勉,短短五年官阶连晋三级,还娶到了太傅之女。此后更是平步青云,一路入主中书省。
      
      卢家人最会审时度势,定是看到阿侗及笄礼,宁王妃有来,猜到她进宫有望,周家将要出一位帝妃,上赶着把这层亲戚关系套牢。
      
      呵,怕是他们也不敢想,阿侗很大可能登上后位,周家其实他们能攀附的。
      
      “可真是厚颜无耻。”周旺几乎是从牙缝里说出这句话。
      
      卢巧云虽然也这么觉得,但毕竟是自己娘家兄嫂,再不喜,娘家也关乎自己的颜面。所以看到周旺那么生气,不禁有些后悔。她应该说一二分就好。
      
      周旺又道:“你拒绝他们是对的。阿达侄儿是个好的,可惜摊上了那样的父母。”
      
      卢巧云心里好受了些,至少在郎君眼里,娘家人也不是全然入不得他眼。
      
      “可不是么,阿达倒是个实在的孩子。”
      
      周旺嗯了声,躺下准备睡觉。
      
      “和阿圆倒也相称,可惜……”周旺没再往下说,可惜,他一点都不想和卢家有过多纠葛。若阿圆真嫁给卢斯达,倒也不是不可,以后少往来就是。
      
      他这话没说完,长着七窍玲珑新的卢巧云起会猜不到。心里咯噔了下,开始泛酸。
      
      郎君果真从没想过要魏阿圆谋一门好亲事,恐怕在他心里,阿圆能配的门楣,怕是卢家这般的。
      
      凭什么?不是说会视如己出吗?
      
      都是空口白话,对自己的女儿就费尽心机也要送进宫,给她尊荣。
      
      卢氏越想越心酸,再想到白日里周舒侗在自己跟前夸赞阿达的画面,气的握紧双拳。当她真看不出来,那些话听着好听,不过都是讽刺。
      
      她不就壮着自己出身好才这般放肆吗?如果……如果……卢巧云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如果周舒侗没了名声,是不是也会跌入泥底。
      
      这想法一冒出来卢巧云自己也吓了跳,但这念头一旦有了,就怎么多散不去。
      
      她只得逼着自己睡觉,不要去想。
      
      然而几日后,周圆圆来跟她说,想去参加弘福寺即将举行法会,她还是压制不住心中那个恶念,让女儿把周舒侗也带上。
      
      周圆圆拉着脸来找周舒侗,告诉她过几日弘福寺有个法会,她和蒋二娘约好了要去,问她要不要一起。
      
      周舒侗真是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段日子她把周圆圆都欺负出阴影了,极少在她跟前出现。突然来告诉自己弘福寺有法会,不得不让人怀疑其用心。
      
      看出周舒侗的戒备,周圆圆笑容僵了僵。她也不知道阿娘今天怎么了,听到自己和阿仪要去参加弘福寺的法会,非要自己来劝阿姊也去。
      
      阿娘有交代,她只得耐着性子劝:“阿姊,你不是一向喜欢佛经吗?这场法会,可是觉圆法师主持呢。”
      
      周舒侗哦了声,轻飘飘说道:“以前喜欢佛经都是装的,其实我不喜欢。”
      
      周圆圆好想捶周舒侗一拳,每次三言两语就把她气到快不能呼吸。深吸了口气来让自己冷静,但胸脯抖动的厉害,还是泄露了她的激动。
      
      “阿姊每年都给去世的生母抄写经书,莫不也是装的。”
      
      周舒侗笑了,道:“那道不是,生恩大于天,为慈抄写经书,是真心的。”
      
      “这场法会也是为安慰已逝的先人,若阿姊不去,到时候我就代阿姊捐些香火吧。”
      
      周圆圆等了一会,周舒侗也没接话。好言相劝也不去的话,她也没办法了。再待下去,她怕两人又要起争执。
      
      周圆圆离开后,周舒侗问阿翠:“法会隆重吗?”
      
      阿翠眨着迷茫的大眼睛,呆呆说道:“自是隆重的,不过也婢子觉得,就是时间太长了。”
      
      要跪半天,每次法会结束后,娘子都会连着好几天嚷腿都酸掉了。
      
      周舒侗心不在焉喝着按她要求泡的茶,小脑袋瓜子转了又转。她从没参加过什么法会,挺想去看看的。
      
      弘福寺法会那日,周圆圆并没有来找周舒侗,而是带着婢子早早出门。
      
      周舒侗也准备去,但她早起不来,等到吃过朝食出门,到达弘福寺,法会已经进行到一半。
      
      弘福寺空旷的大殿前,跪满了人,一眼望去都是乌泱泱的人头。
      殿前搭建的高台上,坐着几名高僧,正领着坐在高台下的几十名僧人诵经。
      
      这个场面让周舒侗肃然起敬,收起了脸上的嬉笑,有序地跪在人群后面,闭眼,虔诚聆听。虽然她听不懂经文内容,但她的心却莫名平静。
      
      如阿翠所说,法会真的很长。
      
      法会结束后,她起身的那一刹差点摔倒。为了避免被拥挤的人群踩踏,她和阿翠躲到一角,打算等人散的差不多后才离去。
      
      “阿翠,我们找个食铺吃点东西,顺便歇歇脚吧。”
      
