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想见的人

      沈嘉远坐上马车,倒也不急着回宫,而是去了弘福寺。
      
      前世到最后,太医署终于找到了药王的传人,便是弘福寺的觉圆法师。不过那时候他身体已经药石无医,即使找到药王后人,能做的不过是缓解他的痛苦,好让他能走的安详些。
      
      可以说,觉圆法师是他前世的最后希望,也是陪在他人生最后岁月的人。重生后,他一直想见见他。
      
      今日不是初一十五,寺院香客不多。
      
      李内侍向敲钟僧人表示,要见他们方丈。
      
      僧人拒绝,李内侍递给他一个玉佩,让他拿给觉圆。僧人可看来人气度不凡,又有玉佩做信物,便去传话了。再回来,就领着他们去了觉圆住的僧寮。
      
      觉圆盘腿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李内侍在前院给僧人的玉佩。跟前不远处也摆放着个蒲团,显然是为沈嘉远准备的。
      
      沈嘉远独自进到屋内,在觉圆对面盘腿胡坐。
      
      觉圆恭敬双手合十,朝沈嘉远行礼,喊了声陛下。
      
      沈嘉远看着眼前的觉圆,前世初见觉圆是在二十岁的年纪,他样貌和现在无差。吃在念佛的人,可真不会老,七年也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
      
      前世驾崩前,他那句‘半是疯癫半是狂,半世荣辱半世伤’,沈嘉远至今仍记得,简直就是他短暂人生的写照。
      
      “听闻法师不仅德行高深,医术也不错。朕难以安眠已有些时日,太医署一直找不出原因,今日特前来找法师看看,不知可否。”说完,沈嘉远朝他伸出左手。
      
      觉圆似乎没想到当今圣上来找自己是为这事,怔了怔。他也知当今圣上身体不好,但再不好也有太医署的太医。如此矜贵的身子,岂是别人可以随意窥探的。且在医术方面,他向来低调,不过偶尔给信善诊治一二,治一些简单的疾病。在外界看来,他不过是略懂一点玄黄之术的僧人。
      
      可看着坚定朝自己伸出的手,觉圆很快释然笑了。一只手轻托住他的手,一只手搭在他手腕处,认真把脉。
      
      好一会才松开手,脸上表情并不沉重。看来传言有虚,皇上身子是虚了些,但远不到病秧子的地步。
      
      觉圆道:“陛下身子虽然有些虚,老衲觉得并无大碍,只要静心调养,会好转的,最重要的事切记勿思虑过重。”
      
      沈嘉远轻抿着嘴,他身子虚是娘胎带来的,从小到大药石不断。前世,在他感觉身子一年年变好的时候,二十岁那年,却一下子垮了。就好像被白蚁蛀蚀的大树,外表看着好好的,忽然有天塌了,才发现里面早已空心。
      
      原本就冷冽的眼眸暗了暗,若然药王传人都认为他身子并无大碍,那么前世他的死难道有蹊跷?还是命运注定他熬不过二十?
      
      “今日之事,不可和第二人说。”沈嘉远再开口,已掩藏好眸中那几丝复杂的情绪。
      
      “老衲明白。”觉圆不可察觉轻叹了口气,他也明白,把了皇上的脉象,事就没那么简单。至少他是除太医署的太医以外,确切知道皇上身体状况的人。
      
      “玉佩留着,以后若朕宣你,可以此凭物进宫。”沈嘉远交代完这一句,起身出了屋子。
      
      再次回到马车内,李内侍隔着车帘问:“陛下,可是回宫?”
      
      沈嘉远嗯了声,出来快一天,他头痛的厉害。
      
      而李内侍和张大,听到终于能回宫,两人皆暗暗松了口气。这一路,他们可是把心都吊在嗓子口,生怕皇上身子出现不适。
      
      周舒侗那边,在酒肆内吃完那几盘肉后,准备付钱,掌柜的却说已经给了,小郎君身边那位年长者给的。
      
      少年那一行人,竟然替自己结账了?出了酒肆,周舒侗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就少年临走前那冷冷的一眼,周舒侗敢百分百肯定,他定不会是因为看上了自己的美貌,这种鬼扯的原因才替自己付这酒菜钱。
      
      但一个男人,替一个陌生女人付饭钱,为了什么啊?
      
      她上辈子忙的没时间谈恋爱,没揣摩过男人的心思。来到这世界,轻而易举被一个小少年给搞糊涂了。
      
      实在想不透,周舒侗只得问身旁的婢子:“阿翠,你说那个小郎君为何要替我们付银钱?”
      
      阿翠傻傻笑了笑,挠着头说出自己的猜测:“莫不是在我们进酒肆之前,那郎君就烦了蒋二娘,高兴我们把蒋二娘气走了?”
      
