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挣排面

      时光飞逝,眨眼,离周舒侗的及笄礼就剩几天了。也因这个,这段时间她几乎被禁足了。周旺不许她外出,生怕有个万一,影响到她人生重要的日子。
      
      周舒侗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但因久没出府门,整日待在自己一方院子之中,也有些乏闷。
      
      总得找点事来打发日子吧,她只好把注意力都放在卢巧云母女身上,把周圆圆气哭了好几回,不仅如此,有几回也把周圆圆宴请到家中的别家小娘子给气到哭着离开。
      
      周圆圆忍无可忍,怒告到周旺那跟前。还好周舒侗机灵,也不狡辩,直接哭着认错,说没人教过她这些,不懂才犯了这些错误。甚至还是说出,为了不丢周家的脸,以后不出席这些宴会了。
      
      周旺一听,不去结交别的小娘子可怎么行,加上心疼她年幼丧母,就把这一切归咎道卢巧云教导不力,冷落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卢巧云流着泪指天发誓说,要在周舒侗及笄礼前把她教好,才得到了周旺的原谅。
      
      这一闹,也让周圆圆不敢再轻易向周旺告状了,再被周舒侗欺负,也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忍得抑郁不已,还因此瘦了好几斤。
      
      而卢巧云也是发狠了,真的认真教起周舒侗礼仪,让她同样苦不堪言。
      
      呜呜,什么人生重要的日子。五年的社畜生活早就让她明白,活着的每一天都是重要的日子,但这些话没办法说给阿翠听。她只能盼着及笄礼快点过去,趁进宫前,好好享受一下未婚的自由。
      
      在太极殿的沈嘉远听着侍卫汇报,周娘子又如何把二娘子气到大哭,如何学规矩学到和继母斗气,如何让婢子把私冰变着花样吃,那双阴霾的眼眸浮现几丝笑意。
      
      沈嘉远安排了人暗中观察吕相之女和周阁老之女,侍卫定期向他汇报周家和吕家娘子的日常,几乎是这些日子以来的日常。吕娘子日子太沉闷,侍卫每每回报不是绣花就是看书。但周家娘子就不同,很能扑腾,连带着把他一潭死水的日子也带的鲜活不少。
      
      李内侍同样在忍着笑意,待汇报的侍卫出去后,才对沈嘉远道:“陛下,周家娘子可真有意思。”
      
      沈嘉远低头看着案几摊开的竹简,语气不带任何感情,道:“可不是。”
      
      李内侍没再说话,心里几乎可以确定,皇上意属的皇后人选,怕是已经有结果了。
      
      殿内安静无比,只有沈嘉远偶尔的翻阅竹简的声音。
      
      “你说她为何这般不重视自己的及笄礼。”
      
      沈嘉远忽然开口,打破一室的平静。
      
      李内侍反应敏捷,马上接道:“老奴觉得,周娘子本就和一般女子不一样,对这些,兴许是真的不太看重。”
      
      “可若她的及笄礼太普通,日后是不是会被人笑话?”
      
      李内侍明了,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朗起来,微微弯着腰,道:“老奴听闻,宁王妃和周娘子生母有些交情。”
      
      沈嘉远不再说话,宁王妃出面的话,也算够排面。
      
      周舒侗的及笄礼,卢巧云确实没怎么花心思,正宾、赞者、赞礼等,请的都普通的妇人,更别提观礼者。
      
      周舒侗早沐浴,换上采衣采履,安坐在家庙东房内等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奏乐响起,她才被领着走出去,按照这些日子学的礼仪,一一向宾客行礼,然后跪坐在竹席上,等待着接下来的流程。
      
      就在此时,守在大门的仆人神色慌张跑过来,附在周旺和卢巧云耳边说了一番话。
      
      周旺面露喜色,卢巧云神色复杂,双双站起后,卢巧云对大家道:“不好意思,还得稍等片刻,仆人来报,宁王妃来了,妾和郎君去迎一下。”
      
      过了没多久,身着华服的宁王妃来到,笑着对周舒侗说道:“我和令慈素有交情,今日是你重要的日子,不请自来了。”说罢,又对卢巧云和周旺道:“继续吧。”
      
      能得宁王妃观礼,那可真是无限荣耀。同样的,能和宁王妃同场观礼,也是荣耀。那些原本面带不屑的贵妇贵女,此时全都一脸肃穆,恭敬观礼。
      
      礼成笄者揖谢那一刻,周舒侗谢的非常真心。简单操办多累成这样,要是大办,那还得了。她有点想改变主意了,等周圆及笄那一天,要不就让她大肆操办吧,说不定双腿都得跪断。
      
      宁王妃这时候也站起身,直接从手腕剥下一对玉镯然后帮周舒侗戴上,道:“这是当年我及笄的时候,还是太子妃的先太后送我的。”
      
      此话一出,哪怕这只是一对普通的镯子,也不普通了。先太后送宁王妃,宁王妃再送周娘子。是不是也代表,皇家对她十分看好?
      