      “婢子听说附近新开了一间卖糕点的,味道很不错,许多人家都特意在它那买糕点回去招待宾客。”这些日子跟周舒侗出来的多,阿翠也摸清了,娘子出来其实就为玩和吃,故而也有留意相近几个坊好吃的食铺。
      
      周舒侗一听就来兴趣,笑眯眯道:“那我们也去尝尝。”
      
      人群散的差不多,周舒侗主仆二人也准备去那家新开的食铺。
      
      这间铺子不大,只能容纳零星三两桌人。不过还好只卖糕点,来买的人几乎都是拿了就走。如阿翠所说,食铺生意很好,有好些人在排队,她们得等。
      
      阿翠哪舍得让自家娘子和她一起在大街上站着,便建议她在对面酒肆坐着等自己。
      
      周舒侗的腿又酸又麻,自不会拒绝她着提议,还开玩笑说了句:“这家糕点这般难买,可得买多几样。”
      
      阿翠郑重点了点头,她定会办到的。
      
      周舒侗在酒肆坐下才没多久,就看到周圆圆和蒋方仪来了。显然也是来歇脚的。
      
      蒋方仪对周舒侗仍心有余悸,看到她后整个人怔了怔,低声对周圆圆说:“阿圆,你家阿姊好可怕,我可不想与她坐一起。”
      
      周圆圆点点头,上前和周舒侗问候一句后,便与蒋方仪坐在角落。
      
      不一会,酒肆进来几个泼皮,一脸坏笑打量了圈,目光最后落在周舒侗身上。
      
      周舒侗心中警铃大响,心里暗骂,雾草,她不会是遇到地痞流氓了吧。在这不时有坊丁巡逻的长安城,竟然还有流氓。定是看今日法会人多,趁乱作恶。
      
      那几人看着她的目光,让周舒侗心直发毛。危险警铃大响。
      
      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从想到打定主意,不过几秒,周舒侗蹭一声站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酒肆,速度之快,震惊了所有人,包括那几个泼皮。他们今日是收了钱来调戏周家娘子的,但她跑了……这可如何是好?
      
      蒋方仪也吓到了,紧紧抓住周圆圆的手,整个人抖成筛子,说话也不利索了:“阿、阿圆,要不、不,我们也、也跑吧。”
      
      周圆圆何尝不想,但她害怕到腿软,若是能站起来,只怕她也跑了。同样心里也恼怒,周舒侗竟然丢下她自己跑了。
      
      周舒侗跑出去后没多久就遇到巡逻的坊丁,想到方才那几个泼皮色眯眯看自己的眼神,想到自己这一路的狼狈,气不过,立刻把情况报给他们,还热情领着坊丁回到酒肆。
      
      泼皮看周舒侗跑后,想着反正都出手了,不捞一点亏,便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人。谁料还没得手,差役就到了,想跑,被他们打得屁滚尿流。
      
      周舒侗在一旁看着,也暗暗给了几脚,全挑男人的命门踢,疼得那几人惨叫连连。
      
      酒肆虽然被弄得乱糟糟的,但掌柜的还是谢天谢地感谢坊丁及时赶到。
      
      蒋方仪绷紧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和周圆圆两人瘫坐靠在一起。
      
      “阿圆,你家阿姊其实也不是那么坏。”
      
      若不是她叫来坊丁,只怕今日她们名声要毁了。呜呜呜,想起来就后怕。以后没有阿兄陪同,她再也不想出门了。
      
      长安城几年来不曾发生过泼皮闹事,今日这事一出来,自然是一下子传开了,连在中书省的周旺都知道,今日在弘福寺附近有泼皮闹事,担心自家女儿,放衙一回来就直接去了周舒侗院子问话。
      
      周舒侗稍微修饰讲述了事情经过,强调自己冷静判断了形势,看到妹妹和蒋小娘子吓成一团根本无法站起,便立刻跑出酒肆去找坊丁,及时制住了几个泼皮。
      
      末了还叹气建议:“这些日子不太平,阿圆遇事如此不镇定,儿觉得以后还是少些让阿圆出门吧。”
      
      周旺听了进去,回房后就嘱咐卢巧云,最近不太平,少让周圆圆出府。
      
      如果今日不是长女机灵,只怕她和蒋小娘子名声就要受损了。名声受损事小,长女可是要进宫的人,被牵连了可不好。
      
      ------
      当夜,侍卫向皇上汇报,讲到几个泼皮进了酒肆后,他本想露面保护周娘子,不曾想周娘子反应这么快,像兔子一样蹭一下就跑远了,根本不用他出手。
      
      沈嘉远极少会有情绪的寒冰脸难得露出了几丝愕然,克制不住自己去想象,周舒侗像兔子一样狂奔的画面。
      
      越想,脸色越复杂。
      
      那真的是女子会有的反应吗?
      
      “查。”
      
      沈嘉远只说了一个字,但侍卫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领命出了太极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远弟弟:这女人绝对是装的,反应不可能那么迅速。
    侗姐姐:别的不敢说,逃命绝对称第一。这该死的求生欲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