      周舒侗听得直笑,摇摇头,道:“小郎君看着可不像是会忍的,若蒋家小娘子真惹得他不耐烦,怕是早被人赶出去了。”
      
      阿翠想起他那冷冰的样子,忙点头。虽然小郎君长得好看,却比主人还让她害怕。
      
      “不管什么原因,下次见到那个小郎君,还是得把银子还他的。”周舒侗很明白,有些人是不能惹的,有些人的人情也是不能欠的。
      
      “娘子说的是。”阿翠点点头,看了眼天色,也不早了,便提议回府。
      
      回到周府,才进大门,管家就让她们去正堂,夫人在等着她们。
      
      周舒侗不知道这个继母还能找什么茬,抱着‘想看看她还能扑通出什么水花’的心态,还是去了。
      
      卢巧云和周圆圆这些日子在周舒侗那吃了不少苦头,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今日周圆圆哭诉的时候,提到周舒侗下月的及笄礼,卢巧云灵光一闪,忽然有了主意。
      
      对,她如今是没法子拿捏周舒侗,可她毕竟是这个家的当家主母啊,女儿的及笄礼,自然是要由她操持的。
      
      周舒侗一来到,卢巧云便做了好一番铺垫,说因皇上又传出生病,谁家谁家的弥月礼如何朴素,谁家谁家老夫人的寿辰宴如何低调,甚至最近的谁家娶新妇都没有铺张。最后带出她下月的及笄礼,提出也要简单。
      
      “可以呀,就依夫人意思。”周舒侗笑吟吟答应,能简单搞最好,巴不得。要知道在前世,她可是连生日宴都不曾搞过的人。麻烦。
      
      卢巧云没想到她这么痛快应下,许多准备好的说辞都没机会说。毕竟那些什么‘你不体谅父亲艰辛’‘爱慕虚荣可不是好的’‘你这张扬的性子迟早会给家里带来祸害’等等,可都是她在屋里想了半天,准备用来训斥她的话。如今全没用上,心中甚是不痛快。
      
      “这可是及笄礼,一生人只有一次,你果真愿意?”卢巧云忍不住提醒,怕她不明白及笄礼于女子而言有多重要。
      
      “愿意,就依夫人意思。”
      
      周圆圆也忍不住开口了,怀疑她答应的如此痛快,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阿姊,阿娘也是在询问你意见,并无强迫的意思,你可不能转身去跟阿耶说,是阿娘逼迫的。”
      
      “自是我自己愿意。”
      
      周圆圆语塞,想不明白她为何会愿意。周舒侗的反应,和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没别的事,儿先回屋了。”周舒侗笑着向卢巧云福了福身。
      
      出了正堂,周舒侗立刻拿出帕子拭擦额头的汗,在外面逛了一天,浑身都有点黏糊糊的,迫切想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裳。
      
      正堂内的卢巧云,依然没从惊讶中走出来,过了许久才问女儿:“她怎么出门逛了一圈就变得这么好说话?”
      
      周圆圆也一脸茫然,她是越来越看不懂周舒侗了。女子的及笄礼,竟然也愿意低调操办。真的好想撬开她脑袋,看看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她,别说低调操办,但凡礼数哪里不足,都要哭死。
      
      远离正堂,阿翠终于忍不住了,红着眼对周舒侗道:“娘子莫怕,待主人回来,求到他跟前,定不会同意夫人这主意的。”
      
      周舒侗看了眼这个忠心耿耿的婢子,拍了拍她圆滚滚的脑袋,道:“傻阿翠,我是真的巴不得夫人这么干。”
      
      阿翠不解,急了,跺了跺脚,道:“娘子莫不是不知,及笄礼对女子有多重要。”
      
      “我知道啊。”周舒侗笑道:“不过这些都是虚的,我本就不喜欢被人看戏般观摩,能简单点倒也好。而且这对母女似乎想太简单了,身为周家正儿八经的女儿,我的及笄礼都只能是这规模,周圆圆作为一个卢氏带进来的拖油瓶,到时候她的及笄礼能越过我?”
      
      阿翠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也觉娘子说的有道理,心中的不忿轻了许多,但……
      
      “拖油瓶是什么?”阿翠抓破脑袋都不明白。
      
      周舒侗语塞片刻,捂嘴笑道:“就是女子改嫁,从前夫处带到后夫家去的前夫所生的子女的意思,前几日我在话本上看到的。”
      
      “什么话本,竟有这说法。”
      
      “忘了,那话本不好,看完我就扔了。”周舒侗打哈哈,转而提醒让她一会记得提醒让管家给她屋子送冰块。她可不想洗完澡出来,又热得一身汗。
      
      阿翠大声应着,自从娘子和主人关系变好后,管家倒也不敢不给他们冰块了。
      
      路过后院,看到在奋力扫落叶的阿寒,两人停了一会。
      
      阿寒忙放下扫帚,朝周舒侗俯身行礼。现在她已经不是大娘子跟前最受宠的婢子了,二娘子也不要她,已然沦落为府中的杂役。想想以前在大娘子身边,虽然要承受她的喜怒无常,但日子哪还有现在辛苦。她真是猪油蒙了心,才听信了夫人和二娘子的挑拨。
      
      一切都回不去了,看着周舒侗喝阿翠远去的背影,阿寒抹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嘉远:史上最没分量男主,出现了也不涨收涨评论~
    周舒侗:一白小可爱过来,我叫什么?侗(捶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