      到这时候,那些本是抱着来看笑话心态参加这场及笄礼的贵妇们,心里不由暗暗笑话卢巧云。有这样一个女儿竟不懂得巴结,还处处想着怎么落她面子。如今到底是谁落谁面子。
      
      这事也让这些贵妇们意识到,好的出身果然重要。周娘子生母虽然已离开几年,崔太傅一家也远离长安,但博陵崔家出来的女儿,认识的人非富即贵,哪怕人已不在,也是照拂儿女一二的。
      
      周舒侗可不管这些贵妇们羡慕谁笑话谁,待到能离开,毫不留恋回屋,脱下这三层衣服,抱着一盆冰块取凉。
      
      周旺向来也不理后宅之事,哪里知道今日请来的妇人是哪家的,只知道宁王妃来了,礼成后满面春风去了前院书房。
      
      卢巧云强挤出笑脸撑到最后,送别这些她请来的贵妇们,回到自己屋子,才放声痛哭:“周舒侗命为何这般好,让宁王妃不请自来。”
      
      周圆圆也哭了,抹着眼泪道:“阿娘,明年我不要这及笄礼了。再怎么用心,我们都不可能请来宁王妃这般人物,更不会收到先太后送的礼物。”
      
      呜呜,她恨,也有些认。
      
      以前阿娘常跟她说,努力可以改变命运,她不也凭着自己的温柔体贴,让阿耶对她念念不忘,成为官家妇。
      
      一直以来,她也认为阿娘说的对,从不认命,事事努力做到最好。虽然她不是阿耶的亲生女儿,但一直认为阿耶视她如己出。在这府中,谁人不尊她一生二娘子。出去外头,哪个不当她是周家二娘子。
      
      她也早已忘了,自己是商贾之女的真实出身,真当自己是官家娘子。
      
      可是今日,她醒了。
      
      根本就不像阿娘说的那样,出身不重要,只要努力。明明就是出身很重要,甚至不用努力,想要的不敢想的都能触手就得。
      
      卢巧云停下哭泣,一脸怒容看着亲生女儿,道:“你怎可这般不争气,难不成,你愿意嫁给那些下等人家做新妇?忘了十岁以前是怎么过的?”
      
      想起十岁以前的生活,周圆圆瑟瑟发抖。
      
      那真是段可怕的岁月。
      
      阿耶身体越来越差,家中的银钱都用来给他治病。后来银钱不够,便开始变卖田地、铺子……他们也由大院子搬去小宅子。慢慢的,新衣裳没了,鱼肉糕点也没了。
      
      后来阿耶的病还是没治好,她和阿娘被赶出小宅子。
      
      无路可走,阿娘只能带着她回外祖父家,看舅父舅母脸色过日子。夏天没有解暑的私冰,冬天没有取暖的银炭。
      
      不,她不要过回那样的日子。周圆圆猛摇头,斗志也一点点回来。
      
      “阿娘,儿不要过以前的日子。”
      
      卢巧云也不想过从前的日子,简直是场噩梦。
      
      “阿娘也不想,所以阿圆要争气。就算你不是郎君亲生的,可待阿娘生下弟弟,你以后就有依靠了。”
      
      周圆圆点点头,对,阿娘若能生个阿弟,他们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姊弟。
      
      于周家而言,周舒侗的及笄礼就像个分水岭,宁王妃的到来,帝后人选仿佛明朗了。开始陆陆续续有更多人支持周家女儿进宫。
      
      后宅命妇,也开始陆陆续续有贵妇向卢巧云发邀请。
      
      卢巧云收到请柬并没有多高兴,嫁给周旺这几年,她也偶尔被邀请,但如此频密,还是第一次。
      
      指着那一堆请柬,卢巧云告诉周圆圆:“看好了,这就是身份。”
      
      于周舒侗而言,及笄礼结束,代表她终于可以出府逛街了。心心念念的东西市还没去过呢。
      
      周舒侗看着晴朗的天空,飘过的那一朵白云,对阿翠道:“阿翠,那朵像不像我?孤独,寂寞,随风吹散。”
      
      阿翠扶额。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娘子这般能想象。
      
      过了一会,那朵云果然散了,天空蓝蓝的,很是漂亮。
      
      周舒侗指着蓝天,道:“阿翠,天那么大,我却只能看到头顶这一方,人生为何这般无趣。”
      
      阿翠扶额。她想娘子是真的憋坏了。
      
      “娘子,婢子明日陪你出府吧。”
      
      原本愁眉不展的周舒侗立刻喜笑颜开,兴奋计划着:“好啊。明日我们先去逛东市,逛完东市在去隔壁平康坊转转。”
      
      翌日,周舒侗‘请示’过父母后,坐上马车出府。
      
      憋了近一个月的她这次发狠了,秉着就算走断腿也要玩够本的心态,绕着东市转了一圈。
      
      当晚,侍卫向沈嘉远汇报周舒侗今日的行程。
      
      原本他听得十分漫不经心,当侍卫说到她看了杂耍,玩了掷圈,看了歌舞戏,吃了许多糕点,太阳下山前才恋恋不舍回家。
      
      沈嘉远心不舒服了,冷笑,她日子过得倒是逍遥。本来想年后再下圣旨的,看来还是提前吧。
      
      “找个机会,对周旺敲打敲打。”
      
      大殿内只有李内侍在,沈嘉远这话自然是对他说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弟弟:不能人忍受姐姐过得如此逍遥自在。
    -----
    看到小可爱说撸弟弟,我想到后面进宫后的情节,忍不住就联想到这三个字。撸弟弟~~~哈哈哈哈,还真是。
    ---
    谢谢浮一白小可爱的地雷~也谢谢评论的小可爱~mua
    继续求评求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